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27.后起之秀7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484字
  • 2022-07-13 10:24:24

永旺超市。

“我说金杉老弟啊,你是不是害我啊!咋们老大整的K酒干什么用你不知道吗?当时我就劝你不要在这件事上伸脏手,都是蝇头小利,你看蝇头小利你都不放过,不听劝就是要混着你那些破玩意卖,整着挂羊头卖狗肉的事,这下好了,行内都传是我跟你整这些缺德玩意。我现在摆都摆不清!”

“我的张大哥啊,我做事你还不知道,如果这事炸雷了,我全给包下来,不就是进去疗养几天吗?我又不是没呆过!再说你说行业内谁说的,我去撕烂他的嘴,他有证据吗?”

“证据,呵呵,可能不只一份啊!这事是从小华那面传出来的。”

“兔崽子小华,今天我就去找他,我给他的铺子给掀了!”

“哎,我说你怎么就那么冲啊,弄不弄就掀铺子!小老弟我提醒你一声啊,你现在是在盐港可以横着走,但是你别忘了你仗着是谁?遇事先弄清楚了,有理有据的找人家,别给老大找麻烦!

我再提醒你一句别给老大找麻烦!”

“知道了,张大哥!”

“还有一个事,你跟你家娘们离了吗?”

“昂!早就办完了,她怕我连累我家丫头名声,早早就离了,房子财产全给她了!

离了也好,免得天天在我面前絮絮叨叨,还得查我天天赚了多少钱!现在好了耳根子清静!”

“老弟这个魄力我真是学不来,只有羡慕的份了!”

柏穗。

柏雄绷着脸走进了会议室,对着一众人一顿讯呵。

会后大家板着脸从会议室出来,这时候柏葻美从外面回来和邵尚打了一个照面。

“邵尚有什么事吗?感觉大家气氛不对!”

“少东家,老板今天发火了!前两天在实验室丢了一套红白瓶,现在正在查这个事!那个东西特别容易出事,弄不好就摊大麻烦了!现在老板正在彻查实验室里每一个人。少东家我先走了!”

“好的!”柏葻美轻轻的向上推了一下眼镜。这个盐港稀有金属实验室成立至今柏雄都未让柏葻美插手,柏葻美自己心里也清楚,他只要一天没和章宇霖完婚,柏雄就一天不会将盐港这面任何的业务交给柏葻美。

但是这个实验室的企业法人是柏葻美,如果真有什么事发生柏葻美是脱不了干系的。

柏葻美正在想着这些事,手中的手机响了。

“你好,柏先生你上一次给我的车牌号我查出来是上城市魁星投资公司的车。魁星投资公司是索基尔的孙女索小魁成立,现公司总经理是叫杨铭的一个人。”

“好的,谢谢你!”

慕法诚。

“老板,所有收集的证据已经将副本送给了关华,关华那面也没客气,看到这些东西,查都不查一下就把消息直接给散播出去了!”

“找人跟紧点,先观察一下他们的反应。”

松林市玲珑古堡。

“这小地方事就是多!”杨铭碎碎着嘴走了进来。

他发现索小魁搬着一把大椅子坐在院子里的阳光下,晒着太阳,喝着咖啡,看着园艺工人咔嚓咔嚓的修建着树枝,颇有一副黄世仁的风范。

“怎么瞧不上松林市这个小地方了?”

“老板,你不知道,我就是去办点正常事情,全是盘外招!”

“呵!就会叫苦!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全都安排好了,吴宣美帮的忙找的人联系,整个涉及到盐港的关系都通知到了!应该全都能到场!”

“老板,我刚才接到松林医院的电话,医院里那位朋友情况不是特别好!

还有夏媚儿那面整天要死要活的,您看看您说的特效药是不是赶快到位啊!这面我有点摁不住了!”

“你去把医院里那位朋友给接回来,我找了一位怪人医生,一会就到!”

“好嘞!”

说话间,感觉对面的杨树被一股无名之风吹的东倒西歪。

一阵犬吠,一人一狗从树林里风尘仆仆的走了出来。

“我只能待12个小时啊!”一个披着斗篷的怪老头边走边唠叨的说。

索小魁一人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迎接这位怪老头。

只见对面的一只肥头大耳的大黄狗直面的扑了过来,将索小魁狠狠的扑倒。然后就是热情的给索小魁洗了个脸。

“大黄!好了!好了!瞧你没见过女人的那样!”鲁先生嫌弃的说。

索小魁抱着大黄肥硕的大脸蛋子仔细的看。

“哎,大黄,你的眼睛好了!”

说着大黄用那只刚刚治好的眼睛给索小魁抛了个媚眼。

“太好了!大黄,你终于可以抛媚眼了!”说着索小魁感觉这话怎么这么熟悉,但仍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不错啊,小鬼!现在见你没那个死人味道了!你的大黄的眼睛我已经给治好了!它这一次我就不带走了!它现在越来越挑食,以前还能吃点奶昔,现在一口也不吃,害得我整天满山给它找兔子!”

“这次来找我救谁啊,那么着急?”

“一位朋友,医院也查不出来他中了什么毒,我刚把他从Icu里接出来,在楼上!”

“和你们人类打交道破事就是多!”

说着鲁老怪跟着索小魁来到了楼上。看着一个黄毛男子面无血色的躺在那里。

鲁先生看了一眼黄毛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带尖的小方盒子,将针尖狠狠的插进了黄毛男的颈部,只见盒子里的液体被咕咕的打了进去,又狠狠的回抽了一盒鲜血。

那个黄毛男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旁边有两个人站在那里,微弱的说:“小臭,怎么是你!难道我已经死了?这位难道是黑无常?”

“小黄毛,命都好丢了,话还这么多?你没死,我不是黑无常我是能救你的北山老神仙!”说着又给黄毛扎了一管蓝色的液体,小黄毛昏昏的睡了过去。

“有浴缸吗?”

“有!”

“你把他抬到浴缸里,用水把他给泡上,然后把这包药粉撒到水里。不要动他,预计一个月左右他就能恢复正常了!

这个药粉我给你留一些,遇到跌打损伤断胳膊断腿小伤都可以泡回来,以后别没事让我下山救人。

对了!刚才这个小黄毛中的是人猴的毒,现在有人能从人猴身上提炼这种物质了,你们人类技术发展到挺快!”

杨铭知道有客人来,特意端了一杯咖啡过来。

“这位先生,您请!”

鲁先生并不见外,拿着咖啡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你那面事办的怎么样?”

“还算顺利,我现在正在筹备一次活动,下个月我要举办一次晚宴,将涉及到盐港的一些关系都给邀请过来。

鲁先生晚宴你有兴趣吗?”

“呵,我没啥兴趣,小索可是派对皇帝,他要是知道了他肯定要来,就是他那些大尾巴?真是太不方便了。”

“鲁先生,你知道我年龄小,涉事浅。像这种抛头露脸,结交权贵的场面我应酬不过来。我这个小助理我看在这方面也不是强项,别人我又不敢善用。

不如晚宴我就用化妆舞会的形式,这样也方便索先生出面。你俩来给我托个底,盐港这面最终从哪里入手,和那一方合作,你们帮我观察一下,也好给我一些建议。”

“呵,小鬼,几个月不见做事变沉稳了。也好小索在山上陪我几十年,趁这个机会让他出来透透气。

哎,我做梦都想把小索的尾巴给治好,还他一个自由,这都是我欠他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