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奔袭三千里!提剑上嵩山!

前往河南登封县嵩山的官道上,路边旁一个破败小驿站里。

为了避雨,谢安独自一人抱剑倚墙斜靠,无聊思考着和自己此行相关的诸多问题要点。

“离开衡山大半个月,角色扮演度从当时刚诛杀掉大嵩阳手费彬三人时的47.5%,慢慢涨至如今的53.8%。”

“这样一个增长速度,比我想象的要慢上不少。”

“我本以为,现在时间线已经到了明朝,在这样一种驿站遍布天下的情况下,我在衡山做出的那些大事将会传播极为快速。”

“然而终究是我高估了这个世界明朝的驿站情报体系!”

“就算是我所做下的那些事情如此惊人,而且又经历了足足大半个月时间的发酵,这些事情的流传范围依旧没有遍及整个江湖。”

“这么多天以来,我的少年断浪角色扮演度始终增长如龟行,除了一身内力增长到了后天十层中期的程度外,我所修行的蚀日剑法武学境界才堪堪小有所成。”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想凭借如今这种实力来以一己之力挑破以左冷禅+十三太保为首的整个嵩山剑派大局,却是前路艰难!”

驿站内,谢安忍不住深深长叹了口气。

对于自己修为增长速度之缓慢,谢安在驿站外那些倾盆大雨坠地声的影响下,心中情绪一时间不禁略微有些落寞失神。

此刻的驿站外天穹上,无数宛如豆珠般大小的雨水正滚滚而落。

驿站外的宽阔黄土官道上,一时间也是被溅射得无数浊黄小水花接连盛开。

透过有些缝隙空洞的驿站屋顶,谢安一边躲避着驿站外天降瓢泼大雨,驿站内也下着淋漓小雨的“惬意”风景,一边观察着驿站外的具体风雨大势。

八月底的天气,就像是一个嫁错人的小媳妇般,情绪错乱无常。

虽然早在一刻钟前,当时外面天气还很是晴朗明媚,穹顶艳阳高照。

可下一刻,整个天地间,突然说变就变的直接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对于这样一种情况,在这大半个月时间的赶路生涯里,谢安也算是见识多次了。

就像是今天他本来一直在好好赶路,但顷刻之间便不得不从原本光辉灿烂的阳光直射下,转而顶着那突如其来漫天坠落的汹涌暴雨,在雨中一路狂奔至这间破败小驿站内暂时歇脚。

只不过,就算是谢安已经见识过了多次八月份天气的变化无常性。

但是在歇脚之前,谢安依旧并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的歇脚时间居然会如此之长。

而天上所下的暴雨,规模程度居然又是会是如此之大。

以至于他不得不在这间破败驿站之内足足等待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漫长时间,这才终于见到驿站外的风雨势头慢慢变小。

而在见到驿站外那些风雨逐渐变小以后,无聊端坐其中已久,始终倚墙斜靠的谢安。

见状,一时间也不禁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内心那股在呆坐许久后逐渐产生的枯燥情绪。

他站起身来。

身形笔直如剑的,默默屹立于破败驿站的屋檐下,静静观看着外面雨势变化,努力想为自己寻找着一个合适的撤退离开时机。

然而,驿站外的雨势减小速度,当真是太慢了。

就这么枯燥的等待着。

谢安在驿站屋檐下,一直等待到双腿都略微有些麻木之际,驿站外的雨势,才堪堪减小到一种迷蒙小雨的程度。

而见状,谢安也懒得继续再等。

冒着外面的点滴小雨,他背着行囊直接大步提剑而出。

距离离开刘府到现在,谢安出发已经有足足大半个月时间。

如今的他,正马不停蹄的继续向嵩山奔赴。

奔袭三千里,提剑上嵩山,试问天下万千不公之事,可有敢仗义行侠之辈?

谢安此行的关键目标,就是要完成这样一个狂野、奇迹的事迹。

而这个目标,也正是驱使谢安从湖南衡山刘府出发后,就一路狂奔向河南登封县的全部动力所在。

他打算直接从根本上,彻底帮助刘正风全家一次性解决掉其全部隐藏后患。

虽然在当日离开衡山以后,对于之后的事情发展,谢安就完全没有再操过心。

毕竟当时他已经将嵩山剑派所派来的威胁力量,全部给铲除了个干净。

同时也在事件之前就明确告诉了刘正风,让他注意保护府宅后的家里亲眷。

如果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刘正风依旧还能让自家出事。

那谢安也只能说一句,自己并不是保姆,他一切后果纯属于咎由自取了。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是谢安并不打算像是保姆式的,手把手教导着刘正风如何正确处理后续问题。

但无论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名气,还是为了斩草除根,谢安都打算要直接收拾掉左冷禅以及整个嵩山剑派。

而且。

谢安这段时间以来,虽然始终都在不断赶路,但对于自己离开后衡山上所发生的事情,他多少也是有所耳闻了解。

据江湖消息传言。

当日刘正风在他亲手诛灭掉嵩山剑派所有派遣高层力量以后,直接以埋伏陷阱将嵩山剑派全部入侵弟子都一网成擒。

并且之后还相当果决的。

悍然将嵩山剑派故意破坏他金盆洗手大典,并妄图抓捕他后院全部家眷的不堪事迹完全公布于江湖。

刘正风这一举动,直接导致嵩山剑派在如今的江湖武林之中,不仅名声瞬间一落千丈。

而且也让其余四岳彻底开始心生警觉,对于嵩山派开始有了诸多的暗中堤防与布局。

这一段日子以来。

为了解决这些后患问题。

作为嵩山剑派枭雄掌门人的左冷禅,不得不东奔西跑的,全力对这件事情进行洗白与善后。

以至于就连对谢安的报复,左冷禅都不得不暂缓了些许时间。

而他这一举动,也让谢安平平稳稳、轻轻松松的将修为推进到了目前后天十层中期之实力,彻底给了他一个妥善的修为增长时间。

说到底,左冷禅终究还是低估了谢安这个开挂党。

他对于谢安虽然无比重视。

但却绝没想到谢安那一身本就已经惊骇世人的修为,居然在短时间内还能够再继续飞速进步增长。

乃至于最终增长到一个,足以吊打他的恐怖实力程度。

这样一种开挂般的事情,没有经过现代文学小说洗礼的左冷禅,无论如何都绝不可能提前想到。

被雨水打湿浸透的官道上。

谢安一人一剑,一路施展着高深轻功,不断向前独自飞腾跳跃而行。

在经过了之前连续半个月的奔波时间后,此刻他距离嵩山所在的河南府登封县城距离已经不远。

在官道旁诸多高大山峦的陪伴下,仅仅奔行了一个时辰不到。

在谢安体内内气存量,尚且还余留下了一大半时。

不远处嵩山那陡峭峻拔、宛如剑戟罗列一般的峰峦,便已经清晰无比的出现在了他眼里。

停歇下自己快步奔行的脚步。

眼见着在经历了半个月时间的奔波后,此际终于已经踏上目标土地,谢安心态终于不再急躁。

一路奔袭三千里,饱受风尘摧残。

此刻的谢安,身体虽然还能撑住,但是在精神上,他却当真是已经颇为有些劳累不已。

因此,在经历了这半个月来,一共三千里遥远路途的辛苦奔波后。

好不容易抵达嵩山脚下所在地--登封县城的谢安,他决定要先行对自己,好好进行犒劳一番。

他要饮酒,要吃肉,还要再换上一套新的衣服。

直到酒足饭饱,精神舒缓后。

再明目张胆的、直接带上横幅,光明正大攻打上嵩山大门。

虽然是千里奔袭而至。

但是什么上门偷袭,暗中出手之事,谢安仍旧绝没有任何打算去做。

他要的就是一个名声,要的就是一个万人崇拜。

只有光明正大,只有大张旗鼓。

这样一来。

他的少年断浪角色扮演进度,才能够以最快速度进行提升。

也才能同时给他反馈回来,更强的内力修为与武学功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