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1.后起之秀11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330字
  • 2022-07-28 15:43:33

陆建良。

李金杉早早的来到了陆建良的办公室,不知李金杉对陆建良说了些什么,陆建良勃然大怒,将屋子里的东西砸的狼藉一片,只听他在屋内大喊:“小王八羔子敢在我头上盖绿帽子,我要了你的小命!”

说完,李金杉又是那一副歪着嘴得意洋洋的走了出来,顺便打了一声口哨,两个小狗腿子立马跑了过来,他们互相交头接耳不知比划着什么事情。

柏葻美。

柏葻美将自己反锁在书房内,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呆呆地看着那张照片。他手边堆积着一堆资料,竟然是松林市的一些刑事卷宗的复印件。

这时候柏葻美的手机晃了几下,是李宣灵,柏葻美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哥哥,我想你!能来找我吗?我在阿尔法酒店!我等你!”

“李宣灵,你现在是公众人物,请不要胡闹!”

“我胡闹?从小到大我就没喜欢过别人,我只喜欢你,妹妹我一直在等你!”

“对不起,我去不了!”

“呵呵!你要是不来,我就把你们实验室搞得龌龊事给曝光,你们打着实验室的旗号,搞着见不得人的毒药!我说的没错把!我怕你不信我说的话,你们现在是不是正在研发一种红色的粉末和一种白色的药片是不是?我手中是有直接证据的。你不信你可以直接过来看一看!”

说着对方狠狠的将电话挂掉。

柏葻美正了正眼镜,拿起电话。

“你的房间号?”

柏葻美如约到达了阿尔法酒店顶楼。

他推门而入,只见李宣灵香艳无比的躺在酒店沙发内,旁边放了一瓶醒好拉图。

柏葻美走了进来,李宣灵慢慢起身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

“哥哥,你太让人朝思暮想,我想你头痛欲裂,今天终于等到了你!酒已经醒好,最好的年份最好的味道,就等着你来品尝!”

柏葻美接过酒杯,李宣灵随手撂下了她披着的薄纱。

“我带了我的诚意过来,我需要看到你的诚意!”

“什么?”

“你说的药!”

“呵,总感觉咋们约的不是那么单纯?”

“你说呢?还要继续吗?”

“在这里!”说着李宣灵转身摇曳生姿地走到办公桌从桌子里掏出两瓶药剂,一瓶猩红色的粉末,一瓶白色的药片。

她将这两个小瓶子拿到了柏葻美面前。柏葻美没有伸手,只是打量了一下。

他忍住了自身的颤抖与震惊。

他故作淡定。

“妹妹,说好的诚意呢?你就拿这个来讹我!你真是把我当成小学生耍了!”

说着柏葻美转身就要走。

“哥哥,我已经拿出我的诚意了,你信不信我管不着。但是你要是今天爽约走出这个酒店,我就让你身败名裂,让你受牢狱之灾!”

“呵!可你发挥!”说着柏葻美放下酒杯转身就走了出去!

“柏葻美!你给我回来!”说着将酒瓶子朝着门上狠狠一摔!

柏葻美刚一出电梯,只见几个记者不知道从哪里潜伏,纷纷跑出来,用闪光灯对着柏葻美一阵狂拍。

索小魁。

索小魁从宴会上回来之后就没有说话,她把自己反锁到酒窖里,自顾自的喝起了闷酒。

“老板!当时黑灯瞎火的没人会看清楚你当时是什么样的!”杨铭不知原因的在铁艺门外好心劝说。

“老板,你把门打开,你出来好好休息一下吧,那个事在别人眼中都不叫个事。我今天让工作人员去查事故原因了,顺便把当天的监控也一起给查了。老板你就放心吧!”

索小魁坐在那里没有出声,只是眼泪不经意的一泻两行。

“杨总,我上楼打扫房间,发现楼上浴缸里的人不见了,这是他留的一封信!”一个服务员匆匆的跑下来将一封信递给杨铭。

杨铭还没说话,索小魁走了出来,迅速地打开了信封。

“小臭,谢谢你救我,即使你不承认,我也看得出你就是小臭!

我走了,我还有我的事没做完。

我是鼠辈,无以回报,给你留一条消息。

这是我当年种的恶果,现在却反噬到我自己,我也真是活该!

杀害你姥姥的凶手是李宣灵,在你离开的那一夜,李宣灵半夜12点来找你姥姥,她给她唱了一夜的歌,让你姥姥无法入睡。

你姥姥到早上咳嗽不止,她从兜里掏出一种白色的粉末,朝着你姥姥脸上吹,你姥姥当场就.....

这事都怪我当时没有告诉你们。

我深爱李宣灵,她一直是我心中的小公主,所以我一直保守秘密。

后来,我替她做了好多错事,都是毁了别人的一生,最后我也葬身她的毒手之下。

我造的孽我来还,我去找她了,我要用我的方式拔下她的獠牙,让她重新做个人!”

索小魁看完深呼一口气,将这封信狠狠握成一个纸团,她趴在酒窖的铁门上嚎啕大哭。

杨铭重来没见过这般的老板,他只是有点感觉他的老板变了。

次日清晨,柏穗。

章宇霖梨花带雨拉着行李箱正要离开。

“宇霖,你听我解释!”

“葻美,我信你,我一直都信你,但是我的家族信不过你!事情你已经做了,这是我们两个家族的底线!葻美,我要走了,谢谢你,你给了我生命中最好的回忆!”说着将一张照片递给了柏葻美。

照片上李宣灵在酒店的房间衣不遮体与柏葻美共饮红酒。

柏葻美还没有来得急去挽留章宇霖,他的手机响了,有人让他速去实验室。

柏葻美驾车刚到实验室就被两个警务人员给拦了下来。

与此同时,码头那面一声巨响,一串串警车和救护车呼啸的驶向盐港渔船码头。

距离实验室不远的灯塔居民区,据说有人打仗斗殴伤了人,两辆警车又来到了这个住宅楼的楼下。

“柏先生,有人举报你们的实验室生产违禁药品,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说着一名警员熟练的将手铐套在柏葻美的手上。

柏葻美这面被两人带着往警车上走,而旁边的居民楼里,两个医务人员抬着担架正将伤员快速转移到楼下的救护车里,担架上躺着不是别人,正是慕法诚。

两人一人拷着手铐,另一个人躺在担架上,二人远远打了一个照面。

担架上的慕法诚慢慢转过脸看着正在被人带走的柏葻美,露出他招牌式的笑容,手上打了一个V字动作。

被拷走的柏葻美朝着慕法诚远远的点了个头。

盐港镇一天爆出了三条大新闻。

柏家实验室涉嫌生产违禁药品,法人柏葻美已经带走配合调查。

张永财负责远洋渔船,遭到三条失控快艇撞击,导致船身损伤,救援人员到场进行抢救时,发现现场有三名偷渡人员,现在具体事情还在调查中。

李金杉深夜带多人入慕法诚家内寻仇,被一个叫PETER的邻居及时举报,现场得到控制,慕法诚左腿遭匕首捅伤,现在正在医院治疗。李金杉等人已被带走调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