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返城机会
  • 重生80之辉煌人生
  • 一笔封神
  • 2110字
  • 2022-05-11 16:32:16

“李国生,你还没死吧?没死就赶紧起来,别在这里装死!”

沣水村的知青点小院里,两个穿着草绿色仿军装的年轻人,正蹲在一起,低声叫骂着。

在他们中间的地面上,正有另外一个人,趴在那里,满地泥泞混杂着呕吐出来的污秽,看起来十分狼狈。

两人的叫骂声,似乎起到了一点作用。

趴在地上的李国生,身体蠕动了两下,似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随着他脚下一滑,又重新栽在了那摊泥泞之中。

看着飞溅起来的污秽泥水,另外两个知青低骂了一声,连忙闪避开来。

“让他在这儿趴着吧,真特么晦气!”

“死不了就行,倒霉催的非要给人倒插门,活该没他返城名额,废物一个!”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同时进了屋子。

有了这两人的加入,屋子里面的欢声笑语,变得越发活跃,与外面院子里的冷清,形成了鲜明对比。

谁都没有注意到,本来趴在泥泞里的李国生,身体猛然抽搐了一下,随后没了动静。

片刻之后,他的身体突然拱起,接着剧烈咳嗽了几声,将鼻子里嘴巴里的污秽咳出,缓缓睁开了眼睛。

刀刮一般的疼痛,让李国生一时间没有缓过神来。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李国生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这是哪儿?

刚才他不是还在帮着部门主管挡酒么,怎么一下子就跑到这里来了?

他被绑架了?

低矮的黄土坯墙和土坯房,已经彻底坏掉的篱笆门,满是黄泥的院子里,几只母鸡正在来回刨食,房子里的欢笑声,倒是与这个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一股微风吹来,地面上的恶臭味猛的灌入到他的鼻腔,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胸前还有地面上,全都是自己的呕吐物!

他猛然爬了起来,把自己身上穿着的破旧蓝布工装脱下,随后条件反射的跑到院子角落的水缸旁,用水瓢舀了水往自己的身上浇。

几瓢凉水下来,李国生脑袋里的刺痛减轻了一些,随后大量陌生的记忆,如同破闸的洪水一般,涌了进来。

李国生动作一僵,只感觉自己背后一阵阴冷,身上的鸡皮疙瘩更是毛出了一大片。

“我这是,重生了?”

那些记忆的出现虽然仓促,但却十分清晰。

李国生,今年二十二岁,随最后一批下乡知青下乡三年半。

高中毕业,本来家境还算不错,但下乡这几年,父亲因病从原单位内退,母亲突发急病去世,家里条件一落千丈。

父亲一度连买邮票的钱都拿不出来,跟李国生断了一年半的联系,他对家里情况的了解,全凭同届知青从家里信件电话上偶尔提到的几嘴。

他们下乡才半年多的时间,就出现了大批知青返城的风潮,连带着改革开放在全国开展得如火如荼。

偏生是他们这批知青,被按在了沣水村,一直没有消息放他们回城。

一年前,深感生活没了指望的李国生,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为了帮家里凑医药费,接受了村里的蹿唆,在本村林家入了赘,算是就地扎根。

谁也没想到,才过了不到大半年光景,上面就给了信,说让沣水村这些知青,分批次返城。

李国生的关系,已经转到了沣水村,除了当初一封扎根农村,建设地方的高觉悟表扬信,现在连跟随知青返城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

感觉自己被命运愚弄的李国生,在知青点欢庆会上,多喝了几碗酒,烂醉一场,这才导致了眼前这个情况。

李国生俯下身,从水缸的倒影之上,打量了一眼,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同名不同命,这就是现在的我?”

让他一个二十一世纪,混得还算不错的高薪社畜,接受自己眼前这个八十年代落魄赘婿的身份,实在有些困难。

这个李国生是喝酒喝死了,那原来的自己呢?也是喝死了?

是只有自己重生到了这里,还是双方互换了身份?

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有些荒唐。

自己原来所拥有的那一切,即将升职加薪的兴奋、已经存够了买房的首付存款、自己看中的那辆车,都要化为乌有了?

李国生的心里,生出了极强的不甘,也许再喝死一次,就能回去?

他正思量着,就听到房门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国生,你好点没?”

抬头看了一眼,李国生立刻就认出了说话的人。

郑传旭,跟他一起从双山市下乡的知青,也是他在沣水村这个知青点关系最好的朋友。

看到李国生的狼狈相,郑传旭快步走了过来。

“你这怎么搞的,不能喝还喝那么多,找死啊你!”

关切的拍了拍李国生后背,郑传旭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让李国生换上。

李国生笑了笑:“没事儿,就是有点头痛,浇了点凉水就好了!”

这种来自朋友的关切,让李国生的心里暖了起来。

既然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那就先安稳几天,再看看情况。

跟着郑传旭回到了屋子里,李国生看着里面简陋又极具年代感的摆设,还有围在桌子前那些知青们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心头一沉。

在墙面上,挂着一个老式的挂历,1982年5月12日的字样,赫然在目。

所有的细节都十分自然,没有半点演戏的痕迹。

从旁边的镜子里,再次端详了一眼自己的模样,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李国生这才算是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情。

“李国生,你醒了?”

“还以为你死了呢,也不分场合,喝成那个德行!”

众人回过头看了一眼,随后纷纷谴责起李国生来。

“国生倒插门以后,难得能出来喝酒,大家就不要这么说他了,看着大家都要走了,他却只能在这里继续刨土,肯定憋屈得慌。”

“来,国生,要是好了,就再来喝两杯,以后再想喝酒,可能就没这机会了!”

说话的人,是他们之中人缘最好,平时跟李国生关系也最差的方元文。

李国生虽然是倒插门,但娶的也是十里八村少有的大美女林萍,方元文以前垂涎过好久,自然看不上李国生。

这时候他明面上看着是在帮李国生,实际上语气里藏着的,满是嘲讽和幸灾乐祸。

知青们一听这话,顿时哄笑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