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后起之秀2

  • 生魁
  • 栗树庄园
  • 3556字
  • 2022-06-03 21:51:07

盐港镇。

春日的盐港镇,一派繁忙景象。

渔民,船员,勘探工人,商人穿梭在盐港镇的街道上。

一辆黑色轿车慢慢行驶,柏嵐美拉着章宇霖在给她讲解盐港镇的各个角落。

迎面驶来一辆银色车子一个加速又一个急刹车停到了黑车正前方。

慕法诚从车里跳了出来,狠狠将身后的车门一摔。

两步跨到了柏嵐美车子旁,打开车门将柏嵐美拽了出来,扯着他的衣领说。

“你过得挺滋润啊,你怎么还有脸回来!谁给你的勇气?”

柏嵐美将慕法诚的手慢慢扒起来凑到他耳边低声说。

“我回来就是为了她!是生是死要有一个说法,谁欠的债一个都逃不了!”

“哼!记住你的话!别让她瞧不起你!”

说着慕法诚推开柏嵐美开车离去。

阿尔法酒店顶楼。

李宣灵躺在浴缸中抽着烟,旁边坐着安杰。

“那个女人是谁?你帮我调查了吗?”

“章宇霖,章大小姐!他家主要做研发,相关产业分布在世界各地,有一些方面实力远远高于柏家。”

呵!来了个不好惹的主!”

“你就打消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吧!对她不好用!”

“只有无能人才会这么做!打消?在我这里是不可能!我现在还没有遇到哪个男人能真正拒绝我!”

“她不是说我是她的妹妹吗?那我就做他的妹妹!”

盐港镇渔船码头。

夜间一艘远洋渔船停靠在码头,船员拎着各种补给品正在陆陆续续登船,也有清理垃圾的工作人员,陆陆续续向外拉着垃圾等杂物。

慕法诚拿着望远镜远远的望着正在登录的船员。看完再核对一下手中那张纸,从后兜里掏出一支笔记下了一些东西。

渔船离港,慕法诚点上一只烟,躺在车子的机关盖上,看着夜空吐着烟圈。

“你在哪?”慕法诚眼角有一丝眼泪。

“我总是想看看外面的风景,却错过最好的你!怪我懦弱!原以为那个臭小子能守护好你,可还是把你弄丢了!”慕法诚狠狠得抹了一下眼睛,起身后离开。

柏穗。

“蓝伯伯张永财的情况你调查完了吗?”

“你让我打听的这个消息我已经打听到了。

“张永财在80年代初来到盐港镇的,他之前是一个养猪专业户,听说盐港镇这面包山头价格好,于是就找当地的关系包下了四个山头在栗子林那面。

他四个山头包下来一直没有养猪,那时候赶上了盐港建设,于是就开起了超市,据说那四块山头现在也是荒废在那里的。

他大约四年前和陆建良建立的关系,现在码头主要业务是和陆建良合作,据说他是陆建良的岳父。现在陆建良的盐港核心业务交给他办,盐港码头保安公司的业务是交给李金杉干。”

“他们的核心业务都是什么?”

“这个,我不方便说,有些地方是和我们家在盐港做的事情有重合,只不过他们找到买家路子有点野。其次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事,陆建良做了国内K酒总代理,这事是交给张永财和李金杉做的,但是有传言他家的K酒有问题。

“果然他们三个人扯到一起了。”

“你也知道陆建良在松林市地面上什么路子生意都有,有一些全程都需要自己人来做!

这里蓝伯伯劝你一句,别碰他们都是烂摊子,好事碰到他们都讲不清。”

“知道了,蓝伯伯!”

说着柏嵐美回到了实验室,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份报告交给柏嵐美。

“少东家!你上次交给我的东西是石棉粉末!”

“石棉?”

“对,就是用于保温耐热的石棉!”

“好,知道了!”柏嵐美推了推眼镜说。

阿尔法酒店顶楼。

李宣灵赤果果的坐在镜子前抽着烟欣赏她的美貌

如果说李宣灵最爱谁?那一定是她自己,其余的人和事只不过是要给她做配的的一件有标签的奢侈品而已。

“青春阳光少女夏媚儿担任小星河电视台年代戏大女主......”

李宣灵慢慢的掐了烟,随手提起一个轻纱披了上走到了电视面前,用她水灵灵的大眼睛打量着夏媚儿。

她轻轻拿起电话。

“爸爸!夏媚儿是谁你帮我调查一下!星河电视台为什么找她演女角,一个发育不全的小丫鬟!”

“我的小灵儿,爸爸之前不找陆叔叔帮忙问了吗?你陆叔叔说投资方需要咋们帮忙做个手续,手续都不是问题,但是那面说要成为最可靠的合作伙伴,还要让你陪一下。

这事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不是嫌人家太老,所以就没谈成!我看也好,你就好好唱歌,演戏你也别惦记了,那不是咋们的强项。”

“爸爸,夏媚儿已经抢了我不少广告,再这么整下去,我只能去卖力唱歌赚点辛苦钱。你这面回复一下陆叔叔,联系一下那个老家伙,就说我去!”

电话一撂,李宣灵不耐烦又点上一根烟,发现安杰站在门口。

“干嘛?像鬼似的进来!”

“你要去陪老头子!”

“啊!要不你养我啊!”

“我不是帮你搞定好多的阻碍吗?你至于这么做吗?”

“如果你是那位贵人,我就不用如此煞费苦心的活得这么累了!

再说,这事用你管嘛?

你一个无能之人,见不得光的鼠辈!还管起我的事来了!给我滚,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安杰眼巴巴看着李宣灵,眼中似乎有一点点泪花。

“我让你滚!还不快滚!”

安杰非常失望,他刚要开门离去,他转过身来做了一个动作。

李宣灵看完如同被定住一样。

安杰伸出他的手掌,用嘴轻轻的吹着手掌心,如若仙子吹着仙尘一般。

安杰迅速闪没,李宣灵在后面疯狂大喊,将屋子砸了个稀巴烂。

柏穗。

柏嵐美拿着一杯白兰地看着电视边喝着酒,看着看着嘴角还露出一丝笑容。

章宇霖从后面走来,也倒了一杯酒,坐在那里一起看起了电视。

“你想做媒体生意了?”

“柏家不做出头露面的生意!”

章宇霖也坐到了柏嵐美旁边。

她最近有一些疑惑,柏嵐美对他很好,生活起居,衣食住行无微不至。柏嵐美生活,工作上和个人交往的事,柏嵐美从来不隐瞒,都是事无巨细的向章宇霖说。

但是她总感觉他和柏嵐美之间隔了一层水幕。

法国格拉斯。

“索女士,这是您定制的香水!”一位穿戴朴素白发苍苍的法国老太太将一个精美的瓶子递了过去。

老太太用祈盼的目光看着索小魁,希望她感受一下她的作品。

然而索小魁并没有在意,只是拿出一个小本子,在小本子上划了一下。

“索女士你为什么不感受一下我的作品?”

“额!这是我的一位长辈定制的,我也不了解他心中关于这个香水的场景是什么样子的?于是就不浪费了,把这个惊喜交给他自己吧?”

“索女士,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水味道,还伴有一种莫名的铁锈味,换言之是鲜血的味道!”

“鲜血的味道?好像有人跟我说过这事,我身上是有一股这个味道。要不您也给我做一份香水吧。我有一个印象但是记不清楚了,我走过星空下的松柏林,路过大片罂粟与玫瑰的园林,最后到了一个战后冒烟并散发着硫磺味道的城市。呵呵,就是一个印象,真是记不清了。”缩小魁一脸不好意思的说。

老太太惊奇的看着索小魁:“姑娘你都经历了什么?这样我给你做的香水是这个故事的倒叙,算是给你的一份祝福。”

“谢谢你!”

盐港镇海边。

慕法诚带着一副墨镜在海上尝试着开动他新入手的游艇,旁边的技术指导正在耐心地跟慕法诚讲解。

慕法诚听完跃跃欲试,索性将衬衫脱下扔到一旁,露出一身黑色地腱子肉,他娴熟有力地扶起方向盘,一角油门踩下,瞬间水花四起。

岸边的peter远远的打了个招呼。

慕法诚从游艇上下来,那个peter又递过来一张纸条和几张照片。

“陆建良代理的K酒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来自正规进口渠道,另外一部分是由李金杉控制生产和运输,生产基地在另外一个城市,这两批混着的K酒都是大多是李金杉自有的渠道流入市场中的。有一小部分张永财在做,张永财的我购买了一些没有问题。”

“继续收集证据,找个机会从李金杉那里购入一些K酒,保存所有购买记录。先不要动,让他们自己人先闹起来。”

松林市阿尔法酒店,上午十点整。

一条大横幅挂着“松林市盐港镇稀有金属实验室奠基典礼!”

随后几轮礼炮冲向天空,柏葻美和一行人轻松愉快的做了剪裁仪式走进了大堂。

刚一进门,一个服务员递过一个字条。

“一楼林间雨茶室,要事!”

柏葻美看完字条,将字条递给身边的章宇霖。

“有人找我,还挺急的。我去一趟,十分钟没出来你进去帮我解一下围。”

“好的!”

说着柏葻美笑了一下走进林间雨。

柏葻美刚走进林间雨就发现李宣灵衣冠不整的在那里煮茶泡茶。

“妹妹今天特意过来给哥哥泡杯茶,恭喜哥哥实验室奠基!”

柏葻美没有吃惊,反而大大方方的坐在茶座上喝起了茶。

李宣灵兴奋的跟柏葻美念叨起小时候的事情,时不时还用指尖碰触一下柏葻美的手。

“哥哥,你知不知道,小星河电台下一部大作是我来做女一!”

“恭喜!”说着柏葻美笑了一笑。

“哥哥,难道你一点都没想过我吗,妹妹我可是对哥哥朝思慕想的?”

柏葻美没有说话,只是礼貌的喝着茶。

“宝魁啊!你说她这命!她这一生真是悲惨啊!”说着李宣灵水灵灵的大眼睛又滚下了大眼泪。

柏葻美依旧无话,边喝茶边像看着一种商品似地打量着李宣灵。

“哥哥,你也可以考虑一下我吗?我不在乎名分那些东西,只要和你在一起!”

柏葻美看了一下手表。

一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喊着:“葻美,客人到齐了!”

“我要走了!”

“哥哥,你忙,我送送你!”

说着李宣灵起身,将自己的衣服整理一下,夸张露出了皮肤。她轻轻挽着柏葻美的手臂,将柏葻美送出茶室,用极其嚣张的眼神盯着门外的章宇霖。

瞬间无数记者冲了过来!将李宣灵和柏葻美拍的体无完肤。

柏葻美冲出记者包围,拉着章宇霖的手走了出去。

次日,网上大篇小幅的报到着各种版本的李宣灵与柏葻美感情的花边新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