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六楞诡事4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643字
  • 2022-05-15 16:50:57

小臭离开了柏穗,到集市买了一点东西就回到了家里。

她看着自己的姥姥坐在靠窗边的床上,一边揉着腿一边看着窗外。

“姥姥,我回来了!”

“宝魁回来了,都好一点钟了,下午还出去打工吗?”

“今天不出去了!”

“姥姥,你吃饭了吗?我现在给你做点饭!”

“宝魁,我吃过了,楼上你孙姨给我带的,锅里还有,你热一热自己吃。”

“姥姥!我想问你个问题。”

“说吧!孩子,什么问题?”

“姥姥,我的右肩总是不舒服,今天干活还撕裂了一道口子,还好我同学那里有消毒用品,帮我包扎了一下。姥姥,我小时候右肩膀有旧伤吗?”

黎老太久久没有说话,看着窗外。

“宝魁!你右肩的伤是姥姥给你伤的。”

“啊!”

“宝魁,你知道,你是被人装在一个米斗里扔到了姥姥家门口。

刚看见你的时候,在你身上姥姥还发现有一颗黄豆粒大小的石头,它被粘到你的右肩上。这个小石头每到夜间就会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白天就是一颗普通的小石头。

这是你带来的东西,日后可能回有用途。由于这块石头散发出的光线太过招摇,我怕给你招来麻烦。

你那个姨你也知道,趁我不在家就过来翻我东西,连我的破鞋她都要往外倒一倒。姥姥担心宫丽云会惦记着你身上的那块小石头,所以我就在你的小时候,直接在你的右肩切了个小口子,将石头缝了进去。等你有能力了,再把它取出来。

后来,在你五岁的时候,你持续高烧一周左右,右肩也开始发炎,流出脓水。

于是,我再一次剪开伤口想把那颗石头取出来,我意外发现那颗石头已经和你的皮肉融为一体,那时候已经被吸收的只剩下一半了。我想就别拽出来了,于是我放了脓水,只是给你消一消毒,又给你缝上。”

“知道了,姥姥!”

“姥姥,你再给我讲一讲北山的故事呗?为什么盐港镇的人对北山敬而远之,闭口不谈?”

“宝魁,盐港镇的每一个人对北山都很好奇,但是对北山是真的怕。

北山,在这个盐北镇可能只有你姥爷最清楚了。

1955年,你姥爷还在长白山某处出任务。有一天,上面来了两个人,将你姥爷和你云姨的生父一起调到了盐港镇执行任务,行动级别是绝密级。

他们在盐港镇山里足足呆了五年。

刚开始只是在挖山洞,山洞入口是南海海边那座孤山石,另一个入口是西山镇小王屯。两条隧道同时挖,一直通向北山山区某一处。

挖了足足两年,从孤山石那一条隧道钻不动了,也炸不动了,什么工具都用上了,无动于衷。于是上面下令放弃这条隧道,全力挖掘小王屯隧道。

小王屯挖掘完毕,上面又调了人手携带重家伙,开着装甲车从隧道进入了北山山区某处。

后来杳无音信,这些人像失踪了似的。

你姥爷和云姨他爹是最后一支被安排进山的,主要任务是寻人。这支队伍一共进去20人,后来只出来你姥爷和另外一个叫做柏天河两个人。

他进山这事我问他不下20次,他就是闭口不谈。他只是说:“北山,它超出你的想象,别问!以后都不要问!”

后来你姥爷退役后他就申请留在盐港镇,用他的话说,陪一陪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老朋友们,他死后也要葬在盐港镇。

于是你姥姥我就从市内调了过来。

事情还没有完,盐港镇当地人有上山放羊的习惯。虽然只是在北山边缘走走,但是总有村民说遇到猴子伤人。

在那个年代就猴子伤人的事件,每天都有发生。

后来又惊动了上面,上面派了一支队伍,这一次比上一次人数更多,装备更精良,同时也派出了空中支持。队伍在盐北镇集结准备进山清剿当地人口中的猴子。

大家对这一次事情有一点纳闷,都说几只猴子需要如此兴师动众吗?

你姥爷当时也被人请走了,说是要了解一下北山情况。

可是到了晚上,你姥爷被人送了回来。

你姥爷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鲁大人救了盐港,鲁大人救了盐港。

我这一次没忍住对你姥爷穷追不舍,刨根问底,他不说明白这事是怎么回事,我就跟他离婚,这个鬼地方我不想呆了,我回城里。

他也是无奈,他说他只能对我说一个大概,不能细问。

他说北山闹猴子不是这几年,只要查有关这个地区的县志,哪个年代的县志都会多少提过“人猴”二字。

但是北山绝非因为人猴那么简单。上面只是提过那里有东西,那里的东西有价值!我们要尽快找到那个东西。

当时我们在执行任务时候有同志问到是什么东西?

上面回答很是模糊-非自然形成的一切东西。

后来你姥爷说过一句话,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们见到的北山,如孩童戏虎尾。勿惹北山,后患无穷!”

我又问他鲁大人是怎么回事?

他说有一个人,直勾勾的走进了指挥室。别人根本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那时候你姥爷正在跟本次行动的指挥官交代情况。

一个穿斗篷的人就出现在你姥爷身后。

他递给指挥官一张图纸,上面标记了多出坐标。然后将一个像是金属丝编制的大包放到地上。

这个人用很奇怪的语气说,只不过是一些山猴子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你要是不放心,按这个图纸将这些装置埋起来,山猴便不会越界,但是有一点,不要轻易地爆破北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埋完之后在北山入口处写上:人猴出没,禁止进山的字样!

指挥官看着此人甚是奇怪拉着他问他是什么人,能不能留下来帮他做事?

那人只说自己叫鲁大人,不爱管俗事。

说完便走了。

指挥官将信将疑,走了过去看了看包里的东西。这个包裹里面装了几百个类似于玻璃溜溜球大小的金属球。

指挥官好奇的弯腰要拿一颗看看,他发现应是没拿起来,他抓住一颗握紧拳头,用臂力慢慢将一颗捧了起来。一过秤发现这一颗溜溜球大小的金属球足足有三十斤重,什么材质未知。于是指挥官当场吩咐部下,重新做计划,将这些金属球按照图纸埋到土里。

这是你姥爷说的。

后来的事就是我自己经历的。

大约1970年的事吧,我有点记不清楚了。也是盐北镇要建第一个码头的时候。有一个测量组要进北山说是要进行测量,说是要从山中走一条管道。

我后来才知道这个事情,为什么,当时只出来一人。那人眼睛像是被烤瞎是似的,他连滚带爬爬出了山口。被人扛到我这里了,我给他做了简单处理。

我给他处理伤口时候问他是怎么回事。

他说山里面有东西,这些东西有年限了,就在山里面。

第二天他就被人接走了。

最后一次我碰见这个事情是1985年7月。

那时候是一支地址勘探队要进山。他们进山前有一个女同事犯了眩晕的毛病,在我这里开了一些药。

她一来我就劝她别进去,多少人进去后有去无回。可是她这个姑娘却跟我说,如果那里真是我说的那样,今生必须要去一趟。

哎,我管他们叫敢死队!后来也真成敢死队了。

这就是我知道北山的这些,我全都告诉你了。

现在告诉你也好,免得姥姥老的说不出话来了,想跟你说都没法说了!

对了,上一次搬家走的匆忙,宝魁我这面有一把钥匙,是老宅地窖的钥匙,那原本是个防空洞。

你姥爷在世的时候天天呆在地窖里,后来病倒之后把这个钥匙给了我,嘱咐我保管好钥匙,里面的东西别动。

宝魁啊,钥匙你就保存吧,就当替你姥爷看守秘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