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4.云姨之喜

  • 生魁
  • 栗树庄园
  • 3313字
  • 2022-06-11 09:46:53

柏嵐美带着小臭在盐港镇的镇里找了一家旅店临时住下。

“嵐美,你回去吧!这几天辛苦你了!我能照顾好我自己!你放心回去吧”

“这里人太杂了!我就陪你一晚上,明天我带你去找房子安顿好我就回去!”

“好!谢谢!”

小臭睡在床上,柏嵐美用三个凳子搭了一个临时床,两人分别睡下。

深夜中,柏嵐美听到了小臭睡梦中的抽泣声,浑身颤抖。

柏嵐美走过去将小臭紧紧环抱,将她深深埋在怀中,一会小臭安静了下来。

次日,柏嵐美给小臭安顿完住处,便拉着小臭去了殡仪馆,找到了黎芳的骨灰盒。

小臭跪了下来。

“姥!小臭回来晚了,没把药及时带给你。

小臭想你!小臭一下子没有姥姥了!

小臭一个人害怕!”

抽泣声......

“姥,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

姥姥,小臭知道你不会不等小臭就走的,你走的不明白!

这事宝魁记住了!”

说着磕了三个头,磕完头转过身来,眼泪刷地一下模糊了视线。

柏嵐美也鞠了个恭。

云姨最近喜笑颜开,陪着李宣灵到外地参加各种比赛。

李金杉现在手中粮草充足做起事来也有了底气。老太太走了不到一周,李金杉就找到了松林市颇有威望的一位大哥,陆建良,人称陆老大。松林市地面上正常可办的事和不正常办不成的事,在陆建良面前那都不叫事了。

李金杉火急火燎的来找陆建良是想让陆建良帮着给李宣灵找找路子,之前陆建良就跟李金杉打好招呼了,想让她家丫头出名,第一步先准备二百万的敲门砖。这不李金杉准备好银子,诚意满满的来拜访陆建良。

李金杉刚一到陆建良的会所就见赵永财满脸通红的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

两位盐港老乡在松林市碰面颇为惊讶,但是在赵永财面前,李金杉算个啥?盐港镇一混子,靠着敲诈勒索,坑蒙拐骗为生,开着饭店也不着调,就靠他那些狐朋狗友强行拉着点客。在盐港镇就算李金杉主动到赵永财超市消费,赵永财都不会正眼看一眼李金杉的,李金杉算个啥,自称是商人,做生意的,但他真不配。

赵永财看了李金杉进来,转脸“哼”了一声,当作不认识就走了。

李金杉也不意外,他在盐港遭的白眼比这夸张多了。用宫丽云的话说,只要他爷俩有一个有出息的,他们就不在盐港呆着,要不然,街上随便一个捡破烂的都能在那里羞骂唾弃这一家子一上午。

李金杉吊儿郎当的看着赵永财出去,嘴里也没闲着。

“牛啥牛,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一个养猪的,现在人五人六的,在我眼前装。有本事你在陆老大眼前装一装啊!”他碎碎叨叨的进来。

陆建良也听到了。

“怎么?李老弟和赵永财认识啊?”陆建良端着个茶杯在那里心平气和的喝着茶。

“认识,太认识了,我俩都盐港镇的!这多少年老街坊了!他我能不认识?”

陆建良听着眼睛一亮。

“李老弟,看来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啊?我这两天正对着盐港这小地方感兴趣,于是你们盐港人就接二连三的来找我。这世道,能闻出钱的味道的人可真不少!”陆建良自言自语。

他看一看眼前这个李金杉。

“李老弟,你这一次来有什么事?”

“陆老大,上一次不是找过你吗?我家丫头的事,从小爱唱歌,家里也花了心血培养。这不眼瞅长大了,该投资也得投资,但是也得见见收益啊。所以来找陆来到大,帮丫头找找出路,您上次提到的那个数我也凑齐了。”

陆建良没说话,用眼神上下扫着李金杉。

“陆老弟,不瞒你说,你这次来的真挺巧的。我现在也想在盐港搞搞生意,你也看到了鼻子灵的赵永财刚才也过来了。

老赵刚才来是什么事呢?你也知道盐港码头多,生意也多。他想通过我的关系搞搞码头服务的生意,可以给我分利。我呢,生意多也杂,我也想搞搞码头生意,一是赚钱,二呢我最近在盐港接了个大活,涉及到物流保安这些部分我不想交给外人做。老赵想做港口服务,我想作一个综合性的公司。这事就碰到这儿了,刚才我就跟老赵说,要咋们合作,我成立一个大的公司。

刚才老赵特高兴,一口答应说行,给我分大利。

我呢?刚才就开了一个玩笑,我就跟他说,我这事太大,分不了利,需要捆绑,要不你做我老丈人吧!咋们就是一家人利益平分,但是家人做起事来就不那么多猜测,用着放心。

这老赵听了满脸气的通红,但是商人吗,谈呗。

他说他不图大的,码头服务这块整出一点给他干就行,多少钱让我开个价码?

我看老赵刚才有点激动,就劝他先回家想想,我也考虑一下。

哎!刚才我有一点太心急了,什么都想要!”陆建良说完在那里嘿嘿的笑。

李金杉不是傻子,他能听出陆建良的意思。他眨布眨布眼睛心生一计。

“陆老大,你是成功的男人!事业,名誉,女人哪一个都得要,怎么能说心急呢?”

陆老大如果你不嫌弃我,我可以作为你在盐港养的一条忠诚的狗,能咬能叫,能看院护主,又能出门抢肉。

如果陆老大能让我做你在盐港的看门狗,赵永财那点事就不叫个事!我让他跪着找您谈合作,跪着求您做他的女婿!”

陆建良眯着眼睛听着李金杉说完。

“呵呵,盐港那个破地方以前我真没瞧上眼,真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香饽饽,而且还人才辈出。搞不好,我真能做成盐港镇的女婿呢!

这样李老弟,你女儿的路子我这面帮你走着,哪路神仙需要打点你自己准备点银子。我这面呢,就不收取你的好处费了。

我先要在盐港组建一个物流和安保公司,为我后期业务做铺垫。你现在就是我盐港安保公司的负责人,在盐港将这个安保公司给我组建好。

其次呢,赵永财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在处理他这点事上需要谨慎小心一些。”

李金杉不知道赵永财除了女儿还有哪些方面值得陆建良如此重视的。

“谢老大!我李金杉在盐港怀才不遇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伯乐陆老大!请陆老大放心,您在盐港地面上的事,我李金杉全部给您搞定。

老大刚才说赵永财这面需要谨慎处理,您看这么做行不行......”

就这样李金杉和他这位贵人顺利搭上了线,不但李宣灵的问题解决了,李金杉还意外得到了一份赚钱的差事,就是替他的贵人干点脏活,还成为了盐港安保公司的负责人。

现在的李家算是处处开花,云姨拿到了房产,李宣灵签了不错的公司,而李金山则成为了那和贵人的心腹。

李家不出一个月,全家匆匆搬到了松林市市内发展。

李宣灵也开始在各个媒体中开始露脸,清纯的脸蛋,纯净的声音获得了不少的关注。

小臭回到了学校,原本失落低迷的心情完全转化为一种执念,这个执念就是要完成她对姥姥的承诺。

放学,韩彩宁拉着小臭滔滔不绝的讲,小臭则是拿着纸在比比画画的算着什么东西。

只见柏葻美站在远处,叉着手看着小臭慢慢得走来。

“小臭!我的夫君来接我了!”韩彩宁兴奋的跑到了柏葻美面前。

“夫君?你怎么才来看我!”柏葻美看着巨大地韩彩宁兴奋得站在他面前,很礼貌得问了一句。

“你称呼改了?咋俩什么时间成得婚?”

韩彩宁羞羞答答地地下了头。

“前世,今生,来世!我们都是夫妻!”

柏葻美看着小臭走了过来。

“小臭!我今天是来跟,跟你们道别的!我要回学校了!”

“你不是还有一周时间才回学校吗?怎么提前回去的?”

“嗯!这一次我父亲和我一起过去,于是就提前一周了!”

小臭看着柏葻美,眼神中充满了不舍得。

“你在这面好好备考,你考试完了,我第一时间回来找你!”

“葻美,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准备的。我要继续报考医学院,考完了我要告诉姥姥!”

这时候韩彩宁回过神来。

“夫君,你的理想是什么?”

柏葻美被韩彩宁问的顿了一下,他看一眼小臭说。

“我的理想是和对的人一起做有意义的事,回馈这个世界!

小臭,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小臭依依不舍得送走了柏嵐美。

半年后,北山单间天台。

小臭手里紧紧地握了一个信封。

一声清脆的口哨在背后响起。

小臭转身一看。

“法诚!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小臭兴奋地说。

“如果是我拿到录取通知书,我会第一时间去哪里?恭喜你小臭,你终于可以振翅飞翔了!”

“谢谢你,法诚!”

“小臭,今天过来找你有些事要跟你说,这事很重要!

一是我们家在盐港的码头生意出了点问题,是张永财!

张永财,陆建良和李金杉他们现在三个人走到了一起。

李金杉现在给陆建良干,陆建良在盐港成立安保公司,李金杉是负责人。

现在李金杉替张永财出头,派一些混子天天在码头找我们家生意的麻烦,抢我们家的生意。这一点我父亲和我都不害怕,实在不行收集证据,走法律流程。

但是小臭张永财和你那个姨父走到一起我怕对你不利。一个是想入非非没有胆,另一个是利益熏心又混蛋,他俩在一起干不出好事。我劝你现在收拾一下马上离开盐港,提前到学校那面去。”慕法诚严肃的说。

“法诚!谢谢你提醒我!我准备一下明天就走!”

小臭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北山的景色,手里紧紧的握着这份录取通知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