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长尸斑

  • 巫匠人
  • 风不哭
  • 2437字
  • 2022-05-11 18:07:14

嘶……

我猛然睁开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全身麻木不堪,手指都动弹不得。

外面已是黑漆漆一片,风声呜咽。

我的脑袋还很痛,白天我好像疼的昏过去了,如今醒来,没想到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稍稍恢复了一些脑力,我才将目光转向四处。

房间中摆了几面面镜子,每一面镜子前都放着一支蜡烛。

我上身赤裸,虽不能动,却在烛光跳动的镜面下能看到自己的身躯。

此时,我面色蜡黄,嘴唇发白,眼球上布满血丝,胸口上也长出了白色的绒毛,这些白毛层次不齐,竟形成了一张极其扭曲的人脸,看上去犹如恶鬼一样丑陋。

“爷爷……”

看着胸膛上长出的白毛,我吓了一跳,对外面喊了一声,可声音却细弱蚊蝇,又嘶哑,这才察觉自己的喉咙和冒火了一样,一开口疼的厉害。

片刻后,门帘被撩了起来,白日那买棺材的白胡子老头走了进来。

他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汤药,还有一个叠着的大马褂,他面色很是凝重,看到我醒来了,有些许的惊讶:“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一两天都不会醒过来了,不过,醒了就好,先把药喝了,不然你这身板怕是撑不住。”

我平日若有小感冒都会让爷爷焦急,可今天爷爷去了哪里?突然我的心里有些打鼓,挣扎着,我想坐起来,沙哑着声音问:“我爷爷呢?”

见我这般,白胡子老头白眉凝皱,可随后,他又轻叹一声:“你……爷爷他……这里有他给你留的一封信,你看过之后,自然明白。”

他伸手把托盘上的信拿了下来,放在床头柜上,却没递给我。

我咬咬牙,伸手要去拿那封信。

他估摸着是没想到我这么倔强,见我真要去拿信,我的手刚一碰到信封,他就突然按住了我:“等等,信稍后看也不迟,但是你得把药先喝了。”

他伸手指了指我胸膛上的白毛脸:“你知道你胸膛上这是什么?”

说到这个,我眼皮动了动,才咬着牙问:“是什么?”

“这就是黑撒弥,如果不抑制住,这白毛会一直长,一直长,到时候,你就会变成一个谁都认不出来的怪物,而你的意识,也会被他取代。”

他这番话说的很是阴森,烛光照在他的脸上,他脸上的肉在抖,听的我蹿起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你想活着就得取来天山神泉水配着痋命丹,听着,你身上这是诅咒,要想解除得靠你自己,你爷爷临走前嘱咐过我,这封信虽是给你的,但你现在还不能打开。”

“什么?”我听的一头雾水,可这信明明是他拿过来的,还有他说的什么诅咒的,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他见我神色不对,叹了口气也不解释了,直说:“我刚见你起不来,这才想激一激你,没想到你和和你爷爷一样都是煮不熟的骨头,你只要知道你爷爷没死就行,另外诅咒的事情日后再想办法。”

从白日遇到这老头之外,我的脑子仿佛一团浆糊,也是无语的厉害。

他的面色却变了变:“先把药喝了,喝完了药,我带你去办一件事,完事之后,或许你会开启新的视野,到时候也许你就明白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没直接回答,反问了一句,我身上的诅咒,是他激起的,听他现在的话,倒像是在帮我?

爷爷对他的态度也不好,在我眼里他不可信。

“你可以不信,我也没让你信,但是,你听着,你若不吃药,过了今天就得死。”他冷笑了一声:“你要知道,我是在跟你做交易,不是在向着你。”

他这么说,倒是让我信了,白日我就看到他的样子不对,明显是祸事缠身,若说交易,也许这碗药就没有毒了。

看他把药递到我的嘴边,我这才张开嘴,让他把药给我喂了进去。

这药味苦涩,可入胃却是一股暖意袭来,喝下了药,不到几分钟,我浑身乏力的感觉竟然没了,手臂也能动了。

我刚恢复了一些体力,他便顺手将床头柜上的信揣进了怀里,道:“这封信等到时机成熟了我再给你看,还是那句话,你想找到你爷爷,想解开你身上的诅咒,就跟我去把事情办了。”

信在他手里,他说的又疑云重重,我虽然不情愿,可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见我答应,他就把之前带进来大马褂丢给我,让我穿在身上。

这刚接过衣服,我就一阵干呕,这衣服上的味道格外的重,呛得人眼睛有些发酸。

可我还未拒绝,白胡子老头就告诉我,不想死就把这个穿上,不然去了就是十死无生。

我想看看这老头到底卖什么关子,这才咬着牙,把衣服穿好,跟他一起走了出去。

没想到,路上竟停了一辆古人才会用的马车,一个马童穿着跟我们同样散发着恶臭的长袍坐在前面。

他指着马车让我上去。

我有些惊讶,这年头居然还有这种古老的马车?就连轮毂都是有木头制作成的。

虽然觉得惊讶,可我还是上了马车,白胡子老头这才跟我说道:“我叫古兆鹰,你叫我古爷就行,看你答应了,我就给你透点底,你可知道李家村事件?”

我摇了摇头,这老头却叹了口气,缓缓的跟我讲了起来。

李家村是我们涿鹿一个极其偏僻的村庄,在鸡鸣山以北,全村一共就五十几户人家。

就在前段时间,李家村村长突然来找古兆鹰,说他们全村的人都病了,再不救人,全村人的命就要没了。

村里人得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病,身上长满了霉斑,而且越长越多。

刚开始村里人就去县医院看,县医院检查说他们没病,各项皮肤检查都显示好好地。

可村里人身上都长满了霉斑了,这医生岂不是睁着眼说瞎话?

村里人无奈,只得去了ZJK市医院看病,可医生一检查竟和县医院检查的一样,只得给他们开了一些皮肤炎,和过敏的药物。

然而没用,有些人回去之后甚至把皮都抓烂了,可还是再抓,甚至有人想自杀。

古兆鹰虽是个赤脚医生,却也是真正的医仙,看病,断病从未出错过,听了这事,他觉得稀奇,就答应了,不过他也觉得可能是某种传染性皮肤病。

结果到了之后,他发现全村无论男女老幼,身上的那些霉斑竟然全都是尸斑,而且也却如村长说的一样,村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有的人把皮都抓烂了,还在拼命的抓。

刚看到那一幕,他也被吓坏了。

早年的时候,他跟我爷爷很要好,听我爷爷提过,这人身上长出尸斑可能不是病,而是尸气,但是他毕竟也只是听我爷爷说过,并未真的见过。

而且他对自己的医术也相当自信,就用他所学之术,按照皮肤病来治疗。

他给一家人看过之后,就去老村长家休息了,顺便也是等着看看治疗效果。

但他万万没想到,当夜,他的身上出现了瘙痒的感觉。

痒的厉害,他睡不着,以为是这里蚊虫多,叮咬的,就打算起床调配一些药,用来防蚊虫。

可他开灯一看,他的肩头,胳膊上竟然也长满了尸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