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六楞诡事3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756字
  • 2022-05-15 09:48:02

“走啊!我们出发啊!”

韩彩宁一头炸毛从地上爬起来像什么事情没发生过似地。

“彩宁,我今天遇到特殊情况,暂时改一下计划我们改天再去吧!”

“小臭,你在港口扛麻袋时候也没这么弱不禁风啊,怎么遇到我的葻美还娇贵起来了!”

“是她的右肩伤口犯了!”柏葻美说到。

“什么?”韩彩宁焦急看一下小臭的右肩。

右肩衣服撕了一道大口子,隐约看见里面的伤口,约莫有四五厘米的大口子,现在明晃晃的向外渗着血水。

“喔.....“韩彩宁发出了软弱无力的感叹,一个白眼,又倒了。

这时候柏葻美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过了不久一辆车过来了。

“先送我俩回柏穗,送完我俩,你把我的同学送到这个地址,这是她家!”

“好的,少东家。”司机应声说。

“同桌,我们一起送彩宁吧,然后我就回家!这个伤口我回家就能处理。”

“你的伤口太深了,我那里有药,很方便的。”

话音刚落,已经到了柏穗的大门口。

柏穗就是柏葻美在盐港的住所,名叫柏穗。

这里说说柏穗,柏穗在选址建设的时候,盐港镇当地人没少嚼舌头。

这个柏穗建在北山入口处的东南面。因为地势高的原因,在这里可以看到盐港的海。而身后就是整个绿绿匆匆的北山。无论按照风水,还是按照景色来说,这个选址算是上佳。

而当地人则说,北山邪性,原本入口处都是一些坟墓,柏穗在那里建设还迁走了不少的坟,就怕以后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而柏家好像从来不信这些似地,大张旗鼓的建,足足建了十几年。

“到了,走吧,同桌,我们去处理一下伤口。”说着柏葻美拉着小臭走进了柏穗。

小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双眼。

“同桌,你家可比学校大啊!”

小臭好奇的看着院子的自动大门,柏葻美还没有去叫门,门便自动打开了。

走进大门,小臭又不淡定了。

原来柏穗是一栋红顶的主楼,主楼旁边连通两个红顶的小楼。

柏穗前院有两个学校操场大小,地面铺着整齐的花岗岩。

柏穗大楼前是一处雕琢华丽的喷泉,喷泉周围种了各种漂亮的树木,在树木中还站着各种颜色新鲜的鸟类。

院子两侧是用汉白玉堆砌的小花坛,各色叫不出名的鲜花,用颜色为这个整洁的广场提了鲜。

小臭呆呼呼看着四周,院子一侧整齐的停满了各种车辆,而另一侧,则是稀疏停了三架直升飞机。

“同桌!你家有矿啊!”小臭感叹道。

“对啊!同桌,我家有矿!”柏葻美说着就拉着小臭走进了柏穗。

刚一进柏穗两个迎面走过来的工作人员就向柏葻美打了个招呼。

小臭无法消化眼前这一切,反应迟钝的参观着柏穗的大楼。

柏穗内部和想像不是很一样,这个主体大楼里面像是一个办公区,内部简介干净,大体灰白色为主。

跟随柏葻美的脚步,他们往侧面的小楼走去,走进这个小楼,画风立马不一样。

这是一个三层小楼,走进便是一个三层楼高的大厅。一个浮夸的水晶灯至上而下。整个房间为暗黑风格,黑色的地面,原色木板镶嵌的墙面上,装饰着各种怪异的画作,墨绿色的窗帘阻隔了阳光。

大厅中间有几个玻璃罩子,巨大的玻璃罩子里装着一个恐龙骨骼,还有几个小的罩子里,摆设着夸张的人头骨骼。

在水晶灯的照射下现得格外的诡异。

“同桌,你这是什么爱好,怎么会喜欢骨骼模型?”小臭趴着罩子挨个看。

“别看了,女孩看多了晚上会害怕的!”

柏葻美将小臭拉走,走到二楼来到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依旧是暗黑的风格,只不过有很多很多的书,巨大的桌子摆了一张大地图,地图上面散乱着各种的绘画测量工具。

“你在这坐着,我去取一下东西。”

说着柏葻美端着一个大盘子走了过来。

“调整一下衣服,把右肩伤口露出来。”

“好!”小臭稍有点不好意思,故作镇定的用左手扒拉下右侧的衣服,但是右肩受伤了,属实使不上劲。

柏葻美索性放下手中的盘子走了过去,走到小臭面前,低下头,帮小臭将衣服的扣子逐个解开,轻轻将小臭的外套扔到一边。

小臭里面穿了一件老式土布毛边背心,已经被洗的没了颜色。

柏葻美看着也觉得不好意思,脸上明显有滚烫的感觉。

“咳!

我开始了,我会轻一点的,你可能还会有点疼!忍不住了就叫出来!”话音刚落,柏葻美脸涨的通红,后悔自己都说了一些什么。

“没事,这点小伤我能忍!”

小臭则是若无其事。

于是柏葻美则娴熟的处理起伤口了。

“对不起,这一次是因为我让你受了伤!”柏葻美说到。

“我从小磕磕碰碰习惯了!小伤小痛不算什么!”

“你替我挡的伤,这是我欠你的!”

“你不欠我的,我拿了你的钱进北山,保证你的安全是我分内之事!”

柏葻美没有说话,只是在仔细地给小臭处理伤口。

“刚才你发现你背后有光闪了一下吗?”

“我不记得了,刚才只顾的快跑了!

我,哎呀!”小臭使劲忍住,脸上还挂着半截眼泪。

“刚才给你消毒,下手有点重了!”

“人猴在看我的时候我就感觉右肩发烫,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拽彩宁的时候,也疼。”小臭回忆说。

“同桌,你右肩好像以前就有伤疤啊,我刚才给你弄疼,我发现你右肩里好像有一块硬帮帮东西,很是奇怪!”

“你帮我给缝合吧!右肩从小到大就像患风湿似地,天气不好也会疼痛,等我长大赚钱了,我自己去看看什么问题!”小臭在那里说着。

柏葻美看着小臭的伤疤,和小臭说的话,心里稍有一些不舒服,具体不舒服在哪,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们在北山的事,只有我们俩人知道,不要对外说了。”柏葻美说到。

“好!”

“遇到猴子,吓到你了吗?”

“吓我?我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还有什么能比饭钱没了恐怖;姥姥没钱去医院看病更可怕的事吗?”

柏葻美放下手里的消毒棒,从背后呆呆看着小臭的肩伤。

“你需要帮忙吗?我可以!”

“谢谢同桌,我们不是同一类人,这个道理我明白,你帮我多了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我都活这么多年了,也有我自己的生存之道,我也相信困难是暂时的,这种困难都会过去的!”

两人无声,柏葻美重新给小臭缝合了一下伤口。

小臭再不喊痛了,面不改色的忍着痛不发一声。

“好了吗?我可以回家吗?”小臭问到。

“可以了!你稍等一下!”柏葻美起身出去,一会又抱着一叠衣服回来了。

“你换上一套吧!你刚才那件衣服都被血染透了,你那样走出去不方便为我们保守秘密。这也不是帮你,只是一些工作人员不合适的工作服,要不也是扔掉!”

小臭这一次没有拒绝,接过衣服,到旁边迅速的换上。

一会走了出来。

柏葻美眼前一亮。

一身黑色的小臭走了出来,黑衬衫搭配黑色工作服的裤子,酷酷的小臭。

“对了,你稍等一下!”说着柏葻美又掏出了一双黑色的皮鞋。

小臭看着皮鞋,看着自己脚上穿的一双黑色板鞋,大脚趾和小脚趾在奔跑中已将钻了出来。

她看看她的脚,活动活动脚趾,颇有降龙罗汉的风范。

“坐下!”说着柏葻美将小臭推到了椅子上。柏葻美蹲到小臭面前,他轻轻扶起小臭的脚,逐一的将鞋子给换掉。

小臭见状,她的心里仿佛有上千只赤大袋鼠,在心里上下蹦跳,搞得她头晕目眩,两个太阳穴异常肿胀。她不能理解柏葻美为什么这么作,也许是为了偿还她替柏葻美挡的伤吧。

“好了!起来试试怎么样?”

小臭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跳了一下。

“很合脚!非常合适!”

“不早了!你回去吧!我不送你了,咋们住的不远,有事你可以来找我!”

“好!谢谢同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