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黎芳得子
  • 生魁
  • 栗树庄园
  • 2318字
  • 2022-05-10 19:51:14

盐港,北海寻鲲之地,亦常有冥怪出没。

后经上古之神,重塑山海,建北部群山,将冥怪之物镇于盐北群山之下。

后得盐港,民康物阜,人民平安。

-盐北志。

1985年9月,松林市盐港镇

松林市是个小地方,松林市盐港镇更是一个外人不知道的巴掌大小的小渔村。

这个小渔村两面环山两面向海,浩海青山之隙就是现在的盐港镇。当地人多以渔业为主,世代靠海为生,要不是赶上好时代国家大搞经济建设,这个小渔村再过一百年,仍然还是个小渔村。

国家要在这个小渔村建造一个在综合性的码头,这小地方也陆陆续续开始忙碌起来,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形形色色干着不同职业的人一夜之间汇聚到了这个小渔村,小渔村也变得热闹起来。

半年前一支工程勘察队进了盐港北山后便没了踪影,后来当地相关部门组建了几支寻人队进山搜人,无果。

就在前两天从北山疯疯癫癫跑出一人,直接冲进集市。

这个人破衣烂衫,面部划伤,精神恍惚,他边跑边喊:“猴子来了!猴子来了!猴子要债了!”

他当场被带走,便再无此人消息。

秋天盐港镇,寒凉潮湿,夜间又被浓雾笼罩,街上空无一人。

小镇中心是一条菜市场,市场尽头有一栋气派的小洋楼。

虽然现在是凌晨两点钟,但是依然能看到二楼的房间内亮着一盏小台灯。

这栋小楼的主人就是黎芳,人称黎老太。黎老太是个热心肠,年轻的时候是个护士,现在虽然退休了,但也没闲着,她现在无偿给当地人解决一些头痛脑热小问题,当地人也非常尊重黎老太。

“叮铃”一声清脆的门铃响了。过了好一阵子一位胖老太太冒着腰吃力的爬下楼梯。

“大半夜,都几点了过来,我岁数大了眼神不好,这么晚了打不了针了!”

黎老太边走边叨咕,刚要走到院落大铁门口,发现门口处七彩斑斓,流光溢彩。

“谁啊!这么晚过来!”黎老太喊了一声。

门口没有反应,但是光芒还在。

黎老太索性将大门打开,外面空无一人,在大门侧面放了一个老式手提的米斗,那光芒就是从这斗中溢出来的。

黎老太纳闷走过去,看看这斗里装的什么东西,一看吓了一跳。里面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婴儿,脸色苍白,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不是造孽吗?”

黎老太摸了摸婴儿的体温赶忙将斗拎到了楼上。

黎老太是个老护士,看病不会,但是打针推拿这些简单的护理还是不在话下的。

她将米斗提了进来放到桌子上,慢慢将婴儿抱了出来。黎老太发现那个光就是这个婴儿身上发出来的,这个婴儿右肩粘了一块黄豆粒大小的小石头,时不时的溢出各种亮光。

老太太轻轻拔一下这块小石头,发现这块小石头已经和这个婴儿的肉皮紧紧粘合在一起。她顾不得那么多,取来一块胶布,直接粘在那块小石头上。转身赶忙准备热水,给这个孩子泡了奶粉,勉强的喂进去几口水后娴熟得揉起了婴儿前胸和后背。

老太太折腾一晚上,天刚蒙蒙亮,老太太穿好衣服,用一个小被子将这婴儿一裹就抱了出去了。

“黎老太,早啊!你抱谁家的孩子啊?你要去哪?”赶牛车姜老汉喊道。

“早啊!小姜去城内的大巴车来了吗?我去一趟儿童医院!”

“谁家孩子,不自己送去医院,让你这老太太往城里走!大巴车今天没来!我听车站的人说司机今天请假什么的,你要着急你去找码头慕礼丰,他自己开车过去,他儿子出疹,刚才过来看大巴车没来,这不回码头开车去了。”

“好,我这就去!”

“哎呀!我都忘了,老太太你抱着孩子怎么往码头走,你上我牛车,我拉你过去!”

说着那位老汉甩起鞭子一刻不停的往码头走。

这时候的码头正在建设,放眼望去满目的黄土沙堆,来来回回的龙江车队,运输着大块的巨石正在填海。

“这海说填就填啊,现在的人真是厉害!”老姜头边挥舞着皮鞭边感叹!

“也就是这个时代才敢在盐港大兴土木!”黎老太感叹!

靠近海边有一个临时得铁皮房,铁皮房旁边有一辆绿色的铁皮车正在鸣鸣的发动。

“慕礼丰,先别走!把黎老太带上!”老姜挥舞着鞭子边喊。

车上的慕礼丰好像听见了,按了一下车铃,掉头就把车开了过来。

“黎大娘上车!”

“谢谢,谢谢!你这小兔崽子命还挺硬!”黎老太看着怀里的婴儿说。

“那黎老太太就交给你了,我回集市去了!”

......

“黎大娘,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开车的慕礼丰说。

“不知道呢!昨晚半夜三更扔到我门口,要是扔别人手里,这孩子可能就没了,偏偏扔我家门口了。我昨晚一夜没合眼,早上我看她体温是提上来了,但是有点发烧。我着急的是这孩子一直没哭,我怕整出什么毛病,所以今天怎么也得带她去儿童医院看看。”

说着坐在慕礼丰旁边的小胖小子从椅子缝爬了过来,嘴里还喊着:“看妹妹!”

“哎,真奇怪,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妹妹!”老太太将小胖小子抱到了身边。

老太太看着着胖小子,虽然脸上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疹子,但是眼睛大而有神,说话声音宏亮,身体健壮的如同一小黑豹。

“你叫什么名字?”

“慕法诚!”

这个小伙子说完就爬到了那婴儿旁边,看着那个婴儿咯咯的笑。

“黎大娘,我看这个婴儿应该是有人故意交给你了,您想好了吗?我听说您家的事也不少,您有能力再带这个孩子吗?”

老太太没说话,无耐看着窗外,只是长叹一声。

“大娘,您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帮您带这个婴儿,你也知道我家的事,这些年既当爹又当娘的,这小子也是我一手都带的。现在我这面发展不错,估计也不会亏待她。”

“礼丰,你的好心我领了,你这面也是咬紧牙挺着,我和这个小鬼也算有缘分,既然遇到了,就做到底。”

“大娘,那我不更您争了,你那面有什么困难你随时喊我都可以。对了大娘,您应该给她取个名字吧!”

“你还提醒我了,我就收她为外甥女吧,不讲那么多规矩了。

她是1985年9月9日凌晨两点钟被人用米斗扔到了我家门口,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去见阎王殿的路上了,我硬生生地把她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一斗一鬼就取个魁字,姓随我,来的时候她身上还有块小石头,是不是宝石不知道,这也是她自己带来的,就叫她黎宝魁吧。”

“呵呵,这名字起的,又快又霸气,符合黎大娘的侠义性格,恭喜黎大娘得一外甥女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