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大闹黎宅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274字
  • 2022-05-10 19:50:13

慕礼丰陪老太太一直到黎宝魁好转才出院。

黎老太刚一进家门,只看一个矮胖的妇女抱着一个孩子在那里哭哭啼啼的。

“你说我的灵儿啊,咋娘俩命怎么那么苦啊,你刚出生没几个月你姥姥又抱回来了一个,这都是哪到哪啊?你是多一个妹妹啊,还是多一个姨!”

黎老太看着她没说话,自顾自地将黎宝魁放到了床上,收拾了一下行装。

“我倒看看是哪路的冤家,怎么找上了我们家!”说着伸手就要掀黎宝魁的襁褓。

黎老太见势不好立马又抱起了黎宝魁。

“你要干什么!”

“妈,你不管我们娘俩了吗?”

原来这个说话的人叫宫丽云,是黎老太的女儿,也不是亲女儿,据说她是黎老太丈夫战友的遗孤。她怀里的孩子是黎老太的外孙女名叫李宣灵,比黎宝魁大几个月。

黎老太和她女儿的矛盾应该从宫丽云结婚开始,黎老太不认可她的女婿,结婚也没有参加。

宫丽云的丈夫叫李金杉,当地的一个混子,在当地坑蒙拐骗,勒索敲诈,什么龌龊事都做,名声极其败坏。

可是宫丽云偏偏就喜欢这个混子,谁说都没用,老太太拦不住,只好告诉宫丽云你结了婚就别再回这个家,不愿看见你们。

凡事都是有变化的,半年前宫丽云生下了女儿李宣灵,老太太这才心软让她这个女儿可以回家看看。

“你回来干嘛?”老太太冷冷的说。

“整个镇都知道你领养一个女娃,就我最后一个知道,还不让我回来看看!”

“看什么,你要养啊?”

“你说你老了,腿脚不利索了,带不了我家灵儿了,你却有能力带外来的小鬼!我看你能耐挺大,灵儿我不抱走了,你两个一起带吧!”

“你家灵儿娇贵我带不了!”

宫丽云看着老太太还没说话,只听见外面哐哐有人敲门。

宫丽云抱着孩子赶快去开门,刚一开门,一个嘴巴子就抽向了宫丽云。

“你这个废物,只能生丫头,连你老母都不要你,还有脸回你娘家,现在跟我走,跟我去办离婚!”只看见一个身材中等,体态壮硕,面目黝黑,剃了板寸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

“妈,妈救我,我活不下去了!金杉不要我了!”

说着李金杉又一巴掌拍到了宫丽云的脸上。

老太太哼的一声坐在那里。

“别演戏了,都进来吧!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宫丽云看了李金杉一眼,李金杉点了一下头。

“妈!我和金杉过的苦啊!还要照顾灵儿,金杉想好好养活家,他说现在是个好时机,盐港在搞建设,外来人多,商机也多,他想开一个饭店,苦于没有合适的地方和启动资金。

于是,于是就想到您了!您这个房子啊,地脚好,阔气,还带个院子,特适合开饭店!”

“我手里没有钱,你们看好这个房子了?这个房子位置是不错,在镇中心还有一个小院。这样一楼借给你们做生意,我住二楼,怎么样?”

宫丽云看了李金杉一眼。

“妈,我们要做就要做全镇最好的大饭店!”李金杉说。

“好一个大饭店,全给你开饭店了我住哪里?”

“嘿嘿,我们想好了,我不会让您受憋的,你可以住北山单间!”李金杉对着宫丽云眨了个眼,露出一脸得逞的笑容。

所谓北山单间,不如说就是北山烂尾房。这个房子是由某公司盖的,原计划做这个公司的宿舍楼,这个房子盖了一半时,得到通知那块地要做盐港一处开发用地。于是该公司得了补偿便不继续盖楼,将空壳子往那里一扔不管了。

这些年外来人口多,干什么都有,那个空壳子也被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给占了,现在也是著名的老鼠窝。

李金杉觉得有便宜为什么不占,谁抢着算谁的,于是连蒙带踹从一个收破烂手里抢回了一个一楼20平米单间,索性称它为北山单间。

“你这两口子真会算,我这200平米小楼换你一个没窗没门,没水没电的一个单间住?”

“妈,你不是为了我们吗?还有小灵儿!”

“看你们架势我要是不挪窝,要不你们上吊给你看,要不我上吊给你倒地方是吧?冤家啊!”黎老太自言自语,她看了一眼怀里的黎宝魁。

“你怎么不哭啊,会哭才会有糖吃啊?罢了罢了!你们把北山单间给我收拾出来,有门有窗,有水有电,能住就行!弄好了我搬过去!”

“哎,妈我这边就收拾去,对了妈,这房子的产权是否?”

“更名你就白想了,能给你用就不错了,我看你这个金杉也不是啥省油的灯,我这边就做黑脸了,我又不是老糊涂,对你对我都是一个保障!”黎老太看都不看李金杉一眼。

“走吧,回去收拾房子去吧!”

不出三日,李金杉蹬着一辆三轮车来到了黎老太家门口。

“妈,我过来接你了!”李金杉在门口大喊。

黎老太慢慢腾腾走出来。

“接我?”

“那面都收拾好了,我特意借了个三轮车,连你加你的行李一起拉过去!免得您老跑二遍!”

黎老太站在那里许久没出声。

这时候赶牛车老姜经过。

“老姜,您等一等,您今天还有别的事吗?”

“黎老太什么事?”

“我今天搬家搬到北山,你能不能帮我出一趟牛车,帮我搬一趟家!”

老姜听了一脸懵逼。

“黎老太你疯了,你去老鼠窝!”说完老姜看了一眼旁边的李金杉什么事都明白了。

“没问题,你说怎么整就怎么整。”

于是黎老太抱着黎宝魁坐着牛车来到了北山单间。

刚一进屋黎老太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流下了眼泪。

进屋的屋门是用一个木架子订了一些硬纸壳,咣咣当当用铁丝挂在那里,推开的时候还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屋内是不足20平米的单间,有一个四扇的铁窗,窗户没有玻璃,是用塑料直接封上的。屋内不知从哪里拉出来一条细细的电线,电线末端悬下来一个大灯泡,这也是家里唯一的电器。屋内原本不大的地方放了一个大缸,大缸内盛满了水。

这就是他女婿保证的有窗有门,有水有电。

满屋的墙上糊满报纸,还好地面是以前做好的水泥地面,不然还不知道用什么糊弄呢?

一同进来的老姜也有点懵。

“我说金杉啊,这楼里有没有厕所啊?”

李金杉在外人面前稍有点不好意。

“这里每一层楼都是有公厕的,但是不通水,公厕用不了,索性也被人占了!但是妈你不用担心,你看这房子后面就是北山,你可以上一个山景的厕所!”

黎老太没有看他,她哄了哄怀里的黎宝魁。

“你这小鬼,跟我有苦头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