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了断前尘因果,再次穿越!

“所以说,现在依旧还是2022年?”

“而且地点也依旧还是在蓝星……”

“真是不可思议,没想到距离我穿越到现在,蓝星时间居然才刚刚过去了一周而已。”

“可如今的我,分明却已经在笑傲世界中度过了百来天时光。”

“穿越之妙,世界之隔,当真是玄之又玄也!”

“而且这段日子以来发生的这些事情,也当真是魔幻透顶!”

荒野森林边缘地带。

一颗离地距离最高的大树顶端。

谢安艺高人胆大的,一边随意躺在大树树梢处一根仅有小儿儿臂粗细的纤细树枝上悠闲刷着手机,一边口里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半个小时前。

在轻松拿走了那群出来打猎游玩的年轻有钱男女身上全部手机后,经过一番重复不断的摸索试探。

托三清道祖的福,谢安非常不容易的终于搞定了其中一个男孩的手机开机密码。

密码非常简单,就是一个“Z”。

不过就这个简单的字母,却硬生生拦住了谢安许久。

而在此之后,才刚刚通过多次试探好不容易搞定一部手机开机密码的谢安。

为了让手机能够有一定网络信号,他又足不贴地的全力施展着轻功,一路在密林尖梢上飞奔出了接近十几里路途。

直到飞奔至密林山脚处时,他这部手机才终于收到一定的信号网络,成功给手机续上了两格微弱信号。

而也正是靠着这两个微弱信号,谢安一点一点的,借助着那龟速一般的网络信息查找能力,最终完全确认了自己如今的具体所在世界以及具体位置。

不出谢安之前所预料的。

虽然不知道在越界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如今的确是回归到了自己的原生世界蓝星之上。

而且就在一个星期之前,他还上了次热搜新闻。

标题是:因为高空坠物而倒霉身死,二十三岁可怜男子命丧十八岁高中生之手。

为此,在某音、某手、某博上,还掀起了一场范围热度颇高的讨论,就为了对这个事情中那个十八岁高中生高空掷物者的具体量刑问题。

毕竟在这一场意外里,一方面死亡的人本身就是一个从小就在福利院一路辛苦长大的孤儿。

而且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实在是年纪轻轻、很是可怜、也很有话题度。

可另一方面。

作为此次高空掷物者的那个凶手,此刻却也正好还只是一个高三毕业即将升大学的十八岁男孩。

如果量刑过重,他这一辈子,无一例外肯定是完全毁了。

因此有部分网友圣母心发作的,建议能不能对此稍作量刑减少,以避免彻底毁掉这个十八岁高中孩子的一生前途。

因此,就为了这个法院暂时还没有完全给出具体量刑答案的问题。

这一周以来,哪怕是谢安那被高空置物给砸死的尸体都已经火化了。

但对于如何给始作俑者进行具体量刑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网络上都依旧很有热度。

无奈的在树枝上翻了个面。

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些网友们的胡乱乱语,谢安心中有些带气的,右手随意一捏,直接将手中手机瞬间捏爆破碎。

“这个破网络时代!”

“怎么会有这样一群神经病,什么都不知道的,居然就开始胡言乱语。”

“要不是隔着网络、隔着IP,我实在认不出谁是谁,不然我非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顺着网线千里打人。”

“呸,什么玩意!!!”

用力从身下的脆弱树枝上飞窜而起。

对于身下脆弱树枝完全没有任何一丝顾忌的,此时此刻的谢安,他打算要离开密林,顺着网线前往千里之外。

不过,这一次他顺着网线奔腾千里的目地,倒不是真为了打人。

毕竟哪怕就是刚才,谢安在看到那些网友们各种胡说八道话语而特别生气的时候,他脑海中的那些理智情绪,也依旧没有过多的受到影响。

而他之所以在外表上表现得那么激进,甚至直接想也不想的一把就将手中手机给彻底捏碎掉。

这其中固然有一部分因素,的确是因为他不想要看到网上那些网友们的胡言乱语。

因此打算以破碎掉手中手机的方式,直接来上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可其中绝大部分原因,还是谢安不想惹出什么意外来。

毕竟如今他前身尸体已焚,现在在这方世界上,谢安本身就是一个黑户。

就算是实力不菲,并不担心自己会因此而碰上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可为了防止意外,为了避免那几个丢失了手机的年轻男女通过手机定位找到自己。

对于现代武器威力深有所知的谢安,依旧非常果决的直接从源头上就摧毁掉了那个并不属于自己的手机,用以避免在自己身上出现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此时此刻,谢安心中的全部目标,都只有着远在数千里以外的那座自己埋灰墓地所在。

如果不能亲眼看上自己的埋灰墓地一眼,重新回归到这个蓝星之上的谢安,他内心实在是无法安宁。

而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谢安绝不允许出现任何一丝意外发生。

毕竟此刻他实在是太想弄明白一件事情了。

那就是自己现在这副身体,到底还是不是之前那具。

又或者说,自己现在的这具尸体如果是被系统给重新塑造而成的,那此刻处于埋灰墓地之中的那具尸体,他又到底是不是自己之前真身。

为此,谢安就连准备都没有准备。

在离开密林后,他根据自己的直觉,完全避开大路只走小路的,仅仅只花费了不到一周时间就一路风驰电掣的穿越过大半个祖国,平安抵达了湘南莲洲。

而在到了这里以后,通过自己的武学手段进行查探。

接下来仅仅只花费了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谢安便再次一路摸进了警察局里,顺理成章的查到了自己资料,以及警察局内部电脑前面那个头颅被高空坠物砸破出一个大洞的前身尸体照片。

第二天,埋尸墓地,谢安面容复杂的站在墓碑前,俯身送上了几朵菊花。

此时此刻,虽然还没有开棺验证骨灰。

可就这么站在墓碑前,谢安突如其来的,便已经完全能够感受着墓碑之下那已经只剩下一捧白灰的自己前身。

而这,一时间不禁让他心中突生解脱之意。

这一刻,突如其来的,谢安恍惚间感觉自己在这方世界的因果彻底得到了抹消。

同时,就在同一时间里,自己和系统金手指之间又再度产生了联系,一个新的世界正缓缓向着自己敞开大门。

“呵。”

“我说怎么在越界过程中,居然还要来到此方原生世界走上一趟。”

“原来如此,原来我这一次,才算是真正的穿越跨界过程。”

“而在我之前,之所以迟迟都打不开新世界大门,原因就是因为我没有成功解决掉我遗落在这方世界中的因果关系。”

“现在一切都解决了,我终于就可以重新穿越了。”

口中喃喃自语着。

站在墓碑前,谢安神色怅然所失。

这一刻,不自觉的,他突然想到了鲁智深那首诗句。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原来如此,今日方知我是我~”

看着墓碑,低语喃喃。

对于这方世界,谢安很快就消除了最后一丝留恋之意。

就在一阵璀璨白光中,他骤然破空腾身而起,再次向着新世界飞升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