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两世为人越千年 身卧秦棺破天吟
  • 大秦帝师
  • 山水
  • 3227字
  • 2022-05-11 15:59:15

公元2021年,夏。

黄昏,瓢泼的大雨顷撒在一望无际的高速公路上。

此刻,正有一辆黑色的汽车开着车灯在冒雨飞驰。

车厢内,急促的电话铃声陡然响起,李贺眼角一动第一时间按动手边的接通键。

“老板,不好了,咱们的再回收集散仓库怕是保不住了。”

“怎么回事?”李贺低沉的声音。

“水,水全部灌进来了。”

空气异常安静,李贺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李贺,男,八三年生人,同龄人中最成功的杰出代表,依靠资源回收再利用.年入百亿位居全国富豪榜前十,一度让中国的废品倾销世界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但去年一场疫情,几乎要了他的命,无奈之下收缩战线。

可是就连最后的家底也在面临最大的考验。

一场千年不遇的特大暴雨席卷中原,三千万资产岌岌可危,随时都会付之东流。

李贺仅仅停顿了两秒。

“我知道了,务必要保证人员安全,告诉他们必须全部撤离,我一小时后到。”

“可仓库……”

“我说了,必须全部撤离!”

“好的老板,请您也注意安全。”

“放心吧。”

按下带着大众图标方向盘上的挂断键,李贺深深吸了口气,似乎要吐出烦闷。

看到眼前的金质秦始皇摆件后,李贺抬手拍了一下微微摇晃的王冠。

“草!”不就收不了破烂了嘛,再不好还能坏到哪去?!

整个秦始皇的脑袋开始前后点头,似乎在回答李贺的话。

李贺苦笑,很快,脸上再次变得异常坚定。

商海沉浮十余载,诸多的磨难练就了李贺超乎与常人无法想象的定力。

“轰!”一阵巨响,前方的道路突然塌陷出一个巨坑,下面是湍急的洪水。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李贺刚毅的脸,此刻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刹车……

这老天,还真经不起开玩笑……

不就是死吗?大不了奉陪到底!

秦始皇的脑袋在疯狂晃动。

时间仿佛静止,李贺很欣慰看到了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哗!”下一秒,陪伴了他五年的辉腾载着他一头栽入滚滚洪水之中,挡风玻璃瞬间被剧烈的撞击直接碎裂……

他,去年因为债务危机,已经妻离子散,老母亲也不幸染病而去世,如今世间再无牵挂……

浑浊的洪水,顺着碎裂的挡风玻璃疯狂涌入,顷刻间灌满整个空间。

李贺想要去解开安全带,但是一度让他重拾信心的秦始皇摆件没有留给他任何生还的机会。

“嘭!”洪水裹挟着摆件猛然砸向李贺的脑门。

黑暗,寂静,仿佛身体在不断上升,而意识开始下沉。

“呵,我这是死了吗?终于……可以,解脱了……”

许久的沉寂……

“轰隆!”一条巨大的闪电让这个世界刹那间亮如白昼。

大雨中,一座用秦砖垒砌的棺椁同时被照亮。远远看去显得异常恐怖。

黑暗中,李贺只感到浑身被冰冷的寒风包裹,并在不停地上升。

难道这就是死后的感觉吗?好舒服……

但是很快,寂静突然被打破,李贺猛然睁开眼,因为他清晰地听到隆隆的雷声,还有淅沥沥的大雨。

“我没死?!”

突然,一道来自遥远的记忆顷刻间如洪水般涌入他的脑海。

赢姓,李氏,名贺,字知周,嫡出,大婚前日因与泗水河沐浴不慎溺亡,享年十八。

一双手,陡然摸索向冰冷的木板。

“我的摆件呢?”两手空空,那个摆件不见了踪影。

这明显不是他熟悉的车厢内部,而是一个由厚重木材打造的……棺材!

混乱又仿佛是亲身经历般的记忆不断在脑海与之前的记忆交叉,重叠。

“呼,呼……”

伴随急促的呼吸声,李贺黑暗中睁大的双眼在不停眨动。

混乱的记忆逐渐清晰,李贺终于认清了现在的处境。

他,竟然穿越了?!

如今的这具身体的记忆属于一个同样叫李贺的十八岁少年。

如果记忆没有错的话,现在应该是秦始皇的年代,只记得在临死前,有一双阴狠的双眼,仿佛还在冷冷注视着自己。

“死吧,李贺……”

这是临死前记住的最后一句话,至于所说此话的主人,李贺确始终看不清楚,只有用手死命抓住按着自己的黑手。

“放我出去!”

李贺拼尽全力地大喊着,使劲用手脚踢砸着木板。

但是外面依然大雨倾盆,孤寂的穿堂墓在大雨中犹如飘摇的一叶孤舟,奋力的呼喊声穿透两层厚厚的阻碍只剩下模糊不清的低鸣,即使声音穿透夜空也很难穿过茫茫荒野,到达任何一个人的耳畔。

渐渐的,大脑开始嗡嗡作响,李贺放弃呼救。

如果他再继续这样消耗下去,就会因缺氧而再无生还的可能。

曾经身为上市公司老板的李贺,瞬间变得冷静,并从头到尾思考眼前自己的处境。

李贺喘匀了呼吸,感受到两只脚腕处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

那是因为剧烈挣扎后,被麻绳磨破的。

按照秦国的风俗,但凡是不幸意外死亡的,尤其是阴雨天气,为了防止诈尸而特意用麻绳捆绑才能入殓。

李贺为了再次验证自己的猜测,特意用手摸向自己的脖颈。

一阵苦笑,果然不错,脖子上也有一根同样的麻绳。

如果是这样,那就有点麻烦了,要想从厚重的棺椁内出来,他必须先想法解开脚上的麻绳,再用单腿猛踹脚蹬板这处最薄弱的地方,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活命。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前身李贺是少亡,需要停棺三年省阴亲才可以与新娘一同入土为安。所以根据外面清晰可闻的雨声再结合自古以来的丧葬习俗不难判断,这正是在地上的穿堂墓中,而并非三米深的地下。

可是即使如此,在狭小的棺材内,李贺根本无法屈身用手够到脚上的麻绳,这是眼前最大的麻烦。

双脚尝试着磨蹭两下,麻绳依然十分牢固,想要双腿同时屈蹬却又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发力。

“难道两世为人都不能活命吗?”李贺此刻心中十分不甘,他怎么都不愿相信,上天既然安排了他魂穿秦朝,却又不给他留一点活路。

氧气在逐渐变得稀薄,李贺知道不能再继续做无谓的挣扎,一定要尽快选择最有力的办法,一举获得新生。

抬手摸了摸头顶,在头顶和头顶板之间还有两拳的距离,李贺急忙挣扎地往上挪了挪,给脚下留下足够的缓冲空间。

他准备利用双手推动头顶板来将全身力量都灌注在双脚之上。

“一,二,三……”

李贺在心中默念后,猛然发力整个身体向脚下滑去。

“咚……”

一声闷响,脚下木板似乎晃了晃,但是并没有被踢开的迹象。

“再来!”李贺费力地再次将身体往上挪动。

一,

二,

三……

“咔嚓!”

一阵巨响,李贺心头一喜,但是很快发觉,那只是外面的雷声,而木板依然未动。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

棺材内的空气急剧稀薄,李贺的呼吸越发急促。

也许,若干年后,开馆之后他们能够发现我曾来过吧?!

李贺心头似乎陷入了绝望,由于缺氧,意识再次开始变得模糊。

忽然,头顶一阵凉风吹过,李贺随之精神一震!

难道?……

李贺赶紧伸出双手试探并努力扭头看去,竟然发现双手消失在眼前,头顶是一片黑色空洞。

而在空洞之内,双手明显感受到了强烈的寒风在无声旋转。

这是?

李贺满脸疑惑,连忙鼓蛹着翻过身来,双手扒着边缘直接把脑袋伸进去一探究竟。

李贺瞪大着双眼,却什么也没看到,只感受到脸上有寒风在肆虐。

很明显,这不是棺椁的外面,要不然那强劲的寒风为什么没有一丝声音。

由于缺氧耳朵失聪?不可能,李贺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动身时唏嗦的声音。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地狱之门?

沉着的李贺很快也否定了这个想法。现在他很清楚自己并没有陷入混乱,怎么可能连真实和虚幻都分不清楚。

一时没有答案的李贺也不敢轻易冒进,只是尽量睁着眼睛寻找任何蛛丝马迹。

并没有让李贺等多久,眼前突然出现一把铁锅在狂风中旋转。

李贺第一时间就伸手一把抓住了铁锅的手把,握在手里的真实感更让李贺为之震撼。

但是紧接着又是一把不锈钢的铲子出现眼前,李贺忙不矢地再次抓住。

铁锅铁铲在手,李贺瞪大两眼仔细看,心中冒出大大的疑惑。

老天这是可怜我,特意送给我两样后代的陪葬品?这也未免有些过于寒酸吧!

两样后代的产物,并且明显已经用过,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乱了,全特码乱了。

“要是能出现一把刀就好了,起码能割开腿上的绳子。”李贺如是想着。

李贺又抬眼看去,两眼顿时放光。

也许是天可怜见,空中竟然出现了一把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一把菜刀没有重力的约束,在空中翻飞。

情急之下李贺来不及多想,急忙丢掉两手的铁锅铁铲任凭消失在眼前,赶忙用双手去抓这把菜刀。

当菜刀稳稳落在手中的时候,李贺心中涌出一股劫后余生的激动。

只要有了这把菜刀,他就可以顺利割断麻绳逃出生天啦。

李贺紧紧抓着菜刀,双手在空洞边缘试探,并努力屈起身体。

这里的空间足可以让他坐起身,毫不犹豫地伸手去用刀割绳子。

一刀,绳子应声而断。

还未来得及高兴的李贺,突然觉得身后的冷风骤停,空气正在变得异常粘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