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长江以北,排云神掌!

春雨连绵,细润无声。

元庭至正十七年(公元1357年),距离元庭灭亡还有十一年。

长江之上,一道璀璨流星骤然划破长空。

“轰!”

一声巨响。

就在璀璨流星划过江面的瞬间,浩浩荡荡的长江江水里,一个青衫身影骤然坠落。

“呼……!”

“我呸,又搞我,狗系统!”

“上一次是把我丢在荒山野岭,这一次就把我丢在长江江水里。”

“要不是我如今实力今非昔比,就这般待遇,我怕不是开局就得当场狗带。”

“狗东西,你就不能像第一次把我投放在衡阳城外那般,好歹也温柔些是吧。”

用力的向外吐出一口江水。

突如其来的,直接就被从蓝星现代社会再一次给丢入到穿越世界中的谢安。

他口里骂骂咧咧的,实在是忍不住有些窝火。

费力的在长江江水之中打着扑腾。

这一次,谢安要凭借着自己的先天实力,强行泅渡过漫漫长江。

即便是他并不会游泳。

………

三月的凉风肆意吹拂着长江江面,江面上不时的便掀起大片涡旋。

长江之上,一个面积仅有数千亩土地的江心小岛内,到处动工一片,人声沸腾。

这里是云流,一个在被人发现了三十多年,但却一直都没有个明确主人的著名混乱之地。

一个独属于长江北面水贼的超大型势力窝点。

在这里,有民居,有建筑,还有着一套只属于长江水匪之间的条例规范。

在这套规范下,哪怕是这里随时都聚集着数以千计的凶残长江水匪。

以及诸多就算是那些在长江之上的庞大水匪群中,也算得上是暴虐成性、凶残如鬼的水匪头子。

但是这里的氛围,却依旧一点都不恐怖,反而是颇为的乱中有序。

而最近以来,这座云流岛上的规矩更是被进一步规范,所有人都生活得规规矩矩、井井有条。

在这里,如今该给的钱要给。

该交易出去的物品,也绝不能收了钱不交易。

否则,不管是谁,也不管势力有多大。

下场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吊死于云流!

并且接下来一辈子,他尸体都将饱受风吹暴晒之苦。

这两个月以来。

为了验证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足足上百名在长江之上凶名昭著的水飞,以及数十名偷偷来到这里进行交易的武林黑白两道头目、元庭官员,都直接付出了生命作为代价。

从此成为了云流岛绞刑架上,一具具永恒的干尸。

做成这一切的人,名叫步惊云。

年约二十,一头短发、不能及冠。

终日一身黑衣,一个红披风,脸冷且俊。

云流岛上的各路水匪们,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路。

反正从他两个月前第一次出现在这座云流岛上时,他就以绝对的暴力镇压了一切。

在他那一手名叫排云神掌的恐怖掌法之下,仅仅是上岛的第一天,便有数以百计的水匪直接被他当场打爆了身体。

而这两个月以来。

他更是直接以暴力强行收服了整个长江以北全部的水匪头目,反属不服者,一律皆被其残酷处死。

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用的是什么办法,但是如今整个长江以北的水匪势力,在事实意义上,却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全被他给强行拧成了一股绳。

不管是元庭的律法,还是武林中那些黑白两道的命令,现在都已经完全无法作用于长江以北的江面之上。

在这里除了这个名叫步惊云的男人所创建的势力飞云堂以外,什么人的话语都是无用。

甚至。

由于飞云堂的强势管辖,近两个月以来,云流岛上不仅逐渐衍生出了一套简陋的岛内律法体系,形成了一种独属于长江水匪内部的逻辑理念。

而且,由于飞云堂堂主“不哭死神”步惊云的强势命令与规划。

最近在这座云流岛上,先是各色乱糟糟的水匪建筑被强行拆除。

然后,在江心小岛正中核心处,一个三层高地的精美小楼骤然拔地而起。

同时在这座精美小楼周围,数百栋石质精美房屋,以及一大片防御塔楼,同样也是在不断动工建造之中。

整个云流岛上,罕见的已经开始拥有了一种名为乐土的气息。

为此,飞云堂所付出的,是一大批一大批的金银钱财,无数被征集动用的水匪人力,以及从各种花钱买来的辛苦劳工。

而这,也让已经手握整个长江以北水匪势力的飞云堂,最近堂内储备资金开始不断下降。

为此,作为飞云堂管理者的步惊云(谢安),他不禁把念头逐渐打到了元庭的朝廷运送船队之上。

然而,对于步惊云的这个惊天主意。

即便是在长江之上已经肆虐了许久的飞云堂内诸多水匪头目,他们一个个心里,那也是瞬间便打起了退堂鼓。

虽然如今的飞云堂,已经统辖了长江以北几乎所有的水匪势力。

就连元庭官府,除了在几条主要的运输通道上还有人强势管理以外。

在其余诸多水运方面,他们亦是只能任由飞云堂触足疯狂扩张,根本无力阻止。

但这并不意味着,飞云堂这样一个新兴江湖势力,就能够正面和元庭的水匪大军所碰撞。

因此,此刻在云流岛的飞云堂总部议事大厅之内,即便是步惊云(谢安)将自己手下诸多水匪头目尽皆齐聚一堂。

但他们依旧一个个吵得是唾沫横飞,谁也无法说服谁,更无法具体的拿出一个可行办法来。

“所以说,这就是你们这些飞云堂元老们的胆量?”

“这就是你们给我步惊云的答案?”

“嗯?”

一道冰冷霸道的声音在飞云堂议事大厅内骤然响起。

被吵的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

飞云堂议事大厅边角,本来始终都在负手看着窗外风景的谢安,他一时间忍不住骤然冷哼一声,一脸冷漠的回头看向殿内诸匪。

听到这个声音。

飞云堂内,数十名手持刀剑的江中悍匪们,他们脸上表情顿时不禁纷纷一凛。

紧接着,丝毫不敢辩驳的,他们一个个赶紧轰然跪倒在地,直接就开始磕头认错,再也不敢继续喧哗吵闹。

“砰…砰…砰!”

整个飞云堂议事大殿内。

一时之间,居然全都只剩下了他们那额头碰撞地面的沉闷声音。

“哼!”

“不必如此,我虽然给你们下了三尸脑神丹,但这个丹药我之前已经给你们都吃下了三个月解药。”

“接下来,只要你们表现出色,能够达成我想要的。”

“到时候,我不仅给你们每人都赐下一枚能够维持一年的解药。”

“而且,到时候我们得到的这笔巨量财富,除了七成留给总部使用以外,其余三成我通通赏赐给你们,绝对让你们一个个吃的是肠肥肚满、嘴里流油。”

“行了,散会!接下来所有事情你们只要都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眉目间带着一缕失望,看着议事大厅内这些心性气度根本上不了台面的水匪头目们,谢安没有再留给他们任何一丝犹豫空间的,直接就强势下达了命令。

而后,他看都没有再看大殿内跪成一地的黑压压人影们一眼,直接抬步就走出了议事大殿。

只徒留下大殿里那些水匪头目们一个个满怀心思,就此唉声叹气不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