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炮火轰鸣!排山倒海!

而眼见着独属于元庭官方的三条巨型运输船已经赫然在望。

负手站立于己方上百条小型船只的最前方船头之上。

谢安没有任何犹豫情绪的,直接挥手就下达了攻击命令。

不同于这个时代土著们面对元庭官方的恐惧。

作为一个穿越者,对于此刻的元庭,谢安心里全部的印象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这个朝廷已经彻底腐朽了,同时没有多久就要灭亡。

而将来这片土地新管理者,他的名字叫朱重八,是一个铁血大帝,同时也是这方世界里明教所支持的义军首领之一。

如此一来,作为一个大概知道未来历史脉络者。

面对着元庭这样一个即将灭亡的朝代,同时自身在这方世界既无牵无挂、无儿无女,并且实力还绝顶高超。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谢安实在是无法太将元庭放在眼中。

即便此刻对面负责押送这几条运输船的,是元庭最精锐水军,也是如此。

“杀呀!!!”

“兄弟们冲!!!”

宽阔的长江江面上,原本一片风平浪静。

随着谢安一声命令下达,无数不怕死的水贼同时开始向着元庭运输船发动攻击。

只不过,虽然在元庭运输船内无数金银财宝的诱惑力下,谢安手下的这些长江水贼们一个个都士气高昂、作战能力相当勇猛。

但同样的,作为一支能够被派来负责运送如此高昂价值物品的精锐水军护卫队。

此时此刻,正成为谢安手下长江水贼们劫掠对象的元庭运输队战力亦是不俗。

即便是因为谢安手下长江水贼们的突然袭击,他们刚开始稍稍有些没来得及完全反应过来,以至于落了下风。

可是很快,这群被偷袭的元庭精锐水军部队就重新恢复了理智,直接在宽阔的长江江面上迅速摆开了战船阵形。

并且与此同时,这些元庭精锐水军们,他们还依靠着自己船只的先进性,率先就向着谢安手下的长江水匪们喷射激发出了一颗颗巨大炮弹。

而面对着这样一种跨越式的打击,座驾普遍都是小船的长江水匪们。

在无数巨大轰鸣声中,他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的,很快就被这些青铜火炮群的恐怖攻击力所打蒙掉了。

没过几分钟时间。

整个长江江面上,除了一部分脑子聪明的长江水贼们依靠着潜水凿船,以及凭借高超身手一路攀越至元庭官方船只上就此凶悍发动反击以外。

谢安手下派出袭击的上百只水匪小船里,还能存活在水面上、没有被火炮所轰破的,数量也就仅剩下了一半出头。

宁静的海域上,因此也到处漂浮着一条条残肢断臂、血肉碎块,放眼望去尽皆一片血色。

“这!这只元庭护卫船队的火力怎么会如此凶猛?”

“这种能够布置在船上的火炮,造价极其高昂,在如今的元庭水军里,能够拥有这种精妙火炮的队伍,数量十中无一!”

“见鬼了,这只元庭运输船船队到底在运送什么东西,我们踢上铁板了!”

长江水面之上,残余的数十条水匪小船最后方。

一条在之前冲锋战里始终静立原地不动的船只上,几个衣裳华贵的水匪头目站在谢安身旁,脸色极其凝重。

他们看着谢安,虽然不敢明的劝说。

但他们一个个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充满了想要劝谢安撤退之意。

很明显的,因为刚才元庭官方的那一波密集火炮袭击。

就算是心中明知谢安实力堪称绝世高手,但这群眼力浅薄的长江水匪头目们,他们仍旧一个个根本不相信谢安会有逆转乾坤的能力。

毕竟水战与陆战不同。

虽然战斗过程中也有着接舷战这么一说,但最主要的,还得是依靠船坚炮利。

没有坚船利炮,无论水贼们士气如何高昂,最终他们结果都只能是绝望败亡而已。

毕竟哪怕就是谢安修为再怎么通天彻地,可是在这个辽阔无边的江面上,他又如何能以一己之力来和这么多门火炮进行对抗?

总不可能是直接一苇渡江,然后再用莫大神功将对面那些凶残火炮给全部轰击回去吧?

这想想都是不可能。

谢安身旁的这几个水贼头目们,此刻心里对于谢安完全没有信心。

而与之相反的,虽然身边人一个个都面色难看至极,但作为江面这上千名长江水贼统领者的谢安。

因为对自身实力有着绝对自信,所以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倒是依旧平静如初。

甚至于,仅仅在略微几秒钟的思考和犹豫以后,他就直接以雷霆吼声,再度于江面上下达了命令。

“江面上所有存活者,听我命令,接下来你们尽可能的全部将船只靠近对面运输舰船,然后直接开始接舷战!”

“当然我作为你们的统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一定身先士卒!绝不后退一步!”

“而在我尚未身死以及后退前,如果有人胆敢在冲锋途中畏畏缩缩、退缩惧战的话,那他等会就算是活下来,一样也得先三刀六洞走上一遭!最后再吊死于云流岛上!”

“我这番话,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吧!给我杀!”

言语中带着绝对的自信与霸气。

刚刚语音落地,谢安便从自己所在的小舟上直接一掠而起,身形宛如飞天般瞬间窜起二三十米。

就像是一只海中飞燕般,纵然是周围再怎么炮火连天。

但他依旧身形敏捷的闪掠过所有炮弹,翩翩然毫发无损的直接在海面上凌波踏足数百米距离,强行攀登至了一艘巨大的元庭运输船上。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谢安更是完全没有给运输船上元兵们留下任何反抗机会的。

“砰!”

身体直接落足踏脚到元庭运输船上,双脚骤然灌输劲气,用力在舰船甲板上一踏。

在登船落地的瞬间,谢安便用体内劲气硬生生将脚下运输船甲板给轰炸出来了一个巨大窟窿。

“该死的,给我杀!杀死对面的这只汉人猪!”

“对面的这个汉人猪居然胆敢损坏船只甲板!我一定要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军威不可侵犯!”

“像他们这种所谓的武林高手,在我们元军的凶猛围攻下,根本没就有任何值得骄傲的东西!”

而元庭运输船甲板上,面对着谢安的突然袭来,以及他在船只甲板上所造成的巨大破坏。

运输船指挥室内,作为这支运输船指挥官的阿里不塔,他直接想也没想的就命令手下全部向谢安发动了攻击。

在这个过程中,阿里不塔甚至根本都没有要去叫运输船上的随船武林人士与谢安搏斗一番的打算。

身为一个当世第一帝国的知名精英水军大将,阿里不塔从骨子里就非常看不上谢安这种所谓的武林人士。

他只崇尚火炮攻击,以及士兵暴力围剿这两种东西。

而面对着阿里不塔这样一种传统围剿方式,谢安也是非常不客气。

他双脚在原地微微一点,身体飞窜如箭矢般轰然闯入甲板上的元军包围内。

而后谢安双掌在一个反转间,好似两条出海游龙般,骤然在人群之中劈出漫天气劲。

“轰!”

气劲炸响,甲板上无数云气缭绕。

一大片靠近谢安位置的倒霉元兵们,他们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具体情况的,身体直接就被谢安的排云掌气劲给悍然炸飞到了空中。

然后轰的一声,骤然躯体四分五裂、血落如雨,下场凄惨到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