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后起之秀10

  • 生魁
  • 栗树庄园
  • 4391字
  • 2022-07-28 15:35:03

整个宴会厅联通外面的喷泉花园灯火辉煌,盐港和松林所谓的名流正在利用这次机会努力得结交各种关系。

而全场中最耀眼的莫过于索基尔,索基尔声称自己是索小魁的远方亲戚,论辈分来算和索小魁平辈是她的哥哥,这一次也是索小魁特地给他请过来招待一下客人。

众人对这个神秘而又古老地家族甚是感兴趣,也可能对传说中的巨额资产的神秘继承人更是感兴趣,大家围着索基尔追问不停。

而此时索基尔很是享受众星捧月般膜拜的感觉,与众人谈笑风生下,他时不时看一眼不远处的鲁金城,又时不时的瞟一眼宴会厅角落的那个不争气的索小魁。

索小魁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服,她躲在一位侍酒师的身后,自己默默地观察着会场,面对如此的场面她真的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时候会场响起了勃拉姆斯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在这华丽丽的音乐感染下,场内气氛也逐渐升温。

大家端起酒杯互相寒暄。

这时柏雄端着一杯酒走到了索基尔面前。

“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在下是索小魁远房的哥哥,索图!”

“您好,索图!在下是柏氏矿业集团的柏雄!”

“久仰大名柏老板!幸会幸会!”

“今天柏某也是开了眼界了,头一次接触过索基尔的家人,果真气宇非凡,真如传说中所说神秘且高贵!不知道索图兄弟现在在哪里高就?”

“呵呵!柏老板,在下应该是最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之徒,我喜欢数学和音乐,现在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数字和各种乐器。”

“这哪里是不务正业啊,我的犬子自小也喜欢钢琴,只可惜家族需要他,他只能放弃钢琴将所有精力放到了接管家族事业上。”

“不知道柏先生的儿子今天到场了吗?是哪一位?”

“来了,在那面,带着白框眼镜那位!我让他过来!”

“柏先生,不着急,我看您的儿子一表人才,看着这个年龄和我们家索小魁相仿,不知道我这个妹妹还有没有这个机会?”索基尔上挑着他那双淡蓝色的双眼兴奋的看着柏雄说。

“这缘分来的有点晚啊!我家葻美已经定完亲,婚事定到了明年6月份!”

“谁家的女孩如此的幸运!缘分啊,差一秒都不行,可惜了!要不一会我邀请您的儿子共弹一曲!”

“那是我犬子的荣兴!”

说着索基尔轻轻扫一眼杨铭,杨铭甚是有眼力见的走来过来。

“索先生?有何吩咐?”

“我看这场内只有一架钢琴,现在你让人再搬来一架钢琴,一会我要和柏先生的儿子共弹一曲!”

这边无数人围着松林市大佬陆建良寒暄,张妙丽觉得甚是无趣,拿起了一杯酒走向花园。

此时慕法诚正和盐港一同乡聊的起劲,转身一看张妙丽迎面走来。慕法诚从未见过如此装束的张妙丽,美艳动人,美妙绝伦。

慕法诚不由自主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毫不顾忌的走到了张妙丽面前。

“妙丽,好久不见!也好久没收到你的音讯了!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想我吗?”慕法诚走到张妙丽的面前,低头注视着张妙丽。

“法诚?真的是你!你怎么还是孩子气,说这些不正经的话!我......”话未说完,妙丽一颗颗晶莹透亮的眼泪滚了下来。

“妙丽,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慕法诚用手轻轻抚去张妙丽的泪水。

“没事,我现在已经是陆建良的妻子,谁敢欺负我!”张妙丽后退一步说。

“妙丽!你怎么想的嫁给那个老头子,他比你爹岁数都大!”慕法诚诧异的问到。

妙丽并没有回答,豆大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滚了下来。

慕法诚无话,将肩膀借给张妙丽依靠。

在这个若隐若现的花园内,不但有慕法诚,有张妙丽,还有谁都不待见到处溜达的李金杉。他在花丛中歪着嘴得意的笑了一笑,转身继续窥探着其它人的隐私。

李金杉所到之处动手动脚,一不小心被公园远处的高压电箱给吓到,骂骂咧咧的又走了回来。

宴会厅内章宇霖正在和一群女人们热聊。

大家很是羡慕这位千金大小姐,也羡慕她脖颈上的那颗稀世巨钻和旁边体贴入微的柏葻美。

灯光攒动,美酒飘香,章宇霖对此情此景很是上头,仿佛这浮华中的柏葻美更是让她欲罢不能。

而宴会厅的角落中还隐藏的索小魁,旁边的侍酒师礼貌的递给她一杯甜酒。

“谢谢!”

“那位小姐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索小魁轻饮一口,一脸醉意的看着远方。

“呵!章家大小姐能不幸福吗?从小都是在蜜坛子中泡大的!”侍酒师嘀咕。

“给我换一杯,这个太腻了,喝不习惯!”

“这个你尝尝,Maipo Valley的Cabernet Sauvignon很符合你的气质!”侍酒师又递过去一杯。

这时候,有四个人推过来一架钢琴,将场内的两架钢琴对面而放。

“这是干什么,有意思!”索小魁拖过来一把长条椅子坐了下来。

索小魁环顾场内,杨铭在那里业务繁忙的拉着各色人群口若悬河的讲着什么,鲁金城将一个中年人拽到宴会厅另一面不知嘀咕什么,陆建良此时还是被人围着水泄不通,而索基尔则是接受男人和女人排队的朝拜,他不紧不慢的讲着他对古典艺术的理解,让周围的听众眼神中都开了花。

而旁边的柏雄则是指着钢琴对柏葻美说着什么话,柏葻美神情严肃但也勉强的点了一下头。

索小魁看着起劲,这时一位中年男子灰头土脸的坐了过来。

“waiter,给我来一杯烈酒!”

“好的,先生!”

那个男人接过一小杯烈酒一口闷了,又要了一杯。

“这位先生,有心事啊!”索小魁说到。

那个中年人没有回答,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索小魁。一脸素面,不着粉黛,穿着一身黑色的工作服,黑皮鞋,与场内其他人格格不入。”

“你是服务员吧,不干活跑这里偷酒喝!”

中年男子索性将他的面具朝旁边一扔。

“哼,都是一群锦上添花的货色,早知道就不来了!”

“这位先生,还是有心事?”索小魁看来他一眼。

“我是盐港石化的总经理刘茂嘉,现在没人理我了!刚开始可不是这样,那群吸血鬼,我有血的时候成群结队盯着我,我没有价值的时候现在像躲狗屎似地躲着我。”

索小魁喝了一口酒,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刘茂嘉。

“盐港石化?有意思!”

“你看我混地,连一个小服务生都笑话起我来了!”刘茂嘉继续自嘲地喝着酒。

“刘先生,不如留一个联系方式,说不准哪一天我就不是小服务生了,还能找刘总谈谈生意!”

刘茂嘉将名片掏出来,高高举起塞到了索小魁地手里。

“也希望你是我的救星,欢迎你来找我!”说着铿铿锵锵地走了出去。

这时音乐突然停了下来。杨铭拿起话筒讲起话来。

“大家好,我是魁星投资公司的总经理杨铭,很高兴每一位尊贵的来宾赏脸参加此次的宴会。我希望日后魁星能与在场的每一位来宾有更深层次的合作!

在这里我的老板索小魁的哥哥索图有幸邀请柏葻美共同表演一段钢琴曲为大家助兴,掌声欢迎!”

说着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

索基尔迈着他高傲的步伐慢慢的坐到了钢琴旁,他眼眸一飘,对着柏葻美嫣然一笑,很是绅士的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柏葻美走到索基尔旁边,低声探讨。

“索先生,我练琴时间不长,所熟知的曲目不是很多!”

“没关系,可你熟悉的弹,我来辅助你!”

说完柏葻美坐到了对面的钢琴旁,闭上眼睛回想了童年熟悉的巴赫平均律。

音乐如同蝴蝶般的徐徐飞起,索基尔配合着柏葻美点缀着不能再熟悉的乐曲,他环顾四周,神情地望向鲁金城,他甚是欣慰的点头笑了一下,这场景让他想到了当年在基辅大学大礼堂表演的那一刻,百年后又遇年少风华一幕,这命运岂不是妙哉?索基尔与鲁金城内心甚是澎湃,而这一丝情绪又隐藏到了这琴弦中,不是同路之人又怎么能会意这弦中之意呢?

是啊,不是同路之人又怎么能会此弦意,角落中的索小魁不知不觉将那瓶红酒抱到了怀里,闭上眼睛倾听着弦中的哀伤。

柏葻美环顾了一下周围,他看到了柏雄的自豪,贵妇们对索图先生的着迷,章宇霖崇拜的目光和远方那个黑暗的角落,一个熟悉的身影,素颜朝天穿着一身熟悉的服装,抱着一瓶酒孤零零陶醉在这琴声中的索小魁。

柏葻美目光停留在了那里,对面的索基尔好意的用音乐的掩盖他的疏忽。柏葻美回神弹奏,琴声渐深,情绪有变。

对面索基尔震惊了一下,用很是欣赏的目光看一眼这个晚辈。

有心之人好似也发现了这些变化,站在二楼楼梯上趴着看着场内情景的慕法诚远远的打量着场内。

如同恶犬的李金杉也来回溜达的瞅着场内,他俩不约而同都看到了那个黑衣人。

“小臭!”

“小臭?”

说着慕法诚三步并两步的跑了下去冲向小臭那个方向。

“阴魂不散?就是她!”说着李金杉走到了门口找来了两个小兄弟比比划划的不知再说什么。

“生死之后繁星依旧!呵呵,这曲子真有意思!”索小魁醉意阑珊大闷一口说到。

“我说,你一个姑娘在这个讲究的场合抱着瓶喝不太雅观吧?”侍酒师劝说道。

“曲子和酒都合我意,呵呵!”

索小魁继续闷一口。

“这感觉挺好!”说着再闷一口。

索小魁只觉得眼前有一个黑影,一个大手一把抓住酒瓶。

“小臭!是你么?你终于回来了!”

慕法诚将酒瓶子放到了旁边,弯着身子一把抱住索小魁。

“额,又哪来的哥哥?别看你长的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是谁你知道吗?”

远处的柏葻美看着慕法诚走了过去,甚是着急,琴声随着心情改变了路数,轻快的节奏一个收尾!

场下掌声四起,索基尔美眸一个环视,隐约藏了一滴眼泪,他太想念这种感觉了。

他有点忍不住眼中的钻石落下,急切地起身走向鲁金城。

“老师,我们走吧!谢谢你让我又重温了当年的感觉!今生不知还会再有!”

索小魁看着索基尔要和鲁金城离开,她推开慕法诚直直地走向鲁金城,欲送他俩出去。

柏葻美起身奔向索小魁,被章宇霖娇嗲地揽下,柏葻美欲挣脱这热情地环抱,又被其它听众给拦截下来了。

李金杉朝着身后两个人打了个眼色。鲁金城,索基尔,索小魁,还有两个陌生男子,匆匆地走向了花园地大门口。

“不早了,我们得先回去了!小屁孩,你干的不错,这一次谢谢你!”索基尔很是感激得说。

“小魁,回去吧,有些事我们回去再联系,不早了!”

“好的,鲁先生!”说着鲁金城和索基尔消失在花园对面得树林里。

索小魁目送他俩走开,转身一看有两个陌生的面孔正在等她。

索小魁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眼前一黑。

过不多时,整个花园酒店突然一下所有灯光全灭,大家还没来得急喊出来,只见花园深处一个七彩电弧飞起,光彩四溢,伴随着是一个姑娘得尖叫声。

不超过三秒钟,整个大堂和花园内备用电灯陆续点亮,两个年轻得男子大喊:“来人啊,服务人员在花园内触电身亡了!”

厅堂内众人闻声走了过去,只见高压电箱下面躺了一个女子她不是别人正是索小魁,她衣服已经被电烂,裸露不堪,空气中还充满了一股焦糊得味道。

“啊!你怎么了!”杨铭见此状冲了过来。

“拦住他,容易触电!”

“别管我!”杨铭脱下衣服将索小魁盖上。

“你怎么了,你扔下我怎么办啊?我以后还怎么过啊,你给我得承诺你还没兑现,你怎么就这样走了!”杨铭看着被电报废的索小魁,内心无比冤屈啊,他这个冤啊,这个月累得像条狗,工资和奖金眼看要泡汤了!好不容易找的大方雇主又如此短命!

“我冤啊!”

此时柏葻美努力挣开章宇霖的环绕从人群中冲了进来。慕法诚也远远得跑了过来。

杨铭不顾生死得摇晃着躺在地上得索小魁。

四周得看客有的拿起手机打起来电话,有的还在议论这是谁家的孩子。胆小张妙丽紧紧得钻进了陆建良得怀里。胆大人们还有用干树枝拨动一下这个电人。人群中只有李金杉得意的歪歪嘴走了出去。

“我!”

“动了!”

“你怎么样了?你现在什么感觉?”杨铭大喜,看见索小魁动了。

索小魁揉了一下眼睛,琅琅锵锵从地上爬起来,衣衫不整得站在那里,她看一眼人群,她的目光与柏葻美的眼神相遇。

“我,我,感觉,感觉好极了!”说完,两眼一黑,一头栽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