第1章 最早的记忆
  • 生活这本流水账
  • 胖土豆吃馒头
  • 1010字
  • 2022-05-10 18:58:10

听说有种东西叫做“宿命通”,有宿命通的人能够记得自己的前世。

我,没有。

不过我记事儿比普通孩子要早上很多。

“nein”“naei”

大概是这么发音的。还不会说话的我被叔叔抱着,在老家后街的街角。叔叔指着我们又指一指街对面的街坊们,教我说话。

我清晰的记得,我一会儿觉得“nein”是“我们”的意思而“naei”是“你们”的意思,一会儿又觉得是反过来,经历了好几次调换,心里十分想问:“到底哪个是我们,哪个是你们??”,可不知为何也一直没问出口,现在想来,是因为还不会说话,自然问不出口了。

这是我最早的记忆吗?我不确定。

我还记得自己站都站不稳,被我妈架着两个噶肘窝,架到他们老厂子宿舍区的某个窗台上玩,我流了一滴口水在窗台上,后来那滴口水就变红了,一直留在那里,成了一个红色的油漆点。

然后是深更半夜,在疾驰的出租车上,路旁昏黄色的路灯将树枝的影子照进车子,黑黢黢的影子飞速掠过并向后退去,而我感觉莫名的难过。

我无法分辨哪段记忆在前,哪段记忆在后了。

幼年的我被父母留在了奶奶家中。

原因嘛,是因为他们那个宿舍实在太小了,据说只有不到6平米,放了一张床,还有一个落地扇,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到了那里死活不待,可劲儿哭。连孩子都知道生活环境的恶劣啊。再加上他们都上班,没时间照顾我,于是乎,我父母不得不把我送回了奶奶家。

奶奶家在村儿里,距离父母工作的地方有30公里。

有一次碰上加班,他们有三个星期没回来。我妈说再回来时,走到家门口,正好看到我穿着老虎鞋坐在门前的石板上玩耍。我看着她,眨巴着两个眼镜,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我妈就说:“豆豆,豆豆,你不记得妈妈了吗?”

“妈妈?”我疑惑的喊了一声,然后过了片刻才突然想了起来,大叫了一声:“妈妈!”冲她扑了过去。

我妈把我抱在怀里,却是怎么也忍不住眼泪,她说她那时候发誓无论如何要买房子,把我接到市里和他们一起住。

不过那是后话。

我父母一般情况下周末就会回来陪我。他们为了多陪我两晚,会在周五下班后打着黑骑自行车回来,然后周日晚上不走,到了周一早上天还不亮,再起床离开。

不过关于这一点我却记忆颇深,记忆里无数个早上,我早晨醒来从奶奶屋里跑到爸妈屋里找他们,却发现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无处找寻。

我妈发誓要买房,然后把我尽早接到市里。这个梦想还没有实现,她就在一次单位体检中被查出了乙肝。于是我并没有被接过去,我妈却回来了。

那时候我大概三岁。所以尽管在我最早年的记忆里充斥着很多的离别,但是儿时的故事里却依然到处都有妈妈的影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