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贪心老板

  • 生魁
  • 栗树庄园
  • 4017字
  • 2022-07-13 15:34:54

周一小臭疲惫着拖着书包来上课。

屁股刚一坐到板凳上就犯困,索性爬着就睡着了。

“黎宝魁,黎宝魁周一早上就犯困!起来站一会。”老师在前面说。

“同桌,你太不够.....”小臭刚要说柏嵐美没帮她瞅着老师,她发现柏嵐美的坐位是空的,柏嵐美没来上课。

小臭倒是没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空荡荡的。

整整一天下来,柏嵐美都没来上课也不知道怎么了,小臭感觉像吃菜没放盐似地。

放学后,韩彩宁三步并两步的追着小臭。

“小臭!你说奇不奇怪,我的记事本上怎么会写着柏嵐美为什么选四班上课?为什么选你做同桌?你说奇怪吗?”

“奇怪什么?你妄想症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你的前任,现任,预备役,不是一长串吗?哪一个不被你的妄想症摧残过!”

“小臭!小臭!你不要这么说了,我现在的心里只有柏嵐美一人!”

“好吧!祝你俩长长久久,我去打工了!”

“小臭!你今晚去哪里打工?”

“张老板超市!”

“张永财?小臭你小心他一些!他啊!”

小臭当然知道张永财是个什么人物,年岁大了没有儿子,现在整天站在超市门口,对于体态丰满,下盘稳重的女性指手画脚。

而小臭不知道的是,有人竟然打着小臭的名号给张老板写起了火辣辣的情书,而且一封接着一封的送到了张老板的手里,这原本就不怎么老实的张老板被这一封封语言细腻的书信撩拨得心意荡漾。

“嗯!只要不拖欠我工资就行!”

说话间小臭穿着一身工作服来到了张永财的永旺超市开始工作,小臭做的是夜间收银。

“你看看,你看看干活就的是文化人!你看这个黎宝魁,收款又快又准!”一个身穿皮夹克的老头凑过来说,说着还将手搭到小臭的肩上。

小臭右肩剧痛,她朝着张永财笑一下。

“张老板,前台让芝姐看着吧,我去找李姐结一下帐!”小臭转身就走。

张老板不依不饶。

“黎宝魁,我张老板这面待遇不错吧,你要是考不上大学,找不到工作,就来我超市上班,我给你黎宝魁交保险!”

小臭没做声,张老板快速走到黎宝魁面前。

“你看现在人啊,讨日子不容易!尤其像你家里穷,学习不好,长得也一般,生活不容易!

你啊,现在就有一个好年龄,要做好打算小姑娘!你不像别人家孩子,父母能帮,谁能帮你?你就说吧!随着年龄大了,女的可越来越不值钱了!”

小臭被张老板说的都要掉眼泪了。

张老板看见小臭要掉眼泪赶忙说到。

“现在社会很现实,我张老板每天都能接到姑娘们的邀请,人家毫不隐讳,很直接。都是做朋友什么价码?生孩子什么价码?你说我烦不烦?我直接跟她们开玩笑说到,你要是给我生个儿子我给你20万!哈哈!你说说这些姑娘们!”

“额!这样也可以!”小臭自言自语说到!

“你看你开窍了吧!我就说你小姑娘特灵,一点就通!你想想你吧!也只有我为你着想!”

“啊,谢谢张老板为我着想,我要去找李姐结帐了!”小臭笑了一笑绕开张老板就走了。

“哎!这......”

小臭来到超市后面的办公楼,发现侧面有哭啼的声音。

小臭走了过去原来是老板娘,店员都尊称她丽丽阿姨,她是张老板的老婆,长得非常漂亮,身材高挑,谈吐也得体,平时在人前光彩无比。

“你是?”

“我是夜间兼职黎宝魁!”

“哦!”丽丽阿姨抹了抹眼泪上下打量黎宝魁一下。

“我平时是不会和你们伙计说话的。”说着丽丽阿姨又哭了。

“你们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你能跟我说话?”

“丽丽阿姨,那我现找李姐结帐了!”

“你先别走!我要臭死那个死老头子!有点钱就觉得了不起了,飘了!”丽丽阿姨恶狠狠的说到!突然又哭了起来。

“我为他付出多少!我给他提供事业启动资金,给他提供关系。然后我全身而退,给他看摊带孩子,做这些没得他的好,他现在到处找女人给他生儿子,他这个天煞的,这两天能跟隔壁卖鱼的胖老娘们整出一个女儿,还要给她50万!

这都哪有个天理啊,这世界上还有地方说理吗?”丽丽阿姨说的有一点激动,搞得整个后面办公楼都能听见。

黎宝魁觉得有点尴尬,她想找个借口闪了。

“丽丽阿姨,你的这个男人不会因为你为他付出多少而对你死心塌地,感恩戴德。

你为他的做这些反而会成为他要挟你,捆绑你的理由。

你们表面上的恩爱,只是所谓体面人的演技。

可怜的是像你这样一味付出的女人,痛苦只有你自己知道。

他会为他好奇的,得不到的女人穷追不舍,朝思暮想。得到之后,打上烙印,便弃之不顾。

做这些事他不会有悔意,他反而会认为这是人生成功的一部分。丽丽阿姨,这件事越心软越被动。”

黎宝魁说完便向后楼走去。

这些事对黎宝魁并不稀奇,韩彩宁天天给黎宝魁整理渣男小话本,张老板在他眼里凡人一枚,俗不可耐。

丽丽阿姨有一点震惊的看着黎宝魁,她小瞧这个伙计了。

黎宝魁结完账正要往家走,远远看到超市门口有一个熟悉的人影,他倚着自行车和一群小男生在那里说话,那个人不时向上吐着烟圈。

恰巧此时从超市里走出来一位高个子女生,这位女生身材凹凸有致,穿着紧身衣和紧身牛仔裤,好身材一览无余。

她撩着长发从那群小伙子中穿过,只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吹了一声熟悉的口哨。

那位美女停下,看了看吹口哨的青年,他们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美女坐上了自行车后座,揽住了那位青年的腰,两人便消失在黑夜中。

小臭不知所措,提个书包看着两人远去,傻傻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弹。

毋庸置疑,那个骑自行车的少年正是慕法诚。

直到身后两声狗吠,小臭才缓过神来,转向身后。

原来是黄犬耶罗,耶罗是小臭从恶水林里救出来那只小黄犬,因为它通体金黄所以取名为耶罗。耶罗刚开始被小臭养在家里,每天喂它馒头泡汤,睡在北山单间的角落里。后来不到一周的时间,耶罗实在厌倦了这里的饭食,对着碗里的饭食不禁长叹一声,转身离家出走出去找食吃。

耶罗发现市井的街道真是香,这里才是它的天堂。它模仿着旁边的哈巴泰迪的样子随便摆弄几下就有人给它投食。

于是恶水林中的变异黑鬼犬王硬生生的在这里当作一只乡村阿土黄被人投食喂养。时间久了,它混迹在这条商业街骗吃骗喝自行一套,人称站街狗。

站街狗相当不思进取,认人为亲,投食即可带走。

它的绝技会抛媚眼。俗话说一道鲜,吃遍天,耶罗靠着wink这一手,就吃的膘肥体胖,肥美无比。

见到熟悉的人巨大的耶罗更是会使出,软嫩Q弹摇屁股,贴脸倒地露肚白这些无底线的小技巧,无耻程度完全不输小泰迪,搞得周遭的小泰迪纷纷转战了别的街道。

最近小臭在商业街这面打工,耶罗每天晚上准时等小臭下班,一路跟随小臭回家。小臭呢,则每一天给耶罗带一根香肠。

“耶罗!”小臭看着耶罗来接她,不自主的抱着耶罗的脖子哭了起来。

耶罗朝小臭的身后警觉得“汪”了一声。

小臭转头看,街市灯已经陆陆续续关掉了。

“走吧!耶罗!”小臭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步的往回走。

走到街市一角,看到水塔旁边停靠着一辆熟悉的自行车,小臭再看看水塔的对面,正是慕法诚的家。

“耶罗!这是香肠你先回去吧!我想上水塔上面静一静。”

说着黎宝魁沿着水塔旋转铁楼梯爬上了20米高的水塔,在塔顶欣赏起远方的海景,小镇的夜景,和对面慕法诚房间里的艳气缭绕。

一切众生像尽在眼底,小臭有点失落有点悲伤,又突然什么都没有了,总之心被掏空了。

她趴在水塔栏杆上,远远的看着这只充满能量的小黑豹。

“没想到我的同桌是一个偷窥狂!”

小臭吓了一跳。

小臭转脸看了一下身后!

“你什么时间来的?我怎么没发现你!”

“你看的那么入神,怎么能发现我!”

“你今天没来上课?你跟踪我!”

“别想的那么变态!我跟踪你干什么?我今天做了一些申请,以后我可能不会经常来上课了!”

“哦!”

“我去永旺超市买了啤酒,没看到你。今天太累了,想喝点酒放松一下大脑。我开车出来发现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大黄狗在街上哭,于是就跟了过来!没想到逮住你正在做一些不可告人之事!”

说着“咔哒”声开了瓶啤酒递给小臭。

“你选的地方不错!又安静又可以看电影!这哥们挺不错啊!”柏葻美很是欣赏得看着对面得慕法诚。

小臭接过啤酒。

“你不准看!只有我自己可以看!”

“他是谁?”

“慕法诚!”

“嗯?”

“他父亲和我姥姥认识,从小到大他们家就一直在帮我们。

我很喜欢他,属于暗恋那种。现在我有点动摇了,但仍然很喜欢!

我自己也搞不懂我自己了!现在看他和别人在一起,我的心很痛。

后来我又想一想,法诚只是帮过我,从没允诺过我任何事情,我在这里丰富的内心活动,仿佛是我在自作多情。

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喜欢我?应该是同情可怜吧!呵呵!”说着小臭喝了一口啤酒。

“那个女人漂亮吗?”小臭问到。

“漂亮啊,长相妩媚,身材凹凸有致,又很大方,我见了她都会咽一咽口水。”

“哦!原来男人都这样!”小臭使劲喝了一口啤酒。

“你今天做什么去了,以后也不来上课吗?”

“我要做一些申请,可能要提前参加考试。我要申请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的地球与海洋科学专业。”

“你平时都不来上课你怎么去报考啊?”

“我在卢森堡的时候已经把语言和相关的学科都学完了。我回国一是要熟悉一下盐港这面的环境,我家在这里的业务以后会有我接管,第二点我要参加高考,走一个正常流程。”

“你的世界我真搞不懂,你的全力以赴,只是为回到盐港这个小地方。而我却想拼命离开盐港?”

“呵呵,说起来有点复杂,我只是想弄清楚这茫茫北山之下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我想知道真实的盐港北山。

小臭!你准备报考哪一方面?”

“我想考医学院,我想当一个医生。这样经济收入稳定,也可以更好的照顾姥姥!希望我能考上,如果考不了医生,能考一个护士也行,只要能给姥姥一个安稳舒服得晚年就行!”小臭喝酒稍有点上头,脸色泛红。

“我可以帮你!”柏葻美喝一口啤酒说道。

“为什么要帮我?”

“我也说不出来。出于?”

“对可怜人的好奇吗?”

“你不懂!你把自己心都锁起来了。你把心敞开了你就会懂!”

“敞开?我是鹿群中的弱崽,敞开对我是很危险的。”说着小臭远远的望着。

柏嵐美看着小臭说:“我说你的心可以为我敞开!”

柏嵐美说完二人无话,只是静静看着远方。

小臭疲惫不堪,又不胜酒力,不一会趴在栏杆上睡了过去。

柏嵐美将小臭的头搭在自己的肩上,双手把小臭抱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臭,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小臭的每一份努力与挣扎他都会感到一种心痛,

柏葻美抱着小臭,起身走下旋转楼梯,这时候对面的慕法诚远远的看向这里,他直直的走到了窗户旁边,看着对面的柏嵐美,二人无话,只是对了个眼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