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六棱诡事1

  • 生魁
  • 栗树庄园
  • 3283字
  • 2022-07-12 21:20:05

大碴女韩彩宁一下课便从二班跑到了四班。

“小臭!小臭!”韩彩宁发现不对劲,她坚信没有看错,最后排的小臭趴在书桌上补觉,小臭身边坐着柏葻美一本正经的拿本书在那里看。

一会功夫门口聚了一堆别班的女生,叽叽喳喳的在门口蹦跳着。

韩彩宁实在受不了,直接走了进去走到最后一排。

“小臭!”

小臭打起了呼噜没有反应。

“臭!”

韩彩宁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柏葻美喊着小臭。

柏葻美被看得发毛,轻轻扒拉一下黎宝魁。

“找你呢!”

小臭睡眼惺忪抬起头,脸上的鼻涕也结了嘎。

“彩宁什么事?”

韩彩宁硬是没看出来这是小臭,难道柏葻美坐到她旁边整个人长相都变了吗?

“臭!你坐到了我未婚夫旁边!”

韩彩宁又兴奋又沮丧得说。

柏葻美刚开始没留意看着他的书,后来突然反应过来,他摆出满脸问号看向韩彩宁。

“臭,你要看好我的未婚夫,不要让他在这个班里招花惹草,他交给你我最放心!哎!我命好苦啊,心怀葻美万千千,孤舞红袖空对月。时也,命也!”

走了。

小臭也没听韩彩宁嘀咕埋头又继续睡觉。

“我找我的妹妹,我可以进来吗?”一个甜甜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可以,可以!”一群男生在起哄。

又有一人走到了最后一排,这一次不用那个女生说话,柏葻美直接扒拉小臭一下。

小臭抬起头。

“灵儿姐!”

“小臭,我这几天要去参加全国大赛了,如果顺利的话这次比赛完毕我就可以报考全国最好音乐学院,以后就不能好好照顾你了!”灵儿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盯着柏葻美看。

“姐,你跟我说话啊!你平时也没照顾我和姥姥啊。你安心走吧,你那面要是赚到钱了别忘姥姥就行!姥姥现在病的挺重的。”

“可以,不会忘记的!”灵儿一眼星星地看了柏葻美一眼。

这时候物理老师进来了,灵儿也索性走开了。

“你俩是姐妹?”柏葻美诧异的问到。

“算是吧!说来话长全是眼泪,别问了,你帮我看着老师我再睡会,晚上我还得去超市打工!”

小臭说着往那一趴又睡了起来。柏葻美看了看这个同桌略显不正经,小臭睡地五官横飞,鼻涕混合着哈喇子时不时的发出嘶嘶地声音。

对于小臭每天还在忙于温饱这一类人来说,她不会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去欣赏旁边传说中的柏公子。小臭除了上课睡觉,就是对着小本本犯难。一个小本本是账本算收入和开支。第二个小本本是记着一天的时间规划。第三个小本本是记的家里一天所需要办的事件,除了这些小臭就是抽空听一会儿课。

而柏嵐美则不同,虽说也是在认真上课,但是他好像又没有在认真的听课,他整天翻着一些和他们不同的课本。闲暇之余他会不时的观察一下他身边这位脚踩绿水桶,头睡三本本的怪咖,而他也惊叹于这位怪咖的优质的睡眠质量。

就在柏嵐美坐到小臭的第二天,课间。小臭依旧伏案而眠,三两个男生女生正围着小臭在那面嘻嘻哈哈的笑着,不知道在搞什么小动作。

小臭是被同学从小欺负到大的,但是小臭不记恨他们。用云姨的话说小臭生来就是被人欺负的,这就是她的命。别人欺负她,她要笑脸还给人家,这就是她这一类人的生存之道。云姨对小臭进行高密度定点定向的投食洗脑教育,今天的小臭可以对欺负她的人比个大大的耶。

马上要上课了,柏嵐美也从外面回来,看到他的位置走出了几个人。

他稍显奇怪,等他坐到座位上的时候他隐隐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他看了一下旁边睡的满脸鼻涕泡的小臭。小臭露出的半边脸被人画成了小丑的样子,头发也染成了绿色。不过他们用的是油画涂料。

柏嵐美捏了一下发丝已经风干了,他轻轻推了一下小臭。

小臭睡眼惺忪的抬起头:“好!老师来了!”

柏嵐美看着面前半脸小臭半脸小丑的样子真是又气又可笑。

这时候前排有几个同学笑嘻嘻的回头看了一眼小臭与柏嵐美。

柏嵐美环视了一下前方。

“你有镜子吗?”柏嵐美说。

“没有!”小臭呆呆的回答。

“你要镜子啊?找前面同学借一下!”

柏嵐美听完礼貌的拍了拍前面的女生借了一个镜子。那位女生转过头来看到小臭这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柏嵐美略有不解,对此他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观察大家。

他接过镜子递给小臭。小臭还一脸懵逼的说:“同桌!我不照镜子,谢谢!”

柏嵐美将小镜子直直的放到了小臭面前。

“哇!我怎么了?谁给我弄的!我要出去洗个脸!”说着小臭露出一脸尴尬的笑容起身出去洗脸。

小臭一个用力的起身,一声干脆响亮的声音“咔嚓!”小臭的后屁股被凳子牢牢的撕下一块布。

“哈哈!这胶水质量不错!”前面的几个学生忍不住的大声笑了出来。

小臭傻傻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感觉后面冷风呼呼的鼓了进来,今晚怕是要窜稀。

“还愣着干嘛?跟我走!”旁边的柏嵐美迅速脱下外套,将外套打开系到了小臭的腰间。拉着小臭的手就向外面走。

走的时候,柏嵐美恶狠狠的瞅了一眼那几位同学,大家瞬间哑口无声。

走到教室外面,小臭停下来。

“同桌,你回去吧!你不要管我,我会给你添麻烦的!刚才感谢了!”

“你被他们染上了油料,需要用酒精搽干净!我带你去医务室找酒精!”

说着柏嵐美将黎宝魁拉到了医务室。

医务室一老头见不是什么大问题,递给柏嵐美一瓶酒精和一包棉花球让他们自行处理,老头不知要做什么匆匆地离去。

柏嵐美蘸了一下酒精帮着黎宝魁清理头发上的染料。

黎宝魁自顾自的拿着一个小镜子清理起自己脸上的染料。

“还有吗?”黎宝魁转向柏嵐美诚恳认真地询问柏嵐美。

柏嵐美认真的看向黎宝魁。

“噗嗤!”柏嵐美没忍住,满脸通红看向了别的地方。

黎宝魁一脸懵逼的看着柏嵐美奇怪的反应。

柏嵐美深呼一口气低头看了过来,看着黎宝魁嘟嘟着嘴傻傻憨憨的望着他。

他拿起了棉球,扶起了小臭的下巴,将小臭嘴角的红线轻轻的搽干净。

此时的小臭用黑豆豆的眼睛近距离仔细的打量着别人嘴中的柏公子。面前的柏公子果然温文尔雅,举止温柔,皮相生得也甚是优越。

他的脸上棱角分明,目光深沉而又笃定,鼻梁挺拔,嘴唇丰而不厚嘴角略翘。近距离扫射他的皮肤,皮肤均匀细腻零毛孔。

看着看得小臭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而小臭心里又出现了无数个愧疚感,她的愧疚感是来自于慕法诚,她非常喜欢慕法诚,或者喜欢慕法诚已经有两年多了,她也接受了法诚的礼物。而现在突然对着自己新来的同桌咽了口水,她觉得自己有一点渣,或者有一点轻贱,或者是采宁口中的柳烟丝儿一把,暝色笼鸳瓦......”

“好了!你自己看看可以吧!”黎宝魁满脸红润的看向医务室的镜子。

“嗯,好了!谢谢你!你现在可以回去了,已经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黎宝魁才看到柏嵐美穿着一件浅灰色体恤坐在那里,她又尴尬的摸了摸柏嵐美的外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在医务室等着,我让人送一套衣服过来。”说着拿起医务室电话给柏穗打了过去。

不一会,一个西服革履的工作人员一路小跑走了进来。

“少东家您好,这是您需要的衣服。”

“同桌你试试吧应该合身。”

说着身着黑色衬衫黑色工作裤的小臭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不错!走吧!我们回去上课吧!”柏嵐美和小臭一前一后走回了教室。

毋庸置疑,柏嵐美这番操作又让黎宝魁招来了一群女人的深深嫉妒。

放学之后,黎宝魁拎着一大桶水回北山单间。

刚走出学校没有多远,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车窗摇下原来是柏葻美。

“同桌需要我带你一程吗?”

“我桶里有水,别洒你车里,不劳烦你了!”

“你要去哪里?”

“先回家送水给姥姥准备晚饭,然后去永旺超市作夜间兼职!镇里张永财他家超市,最大那家!”

“哦,张永财,知道了,你不上车我就走了!”

车子刚要走,又停下来了。

“对了,这个周六,我想去北山看看,你熟悉那里吗?我刚到这里和大家不是很熟,我想邀请你做我的向导,有报酬的一天200元。”

小臭听着200元立马兴奋了,但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怎么又是进山做向导,只不过这一次给的是200元,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但是这一次是200元。小心一些不就可以了吗?200元,200元!看着同桌不像坏人,他今天还帮了我,那可是200元啊!要不带上彩宁。”小臭一顿沽咕嘟嘟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索性一跺脚掏出超市排班的小本本,仔细看看和谁能换一下。

“这活我接,但是我得给韩彩宁带上,她也很熟,报酬我给她,我们之间的价钱还需要你保密!我要赚差价”

“什么?你说那个,那个未婚妻?”柏葻美又一脸问号。

“嗯,我们私下走怎么也是不妥,多一个人一起爬山也没什么不好。更何况你不知道,北山那面很少有人敢进去,这个价格我出两个人也是便宜你了。”

柏葻美看出了小臭的小心思,他礼貌的说到。

“好就这么说定了,三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