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恶水逃生

  • 生魁
  • 栗树庄园
  • 5312字
  • 2022-05-18 16:48:29

小臭的姥姥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用姥姥的话说身上零件都到时间了,命也不会太长。

小臭听在耳里不说话,她最怕姥姥说时间不会太久,对于一定要来的那一天她想都不敢想。

北山的邻居三教九流,各怀神通。他们对小臭都很关照,要不是姥姥拦着,什么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玩牌出千的技能大家都能倾囊而授,丝毫不留,但是老太太不让。老太太告诉大家不要污染小臭。而邻居们却反讥老太太,最脏的臭水坑才能长出最美的白莲花。

小臭对于那些也都不感兴趣,唯独吴大叔给她做的弹弓她最喜欢。没事吴大叔就会教小臭如何使用弹弓。小臭人小眼灵,短短几天小臭的弹弓技能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吴大叔。

邻居都很纳闷为什么一个女孩子会喜欢这种东西。

她们都不知道的是,一个弹弓已经大大的提高了小臭的生活质量。小臭每天放学就跑到北山入口出盘旋,每天都有收成,不是野鸡就是野兔,每次都不走空。

可是好景不长,靠近北山入口出有一块地不知被谁给买下了,开始施工。人多车多加上噪音大,周边小兽受到惊扰,少了很多。小臭眼巴巴的看着姥姥和她的生活又回到了解放前。

这一日小臭背着书包上学,途径路过金山饭店。此时金山饭店的老板李金杉整打扫院子准备开门,看着背着包路过的小臭,一股闷火就顶了上来。

“真TM的晦气,一开门碰到讨债鬼,真不知道哪辈子欠她的,摆明跟我过不去!”李金杉低估。

“老大,你在骂谁呢?”一个跟着李金杉混的小兄弟杨大喜闻声走了过来。

“我还能骂谁?我们家那个瘟神呗?”

“我说老大,都多长时间了,你还没解决掉,再不解决小丫子长大了,等着出嫁,老太太脑子一热,给你这套房子陪了嫁妆,看你上哪开饭店去!”

“哎,大喜儿,我老李对你不差,你不帮忙想办法,还来取笑我了,你还想不想在盐港混了,是不是活腻歪了你!”

“老大,老大,莫怪我嘴贱,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不愿听这些话,咋们就想办法!你看这大好的北山,猴子又多,要是她能进山,进山可就没了?”

“大喜儿?你有什么办法?”

“想办法给她领进山啊?”

“我想不出来?谁都知道北山猴子多危险。谁会进山?”

“那老大你想想你那个外甥女儿差什么?”

“差,差钱?”

“多少钱能干?”

“20元肯定干!但这事怎么做呢?”

“老大,这事就交给我了,你就等着看!”

转眼间放学了,小臭背着书包匆匆来到菜市场准备买菜回家给姥姥做饭。

就在菜市场入口那条街上,有人打了一个牌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招北山向导,进山一次20元。”

路过买菜的人看着不时的嘀咕出来,“这人真有病,一次200都不进北山,活腻歪了,傻子才去!”

小臭来到那个人面前。

“什么时间?去哪里?”

“周六,北山栗子林!”

小臭想了一想,栗子林离北山入口不算太远,要是周六时间也可以。

“你去栗子林干嘛?多长时间能出来?”

“熟悉一下地形,都说北山里面有好东西,我想先去探探路,以后我会经常进北山。这一次进去就出来!”

小臭合计了一下。

“行,这活我接,不过你得先付钱。”

“没问题!20元你先拿着。但是有一点啊,我看你人太小,北山有猴子,伤着碰着可不管我事,你自愿的!”

这人说着说着还故意提了提嗓音,生怕周围人听不到。

说完,小臭拿着20元钱屁颠颠买了一块肉拎了回家。

周六早晨七点两人准时在北山入口处碰面。

“小姑娘很守信用啊!”这时小臭才看清眼前走来的是一位40岁左右的男人,这男人个头中等,面目消瘦,换句话说有点尖儿猴腮。他说话口音不像本地人,但是具体哪个地方小臭说不出来。小臭见此状内心稍有点后悔,当时不应该火急火燎的接了这门差事,但是那20元钱已经让她消费完了,也退不出来了。没辙,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进山容易,探山难。进山之前我先报个名号,以求北山护佑。在下黎宝魁,盐港小学二年一班学生,黎老太的外甥女,江湖人称北山小臭!不知道叔叔您怎么称呼?”

黎宝魁这一套当然是跟着北山单间那些叔叔们学的,用叔叔的话说,心虚的时候,要把名号大声喊出来,要把架子场子撑起来才行。

“嘿,这小姑娘挺有意思,你真不知道,像你这样鹿群中的弱崽早早的就被你家大姨夫给卖了,卖到了遥远遥远你永远回不到盐港的地方,你还在这里问我的名号!”他碎碎的嘀咕。

“我,我不是本地人,入乡随俗,就跟你们习俗走,我是高阳人,我叫木友金。北山保佑!行了吧,小老妹儿?我们进山!”

小臭朝他点了一下头,摸了摸后腰衣服里的弹弓匆匆的进了北山。

小臭走在前面,木友金走在后面。那个人让小臭非常不舒服,他故意放慢脚步跟在小臭的背后,而且还能感觉出来,他在背后反复打量着小臭。

两人沿着进山的路越走越深,如果真的是探山之人,这一路上会问小臭很多北山的问题。而这个人却没有,他有时摸摸鼻子,有时清清嗓子,小动作一个接着一个。

小臭来到了一个岔路口有两个分岔。一条是预计半个小时能到栗子林的小路,而另一条则是通向盐港人提都不愿意提的恶水林。

小臭毫不犹豫的右转将这个人带进了恶水林,她想在这里试探一下木友金的真实意图。

木友金犹豫了一下。

“小姑娘,你带的路对吗?我可是提前付了钱的!呵呵!”

“放心吧!前面走个十几分钟就到了!”

那个人突然停下脚步,左右看了一眼,掏出个白手帕,直接从后面捂住小臭的鼻子,直接摁头将小臭拎起。

小臭屏住呼吸,立马装作浑身无力的样子,毫无反抗之力的悬在那里。木友金的这些招数,小臭在北山单间听了不下20遍,并不稀奇。

“小鬼头,跟我动心眼!”说着扑腾一声将小臭摔倒地上。拿下背包,掏着书包里的绳子,准备将小臭捆上。

“看样子你也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这一次呢叔叔给你联系一个好买家,你马上就要享福去了!”木友金整理好绳子刚要走过来,只感觉到眼前有一个三角叉的东西,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硬物直接弹到他的右眼皮子上。

他捂着眼睛哇哇大叫,看着黎宝魁转身就往回跑,他顾不上疼痛,赶忙扑倒黎宝魁。还好黎宝魁人小机灵,她踹了一脚木友金就往前跑,拿起绳子直接跑进了臭名昭著的恶水林。

恶水林在盐港人口中有一段歌谣。

“恶水林,恶水林。北山冤魂汇恶水,林下恶水出恶鬼。林间纵横黑白鬼,白鬼无形吸林气,黑鬼嗜血人猴惧。活人误闯恶水林,一入恶水魂魄枯,日夜怨嚎无归处。”

小臭一头钻进了恶水林,她内心无数遍重复着这个歌谣。

盐北人都知道这个歌谣,由于这个歌谣,大家从来不敢进恶水林。换言之,北山内事更多,也没有像恶水林这么吓人。小臭一直认为恶水林在北山入口处不远,里面说是有池塘沼泽之类的地方,大人故意编出来这些东西吓小孩子的,不让小孩子在恶水林里乱跑。

传言归传言,小臭没跑几步就进了林子。

刚进林子还算正常,但是每往里走一步画风都有变化。原本林子口的树身上覆盖的是厚厚的苔藓,而现在面前的树杆上覆盖的是一层黏黏的如同沥青一般的东西。树冠树身全是这个东西,而且隐隐还散发出一股腐败的恶臭气味。这里的树木也没了精神,有的树还挣扎着几片叶子挂在那里,有的树索性只剩树干了。小臭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望着整个林子,一片黑乎乎的东西,遮天蔽日的将这个林子覆盖。从树上时不时还流淌下这种黏液,天长日久和树下的泥土形成了一个个黏糊糊的黑泽。

“原来这就是恶水林,大人果然没有骗我!”小臭还没感叹完,身后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小臭被逼无耐,继续往林子深处跑去。

小臭尽可能向树木稀少的地方跑去,她发现黑液体是从树上流淌下来的。树少的地方,地面就干净。按照这个规律走,她还发现林间竟然有一行行脚印,这个脚印比野兔大很多,有点像狗。

小臭正在分析这是狗还是狼,远方一阵嘈杂声吸引了小臭的注意力。

她猫着腰跑到一块大石头背后看着前方的情况。

前方是比狼狗大一圈的狗,围着一只猴子在狂吠。

这些狗浑身黝黑没有一处杂毛,黑黝黝的锻毛散发着幽蓝色的亮光。一群七只,呲牙咧嘴的围着一只大猴子狂吠。

毋庸置疑那只猴子就是北山传说中的猴子,它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就是一只大的成年山猴。可是还是有一点点不同,北山猴子的眼睛比正常成年山猴大,而且没有一点眼白。这些黑狗也比较有意思,它们闭着眼睛,靠着鼻子的嗅觉来围猎这只猴子。

小臭远远的看着山猴,她发现山猴手里握着一个黄色的东西,那东西还动了一下。小臭再仔细看一看,原来是一只土黄色的小奶狗,它被人猴抓的已经奄奄一息。

黑狗群小心翼翼地逼近猴子,那只猴子应该是落了单来到了恶水林。它原本是想爬上树,解决掉这只小土狗,可是一手粘到树上动弹不得,另一只手死握着小狗不放。再看看这只猴子的脚下,它已经有半截陷到了树下的黑泽中。

小狗被猴子掐的发出了一声哀鸣,束手无策的狗群无耐集体仰头哀嚎。

小臭从未见过此景,她被狗群的行为深深震撼。

她看到树上的黑液极其粘稠浓密,她心生一计。她捡起了十几块的小石头慢慢的靠近狗群。那些狗鼻子一动发现有动静,警觉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把小臭瞪得,小臭直接坐了个屁蹲,原来那些狗的眼睛是绿色的。小臭心里纳闷:“难道传说中的黑鬼就是这林子里的黑犬?罢了前是死后是死,我小臭活着也是吃力,遗憾姥姥没人照顾。姥姥小臭只有来世报你的恩了!”

小臭心一横,一下子爬起来。走到附近一棵小树前,掏出小石子摸了一下黑液,然后把石子有黑液面向前的射了出去,直接射向猴子的面部。射出的石子牢牢地挂在猴子地脸上,猴子难受挣扎。

黑狗群的大狗发出了一阵低声,其它成员闻声慢慢趴下,一动不动。

小臭见状大胆地走过去,走近黑泽边用石头蘸着粘液朝着猴子射过去,只不过每一次看到猴子的眼睛,小臭就感觉如同看着正午的阳光被灼烧。

干脆,小臭忍着眼痛,看一眼瞄一下,目标直指猴子的双眼。小臭反复做了十几次动作,她也不能确定射没射到。只听身边的黑狗突然起身,睁着眼睛对着黑泽和猴子狂吠。

小臭慢慢睁开眼睛,发现猴子的眼睛已经被石头封上,疼痛之下,猴子用抓小狗的爪子扔下了小狗,疯狂的揉搓着自己的双眼,结果爪子和眼睛粘到了一起,而那只小狗也正在慢慢的向黑泽中陷下。

小臭二话不说,将绳子捆到了旁边另一棵树上,绳子另一端绑到了腰上。她拾起地上的一个粗实的树杈,探着身子,慢慢用树杈去挑起那只小狗。

毕竟小臭是个女孩,臂力实在有限,面对这毫厘之差,这树棍还是使不上劲。小臭索性将腰上的绳子摘下,一手握着绳子,身体的另一侧一只脚慢慢的伸进黑塘子里。

小臭看了一眼小黄狗,闭眼深呼吸,一个探身一手将小黄狗给稳稳地捞起。捞起小黄狗,小臭赶忙转换重心,另一只手使劲将身体往岸上拉,可是呢这只深陷的脚越使劲越往下陷。小臭用尽全力使劲大吼一声,眼泪打着转流了下来,结果仍然无动于衷。

旁边的黑狗刚才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看着小臭,直到最大个的黑狗小心翼翼的哼了一声。剩下几只得到意思,一下子将绳子咬住,快速调整了一下队形,头狗从嗓子哼了一声,其余狗小心翼翼,慢慢的挪动脚步,将黑泽里的小臭一步一步的拽了上来。

小臭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黑鬼给拽了上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而手心里却牢牢的抓着那只小奶狗。

此时几只大狗将小臭围了上来,有的给小臭舔脚,有的围过来给小奶狗身上的黒液舔干净。

小臭两眼发蓝昏昏沉沉的躺在那里,她隐隐约约听到林子里有人喊救命的声音,伴着这个声音还参杂了无数的蜂鸣声。

小臭精疲乏力反应缓慢,而黑狗群确沸腾起来,它们朝着林子狂吠,小臭躺在那里只觉得两边到处都是慌乱的狗爪子。有一只狗索性咬起小臭的衣角,往着一个方向猛拖。小臭无奈一手抱着小奶狗,另一只手扶着闹哄哄的的脑袋坐了起来。

她远远的望着林子里起了一层白雾,白雾还伴有巨大的蜂鸣声。远离那不是什么白雾,而是一种接近于半透明的蜂虫。白雾中冲出来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木友金。

他浑身血渍并沾满了白蜂。

“救命啊!救命啊!眼见着他往小臭这面跑了过来。”

“我得去救他!”说着小臭脱下外套,用外套粘了一下黑泽的粘液准备去帮木友金驱赶身上的白蜂。

小臭挪腿就要冲过去,她发现自己的裤脚被黑狗牢牢的咬在嘴里,她动都动不了。

小臭动不了,大哭:“我得去救他,我拿了人家的钱,不能让他丢了性命!”说完哇哇大哭。

头犬看着小臭有点懵等,能清楚的听到它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头犬直直的看着旁边的一只大犬,并慢慢的低下了头。

另外一只犬小心翼翼的凑到头犬旁边,将嘴慢慢的咬在头犬的耳朵尖上,小心翼翼用力,只听头犬“哼唧”一声,它的耳朵尖被咬了下来,那只犬毕恭毕敬将这个耳朵尖叼到了小臭面前。

头犬呲牙咧嘴的走到了小臭面前,用它肥硕大爪子轻轻碰一碰小臭的手,然后迅速将鼻子贴到地上耳朵尖旁边。示意小臭捡起那个耳朵尖。

小臭见此状心领神会,她慢慢捡起耳朵尖。头犬见状,朝天一声长吼,头犬领着群犬慢慢离开。

而那只小奶狗却没有走,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小臭,头犬和其他成员见状对着小奶狗长鸣,小奶狗还是没有反应,只是憨憨傻傻的看着小臭。

小臭无奈,黑犬无奈。小臭只得抱起那只小奶狗,黑犬齐刷刷将脸贴到了地上,仿佛是做了个揖,做完迅速起身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林子中。

小臭看了看怀里的小奶狗,拿着那一个带血带毛的狗耳朵尖走向了白蜂群。

白雾见小臭速退,小臭抱着小奶狗站在木友金面前。

木友金见状二话不说,直接跪倒小臭面前。

“谢谢你救我!我做错了!”

“不用谢我,我收了你的20元钱,救你是我本分所在!

但是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要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额,我是个人贩子。一个叫李金杉的人告诉我可以拐了你,说你丢了没人会在乎,反而会解决他一块心病。哎,哎,于是我就......”

小臭没听完,抱着小奶狗抽泣的向林外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