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火麟出鞘!神印法师!

元庭运输船甲板上血雨遍洒、坑洞处处。

谢安在使出排云神掌后,虽然一招解决掉了距离自己位置最近的十来名元军士兵。

可由于他掌力破坏性过强,在他一掌过后,他周围的舰船甲板上,除了各色断肢、碎肉以外,不可避免的也出现了无数幽深裂纹。

不过即便如此,但战斗依旧还要继续。

踏着脚底残破的甲板,谢安身形再度暴起。

“行云流水。”

“披云戴月。”

“翻云覆雨。”

不过是瞬息之间,谢安直接连出三招。

“轰!”

无数先天气劲喷薄而出,在舰船甲板上形成大片浓郁云气。

整个元廷运输舰甲板之上,以谢安为中心方圆六七米之内的舰船甲板,渐渐开始不断龟裂。

在这样一种惊天动地的情境之中,谢安全身内气沸腾涌着,双掌骤然在身前拍出数百云气掌影。

一瞬间,元庭运输船上。

一大片好不容易才从谢安之前掌法中逃生而出的士兵们,他们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直接当场便被谢安所劈出的漫天云气掌影给轰然击碎,在惨叫哀嚎着骤然碎裂成了满地肉块。

甲板上,血雾迷蒙。

整个元庭运输船上,瞬间空出了一大片空白地带。

而此时此刻的谢安,他独自屹立在这一大片空白地带之中,完全没有做任何防御准备的,就这么默默恢复着体内真气。

这一刻,由于刚才的爆炸性攻击,谢安已经不再需要有任何防备。

整个元庭运输船上,但凡是距离他位置稍微近上一些的元军护卫队员,此刻都已经完全没有了活着的可能性。

而舰船甲板远处那些剩余的一两百名精锐元军士兵们,他们如今脸上亦是完全没有了之前那副战意激昂的模样。

在谢安的恐怖战力之下,他们这群人已经彻底失去了对抗勇气。

毕竟即便他们一个个都有着战场精锐之名,但他们的勇气终究还是有所限度。

以凡俗血肉之躯,以人间精锐之名,他们固然是并不会畏惧任何一场人间战场搏杀,但这不代表着他们就有勇气来对抗谢安这样一位非人怪物。

只不过,他们这群元庭士兵们失去了对抗勇气。

可谢安并没有。

几秒钟的短暂休息时间一过。

谢安看着远处甲板上那些畏缩的元庭水军士兵们,他嘴角突兀的浮现出一抹残忍笑意。

而他的眼神里,亦是快速流动过一抹血色幽光。

缓缓上前,一步一步平静走动。

谢安浑身充满了压迫气势的,强行逼迫得对面元庭士兵们跟随着他脚步一起,不断的向着后方退去。

几个呼吸过后,甲板上的元庭士兵们,他们的退路逐渐走到了尽头,后方的甲板距离已经完全无法再容纳他们继续后退。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逼不得已的,这群元庭精锐水军士兵中,终于有人因为再也无法忍受住这种逼迫氛围。

“上,咱们大家都一起围攻!”

“我们这么多人,就算是一人剁掉他一块手指甲盖,那咱们也能把他逼迫得重伤退走。”

“弟兄们,我们如果再这样下去,那我们可就彻底完蛋了!与其继续忍受,不如拼死一搏!”

甲板尽头,不知是谁率先开口呐喊了一声。

总之在他的率先出声动员之下,仅仅只是一两个眨眼的功夫。

甲板尽头那些气氛已经压抑到了极致的元庭水军士兵们,他们终于放弃了一切顾虑,直接向着谢安所在位置蜂拥扑起。

而面对着这样一大群蜂拥而来的元庭水军士兵们,一身实力已经抵达先天二重真气化形境的谢安,他也是毫无畏惧。

“唰,唰,唰!”

一大片劈空掌力拍出。

还不等那些元庭士兵们扑至自己面前,谢安直接就隔空以掌力杀敌的,瞬间拍碎了六七个头颅。

只不过,在即将被屠杀的绝望面前,哪怕是谢安攻击再猛。

这群已经彻底被逼入进了绝地的元庭水军们,他们依旧是毫无畏惧。

由于一同蜂拥而起人数极多的缘故,他们甚至强行硬顶着谢安掌力攻击,直接在付出了二三十条人命以后硬生生强冲到了谢安身前。

而在好不容易冲到了谢安周围以后,这群疯狂的元庭水军精锐士兵们,他们更是一个个出刀格外凶猛的,歇斯底里不断挥舞着手中长刀就向着谢安身体各处位置疯狂挥下。

无可奈何之下。

在周围的黑压压人群包裹之中,谢安双掌完全没有任何休息余地的,只能是不断向着周围疯狂出击。

甲板上,一道道强横掌力不断劈出频频。

大片大片的头颅,如同破碎的西瓜般,混合着无数淋漓猩红汁液一起,在地面上逐渐聚集成堆。

渐渐的。

在这样一种同时面对近两百人围攻的情况下,从第一次得到少年断浪传承以来,就一直顺风顺水、从未有过如此疯狂战斗体验的谢安。

他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杀意,也无法再忍受挥掌攻击的局限性。

刹那之间,他腰间始终斜挂着的那柄火麟邪剑,在进入这个世界两个月后终于第一次显露在了世人。

剑刃通红,炽热无双。

谢安腰间火麟剑的骤然出鞘,瞬间就吸引住了他周围那群围攻士兵们的全部目光。

而接下来火麟剑的表现也并未让他们失望。

甲板上,随着火麟剑的波动挥洒,数十上百道炽热剑光骤然贯穿谢安方圆十米之内。

完全没有留下任何活口的,数十名倒霉的元庭士兵们,他们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炽热剑光切碎了身体。

并且不只是他们。

因为同样身处于谢安周身十米范围之内。

元庭运输船上,就连那根足有一人合抱粗的大船桅杆,同样也在受到火麟剑炽热剑气的波及后,断面通体焦黑的突兀轰然倒下。

只将整个元庭运输船那巨大的船身,都给当场砸击得直接倾斜了一小半。

“该死的!”

“你们不要畏惧啊,都给我继续上!再这样下去,我们这艘船就可就要沉了!”

“按照这艘船上运送物品的贵重程度,到时候就算是你们全死了,你们家人也依旧得跟着遭殃!”

“我现在就让神印大师配合你们!不想波及家人的,快快给我以命相搏!”

“我要剁掉这头汉人猪的四肢,将他拴在我们这艘战船的破碎桅杆上当狗!”

元庭运输船上,眼见着运输船只主桅杆断裂。

作为这支运输船队最高统领的阿里不塔,他愤怒的嘶吼着,直接就对甲板上剩余的士兵们下达了威胁命令。

而且与此同时,此刻的阿里不塔,他同样再也顾不得自己之前那种看不上江湖武林人士的想法,直接就打算动用自己这只运输船队上的最高武力代表---朝廷供奉密宗神印法师。

“阿弥陀佛!”

“阿里不塔,你终于舍得叫我了!我这就来助你一臂之力!”

江面上,随着阿里不塔的绝望怒吼声响声。

几道消瘦身影一路凌波踏浪而来的,骤然闯入了谢安眼帘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