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3.云姨之忧

  • 生魁
  • 栗树庄园
  • 5264字
  • 2022-05-18 10:52:06

黎宝魁过了最轻松的两年,这两年她再不用为生计而到处奔波。

小臭现在可以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到学习上,她的成绩明显有所提高,连最讨厌她的英语老师也时不时的表扬她几句。

云姨却面临一些难题,李宣灵如愿的上到了她心目中的音乐学院,但是想要出人头地,李宣灵那面需要努力,家里也需要给足助力。

这马上到了寒假,李宣灵回来了,云姨的肩上的压力又开始变大了。

“孩儿她爹,灵儿那面年龄也大了,咋们家里得使使劲找找路子啊,不能指望孩孩子在那面孤军奋战啊。”

“路子也找了,这不是需要钱吗?人家要个一二百万,对人家说不多,不是咱们这面拿不出来吗?”

云姨无奈的长叹一口气。

黎宝魁这面没有假期,学校正常上课。

好消息是柏嵐美去年顺利通过了高考拿到国内学校资格,半年前通过了苏黎世联邦理工工学院的录取考试资格,应该是可以顺利的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录取。

柏嵐美这一走走了两年多。

再说黎宝魁的姥姥,老人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多项器官已经开始报警,肺气肿,糖尿病,腿也不好。

老太太每天早上都要对黎宝魁说一句早点回家。

小臭也知道姥姥的意思,平时一放学背着书包就回家,给姥姥准备吃的,照顾好姥姥。

“宝魁啊!我也知道你快考大学了!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我老太太没有钱,有一点也被你云姨掏的差不多了,就剩一套房子还是我的名字。

我想把这套房子过到你的名下,无论以后你上学,还是结婚,手里都有一点东西是姥姥留给你的。

你云姨这两天来我就跟她说明白这事,以后我走之后,房子他们可以继续用,但房屋产权是你的,让他们每个月给你付一点租金。”

“姥姥,云姨是你的女儿,你可以把房子留给她。”黎宝魁说。

“别傻了,你还是孩子心性。这事总有一天要说明白。别等我走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说巧也巧,次日云姨真拎着一筐包子来看老太太。

老太太看到她来,没遮没掩的直接把这事说了。

云姨当时态度非常好,云姨爽快答应,还说找一天她提前去学校给黎宝魁请一个假,然后大家一起去房屋公正处把这件事给办了。

这一日学校整体打扫卫生,黎宝魁被老师支到了学校舞蹈室拖地。

舞蹈室还有好多学生没有练完,黎宝魁索性拿着水桶和拖把站在门口等待。

过了一会陆陆续续学生开始散开,黎宝魁拿着水桶进去就开始拖地了。

谁想知道,一个女生竟故意走过去将水桶一脚踢开,瞬间地板开了花。

“对不起!对不起!进来早了我来搽干净!”黎宝魁面带笑容的说到,看着还没离去的舞蹈老师,生怕又被一顿骂。

“果然一副奴才相!”那个女生轻盈的绕开和剩下的小伙伴们嘻嘻哈哈的走了出去。

黎宝魁便搽着地面边想云姨说着那句话:“别人打你你要忍住,要笑。别人骂你你也要笑,这才是你的生存之道,要学会笑。”

她想着这句话看着舞蹈室前方镜子中的自己。

她边收回笑容边走进镜子,她越看自己越恶心,恶心着自己躲闪自己的目光。黎宝魁闭上眼睛,走进镜子又重新正视镜子中的自己。

“为什么要笑!别人犯错为什么你要陪笑!”说着自己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的骨气呢?”又一个耳光。

“你的尊严呢!”她接着扇。

“你还要谄媚的笑,奉承的笑吗?”接着又两巴掌。

黎宝魁站在硕大的镜子面前,审视自己好久,终于把自己盯地脸上一丝笑意不存,她才转身拖地。

这边黎宝魁班主任在办公室也遇到两个人,一是柏嵐美,他这次回来要把一些手续办理完。

柏葻美还没有和班主任说完,办公室里又走进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姨。

“宝魁的班主任啊!我过来是想跟您替黎宝魁请三天假。

我家情况你也知道,李宣灵考上音乐学院,我家那一口子忙活酒店。而我呢,现在李宣灵放假需要全国比赛,我得带她去比赛。做音乐就是这样,有机会要常露脸。

这一整啊,我们家老太太,就是黎宝魁她姥姥,我给她在省城订的药,这药价值太高,邮寄我们不是很放心,我们也没时间去取,现在家里也只能让黎宝魁去取一下,所以我来给你老师请一个假。”

黎宝魁的班主任早就知道她家的情况,看是她姨给她请假,也就答应了。

旁边的柏嵐美看在眼里没有做声。

转身云姨在舞蹈室找到了黎宝魁,将情况跟黎宝魁说了一声。

黎宝魁见是云姨主动给姥姥买药,还是很感动的,直接就答应下来,明天就出发。

于是云姨把钱和地址和联系方是都给了黎宝魁,黎宝魁准备只身一人去省城给姥姥取药。

次日早上公交车站。

黎宝魁背着大书包,脸冻得通红,在那里等车。

一辆黑色的轿车慢慢停到了黎宝魁旁边,黎宝魁还往后让了一让。

车窗慢慢摇下来,一双熟悉的眼睛看着黎宝魁。

“柏嵐美!你什么时间回来的!我想死你了!你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黎宝魁看着柏葻美兴奋得说!

“我昨天回来的!原本要找你,但是学校一些手续没有办完就先处理一下手续。小臭上车说,外面太冷了!”

“我在等车,去火车站!我要去省城给姥姥取药!”

“这么巧,我也要去省城!家里在那里有一处酒店有一些事要处理,我假期回来有时间帮忙去一趟。上来吧,我们顺路!”

“真这么巧!”小臭将信将疑上了车。

“就是这么巧!这还用问!这两年过的怎么样?有人欺负你吗?成绩有提高吗?姥姥的身体有好转吗?”柏嵐美问。

“有,也没有吧!成绩提高了一些!姥姥的身体现在一天不如一天。”

“你脸怎么了?怎么又红又肿?”

柏嵐美侧脸看着小臭说。

“没事!我自己整的!过一两天就好了!”

“慕法诚最近找过你吗?”柏嵐美问到。

“去年假期来过,他呀!考上的学校不错,在学校里天天谈异性友谊,每一次带回来的异性朋友都不一样。”

“哦!这我就放心了!”

“你放什么心啊?”

柏嵐美只是笑着没说话,他时不时地看着镜子里的小臭。

“嵐美!你知道吗!韩彩宁特别想你,她每天都在说你,还说她的世界没了太阳!她说了,遇到你,她后宫三千佳丽瞬间不香了!”

柏嵐美无耐的笑了一下。

“小臭,你呢?”

“我,我也想你啊!你是我的朋友,还帮过我。”

“天天吗?”

“嗯,除了学习就是想你!”小臭很诚恳的说。

“咋们的友谊不一般啊!”柏嵐美美滋滋的看着小臭说。

“是啊,除了友谊,你还是我的债主!”

“额?你该不是每天算利息吧!”

“嗯!还是你了解我!”

二人无声。

小臭突然看到车前方有一本书,书里漏出照片一角。

“这是什么书?”小臭刚要拿。

“放下那本书,那不是你能看的!”

“书里面有一张照片!”

“照片也不能看!”

“哦!是个洋妞吗?还是你未婚妻!”

“无可奉告!”柏嵐美说到。

“不告诉就不告诉吧!反正我也有心里准备了!

韩彩宁很全面且详细的分析过你了,韩彩宁说你虽然综合实力不错,但是属于闷骚型,有什么事闷着不说出来,总是悄咪咪的做事情。其次是武力值排名也不靠前!

嗯,不告诉我,你就自己闷着吧!”

“闷骚型?武力值?武力值是什么?”

“你去问韩彩宁吧!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柏嵐美一脸嫌弃的看向小臭。

“真是没见过世面!”

俩人到达省城已经是夜间八点钟左右,车子缓缓停在一栋酒店正前方。

服务员过来看门,还毕恭毕敬的叫着少东家。

俩人走到大堂,有人已经提前站队恭候少东家了。

小臭转了一圈,她一时间无法消化眼前的富丽堂皇。

“走吧!我们先上楼!今天太晚了,估计药店已经下班了,我们明天早上去取药!”

“今天?”

“嗯!今天!”

“我?”

“一起啊?你想住站前小旅店?”

“啊!”小臭一时没反应过来。

“走吧!跟我上楼!”柏嵐美将小臭拉进了电梯。

他们被服务员带到顶层一处套房。

“少东家?还有什么事情吗?”

“一会给我送点吃的来吧?两盒方便面吧!”

小臭在房间内走了一圈,激动不已。

“同桌,这个浴室比姥姥的北山单间还要大!”

柏嵐美看着小臭说:“你先洗一个澡吧!今天都挺累的,洗完我们简单吃点东西,然后你把你的课程给我看看?我现在放假,用这个时间把你的短板补一补!”

小臭没做声,远远看着柏嵐美。

“谢谢!”

柏嵐美正在查阅小臭的功课,看看她不足的科目正在耐心的给她讲解。

“记住这个公式,这个公式很重要,以后会经常用到它!你在把这一道例题做一下!”

小臭听柏岚美讲完便开始低头做题。

“做完了,这下正确了吧!”小臭兴奋的说。

她看到柏嵐美趴在她旁边已经开始打呼噜了。

小臭看一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钟了。

“起来,你到屋里去休息!”

小臭拍着柏嵐美说。

柏嵐美无动于衷。

小臭无奈拉着柏嵐美的胳膊,用肩扛着柏嵐美起来挪几步,好在小臭力气活没少干,一身力气。

他俩靠近床边,小臭正要将柏嵐美的手臂扶起。

迷迷糊糊的柏嵐美脚底向前一个踩空,整个人将小臭严严实实的扑倒在床上。

“柏嵐美!你是故意的吗?”小臭使劲推开柏嵐美的脸,用力从他身体下方翻了出来!

“你是有预谋的!”柏嵐美仍是没有反应,一会想起了鼾声,但是嘴角似有似无的藏着一丝笑意。

大晚上,云姨正在与李金杉合计着趁黎宝魁不在的这两天赶快说服老太太把房子过到云姨的名下,同时把手续也给办了。

如果说服不了老太太,想个别的办法也得把这件事情给办了,越往后拖,事情越麻烦,这个事这两天必须办成。

这时候李宣灵从楼上走下来。

“妈!这事我已经想好了,你找姥姥谈,怎么谈都没有用。

今天晚上我去找姥姥!房子的事我自己解决!”

“灵儿?你自己解决?”宫丽云问到。

“我相信姥姥还是爱我的。我出面还是最合适的。”

李宣灵顺手拿起宫丽云面前得一张纸,她一看赫然写着'遗书'两个大字。

“就用它了!这件事交给我吧!你们等我的电话!”

“灵儿,这都快到十二点钟了,你现在去北山公寓!”

“现在的时间刚刚好”

李宣灵独自一人来到了北山单间,夜间走廊里的灯忽明忽暗的照着,李宣灵隐约发现那个小贼安杰正在一楼走廊抽着烟。

一声口哨响起。

“我的公主!好久不见!欢迎午夜来到北山老鼠窝!”

李宣灵当作没听见,还是迈着她高贵的步伐走进了姥姥的屋里。

她发现屋门根本没锁,黎老太躺在黑暗中正在不停的咳嗦。

“谁啊?咳咳。”

“是我!小灵儿!”

“小灵儿来了!怎么还大晚上来啊?”

“看姥姥还用找时间吗?”

李宣灵轻轻坐在姥姥旁边,她咧着嘴笑,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姥姥。

“姥姥,我又获奖了!”小灵儿说。

“好样的,咳咳。”

“姥姥,怎么从来没听姥姥说,想听小灵儿唱歌,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李宣灵将脸凑到姥姥的耳旁,微笑着嘴角好咧到耳朵下方。

“我唱歌给姥姥听,别人想听小灵儿唱歌是需要花钱的。”

黎老太一直咳嗦,没有做声。

小灵儿凑到了姥姥耳旁低声吟唱。

小灵儿的声音时而轻盈,时而曼妙,时而仙气缭绕,犹如一个天使在那里深情的吟唱。

黎老太听着一直咳嗦,不停的说:“小灵儿,不早了!姥姥需要休息!”

李宣灵没有反应,依旧在那里唱着歌,深情的看着姥姥,还帮助姥姥提了提被角。

李宣灵足足唱了六个小时。

黎老太有点受不了,咳嗦加重,呼气急促。

小灵儿淡定的看一下表,

“姥姥,你为我做的事情够多了,该休息休息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袋白色粉末。

她把这些粉末倒在手上,如同精灵般吹着她的仙尘,优雅的朝着黎老太的脸吹去。黎老太咳嗦咳嗦就没了声。

李宣灵迅速掏出印泥,用黎老太的手指在那份提前拟好的遗书上狠狠一按,然后掏出手机给云姨打电话嚎啕大哭。

瞬间整个北山单间炸了锅,云姨和李金杉也及时赶到。

两个哭着一个扶着,一会又来了一群李金杉的兄弟,大家体面风光的将黎老太拉走,当天就去了火葬场。

......

“姥姥!姥姥!”我回来了!

次日,晚上八点,小臭拿着一包药兴奋的走了进来。

屋子是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姥!你在哪?”小臭在屋里大喊。

柏嵐美刚要开车回家,听到屋内有喊声,立刻跑了进来,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

“呦?这不是柏家的公子吗?公主喜欢钻老鼠窝!这富家子弟也喜欢钻老鼠窝!老鼠窝里乐趣多啊!”安杰倚在门框上说到。

“安杰!我姥姥呢?”小臭问到。

“走了!今天早上六点走的!”

“走了!”小臭直直的站在那里,看着窗边。那是姥姥经常坐的位置。

“走了?不可能?姥姥不可能见都不见小臭一面就自己走了!”小臭轻轻放下手中的药。

她看着窗外,双手扶着窗台,两行热泪瞬间涌了出来。。

“不可能!姥姥不会这么对我的,她还要等我考大学!”

“今天上午火化的,我在走廊里听见好像骨灰盒寄存在殡仪馆里。”

小臭强忍着泪水。

“安杰!是我姨妈过来料理的后事吗?”

“嗯,是的!昨天晚上我还看见李宣灵来看你姥姥了。”说着安杰吹着口哨走了。

小臭望着空洞洞的房间,一丝姥姥的痕迹都没有。她没有出声,她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

“黎大娘!”一个女人带着抽泣的声音走了进来。

“孙姨!”

“小臭你回来了!”

“孙姨你怎么过来了?”

“小臭?你别瞧不起你孙姨,昨晚我下半夜两点钟回家,我还隐约听着大娘屋里有人唱歌,这个楼里都知道你不在?你说谁唱的歌?”

“李宣灵!”

“早上我也听说了,说黎老太想小灵儿了,昨天白天就让云姨把小灵儿叫过来陪她,给她唱歌,还说有重要事情交代。

你说老太太想念外甥女能让外甥女唱一晚上歌,早上五六点才消停!”

黎宝魁听完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她脑子里仿佛真空一般,她相信孙姨说的每一句话,但是她动弹不得,她突然间不知道要做什么。

“小臭,你看地上是什么?”柏嵐美用手在地上轻拂了一下,一种白色粉末。

柏嵐美掏出一张纸,他在地面上刮一刮,搜集了一些粉末,将它整齐叠起来,迅速揣到了兜里。

“孙阿姨?这屋子里的东西呢?”柏嵐美问到。

“我当时看李金杉领一群人往外搬东西,我问他们怎么回事?她们说老太太的东西都给烧掉!这个屋子回收重新出租!”

小臭听完呆呆站在那里,看着空荡荡地屋子许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