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码头一遇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732字
  • 2022-06-15 09:51:26

转眼间小臭上到了初一,该臭还是臭,只是味道变得更复杂了。

因为这些年黎老太腿脚变得不灵便,整日只能坐着,老了老了浑身颤抖,尤其是手抖得格外厉害,现在也不给人扎针了,整天还得吃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片。

小臭上学需要钱,黎老太吃药也需要钱。很明显黎老太那点钱显然已经不够她俩用的,有时李宣灵过来,老太太还要象征性的给小灵儿一些钱。

小臭心里明白的很,她必须想办法补贴一些家用,否则她和姥姥都得饿肚子。

她各处打听,后来发现一楼邻居刘姨每天去码头养殖场打工,据说不少挣。她找到了刘姨问问她能不能去,可以打晚班,周六周日都可以。

刘姨也知道小臭家的情况,特意找加工厂老板说说,老板竟然爽快答应了,计件工资,随时干随时结。

这样,小臭就去海鲜加工厂工作,晚间能干三到五个小时,最多可以赚到二十元,在那个年代,一天能赚二十元是相当不错的。

小臭夜间工作,白天顶着一身腥臭去学校,招来白眼无数,老师用的桂花香水也逐渐改成了古龙水。

这日,小臭照例来工厂报到,但是一进工厂的海鲜处理车间,小臭有点懵。往日这个房间灯火辉煌,里面有200多个妇女在这里干的热火朝天,现在却一个人也没有,里面空荡荡的灯也没开。小臭还傻傻的呆在门口一时无法消化眼前的景象。

一声口哨声吹了过来,从黑洞洞的大堂里面走出了一个人。

他身材高大,面目黝黑,在黑暗中尤其衬出他一口洁白的牙齿。

“你是谁?今天还干活吗?”

“宝魁!你不认识我了?小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玩。”

“你认识我?”

“当然,小时候我爸领我去过你姥姥家,还帮你姥姥打水。那时候你还满地爬呢!后来我爸去外地工作也给我带走了,今年我爸又到盐港镇了,所以我就跟着回来上学了。”

“今天还干活吗?”小臭笑着问到。

“不干了!这块地要做一段时间粮食周转用地。我们家钱早已经给养殖场了,他们迟迟没走,这两天才搬走!”

“哦!我失业了,还得找一份工作。”

“你可以过来抗粮包啊?粮食马上要到港了!这周我们就要招力工。”

“我可以来吗?我能抗动吗?多少钱?”

“可以,你来吧,我帮你,别人一麻袋2元,你我就给3元,这事我说的算。”说着他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别了,还是2元吧!我不喜欢有特殊待遇,我的特殊待遇太多了!”

“随你!”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慕法诚。”

次日早上上学,小臭换了一套行头,板鞋加绿棉袄,准备放学后去码头抗粮包。

“小臭!等我!”

叫住小臭的人是韩彩宁,她可能是这个学校唯一能搭理小臭的人。同学们分析应该是韩彩宁嗅觉不太好用,这样才可以忍受小臭这一身的味道。

“你吃早饭了吗?我给你拿了一根香肠。”韩彩宁将香肠递给小臭。

韩彩宁在同龄人里长的算是有点着急的了,个头大也很胖!这一点在别的女生眼中是极大的缺点,而小臭却很是羡慕。小臭一直认为哺乳动物的青春期就应该多多补充蛋白质与脂肪,而小臭由于长期营养缺乏,她的身材时常被韩采宁戏称为炉架上的烤鹌鹑,或者是瓜田里的地跑麻雀。总结起来韩采宁用来形容小臭的词汇,都是精选乡野田间的烟火炉灶之词,质朴,粗糙而且充满了味道。

韩彩宁说话文绉绉的,平时喜欢看小说,尤其是情爱小说,她书包里装的不下四五本。她看完小说就要和别人分享,别的女生闲她土气也不愿意跟她谈论小说,于是她的话匣子就只能向小臭打开了,小臭无所谓,反正家里没有电视,就当听故事了。

一来二去韩彩宁就成了小臭唯一的朋友。

可能是看小说看多了吧,韩彩宁是个大花痴,总是说谁是他老公谁是他男朋友,谁是他前任,妄想症一枚。

其它同学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大碴女,说她对待感情不专一。

小臭正吃着香肠听着韩彩宁讲着《查夫人》的情节。

这时候旁边一个黑影骑着自行车掠过,顺便响起了一声口哨。

“黎宝魁,放学别忘来找我!”

韩彩宁震惊,语塞。

“小臭,你和我第一任老公怎么回事?他怎么晚上会找你?”

“谁会找我啊!我这么臭!他家有粮食堆场,晚上我去抗粮包,他们在招力工,我是女的还小,所以打着他名号去报名。”

“这就符合逻辑了,想必他也不会找你!”

小臭面对着韩彩宁这种无痛打击已经见惯不惯。

放学小臭如约而至,她发现慕法诚已经和一些工人打成一片了。

慕法诚看见小臭来了,大喊一声:“你就站在那里给我们计数吧,我已经给你报完名了!我帮你抗,算你的了!”

码头的傍晚,天海被落日的余晖染的通红,小臭前所未有的感到心底温暖了一下,她误认为这是晚霞的暖意。

没想到这份抗包的工作竟然还有额外的待遇,码头这里管晚餐,小臭可以得到几个大包子,当然还有慕法诚的那一份,统统的都给了小臭。这样小臭和姥姥的晚餐就有了着落。

“小臭,上车我送你回去!”下班了,慕法诚骑着自行车飘到了小臭身边。

“怎么?你也知道我叫小臭?”

“整个盐港镇都知道你叫小臭?有什么奇怪的?来上来!我送你回去!”

“别了,太臭,熏着你了!”

“臭,你可以洗澡啊,码头工人哪一个不臭”

“走!我送你回去!”

其实小臭也有担忧的地方,她从来不敢进浴室,是她怕自己太脏了被浴池老板赶出来。

慕法诚看一眼小臭,知道小臭有心事便没有再说。

“谢谢,我还是自己走回去吧!都习惯了!”小臭仍然坚持要自己回去。

就这样小臭过了两年最美好的码头时光,虽然苦一些,但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每天能见到慕法诚,是她这一天最开心的时刻。

而与此同时,小臭的姥姥的腿已经彻底挪不动道了,黎老太需要人照顾。小臭只能白天上课,放学去码头抗粮包,晚上回来准备好第二天黎老太的衣食起居。

黎老太的外孙女李宣灵已经出落成一位出了名的小美女。她不但长的漂亮,还有一副好嗓子,声音清脆透亮,仙气缭绕。再配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人心都能给瞅化了。

灵儿不笑则以,一笑嘴角咧到耳朵下方,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弯弯的眼睛,发出百灵鸟般的笑声,这就仿佛全世界最美好最珍贵的笑容,于是她在学校内有天使小百灵的称号。

灵儿是云姨的骄傲,云姨也是倾尽心血来栽培灵儿。为了让灵儿上更好的声乐课,云姨每周都要去另外一个城市,找最好的声乐老师指导灵儿唱歌。

灵儿只有假期才能回来看一眼黎老太。

“小百灵飞进了老鼠窝!”只见安杰插着手倚着墙上下打量着李宣灵。

灵儿没有说话,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捏着鼻子钻进了黎老太地房间。

“姥姥,我来看你了!”

“是小灵儿啊,都长这么高了!过来给我看看。”黎老太打了个手势。

李宣灵走了过来,用她水汪汪大眼睛看着黎老太。

黎老太仿佛对着眼神不感冒,只是看一眼李宣灵。

“姥姥,我又得奖了,我获得了市少儿组女声独唱第一名。”李宣灵用乞求夸奖的眼神看着黎老太。

黎老太仍是无动于衷。

“有出息!”

“姥姥你不奖励小灵儿什么?”

“姥姥什么也没有,拿什么奖励给你!”

“姥姥,你可以把房本改成我的名字。小灵儿长大赚钱给你养老!”

“呵呵,你真懂事!照顾好你妈就行,我就没那个福分了!回去吧,一会宝魁干活回来了,免得埋汰到你!”

李宣灵稍有失落,轻轻摔门,轻轻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