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5.如约而至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408字
  • 2022-05-19 15:51:39

张永财和李金杉最近黏到了一起,他俩成了好兄弟,天天凑在一起喝酒!

“李老弟,你说我张永财这一辈子什么也不缺,唯独少一个儿子。我一想这个事心里咯噔咯噔的,在那些穷人眼前我都抬不起头!

你说我没命挣钱,还不是想把钱留下去,留给儿孙。但这个丽丽也不争气,整出一个丫头。

我张永财做事不亏欠别人,能生,生多少不要紧,只要给我生个儿子,我给钱!

李老弟!你说你那个外甥女做的事!凭什么还端着,她是什么货色,端给她的好菜都不吃,还找人打我!

我一想这事我就咽不下这口气!”

“张大哥!这事你早点找我,这事还用谈,还谈钱!这不是搞笑吗?

那个黎宝魁我知道!生来就是贱卑!谈什么钱!做了就是你的了!这事我记住了!有机会我给你办!”李金杉拍着桌子说。

说着两人碰了一下杯。

云姨领着李宣灵也没有闲着,在全国抛头露面,参加不少重要的比赛。

“灵儿啊!怎么闷闷不乐的?谁欺负我们家小灵儿了!”

“妈,还说呢!你看这个Mary,我感觉这一次比赛Mary肯定拿冠军,她音域宽,什么歌都能唱,这方面我吃亏!”

“这事找你老爹说啊!”

“说了!我爸回盐港镇帮张叔叔做点事。他说让我自己想办法!”

“这个死鬼,自己女儿事没弄明白去帮别人,还回盐港镇。”说着云姨拿起电话劈头盖脸的朝着李金杉吼了过去!

盐港镇一处住宅。

几个壮汉围着一个少年抽着烟,这个少年被绑在凳子上。

这几个壮汉抽着抽着将烟头狠狠的朝那个青年的手上使劲一摁,那个少年顿时发出嘶声裂肺的呐喊。

“安杰,喊是没用的!”

“这一次被我们逮了个正着,你竟敢偷赵永财的货!手伸的不短啊!”

“偷就偷了,你想怎么整就来吧!别像审判犯人一样!你们没有资格!”

“这话说的,偷了东西我们还没有资格问话!这样要不砍下你俩个手指?要不我把这些照片送到局子里,你选哪一个!”

“好啊!那给我送到局子里吧!我休息几天去!”

“行啊!安杰不舍得手指啊!你不舍得什么我就取你什么!”说着一名大汉从腰间抽处一把小快刀,一个眼神示意他的同伙拉出他的手指。

“啊啊!不要!别砍我的手指!”安杰大喊。

这时候李金杉从后面走了出来。

他拿了一张照片递给安杰。

“你帮我做完这事,我不要你手指反而给你10万元,怎么样?”

安杰看着照片说:“她是谁!让我做什么?”

“她叫merry!我要你做的就是将这瓶银色粉末倒在她喝水的杯子里,要亲眼看到她喝下去!这是她的地址!”

“这会出人命吗?”安杰问到。

“哈哈!不会不会,小丫头挺可爱的,不要命的,就是会哑个嗓子!”

盐港镇小臭临时住处。

夜晚,小臭这面正准备东西,明天她准备提前到学校去。

“哒哒!”门敲了两声。

“谁啊!”小臭喊着开了门。

打开门一看,一个熟悉大高个子直直的站在门口。

“柏嵐美!”小臭愣了一下。

“嵐美!真的是你!”小臭兴奋的一把抱住了柏嵐美。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那么早!我还给你发邮件了,我明天就要去学校那里了。”

“小臭,恭喜你!我答应你了!你考上了我一定会回来,会第一时间回来找你!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明天我送你去学校!”说着柏嵐美拉着小臭上了车。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现在保密!到了就知道了!”

车子足足开了一个小时,车子出了北山山脚,沿着滨海路开到了一处高地。

“出来吧!这是盐港南海断崖!”

小臭走了出来!看见眼前柏嵐美提前搭好了帐篷,旁边还有一个炉火。

“小臭,你看夜空!”

这里是远离城镇的南海断崖,四周没有灯光污染,头顶上的星空异常璀璨!

小臭仰望星空,仿佛能感受到夜空每一颗星星的气息。

它们的诞生,陨落,重生,磅礴皆成为宙宇乐章的音符。

小臭转着圈望着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宝魁!把好消息告诉天上的姥姥吧!”

柏嵐美提醒小臭说。

小臭走到崖边!

放肆大喊:“姥姥!宝魁考上了!宝魁可以当医生了,姥姥宝魁以后可以给你看病了!”小臭的眼中闪着泪花。

“姥姥!我想你!

姥姥!我想你!

姥姥,宝魁终于有能力让姥姥过上好日子了!

宝魁不舍得你离开!你怎么就不等一等宝魁啊!”喊着喊着嚎啕大哭!

柏嵐美静静站在黎宝魁身后,守护着她。任她疯狂,任她落泪。

许久。

“谢谢你!”小臭走到柏嵐美面前。

“对我,你永远不要说谢谢!”柏嵐美用手轻轻抹去小臭眼角的泪水。

“来吧!我把炉火点上!”

小臭和柏嵐美坐到了炉火旁喝起了啤酒。

“小臭你看,那是北斗七星!

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现在是8月份,你看斗柄应该南指。

你知道什么叫做魁星吗?

魁星为北斗七星中前四颗星,即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的总称,就是那四颗。”说着柏葻美指了过去。

小臭听着入神,不经意间打了一个喷嚏。

“小臭,有一点冷,我们到帐篷里坐着吧!”

说着黎宝魁进了帐篷,柏嵐美随手拿起黑色的毛毯,披起毛毯将小臭从背后紧紧包裹住。

柏嵐美轻轻贴到小臭耳边低声说:“想了解一下我的武力值吗?”

小臭颤抖了一下,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松柏之气。小臭转过身来,她眼中映出了炉火的光芒,灼热而又挚诚。

“想,每天都想,每分每秒都想;它如同潮汐一般冲挠着我的内心,一刻未停息。

嵐美我要将我所有美好都给你,不需要你任何的承诺与回报。”

柏嵐美没有说话,他将脸轻轻贴到小臭的额头上,一行行温热的泪水浸透了小臭的额头。

“傻姑娘,你知道你有多傻吗?刚才我被思念冲昏了头脑,说了对你不尊重的言语。你的生活才刚刚展开,我要你有自信,有尊严的生活。

我现在身上背负着对别人的契约,我现在还没有能力解除这个契约。

小臭,你等我。等我解除契约,我要光明正大宣布我对黎宝魁你的主权。”

小臭满眼湿润的看着柏嵐美。

“嵐美,我等你!”

说着柏嵐美用满满的诚意阻止了小臭的言语。

二人无言,柏嵐美拥着小臭静静看着远方的海,远方的星空。

“小臭,我们回去吧!准备一下,明天我送你到学校。”

说着,二人开车驶回盐港镇。

车子沿着滨海路急奔,刚要离开南海海边向盐港镇走去,途径北山山脚。

柏嵐美隐约感觉后面有一辆货车尾随。

“小臭,好像有人跟踪我们!”

黎宝魁开窗望向后面,后面一个远光打起,加速,瞬间柏嵐美的车子被撞出了山路围栏,直接滚下了山下深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