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想攻少林,又谋明教

“少林。”

“易筋经。”

“如此重宝,如果直接上门去借、或者以物换物,那群老顽固定然不会让我如愿,毕竟这方世界的少林行事风格远没笑傲世界里那般身段柔软。”

“当年张无忌身受玄冥神掌寒毒而病重,哪怕是武当张三丰亲自出面,但少林、峨眉依旧不愿意因此而借出或者交换掉自己门派的九阳功。”

“张三丰都做不到的交换之事,我自然也不可能做到。”

“所以说,像少林峨眉这样极度不团结的正道门派,接下来也确实是活该遭遇一劫。”

云流岛码头处,谢安缓缓走下船只。

此时此刻的他,好不容易才经过长久的易筋经调息慢慢压制住了体内两门先天异种真气。

不过为了避免马上复发以及寻求更好的解决方式,传承了一部分少年断浪以及十八岁步惊云思考模式的谢安。

就在这返程的短短几个时辰里,他心中便已经多次思考过自己到底要不要直接打上少林大门这个问题。

毕竟。

就连张三丰都搞不定交易之事,那无论怎么想,他所能够做成这笔交易的可能性也都是希望渺茫。

而如此一来,想要搞定少林拿到瑰宝易筋经,算起来最快的办法,也就只剩下了强抢。

并且此刻谢安现在扮演的是十八九岁“不哭死神”步惊云。

以这个年龄段步惊云的心性来看,他从骨子里就不是一个愿意受委屈的人。

只要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一定程度的不择手段以及心狠手辣完全不会被他所在乎。

就如同不肯借出“冰魄”的侠王府,因为情急于给挚爱孔慈保存尸身,这个家族最后直接被步惊云选择了整个灭族,从上到下、从老至幼一个不留。

可以说,十八九岁的步惊云,论起心性,他并不会比黑化初期的断浪好上多少。

这个年龄段的他,心里完全只在意自己重视的那部分人性命,至于其余人死活,根本看都不值得他看上一眼。

“可惜啊,强攻终究是不太现实。”

“想要易筋经,终究还得是等着赵敏出手才最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莫过如是。”

叹了口气。

站在云流岛的码头上,看着慢慢停泊不动的元庭运输船。

在云流岛千余名飞云堂帮众们的激动目光下,谢安没有过多拖延的,直接就开始下令让他们搬船卸货。

虽然才刚刚得到一笔巨大的财富,但是这些东西,并没有放在谢安眼里。

他此时此刻心里所思考的,完全都只有着关于赵敏接下来如何俘虏六大门派,并将他们全部押送往元大都之事。

因为也只有那个时候,六大门派内部的防御才会降到最低,谢安才能够黄雀在后般的跟随在赵敏身后,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少林至宝易筋经。

而若是没有赵敏,没有她的十香软骨散,没有她背后的偌大元庭在进行威慑。

谢安哪怕是愿意为了更好的扮演步惊云,以及愿意为了少林至宝易筋经,直接不顾一切的就此强势打上少林。

但那样一来,他所要面对的,绝不仅仅是赵敏面对的那波普通难度少林寺而已。

到时候,大概率的,类似于少林三渡、隐藏扫地僧之类的少林寺底蕴,谢安都只能是头铁的选择碰一碰。

然而,对于少林三渡这三个老不死的少林寺隐藏人物。

即便是最后期已经完全神功大成的张无忌,他依旧也只能是同时对付两个,无力同时应付对面三人一体。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谢安哪怕是在再信任自己实力,也确实自认为自己如今一身实力即便是比起大后期张无忌应该也还要高出不少。

但由于谢安从进入这方世界以来至今为止,这两个来月时间内,他从未和这方世界中那些熟悉的武力顶级高手(武力对照表)们交过手。

因此对于自身如今在实力上的江湖定位,以及具体战力程度,谢安心里完全只有着一个大概模糊标准。

他目前只知道自己的实力高,但具体是高多少?

究竟有没有当今武林第一人张三丰那么高,如果和张无忌交手的话又到底要用多少招才能击败对方。

对于这种种事情,谢安目前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答案。

而这,也是他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毕竟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或许,最近我得主动去找几个江湖成名高手来称量称量自身实力了。”

“而这个对手,换成明教,感觉就很不错。”

“明教四法王、五散人,还有光明左使杨逍,以及张无忌,这都是些好对手。”

“最关键的是,他们还和我有着因果纠缠!”

看着手下帮众们卸载货物。

负手而立在码头上,谢安心里想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他先是在心里默默推算了几遍自己如今的具体武力值,而后又估算了一遍自己如今所能够动用的势力,认真计算着自己如若想要击败明教、击败张无忌的成功率多少。

而在一番推算之后,察觉到自己手下势力的薄弱以及高手短缺的谢安,他最终也只能是长叹一声、而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感叹着自己如今的势单力薄。

不管是和少林对上,还是和明教交锋,谢安感觉自身武力值虽然肯定够用,但奈何却没有手下能够拖住对方高手。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任由自身再怎么实力强悍,最终也只能是无可避免的在那样一种帮派大场面交锋中被对面用人海战术所围攻。

而这些种种问题,如今都在制约着飞云堂的快速发展。

所幸,机会很快就要到来,一切都只需要等待东风。

想到这里,谢安放下心里的诸多计较。

码头上,他重新开始盯紧了码头上不断卸载的金银货物情况。

对于这些接下来能够帮助自己大力发展帮派进程的东西。

虽然在经历了笑傲世界里的一段时间教主体验后,谢安如今早已不怎么在意和动心。

但他所定下的飞云堂帮规森严。

该赏多少就是多少、绝不吝啬;而该罚多少也得是多少、绝不留情。

他却是不打算就这么随意松懈的,故意用这些巨额金银财宝来考验手下人性,让他们心存侥幸的伸出贪财之手。

妄图试探人性者,往往将会被人性黑暗面所吞噬。

对于这一点,谢安前世既读过人性的弱点、读过一些心理学书籍。

在上一个世界里,更曾经亲眼见证目睹过许许多多为名为利而发生的肮脏丑态之事。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他行事之间宁愿谨慎再谨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