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白头相

  • 巫匠人
  • 风不哭
  • 2372字
  • 2022-05-11 18:07:14

村里人说我是个怪物,是索命鬼,有我在村子就不吉祥,因为我出生的那天,九星连珠。

农村人迷信,自古认为九星连珠是灾祸象征。

也许真的是我的命不好,我的母亲生我的时候大出血死了,奶奶因为我母亲的死大病了一场,一年后也撒手人寰了。

父亲是个不着调的人,常年不回家,后来听人说,他跟人打架死在了镇子上,杀他的人是个疯子,也没被判刑,这事本与我无关,但村里人却将这件事都推到了我的头上,说那都是我害的。

但这一切的一切也和爷爷脱不了关系。

他曾是县城里赫赫有名的神算子,他的话无人不信。

九星连珠那天,也是我的出生之日,爷爷曾算过一挂,说:“有灾难要降临了,今日必有一个妖邪的孩子降临,若不除掉这孩子,怕生灵涂炭。”

可他算的再准,却仍旧没办法算自己家的事情,没想到自家儿媳怀胎九月就会诞下一子。

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害死县城里的人,说我是个灾星,于是我七岁以前的记忆,过的日子并不好。

我叫周杰,爷爷说,杰字,取劫字的同音,让我记住当年家里的难,并告诫我,无论日后如何,切记不可进入玄门,不可入相术,否则道破天机多了,必惹祸上身。

他一生卜卦,为民除害,最终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为了保护我,爷爷不得已带着我背井离乡,离开了那座县城,在涿鹿县的一个无名街租了一家小店,开了一家棺材铺,这一晃眼,十八年过去了。

生日的这天,爷爷把我叫到自己的卧室里,彻夜长谈,问我对当年的事情还有多少记忆,我告诉他记不得了,他才很满意的点头,让我去睡。

但在我临近出门时,他又告诉我,入相门是他一辈子的祸事,我就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以后娶个媳妇,给家里传宗接代。

爷爷说的这番话,让我心里听突突的,我对相术其实颇感兴趣,知道爷爷虽然已经将自己的相术封死,却在家中留下了祖传的两本书《相面七十六绝》以及《诡阵面相图》。

这两本书我趁着爷爷不在的时候都偷偷的看过,如今爷爷提及这件事,让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打鼓,但还是在嘴上答应了。

但我万万没想到,仅仅是过了一日,这灾难就来了。

次日的清晨,阳光普照,我和往常一样,打扫了棺材铺,闲来无事,端着一本小说坐在门口看。

这条街上向来冷清,爷爷找这么个地方开店铺,生意并不是太好,加上这两年火葬的多,棺材更难卖出去了。

可是这一日,街道却出奇的热闹,好像有什么喜事似的,人来人往的特别多,而且都是一些生面孔。

然而我对门的老桑家却没开门,他家和我家不对付,说挨着我们晦气,但每天都会开门。

我和他的孙子桑金浩关系却出奇的好,两人经常偷偷出去钓鱼。

今天真是奇怪了,平日里冷冷清清的,他家开门,今天这么热闹,咋就还把门给关了,不是扬言永不关门?

正准备凑出去看看热闹,却不料,老远的便看到一个白胡子老爷子过来。

这年头生意不好做,看这老头有意来棺材铺,八成是买棺材的,虽然好奇外面的事,却也按捺住性子没出去。

片刻后,老头已经踏入屋中。

刚看其面向,我就是一惊,此人骨络清奇,面向方正,必是大富大贵之相。

但兄弟宫,命宫之上却是红中透黑,黑中藏污,双眉下垂,双目略空,怕是有祸事缠身,观其身,脚虚浮,影离身,这是一副死人相!

此人莫不是来给自己买棺材的?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马上换上愁容道:“先生,您是来看棺材的吗?这家人仙去,若过七,九,乃是喜丧,还望先生节哀!”

做我们寿行的,和别的生意不一样,不能笑脸相迎,看人来了,即便知道生意上门,也要表现的一番沉痛。

虽是虚伪,却也正常。

但我这么说,也只是问上一问,刚才看此人面相,明明是大富大贵之相,却暗含死气,不免有些奇怪。

他只嗯了一声,然后绕着我的店铺看着,伸手轻轻地在周围的棺材上敲打着。

奇怪了!

一看到这个人这样,我眼睛动了动。

他不像是来买棺材的,买棺材的人哪有绕着棺材直转圈的?

不过能套住他就是一笔钱,见他一直围绕着我们家店铺里中心的这个棺材我就说:“先生,我看您骨络清奇,定是身份不凡,家中若有亲人西去,得办得排面不是?这棺材是用上好的红木制成,逝者睡着安心,家中人……”

这一套说辞,无非就是骗人的,说白了就是想让他买我棺材,死人睡得舒不舒服,死人自己都不知道。

可我刚说他骨络清奇,身份不凡,他就一个激灵,双目瞬间有神,紧盯着我:“你看出来了?”

我是看出他身份奇特了,但是这不是做商人的固有套路吗?他干嘛这么激动?

“小兄弟,容我问一句,你可否会看面相?”

我揉了揉鼻子,刚想说不会,他就拿出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小兄弟,这卡里是二十万,你若给老夫看看面相,算得准,这钱就是你的,看不准也没关系,这二十万还是你的!”

我一听,傻了眼,老头疯了?二十万白给我?

从跟爷爷开这家棺材铺子,我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钱,一个棺材才卖一两千块,太好的就是摆设,根本卖不出去。

若是真的,二十万可是极大的诱惑,更何况爷爷年迈,我也不忍让他过得那么清苦。

我眼睛一转:“您说的是真的?”

他一点头道:“嗯,钱就在这里,小兄弟可愿意给老夫算一卦?”

我瞄了他一眼,看他这么诚心,我也心痒痒,更何况之前看他有死相,不如卜一卦,不行到时候蒙他,他又不知!

打定主意,我笑道:“好,请坐,闭眼!”

他答应了一声,随即坐下。

看相有的要生辰八字,以及姓名,但爷爷不希望我给人看相,这人应该不懂相术,看完之后,随便说几句,打发他走就是了。

观相意为观象,但绝不止看面相,还有四肢,动作,等等。

至于街头算卦的,呵……三句不出便是命宫黑气萦绕,那纯属扯淡。

面相十二宫,四肢,躯干,气场,影子,以及最近事端,加起来才可算得上是真的相术,因为一个变数便可是不一样的结果。

但他不懂,我自不想多事,就浅显的看看他的面相就好。

可我只是刚看他的脸面,就是一阵愕然,若非闭眼,我竟没看到他的眼皮上还有一点。

这一点是切中要害之处,却又卡的刚好,让他命宫切于半生半死的状态,既生也死!

这面相好像是《相面七十六绝》中记载的白头相,白头三尺,诡命锁魂,黄泉无路,西去无门!

嘶!天下居然真有这种面相?

我手一抖,险些跌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