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2.后起之秀12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174字
  • 2022-07-28 16:13:30

松林市紫罗兰大剧场-李宣灵100巡回演唱会。

观众入座完毕,整个音乐厅突然关灯,没有一丝亮光,没有一点声音,台下几千观众屏住呼吸。

慢慢幕布漏出一条小缝,然后逐渐拉开。

一束微光投下,李宣灵从黑暗中缓缓现身。

一袭黑色的蕾丝礼服,裙摆上镶嵌无数闪亮钻石。

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仰着脸,闭着眼睛,瞬间两行晶莹剔透的眼泪流下来。

眼泪与钻石在灯光的照射下都是那么璀璨夺目,李宣灵的美令人窒息。

她张开双手,深呼吸,渐渐音乐响起,从空中飘下无数亮片和银粉,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在灯光的照射下美不胜收,如诗如画。

李宣灵仿佛将天上的银河揭下披裹到了身上。

李宣灵慢慢睁开眼睛,灯光渐强,她一声入云。

台下一片叫好,叫着叫着瞬间一片混乱。

空中洋洋洒洒的银粉,落到李宣灵的脸上,皮肤上,瞬间变成腐蚀性极强的毒药。李宣灵脸如同火烧一般,眨眼间一只眼睛变成了黑洞洞。她的余音还没结束,她掐住脖子在那里喘息不已,她面部如同灼烧,她抓着自己的脸,血肉模糊,眼瞅着已经分不出那是脸。

台下观众受惊,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四处逃窜,踩踏无数,眼见一处人间修罗场。

仅仅一会儿功夫死伤100多人。

等到救护人员入场,发现台上已经空空如也,李宣灵失踪!

李宣灵紫罗兰剧场惨案瞬间变成全国爆炸性娱乐新闻,一时间大街小巷,各种媒体都在疯狂的报道李宣灵的事,这时候的李宣灵红到无人能及。

松林玲珑古堡。

索小魁坐在院子内喝着咖啡,听着收音机里不断地报道着李宣灵这场演出的事故。这时杨铭从外面走了过来。

“老板,好消息,盐港石化那面已经谈好了。杨总很是配合,这一周就要和我们把合同给签了。”

“呵,他能不急吗?马上就要翻船了!”

“老板!你还在听李宣灵的新闻啊?她呀我就说她是蛊后没错,她出事前还把那个柏葻美给整入狱了,反正碰着她的人都得倒霉!”

“柏葻美,你说是来参加过宴会的柏葻美?”

“对啊,最近盐港可没少出事!柏家柏葻美实验室出事被李宣灵曝光了,现在等待调查。柏葻美的未婚妻也和柏葻美分手了,就是宴会那天脖子上带着粉色大钻石那个妞,她家族撤销了婚约。

渔港码头也出事了,有三条失控的快艇将一艘远洋渔船给撞了,这一撞还撞出一起偷渡案来,说是船上发现三名偷渡人员,涉及的三方盐港渔业,盐港船舶服务和盐港安保公司都在接受调查呢!

还有一位也是参加过我们的宴会的宾客,叫做慕法诚,据说啊,传言,他宴会那天当中调戏陆建良的媳妇惹怒了陆建良,所以陆建良的手下李金杉直接闯进了慕法诚的家里给慕法诚绑了,还挑折了他一条腿筋,现在他还在松林医院躺着呢,说不好那条腿就直接废掉了,你说这盐港小地方事真是不少。

最后一个李金杉现在因为入室伤人被拘留了。”

索小魁只是听着杨铭滔滔不绝的讲并没有说话,她随手按下收音机,呆呆地看着远方地杨树林。

“老板,老板,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像变了一个人似地,有点吓人!”

“嗯,我有点后怕,我的恐惧依然还在。”说着索小魁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杨铭。

杨铭接过照片大喊一声:“这是什么啊?这也太吓人了!”

照片上是一具尸体,腹部以下不知道被什么凶残地猛兽袭击已经掏空,大腿只剩下两条血淋淋地白骨。这具尸体面部下巴仿佛被野兽给咬掉,头部血肉模糊,分不清五官,锁骨上挂着一个大钩子。

“喔糙,老板你可别吓我啊!我知道你们有钱人爱好古怪,可这没想到你竟然会喜好这一口!你是不是喜欢收集各种案发现场地照片啊!

老板!你这活我可不接!给多钱都不敢!我天生胆小,别吓出毛病来了,有钱也活不出质量了!”

“我说什么了?你就这么大反应!”说着索小魁从桌子下方掏出一个大钩子。

杨铭看见大钩子和照片内的一模一样,“嗷!”大叫一声,僵尸般后跳三步。

“老板!你想干什么?这钩子和照片上一模一样,是照片里地钩子吗?”

“杨铭,别害怕啊!过来过来,这只是我让人重新找的一把钩子,不是照片里的!别害怕啊!”

杨铭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你找人在盐港给我查一查谁家在卖这种钩子,谁家有这种钩子,听明白了吗?”

“啊!”

“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你现在跟我去一趟松林医院,我想去见见慕法诚!”

“好咧!我这就去开车!”

松林市住院处。

“医生他现在怎么样?能彻底恢复吗?”

“他现在已经做完肌键重建手术,他的恢复期预计需要12个月左右,能不能恢复正常这个不好说。”

索小魁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病房内躺着慕法诚。

“老板!进去啊!”说着杨铭轻敲了三下,慢慢把门推开。

索小魁站在门外,她眼角些许有些湿润。

“老板,你做什么呢!怎么还不自然起来了,快进来啊!”说着杨铭一把把索小魁拉了进来。

慕法诚被沙沙地声音给吵醒。

索小魁走到了慕法诚地床边,很是心痛地看着慕法诚。

“小臭?真的是你?你回来了!”慕法诚些许有些激动,面部表情有些变形。

“谁伤的你?”

“小臭,我想你!你终于回来了!”说着虚弱伸开双臂索要一个拥抱。

索小魁俯身给慕法诚安慰般的拥抱一下。

慕法诚伸手抚摸索小魁的脸。

“小臭真的是你!我就知道那天宴会上的服务生就是你!你当时触电了,你没事吧?”

“我老板当然没事了!”杨铭就怕旁人提到他老板触电的事。

“杨总,你老板?她是?”

“我老板索小魁!”

慕法诚惊讶的目光看着小臭。

“他说的是真的吗?你是索基尔的继承人索小魁?”

索小魁点了一下头。

“法诚,我今天要将你带走我会帮你治疗,很快就会恢复的?可以吗?”

“可以,小臭,我只信你!”

杨铭看着正纳闷原来有钱人交朋友靠几个眼神就可以搞定。

“杨铭,别愣着了去办理出院手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