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北山小臭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254字
  • 2022-05-11 12:59:59

北山单间远比传说中的热闹。

一层楼十二个房间,加上厕所一间,一层十三间,共四层,全都挤满了各色人等。

黎老太住在一楼尽头,他的邻居有收破烂的,也有开赌场的,还有在养殖场打工的。整个一楼楼道天天稀里哗啦,满地垃圾,臭气熏天。

黎老太熟悉的二楼住着一个小贼,是个孤儿,名叫安杰。平时无人管束,跟着一群大人住在老鼠窝,学着他们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安杰今年六岁,平时在这个楼里挨家溜达顺手摸点什么东西,或者隔窗偷窥别人隐私,什么事都做。有时候他被邻居发现了,经常胖揍一顿,于是被打得鼻青脸肿地来找黎老太包扎。

黎老太每次见到安杰这样,包扎完总是会说一说安杰,说完安杰就拉着他把揍他的邻居一顿收拾。

三楼有一位吴大叔,人高马大一身腱子肉,平时在码头工作,有时候接私活给人家要债,时不时弄得一身伤就来找黎老太包扎。老太太给人包扎从不收钱,吴大叔没事就帮黎老太挑几担水,帮了黎老太不少忙。

四楼有一位漂亮的女人叫孙玉婷,黎宝魁叫她孙姨。她平时爱找黎老太看病,每次她来总是给黎宝魁带一些吃的让她到外面玩,在黎宝魁的眼里这位姨姨的病总是那么神秘。

时间长了老鼠窝里的各路英豪对老太太非常尊重,有老太太在他们再也不敢在北山单间内部窝气憋火,滋事造次,刀兵相见。同时大家对老太太的外甥女也是非常照顾。

李金杉那面金山饭店已经开业,号称盐港镇最豪华的饭店,开业一年多,门可罗雀,当地人就是不买账,谁都不去消费。

李金杉纳闷,这饭店开业一年多了,鞭炮也放了,广告也打了,促销也做了,怎么就是没有人过来,这整的还不如旁边的苍蝇馆人多。

这日李金杉在街上逛荡,突然看见赶牛车的老姜经过。

“老姜!来来来,问你点事!”

老姜不耐烦的顿了一下绳子。

“啥事,快说!”

“老姜,你说我这铺子开了这么多天?咋们乡里乡亲的怎么就不来我这吃饭啊?”

“呵呵,你问我啊?”老姜一脸褶子笑着说。

“啊!差哪了?”李金杉抓着老姜的缰绳将脸贴过去问到。

“实话跟你说老弟,差在你给黎老太的安排上,你这家人做的不地道,心太狠,手太黑,你们做的饭菜我们不敢吃,怕出毛病!我讲的明白不?”老姜一字一句的说。

“哎,我给老太太安排......”李金杉不服刚要解释。

“老弟,不用解释给我听,我穷人也下不起你家馆子,你给大家解释明白就行?不明白,那你就不明白吧?走了。”

李金杉被老姜说的稍有一点火气,抓挠着头皮使劲想,突然看见自家娘们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从市内打牌购物回来更是一股闷火。

“宫丽云你给我进来!”

“谁惹你了,怎么这么大火!”宫丽云挺着胸一扭一扭的走了进去。

“你还去打牌,还乐着呢!你知不知道开业至今生意都没好过!你像没事人似地!”

“哎,我说,咋们之前不是说好的吗?我负责把房子要下来,然后就没我事了,我就带带孩子逛逛街就行,你去搞事业的吗?怎么?你没本事做好,往我身上抵赖!”宫丽云反问到。

“房子真要下来了吗?房本写谁名你心里没数啊?现在还多一个小的,你给咱家丫头看的像公主似地,说那面脏乱,也不领给老太太看看,培养点感情,老太太要把房子给那个小的你跟谁说理去!

现在咋们做生意,你平时不去看看你妈,看看那个小丫头,不做给别人看看,谁上咋们家消费!”李金杉劈头盖脸的吼了过去。

“说的有道理!是该做做样子了!”宫丽云也觉得很有道理。

次日,宫丽云抱着孩子,拎了两大包东西去往北山单间。

刚一进楼道,李宣灵就哭闹不止喊着“臭臭”的。宫丽云也觉得恶心,在楼道里闪躲腾挪的来到了老太太房间。

“妈,我来看你了!给你包了一些包子,还给黎宝魁拿一些衣服。”

老太太看一眼门口。

“小灵儿也来了,过来,抱给姥姥看看。丽云啊,你要是没事,在这多住几天陪陪我。老了老了,还想姑娘了。”

宫丽云冷笑没有说话。看着在地上爬的黎宝魁,一脸灰土,衣服也脏乱不堪,身上还有一股隐隐臭味。

“妈,你怎么不给她洗洗脸,洗洗衣服?”

“这里不通水,我老了腰也不行,就靠邻居帮忙,所以能少用就少用,你今天有时间帮我挑两桶水吧!”

“宝魁,过来,找你姐姐玩。”老太太摆手叫黎宝魁。

黎宝魁踉踉跄跄爬过去,刚要身上摸李宣灵,被李宣灵一巴掌拍过来,嘴里还说:“臭!”

黎宝魁没有被打哭,反而上手要回打一巴掌。这时候宫丽云一下抓住黎宝魁,将黎宝魁高高地抱起。

“来,云姨抱抱!云姨给你找好吃的!我跟你说啊宝魁,别人打你你要忍住,要笑;别人骂你你也要笑,这样你才会有好吃的,要学会笑。来,你笑一个,云姨给你拿好吃的。”

“宫丽云,你没事就走吧!别在这给我的宝魁教坏了,你真当我耳背啊!”

宫丽云二话没说,放下黎宝魁抱起李宣灵摔门就走。

但是演戏不能演一天,这样宫丽云耐着性子送包子送饺子往北山单间走,送了两三年,每逢遇见黎宝魁都要说一遍这样的话。

转眼间黎宝魁上了小学。

“北山小丑-黎宝魁,北山小臭-黎宝魁,北山大傻-黎宝魁!”一群孩子朝着黎宝魁做着鬼脸散去,黎宝魁没有反驳,只是习惯性的笑一笑。

这时候最痛苦的要数黎宝魁的班主任王老师了,她在盐港镇算是属一属二的优秀老师,来班级里的学生家庭都非常不错的,但是她就纳闷了,李宝魁咋进来的。

她那个臭法,搞得学生都不喜欢坐在一起,为了这事学生家长找老师闹了好久。

班主任忍无可忍找了校长,校长反而给她一顿说,还让要好好照顾黎宝魁,这事整的越来越乱。

后来传言是一个姓孙的女人去找过校长,才把黎宝魁安排进这个班级。

处于无耐黎宝魁的书桌被安放到了讲台侧面,离学生远,对黎宝魁的照顾也显而易见。

苦就苦了老师,不知道是谁想了个办法讲台旁边放了一瓶桂花香水,来上课的老师习惯性的喷两下,这个习惯也成了他们班级的一个标志。

黎宝魁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北山小臭,人称小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