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六棱诡事2

  • 生魁
  • 栗树庄园
  • 4934字
  • 2022-05-17 21:59:48

周六早晨。

韩彩宁早早就来到了北山入口,过了不长时间小臭和柏葻美也到了,柏葻美带来一个穿工装的男子,手里提了个工具箱。

“你好韩彩宁,很高兴和你一起爬山。”柏葻美很礼貌的伸出手要和韩彩宁握一握手。

韩彩宁看着柏葻美已经失语了。

她满眼星星看着柏葻美,不知所措的愣到了那里。

小臭碰了她一下。

韩彩宁这才缓过神,猥琐伸出双手摸了过去。

柏葻美拿出了两个帽子分给她俩,韩彩宁简直不敢相信他心目中得男神竟然送她礼物,是一顶帽子,而且还是墨绿色的。

“这个帽子里面有一个定位的芯片,你们带上,防止我们走散!”

小臭接过帽子就带上了,好像不那么合适,柏葻美还帮她固定了一下帽扣。

韩彩宁呆呆看着她俩,她是不允许自己的男神如此对待除她之外的别的女生,但是那是小臭。

这面穿工装的男子从工具箱里取出一个像望远镜之类的东西,来回调试着,调试完递给柏葻美。

“少东家,已经调试好了,你可以看看用的顺不顺手,如果遇到矿产区,这里就会显示数值。这里数值从1-500。当然越大越好。”

柏葻美拿着这个望远镜来回照,看远处看近处,看到小臭这面停顿一下,低头看了一下数值。

“怎么了,少东家有什么问题?”

“没有,就是熟练一下!你回去吧,不用一直跟着我,我不会有事的,我带了手机,我们三个人的帽子也有定位装置,我就是进山看看!”

工装男没有坚持,说了一声便走了。

三人向北山里前行。

韩彩宁见外人走远于是就打开了她的话匣子。

“葻美,你是不是为了约我才接近小臭的,你也太用心了!”

柏葻美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礼貌性的笑了一下。

“葻美,你为什么要来到盐港这个小地方?你有女朋友吗?”

韩彩宁追问不止。

“我家里有一个重要的项目在这面,这个项目以后由我来接管,所以我也就过来了。

女朋友倒是没有,我有一个未婚妻!”

听完韩彩宁激动的喊出声来,拉着小臭的手说:“他说的是我吗,葻美未婚妻是我吗?”

“你问他啊,他不就在你眼前吗?”小臭回答到。

“是我吗?”韩彩宁含情脉脉的看着柏葻美。

柏葻美无耐笑了一下:“当然不是了,我的未婚妻叫章宇霖,小时候就见过一面,印象就是白白胖胖的。”

“这样都可以,为什么?”韩彩宁失望地说。

“家族需要啊,章家有全世界最好的提纯设备,而我们就需要设备和技术,就联姻呗!一大家子人就需要我做这点事,我就做了!”

“你一点逆反心里都没有,这不合理啊?你就像小说走出来的男主,怎么一点逆反心理都没有,哪一个小说都不是这样写地!”韩彩宁陷入自己无边无际的妄想症中。

突然他们走到了一处三岔口,柏葻美停了下来。

这个三岔口一处向南走低,二处向西平坦,三处向北上山。

“走哪一处?”柏葻美问到。

小臭犹豫了一下。

“一处景色最美,那里有湖泊,雨水丰盛的时候还能看到小瀑布,但是十几年前有一只勘察队就从这里进去的,再也没回来,所以很少有人进去了。

二处平坦,进去有一片栗子林和恶水林。栗子林最安全,很多人会进栗子林捡板栗。恶水林还是不要去了,那里面太,太危险,里面有毒蜂。但是栗子林偶尔会出现猴子。

有一次,我的朋友文胜哥进去捡板栗,看见有一块大石头就在石头上睡一小觉,突然觉得身上有千斤顶压着,他勉强睁开,但是看不清楚。

他发现身上坐了一只猴子,眼睛奇大,黑黝黝的,一点眼白也没有,猴子坐在那里死死盯着他,他四肢动弹不得,后来他急中生智,要紧牙槽,勉强伸手抓着旁边装板栗的篮子,朝着那猴子扔了过去,猴子一跳没了。

剩下文胜哥靠着仅有的视力摸到了山脚下。他找医院看,不知道什么原因眼睛充血眼重,眼周的皮肤像火烤似地,现在就算好了。文胜哥两只眼睛周围还留下了很深的伤疤。

三处往上走,可以进入整个北部群山,有人进去过,说能听到一种琴声,特幽怨那种。

同桌,你想走哪一条路?”小臭说。

柏葻美笑一下:“都挺有意思的,三条我都想走,今天就从第一条开始吧!”

山谷幽静,松柏茂盛,树缝中不时漏过几股阳光,让空中的飞虫和飘絮顿时现了身。

他们踩着厚厚的地藓,沙沙的前进。

小臭一路一言不发,仔细观察周遭环境。

韩彩宁却停不了话匣子。

“嵐美!你为什么选择四班,是因为小臭吗?”

柏嵐美顿了一下。

“额,算是巧合吧!

我前一天在水房把黎宝魁撞倒了,她却低头向我承认错误。我想拉她起来的时候,她转身重新打了一桶水跑了,她的行为也太怪异了。

我原本想让校长给我推荐一个男生多的班级,可是校长硬拉着我挨个班级走一趟。

第二天选班的时候我看见黎宝魁,刚开始我没认出来她,她和前一天完全不一样,我走过去看见她藏在桌子下面的大绿桶子的时候才确认是她。

索性我就选择了那里!”

“命啊!一个大绿水桶就可以搞定柏葻美!苍天啊上哪说理去!”说着韩彩宁拿出笔开始记录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柏嵐美问到!

“你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男生,我把你的经历写下来之后,让你回到小说中去!”韩彩宁陶醉着看着柏嵐美。

小臭还是一路无话,抽动着鼻子闻着林子林的味道。

“刚进来的时候有一种浓浓土腥味道,后来是松香混着土壤腐败的味道,现在是地苔混着水汽还夹杂着铁锈味。”

小臭直直动了一下鼻尖自言自语道,说着还拿着笔在一个小本子上随手记一记。

“小臭!你在做什么吗?你平时没闻闻你自己身上:冬天是酸菜缸子味道;秋天你去养殖场打工的时候是一股子咸鱼味道;夏天是烂番茄味儿;春天更绝,你有一股我家猫身上的味道!一年四季没个重样!

味道浓时,我心里就起了一首诗。

名字就叫宝魁四时,诗的内容如下:

初春冷雾抱花狸,

蝉夏树荫食番茄。

一入深秋摊咸鱼,

大雪隆冬配老坛。呵呵。”

说完韩彩宁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出来。

黎宝魁面对韩彩宁高雅的讥讽并没有恼火,反而一脸真诚的对韩彩宁说。

“彩宁,别人说你是已经失去嗅觉才会和我交朋友的,没想到你鼻子没有失去嗅觉!

彩宁,你忍受了我的味道,还要给我讲故事,你是我的真朋友!那你闻闻我现在有什么味道?”

“哼,本人嗅觉相当正常!”

彩宁用鼻子上下一掠,用手煽了一煽。

“额,不妙!一股新鲜大姨妈味道!”

韩彩宁话音刚落,小臭顿时满脸通红,红到了脖子和耳朵。

柏嵐美当作没听见,拿起背包里一个小瓶子左右喷了一喷。

“喂!同桌!你喷的是什么味道这么大!给我也来一点,盖一盖!”小臭在后面喊道。

柏嵐美走到小臭旁边递给小臭一个小瓶子。

“可以啊!如果你愿意和我使用同一个味道。”

“爱的味道!我愿意!”韩彩宁兴奋的抢过那瓶小香水,瞬间喷没半瓶。

顿时韩彩宁周围空气都要炸了,柏嵐美和小臭被呛的咳嗽不止,他俩一路快跑远离韩彩宁。

跑着跑着前方豁然开朗,一片安静的湖藏在一片山林的环抱中。

柏嵐美和小臭停下了脚步,平静的湖面折射着阳光,小臭捂着眼睛挡着突如其来的强光。

“六棱湖!”小臭说到。

柏嵐美没有说话,从背包里掏出相机对着湖面一顿狂拍。

一阵风吹来,从对面湖里飘来了无数大的离谱的蒲公英。

柏嵐美的相机追随着蒲公英的方向,镜头内看到了小臭,清风扶起她的短发,她抬头望着天空中一朵朵的蒲公英傻笑着,水汪汪的眼中映出了天空的蓝色。

“咔嚓!”

小臭吓了一激灵。

“干嘛!”

“我拍了一下这里的自然风光,也记录一下这个湖泊的大体样子,你看这个湖泊成规则六边形!”柏嵐美一本正经的说到,顺便将手中的相机快速收起!

“现在几点了,帮我看一下时间!”柏嵐美说到。

“在下没有手表!”

“哦!”

“韩彩宁?韩彩宁呢?”小臭突然间意识到韩彩宁不见了。

“彩宁!”小臭大喊一声。

柏嵐美示意她不要叫出声来。

他从包裹里拿出一个黑色设备,他将设备打开。黑色屏幕突然间显现出三个亮点,两个亮点在一起,毋庸置疑就是他俩,另外一个点就在离他俩人不到的三米距离。

柏嵐美和小臭同时望向韩彩宁那个方向-没人!

他俩惊恐的对望一下,柏嵐美继续做安静的动作。他一只手拿着那个设备,另外一只拉着小臭。

“别乱跑!跟我走!”

柏葻美拉着小臭,一步一步靠近显示屏中的那个点。

“艾玛!你俩跑哪去了,我在后面狂追也没追到你俩!我的腿啊现在已经不是我的腿了!”

他俩往来时的路走的没两步,感觉周边的空气发生了变形,像穿过一层水幕一般,一步迈过去就看对面韩彩宁满脸通红气喘嘘嘘的追了上来。

小臭回头一看身后的六棱湖变成了林间小路。

“彩,“小臭刚要解释,柏葻美看着小臭摇一摇头。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达六棱湖!”柏葻美问到。

“我看地图,大约一个小时时间。”韩彩宁说到。

“我看一下时间,现在是上午10:30分,好知道了,我们继续出发!”

三人继续延着林间小路前行。

小臭不解的看着柏葻美。

“同桌,你说真的有虫洞现象吗?”

“理论上是可以存在的,但是能用实验室生成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传说1943年10月28日,美国海军在宾西发尼亚费城的举行了一场秘密实验,就是著名的费城实验。

美国海军通过脉冲,使船身周围形成巨大磁场,一片绿色的雾慢慢将“爱尔德里奇”号护卫驱逐舰包围起来。“爱尔德里奇”号从雷达上消失,实验终止时,舰船已被移送到了479公里以外的诺福克码头发现。

美国海军将这次实验列为绝密级,传出来的这些消息也只能听听。”

三人说着说着就到了六棱湖。

韩彩宁甚是兴奋,拉着柏葻美的手臂狂跳不已。

小臭惊恐的看着柏葻美,他俩对了个眼神,这就是刚才来过的六棱湖,连天上飘的蒲公英都是一模一样。

“我们在湖边走走看!”柏葻美看着小臭说。

“好吧!”

这个六棱湖,湖如其名,就是六棱湖。

这是正六边形的湖,每一楞目测有60米左右。神奇的是湖边土壤成红棕色,越往岸边颜色越淡。

湖的北侧连接着北部群山,从山峰出一条小河道,现在已经干涸。能看出来,在水量充沛的时候,这个小河道就是一处小瀑布。

湖面甚是安静,清风袭来,湖面形成一丝涟漪。

湖面上有几只海边飞来的海鸥在水上拍打着翅膀,洗漱自己的身体。一只海鸥抖动一下翅膀,振翅高飞。刚要飞离岸边,从背面的树林里突然跳出一只猴子似地东西,它跳向空中,瞬间抓住那只海鸥,海鸥丝毫没有反抗,像被电击似地立刻僵硬。

那只猴子在空中抓住海鸥,将海鸥两边一撕扯,把海鸥的头拽下,扔进湖里。它双脚落地,手里拿着海鸥剩下的身体如同吸食棒棒冰似地,喝着海鸥的血。

“喔靠!”

韩彩宁大叫出来。

那只猴子听到了声音,慢慢转头看向他们,眼中没有一丝眼白,它将手中的海鸥一扔,向空中一跃就往他们跑了过来。

“快跑!”

他们三个人转身就往回跑,柏葻美回头一看,猴子不见了。

小臭拉了一拉柏葻美的手,一只一米五左右的猴子站在韩彩宁面前,韩彩宁被猴子看的一动不动。

“同桌,闭眼!信我!”小臭低声说到。

小臭将手伸到韩彩宁兜里,并狠狠掐了一下韩彩宁。

“彩宁,清醒一下,闭上眼睛!”

韩彩宁被小臭掐醒,用力闭上眼睛。

那只猴子恶狠狠的看向小臭,小臭将手从韩彩宁兜里掏了出来,将香水朝猴子脸上狠狠一喷。

猴子“嗷!”的一声,躺在地上捂着脸满地打滚。

“快跑!”

三人撒腿就跑。

猴子继续在地上打滚,并发出有节奏的嚎叫声。

瞬间整个北部森林颤抖了,无数嚎叫声响起。

三人头也不回的撒腿猛跑。

只看见道路两侧树木开始颤抖,韩彩宁又太胖了,小臭和柏葻美两人拽着韩彩宁都拽不动。

小臭用尽全力拽着韩彩宁,她用余光扫到柏葻美旁的树上有一黑影闪了一下。

“你俩快跑!”

说着小臭一推韩彩宁,用身体横挡到了柏葻美一侧。

一只猴子轻盈落地,大手朝空中一划。

小臭只觉右肩疼痛难耐,如同火烧。

“啊!”

“黎宝魁!”柏葻美大喊。

小臭一阵剧痛,“咔嚓”一声,右肩部衣服撕开一条缝,从那里冒出一丝丝亮光,一个亮闪瞬间涌出。

猴子“扑腾”一声爬到在地上,捂着眼睛疼痛满地打滚。

“黎宝魁?”柏葻美大喊停下。

韩彩宁也停了下来,他们同时看向倒在地上的猴子,猴子捂着双眼疼痛的满地打滚。

猴子又从地上迅速爬起,发出了两声惨叫,只见树丛中闪动了几下,猴子退了回去。

韩彩宁晃晃荡荡站在那里,两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小臭傻傻站在那里,右肩还咕咕的冒着血。

柏葻美左右一看,发现路边有一块半截石碑。

“人猴出没,禁止入内!”

再看看这四周竟然是北山三岔路的入口处。

两人纳闷,他们跑的没那么快啊?

柏葻美看看表,现在是上午11:45分钟。

从湖跑到入口处仅用10分钟时间。

她俩回头再看那块石碑,没了!

小臭赶快去扶起地面上的韩彩宁,柏葻美递过来一瓶水和一片药让她给韩彩宁服用下去。

小臭一脸疑惑看着柏葻美。

“那是短暂失忆药片,是我们家的药厂生产的。给她服用下去吧,免得她后怕!”

“你们家的药厂?”

“是啊?我们家的药厂,生产一些市面常见药,也生产一些市面不常见的药!”

过了不多久,韩彩宁从地上爬了起来,揉揉眼睛。

“大家都到了!我们走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