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黑木拾荒1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195字
  • 2022-05-25 23:11:18

柏嵐美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动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手打了石膏,他挪着腿要走下床,发现一只脚用手铐锁到了床脚。

“黎宝魁!”他喊道。

病房静悄悄,无人作答。

过了许久,一位白发长者走到病床前看了一眼。

“嵐美,老大不小了,别在这瞎胡闹了,想点正事吧。这都是一些皮外伤,明天我带你回瑞士!”

“蓝伯伯!我不走!”

“盐港这面比你想象的复杂,以你的阅历你接不了,回去好好读书!你爸说了,这里终有一天会需要你来接手的!”

“那一天我车里还有一个人在哪里?”

“那天我们接到警察通知是晚上10点钟左右,当天晚上就在车里找到你一个人!”

“我要去找她!”

“你爸交代过了,你不能出去!那面我会派人继续寻找。”

“谁撞的我!”

“保安公司的司机,那天晚上是给张永财干活。喝了酒,已经被拘留了!”

“蓝伯伯请把我的手铐解开!”

“嵐美!你别为难我了!你爸要确保你明天回瑞士,从今往后蓝伯伯也要陪着你了!”说着白发老头轻轻关门走了出去。

过了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个晒的黝黑的少年闯了进来。

他二话不说拽着柏嵐美的衣领狠狠说到。

“小臭呢!

小臭当时是不是在你车上,她现在在哪?”

“小臭现在在哪?你去找了吗?”柏葻美急切地问。

“不,知,道!找不到人!我从昨天一直找到现在!”慕法诚吼道。

“她当时和我在一起,我们晚上被张永财家的司机给撞了!”

“我现在找不到小臭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什么都没找到!她马上就要过上正常人生活。你TM的给她弄到哪里去了!”慕法诚掐住柏嵐美的脖子大吼!

柏嵐美脸色憋的通红,快要窒息了,却没有一丝反抗。慕法诚松手,摔门而去。

“我要出去!来人,来人!”柏嵐美疯狂在那里大喊!

无人理会......

张永财这面稍有点慌张,他给李金山打了五六个电话反复确认找没找到黎宝魁。李金山告诉他无数遍没有找到人。

张永财正在屋里愁的来回踱步,又来了一个电话。

“张老板!你的麻烦我这面会给你解决!以后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是你答应我的事情可别忘了啊!呵呵!”

“哎哎!明白!不会忘的。”张永财毕恭毕敬的挂了电话。

次日,慕法诚再来医院找柏嵐美,发现柏嵐美的床位是空的。

慕法诚找到了一个护士。

“你好?我想问一下那个房间的病人呢?”

“你说柏家少爷啊!他昨晚喊了一晚上,要出去,但是柏家那面交代过了,谁都不能理他。今天早上他是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架走了,说是要回瑞士!

这大户人家做事真是搞不懂!”说完护士摇摇头走了。

再说张永财那面,他自从小臭失踪后变得神神叨叨的,天天拿着一串珠子在那里说着什么。

慕法诚也把张妙丽约了出来。

“妙丽!小臭的事你也知道了,我来找你是想帮我查一下,你父亲有没有可能私下拘留了小臭!他是这件事情的最大嫌疑人。”

“事情发生那天我就私下留意我父亲的行踪,他确实有嫌疑。

事后,我隐约听我父亲给李金杉打电话找人,好想确实没有找到小臭。

我们报警吗?”妙丽说。

“这事需要证据,再说那个司机已经承认他酒后驾驶了,妙丽,你那面有发现,尽量帮助我保留证据。”

“好的,法诚!”张妙丽看向慕法诚。

她低着头突然间无话了,豆大的眼泪滚了下来。

“妙丽,你怎么了?”

“没事!法诚你交代我的事我记住了!”

......

两年后。

电视台铺天盖地都是李宣灵的广告。

慕法诚已经毕业了,据说他已经成立了一家船公司收益还不错。

柏葻美继续读书,旁边还多了一个陪读的,毋庸置疑,那位陪读的就是章家大小姐章宇霖。

张永财与李金杉合作愉快,两人赚的是盆满钵满,他俩已经彻底把慕礼丰在盐港码头的业务给蚕食了。

陆建良娶了美娇妻......

北山山区,黑木山山顶。

一阵阵钢琴声隐隐约约从山顶传了出来,琴声好似柴可夫斯基的阿拉伯舞曲节奏轻松欢快。

一只大黄狗闻着琴声向山顶跑去,还未到山顶的地方,只见有一个小小的山洞,山洞是用几块破木板虚掩着。

“汪汪!汪汪!”

一只瞎了左眼的大黄狗朝着山洞内叫了几声。

“我的太古大神啊!你也知道今天到日子了!进来吧!”

说着从山洞里走出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

打开那扇破门,大黄一个跳身,撞开那个斗篷男人,朝着山洞内部狂奔而去。

山洞里交错复杂,大黄的抽动着鼻子边往里跑。

后面披斗篷那个男人紧跟其后。

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说:“哼,这条大黄狗倒挺肥的,等你熟人醒来,就炖了你的狗肉!”

山洞内部是光滑黑曜石墙壁。

整个山洞内部有一种自发的光源,只要有人走来,墙壁就自动亮了起来,人走过去,墙壁就暗了回去。

大黄来到的这个房间,呈八角型,周边全是黑黝黝的,只有房间正中间挂着一个极不符合这里风格的超大水晶灯。

这个水晶灯照着八面墙壁又反射出无数个水晶灯,甚是诡异。

水晶灯的正下方摆着一个水晶棺材,棺材里面充满了液体,里面浸泡着一个人。

大黄“汪”的一声轻吠。

水晶棺材里面少有一点点晃动,连着水晶棺材四面插进插出无数条管子也跟着晃动起来。

“老伙计,你这样叫不醒她,能叫醒的只有我手中这个按钮。”

斗篷男人走过来,轻抹了一下狗头。

他趴在水晶棺材的盖子上看着里面的人说:“你朋友都知道你到时间了,小姑娘,别睡了,该醒来了!”

说着那个斗篷男子狠狠按下棺材前方的按钮,按完棺材四周的各种管子像是有生命似的跳动了起来,有的闪了蓝光,有的发出了橙光,有的向外抽取液体,有的向内输入液体。

“我,我!”棺材里断断续续有了声音。

这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棺材侧板上。

“我要抽烟!”

“什么?”斗篷男人,拿了一件浴袍放到了棺材旁边。

立马转过身去。

“这是哪里?我要抽烟!”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棺材里清楚的发出来。

“姑娘!我这里没有香烟,你把衣服穿上好好清醒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