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五岳嵩山令!正道之天:左冷禅!

“扮演度41.3%!”

“一个死掉的木高峰,一个被断臂驱逐掉的余沧海,给我再一次贡献了足足接近7%的少年断浪角色扮演度。”

“而且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随着时间推移,这件事情不断发酵被更多人知晓,到时候我的角色扮演度定然还会有更大幅度提升。”

“哈哈哈哈,当真是爽快!”

“这些人简直就是一个个绝佳的经验大礼包呀,真希望嵩山派的人快点来!”

在随手解决掉余沧海、木高峰两人联手后,重新归于安定的谢安,默默端坐于大厅中央处,神情宁静的开始闭目养神。

在所有人未曾察觉到的状态下,他从容在脑海里翻阅着关于自己那份少年断浪武学传承的增长进度。

通过一番查看,他发现在角色扮演度抵达41.3%后,自己此刻不仅体内内气修为开始极速增长,快速向着后天九层迈入。

而且就连之前在与余沧海、木高峰二手交手时那些被消耗掉的内力,此刻也同样一点一点恢复的,慢慢重新归于了满值。

在这样一种状态下,谢安心里既惊又喜。

突然发现自己拥有越战越勇、越战实力越强buff的他,此刻不仅心里完全没有了对要面对的诸多嵩山使者那份忌惮情绪。

而且相反的,在发现自己不仅实力有所提升,并且内力也被完全补满后,谢安的心里甚至于有一种冲动。

那就是在等会见到嵩山派众人之后,直接毫无顾忌的便对他们高呼自己要一个打他们一群,一个要干废他们一派!

……

大厅内。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在刘正风的热情招待下,对于之前因为余沧海、木高峰两人所发生的不快事件,此刻大家都已经选择性的将其忘记。

整个金盆洗手大厅里的气氛,完全堪称是热火朝天。

而很快的,也就是在这样一种热火朝天的气氛里,刘正风在看见大厅里所有人都情绪高涨愉悦后。

他直接笑意盈盈的穿梭过大厅内诸多拥挤人群,蓦然走到人潮鼎沸的大厅中间,高声大喝着开口道:

“谢谢各位江湖同道今天都能够忙里偷闲的,来参加我刘某人的金盆洗手大典。”

“我刘某人,身为衡山派弟子多年,这些年来身无寸功。”

“比起我师兄莫大先生,我无论是修为、还是对于门派的贡献,都不如他远矣!”

“为此!我刘正风今日,正式宣布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从此不再过问与江湖武林有关的一切事情!”

“如违此誓,我刘正风当遭受天人背弃,神鬼不饶之灾!”

说话间,刘正风原本那常年笑意盈盈的面容上,表情此刻变得分外严肃。

大厅内任何人,只要是看上一眼他此刻的语气表情。

便都能够明显感知到此刻的刘正风,内心那份果决与坚持。

明白他此刻一定是死心塌地、一心一意的心想要退出江湖武林,从此不再过问刀剑之事。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

金盆洗手大厅内,在经过短暂的沉默后,所有参与进了这场金盆洗手大会的江湖中人里。

除了同为五岳剑派中人的定逸几人,面色略微有些感怀叹息以外,其余所有江湖人士一时间都忍不住纷纷鼓掌拍手叫好。

对于刘正风的安全退出武林,这些天天都在刀口上舔血、剑锋上求生的古代版“古惑仔们”。

他们心中在颇多羡慕之余,忍不住也开始纷纷幻想着。

自己将来年老后,是否也能够像是刘正风这样,直接带着诸多财富安全功成身退出武林。

不过就在如此气氛一片祥和的情况下,在大厅内所有人都一片祝福之时。

人声鼎沸的大厅门口处,突然间却直接传来了一声雷霆厉喝。

在这声突如其来的大喝声阻止下,本来已经轻轻捋起衣袖,伸出双手就打算放入面前金盆内默默完成金盆洗手大典最后一个步骤的刘正风,他内心情不自禁猛然一抖。

一时间,在昨晚凌晨等到所有人都已经入睡后,谢安那突然找到他并向他附耳说出的那番惊天话语,此刻骤然泛滥在他心头。

情不自禁的。

刘正风在心中诸多复杂情绪游荡之余,他那双白胖的大手,直接不管不顾的便向着面前金盆快速按压而下!

“刘…正…风!!!”

“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我让你停!你没听见吗?”

“啊?!”

说话间,一道身穿黄色衣衫的高大身影,骤然从大厅门前轰然冲入其内。

与此同时,跟随着他身影一同出现在金盆洗手大厅之内的,还有两个身上气势一看就明显也非常人的黄衫身影。

“大嵩阳手费彬师兄,托塔手丁勉师兄,还有仙鹤手陆柏师兄,你们三位今日怎么这么有闲空,来我衡山派做客?”

“小弟招待不周,还请嵩山派三位师兄见谅!”

心中情绪波动万千。

已经将双手浸泡入面前金盆之内、清水之中的刘正风,看着面前联袂而来的,在嵩山十三太保中排名相当靠前的丁勉、费彬、陆柏三人。

在沉默了短短一两秒钟后,他面上骤然间再次绽开了笑容,满脸笑意盈盈、憨态可掬表情的开口道。

“少废话,刘正风!”

“对于我们几人为何来此的目的,你难道不是心知肚明?”

“我告诉你,刘正风,你与魔教十长老之一曲洋勾结串联、狼狈为奸的证据,我们嵩山派都已经彻底掌握了!”

“今日我们几个来此,就是奉五岳盟主之命,刻意前来缉拿你,以及你刘府上下一切与魔教相通者!”

大厅内,看着已经金盆洗手完毕的刘正风,那满脸笑意盈盈、完全不知畏惧的表情。

自觉自己所在的嵩山派,如今已经在掌门左冷禅带领下,拥有对于其余四岳剑派压制性处理权的大嵩阳手费彬。

他一脸阴冷的,右手高举着一面五色锦旗。

在满是珠光宝气晃动的五色锦旗招摇间。

他和自己两位师兄托塔手丁勉、仙鹤手陆柏,神色颇为自傲的,直接将已经金盆洗手完毕的刘正风,牢牢包围在了三人脚步圈层之内。

大厅内,许多原本因为突然有人闯入,而打算站出身来宣扬一下自身正义的江湖人士。

他们在看见身为嵩山派十三太保前几位的大嵩阳手费彬、托塔手丁勉、仙鹤手陆柏几人,居然直接手举五色锦旗,不管不顾的将刘正风牢牢围困于内后。

顿时之间,他们这群人一个个不由得赶紧又纷纷龟缩了回去。

面对五岳剑派之首嵩山派的威势,他们此刻心里再无任何出头打算。

比起那些寻常江湖底层之人,他们这群江湖中层人物其实要更加贪生怕死,也更加明白五岳盟主左冷禅的滔天权势。

面对此刻大概率应该是带着五岳盟主左冷禅命令前来的费彬三人,他们当真是丝毫不敢碰触虎须。

“刘正风这家伙死定了!”

“除非是少林武当掌门这两位擎天泰斗出面,否则放眼整个正道江湖之中,五岳盟主左冷禅,他就是天!”

金盆洗手大厅内,一片寂静的气氛里。

诸多江湖人士心中,抱着等会可以看好戏的想法,开始对于接下来厅中局势的具体发展情况努力作出判断。

只不过。

他们这群人,既低估了刘正风那一身回风落雁剑法的战力,更低估了谢安的勇猛精进之心。

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情况下,很快的,谢安却是一声长啸飞身而起,手中长剑直接化作惊天长虹,瞬间将托塔手丁勉三人通通笼罩于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