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行业发展的内核

  • 重生:实业为王
  • 韭菜也能成精
  • 2071字
  • 2022-06-26 19:00:10

苏尘当然也记得这个故事。

前世也是在大二,接触了公司体系之后,导师讲了这个故事。

当年也是这个可口可乐的故事,让苏尘在以后的商业竞争中谨慎前行。

当年可口可乐进入华国的时候,百家争鸣。

可乐品牌层出不穷,各个品牌的竞争异常激烈。

大家为了争夺市场使出浑身解数。

但是最终,国外资本可口可乐因为有钱,获得了最终胜利。

然后吞并的吞并,合资的合资。

可口可乐就这样停掉了所有跟它竞争的品牌,让市场只有他这一个声音。

当消费者有选择时,那么消费者就是整个市场的主体。

但是当消费者没有了选择,那么整个市场就没有了活力。

当时老师讲到这里也是非常的惋惜。

并不是因为可口可乐不好喝。

而是整个行业没有了前进的动力,就这样达到了他们认为的顶峰。

然后在顶峰设障,开始打压新型同类产业。

可口可乐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行业,但是已经体现出了所有行业的内核。

只要这个行业有一家独大的公司,那么这个行业以后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发展。

如同现在的人经常能够看到的,手机,电视,还有所有的家具家电。

他们蓬勃发展的时候,只有竞争的时候。

然而经过资本的选择以及打压,总能产生一家独大或者几家大公司联合的情况。

这样,这个行业就再也没有了活力,而消费者以后所有的诉求就会被无视。

发展就这样陷入了停滞。

前世的苏尘也是看不惯这种营销模式,感觉自己就是一股清流,要改变这种现状。

但是最后依然遭到了资本的打压。

不过这一世,苏尘不会再让前世的遗憾重演了。

“学长,那咱们就一星期以后汇合了,我去整APP,先让所有APP的会员能够适应用这个APP送外卖。

你这一星期就是把广告拍出来,然后一个星期后,直接开始进行投放。

咱们分开行动。”

肖健也是一脸的兴奋,然后开心的说到。

“没问题,我这一个星期时间肯定够了。

你的任务比较难一点,到时候你可别掉链子啊。”

毕竟在肖健看来,让一群学生适应接单送单的外卖工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啊,还要回大学城。”

“嗯,我送你吧,因为要经常跑,最近我把家里的车开出来了。”

说着话,肖健就拿着办公桌上的车钥匙,跟着苏尘一起往外走。

而苏尘拒绝到。

“不用送,离的太远,而且你送完我还要回来,浪费时间。

对了,差点忘了一个事。”

苏尘也差点忘记了这次来鲜奶厂的另一件需要做的事情。

肖健看苏尘不准备走了,就一脸好奇的看着苏尘。

“师哥,这一星期你了解一下冷藏车和郑封市内冷藏仓库的价格,因为需要外送,所以咱们需要一个自己的冷藏车和市内仓库来转运鲜奶。”

肖健听完,点了点头,记录在了自己的记事本上。

“那我打听到之后给你信,这又是一笔很大的支出啊,资金有什么问题吗?”

他一直很在意苏尘的那个音像店的高占用以后会暴雷,毕竟资金占用那么高,如果被针对,可能一夜破产,所以有时候会很在意苏尘最近的资金够不够用。

“没事的,到时候如果冷藏车太贵的话,可以先用别人的冷链物流,先打听一下吧,毕竟这个月如果不用,过几个月也一样会买的。”

“好吧,我先打听着。”

肖健不明白,这个项目在肖健看来肯定是赚钱的,而且听完苏尘的营销方案之后,肖健可以确定,这个项目肯定会大爆。

但是其实没必要这么急啊,顶着这么高的资金占用,非要一步到位的开启这个鲜奶项目。

以肖健的判断来说,就算鲜奶厂自己运作两个月再进军郑封,也是可行的。

但是苏尘没有这么做,顶着危险和暴雷的风险,还是执意在第一个月就开启这个项目。

肖健已经多次暗示苏尘不要这么急了,苏尘还是直接就开启了项目,让肖健非常的不理解。

不过肖健这是第一次和苏尘一起合作项目,没有摸清苏尘的脾气。

也就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

而苏尘当然也知道肖健担心的是什么。

但是苏尘并不想把其中的内情告诉自己的这位师哥。

一些事不是说分享的人多了,就有解决的方案了。

就像今天中午与刘梓欣分别的时候,明显的发现刘梓欣有些情绪上的波动,苏尘认为肯定是马杰克和异能者让刘梓欣最近变的这么有压力的。

所以苏尘不想把这些自己不能解决的压力再施加给其他人了。

“那师哥,我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苏尘拒绝了肖健的送别,自己一个人坐上了城郊公交,回到了大学城。

而刘梓欣这边。

从京城回来,与苏尘分别之后就联系了舒文舒艺。

发现是舒文在店里,舒艺在管理系上课。

刘梓欣也就直接跑到舒艺上课的教室,直接坐在舒艺的旁边,问起了她这几天有没有做上一次的预知梦。

刘梓欣想确定,这次的预知梦和第一次的预知梦到底区别在哪里。

“舒艺,这几天你们俩做梦没,就是第一次咱们做的那种预知未来的梦。”

“没有啊,梓欣,这两天你又做梦了吗?”

舒艺本来看着在上课时过来找自己的刘梓欣,已经非常惊奇了。

毕竟刘梓欣在两姐妹眼里一直是知性独立女人的代表。

“嗯,在去京城之前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苏尘最后死了。”

舒艺看着一脸憔悴的刘梓欣,让舒艺感觉有些无奈。

难道女人一恋爱就没有脑子了吗?咱们第一次梦最后也是苏尘把咱们都杀了啊,也没见你有这么大的反应。

“梦又不是真的,而且如果你前几天做的那个梦确实和咱们第一次做的预知梦,是同一个人弄出来的。

那么结局肯定是臆造的啊,第一次咱们遭遇梦境的时候,你还知道那个梦的结局是假的。

怎么一到苏尘的身上,你就开始相信你那个梦从头到尾都是真的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