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黑木拾荒2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492字
  • 2022-06-10 22:54:33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两年前被张永财司机撞下山崖的黎宝魁。

她披着一件破浴袍直勾勾的站在那里。

原本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等待的大黄狗,看着黎宝魁醒来,兴奋的一面狂叫一面绕着黎宝魁转圈疯跑。

黎宝魁蹲下来,大黄立马把狗头搭到了黎宝魁的膝盖上。

黎宝魁摸这大黄的脸,看着大黄的一只空洞洞的瞎眼,她甚是心痛的抚摸着这个黑洞洞。

“这么漂亮的狗子,眼睛是被谁给整瞎了?”

“咳咳!”黎宝魁身后传来一阵声音,发现身后站着一位穿斗篷的男人。

“小姑娘命不小啊?你能醒来首先要感谢这只大黄狗,它应该叫什么来着?哎,我没记错它就是北山四大凶兽之一,黑鬼皇冽,2000年才能从黑鬼堆里变异出一只的黄冽!它啊,凶着呢!嘿嘿!

如果不是它啊,我根本发现不了你!它为了救你,和几十只人猴厮杀,人猴狂恼,将它的一只眼睛生生的抠了下去。后来,北山山里的人猴源源不断地往那里涌去。它见状不好,使出了它远古记忆中杀戮大招,裂耳蜂鸣,我也是听到了这个声音才找了过去。

到那里一看,人猴死伤一片,在人猴堆里就发现一只瞎眼儿大狗和一个锁骨上套着一个大钩子的小姑娘。呵呵,你那时候真不应该叫小姑娘,你啊,不知道被谁用大钩子给拖拽进了北山扔到了那里,你的脸上腿上在地上磨擦着已经露出了白骨,我发现了你,真是给我吓了一身冷汗。那时候想着给你埋了吧,而这个大黄狗,它模糊一脸的鲜血从猴子堆里一点一点的爬出来,直直地跑我的面前给我跪了下来。

讲真,我一看这不是黑鬼皇冽吗?就是它发出地蜂鸣声,它重耳状态还没有完全恢复,就给我跪下了。真是活久见了,这个生性凶残且孤傲的凶兽竟然做出如此举动。

再看看旁边地那个小丫头,整个人地五脏六腑已经整花了,只有大脑还没有完全死亡,有那么一丁点活气。呵呵,于是我就给你拉了回来,到我地营养液中泡了一泡。

所以呢,你第二个应该感谢的人是我。

第三呢,你应该感谢你自己,我在北山呆地时间够长,我也尝试地救了不少人,可都没成功。唯独你这个小丫头,都没个人样了,竟然还给救活了?

现在还记你是谁吗?你在北山发生的事都还记得吗?”斗篷男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些。

黎宝魁一脸木讷地站在那里。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不记得了!一点记忆都没有!”

“这也不怪你,从地狱走出来的人,什么时间能恢复自己的记忆可真不好说!小姑娘我们要有耐心呵呵!”

“恩人?你是谁?我现在是在哪里?”黎宝魁才刚反应过来,应该问一问救自己的人是谁。

“额,你叫我鲁先生吧!呵呵!你现在在哪里,你跟我出来看一看!看你自己能不能想到!”

说着拽着小臭走出房间,七弯八绕的走到了那道破门口。鲁先生将门打开,耀眼的光从正面袭来,黎宝魁捂着眼睛一时间无法承受这刺眼的光芒。

“你看,整个南面能看清楚吧!你都认得这是哪里吗?”

黎宝魁慢慢睁开眼睛,看向远方。看着前方浩瀚的南海,繁忙的城镇,和她脚下的山峰。

“我们在北部群山最高峰,黑木山!”

“呵呵,你看记忆不是一点一点再恢复吗?”

这个时候,从山洞内部又传来了一阵轻快的钢琴声,黎宝魁这一次可没有听错,它就是阿拉伯圆舞曲。

“来,跟我进来,我忘记介绍了,你的另一位恩人!”

说着黎宝魁跟着鲁先生七弯八绕的回到了山洞里,她走进了另外一间黑色的房间,只见那个房间内摆着一个破钢琴,钢琴旁边坐着一个男人,正在全神贯注的弹着曲子。

“小索,看一看我们的杰作!”鲁先生兴奋的说。

那个弹钢琴的男人并没有理会,还是在那里继续弹着钢琴。

黎宝魁环视着这间屋子,一架钢琴上放着一盏老旧台灯,温暖灯光下摆了一个相框。相框内镶嵌着两个男子靠在一起的黑白照片。

照片中高个子男子眼神清澈,明亮,带点狡黠。

矮个子男人眼神狐媚而又干净。他俩一脸微笑着靠在那里,仿佛能嗅到到周遭空气充满了太妃糖的味道。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小索,是我的学生。”

小索无耐停下手中的旋律。

“你好!我是索基尔,他是我在基辅大学数学系的老师鲁金城,我们俩认识已经有70年了。我们俩是什么关系呢?就像你听的这首曲子中的来自不同国度的咖啡与红茶,我们俩臭味相投,又互相欣赏!”

说着鲁先生将自己的斗篷摘了下来,索基尔也慢慢转过身来。

原来照片两个人就是他俩,他俩还和照片中一模一样一点没有变老。黎宝魁甚是惊讶。

鲁金城看出黎宝魁心中的疑虑。

“小丫头,是不是又很多问题要问,我这里先跟你说一下,你的问题我一时半会没法跟你回答,你先回到你房间内休息一下,然后有些事我可以慢慢的告诉你,作为回报你也需要帮我们完成事情!走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说着鲁金城将黎宝魁带进了一间方方正正的屋子里,这个房间和外面一样,墙壁是平滑的黑曜石,一进来整个墙壁自动的点亮了灯光。

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和一面巨大的镜子。

“你在这屋子里先休息一下,想吃东西或者想喝水,就把手按在这个区域。”说着鲁金城拽着黎宝魁的手将她手按子床对面的墙上。

“你说,碳基人类食物!”

话音刚落,手按在墙壁的区域向上移开,从墙里面递出了一个杯子,杯子里盛着像奶昔一般的东西。

“这东西适合人类吃,有时候我也吃!香草味道的!还不错!”

说着鲁金城将这杯奶昔拿走喝,边走边说。“你自己也试着要一瓶,在这里你好好调整一下,以后有的你忙了!”

鲁金城走后黎宝魁又重新的看一下这间屋子。

她走到那面巨大镜子面前仔细的看着自己,她索性脱下浴袍,仔细的检查一下这具死而复生的新身体。

黎宝魁发现自己头发很长很长,刚才没留意自己的手指甲和脚指甲都都成了长条状。

她走进看着自己的脸,应该是长期泡在那个液体里的原因,她的皮肤晶莹剔透,毫无一丝的瑕疵,只是她的锁骨处有一块蝴蝶状的黑斑,在洁白无暇皮肤映衬下现得格外的突兀与诡异,这块黑斑仿佛来自地狱的嘲笑。

她继续的看着她自己,发现她的身体在这个人工营养液的作用下变得更加的完美,可能是将这几年身体缺少的营养都给补上了。

黎宝魁嘴角漏出一丝笑意,她触摸着镜中的自己。

“生又为人,你到底是谁?又是谁把你害成这样?”

黎宝魁突然觉得右肩有一点焯烫的感觉。

她转身看着自己的右肩,右肩伤疤依旧,只是皮肤内有一丝丝亮光溢出。

她冷冷地看着这伤疤。

“哼!死已死亦,生又何惧!我生前的这具身体也甚是可怜!我是谁?你们又是谁?往后我们该好好认识一下对方了!谁的债谁来还,一个都逃不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