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逼杀方证!势压天下!

只不过,心里想归想。

从方证佛门狮子吼音波攻击下清醒过来的谢安,他在出手之间依旧并无任何留手之意。

他抬手就是一剑直劈的,骤然在空气里轰然掀起一股风雷震爆之声。

一瞬间。

方证身前,就好像是爆炸了一枚空气炸弹般,随着一声轰响炸起。

“轰!”

刚刚才全力施展而出佛门狮子吼,此时正处于内力空虚期的方证,他根本没来得及做出任何抵抗动作的,身子瞬间便被炸飞而起。

身在半空中的他,一时间再无任何抵抗能力。

“呵!”

“破衫!”

“囚笼!”

大殿内。

眼见着方证无力反抗,谢安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他手中火麟凶剑快若疾风般,趁着这个机会,一连在虚空中划出十数剑。

“撕,撕拉!”

空气中剑光连续闪动,伴随着一阵阵衣服皮肉被划开的声音。

下一秒钟,随着方证砰的一声沉闷坠地。

这位当代少林方丈,他非常狼狈的,不仅浑身上下血痕处处,一身衣服全被鲜血所浸湿。

而且此刻的他,除了下半身还有少许被谢安特意留存下来遮羞的遮羞布片以外,其余部分尽皆赤裸光溜一片,整个背部胸前全都被写上了一个大大的囚字。

殿中。

看着如此狼狈的方证,谢安眉头一挑,表情非常恶劣的忍不住开口大笑道。

“哈哈哈哈!”

“老和尚,我断家蚀日剑法,从来就不随意杀戮正道之人。”

“看你年长,我特意放你一条性命。”

“怎么样,老和尚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一下我?”

闻听到谢安言语。

地板上,一身血污狼狈模样,浑身近乎赤裸的当代少林方丈方证,忍不住略微摇了摇头。

他脸上带着几分坦荡、几分无奈模样的,言语平静且低沉的开口做着回应道:

“阿弥陀佛!”

“断教主,我佛如来曾经割肉喂鹰。”

“此时老僧不过是遭受这小小一点屈辱,这实在是不算什么。”

“而且老僧如今这份遭遇,正好还可以当做是给刚才殿内那些无辜受累的英豪们赔罪,这让我心甚慰。”

说完,方证挣扎着从地面上爬起。

直接躬身低头的,当众就给殿内那些之前被波及的黑白两道武者们合掌道了个歉。

而看到方证这般模样。

一时之间,谢安脸上不禁笑意全敛。

手握着火麟凶剑的他,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道血色,心情诧怒的直接当场冷笑出声。

“呵!”

“有魄力!有手段!”

“不愧是当代少林方丈,一手推动造成江湖武林如今格局的幕后黑手,你这份心胸口才,我实在是佩服!”

“不过,作为一个武者,我告诉你一个事实。”

“那就是在一个远胜过你的强者面前,一切花言巧语,尽皆都是无用!”

“介于你刚才言语之中的无礼,以及并未对我的手下留情作出感谢,我决定送你一剑,并且之后再送你一个全宗覆灭的下场。”

说完,大殿之内,剑光闪动。

心情不忿的谢安,骤然再出一剑。

在这一剑中,谢安没有玩任何花哨。

下定决心要给方证有一个狠辣教训的他,直接抬手间便是凌厉一剑狠狠斩落在方证双臂之上,完全没给他留下任何反抗机会。

方证上一秒尚且还在合掌道歉。

下一秒,他的双臂前段就已经双双飞起,在半空中抛甩道道血花。

面对如此场景。

大殿之内,那些刚刚还在为方证合掌道歉举动所震撼。

心中震惊于方证这位当代正道魁首,居然能够在沦落入绝地之中时,依旧行事如此淡定平静且言语睿智的黑白两道成名武者们。

一时间,他们心里不禁油然而生出一种对于谢安的恐惧。

他们万万没想到。

像断浪(谢安)这样一位前不久还在江湖中拥有偌大正义名声的少年天骄武者。

居然会在诛杀掉原来天下第一人东方不败后的短短几天时间内,突然便由屠龙少年直接转变成了一条喷火恶龙。

甚至比起以前的东方不败,他在行事之间居然还要更加的凶蛮与肆无忌惮。

以至于堂堂江湖正道魁首,千年武道禅宗少林的当代方丈方证。

他这样一位实力高超到能够以一声佛门狮子吼,直接晕眩住日月神教议事堂内数百名黑白两道成名武者的江湖绝顶高手。

此时此刻居然也会在他面前,地位宛若猪狗般毫无尊严。

举手投足之间,受尽屈辱。

这样一种情况,实在很是让他们这些旁观者们心底发凉。

不过和他们这些旁观者们相比,此时内心情绪真正濒临崩溃的,还是方证。

在听到谢安放言要覆灭整个少林的狂妄言语后。

他顾不得自己双臂骤然失去后,那份从伤口处不断传来的刺骨疼痛,脚步踉跄着就朝谢安飞扑而去,口中亦是绝望大呼不止。

“断教主,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我少林那些年轻子弟,实在无辜!”

“万般罪恶,皆是老僧一人之罪!”

“教主若实在不忿老僧以前那番不敬行为,老僧现在就以死赎罪,只求教主莫要施展这般滔天杀戮手段!”

“……”

身体不住的颤抖。

带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冰冷寒意,飞扑到谢安脚下的少林方丈方证,他口里不断重复着同样的几句话语。

在谢安的不断逼迫下。

这位之前哪怕是身处绝境,也都始终维持着一份淡定平和心绪的老和尚。

他此刻终于也是扛不住谢安所给予的那源源不断压力,不敢再冒着那随时都有可能全宗覆灭的风险,而去刻意顶撞谢安。

只能是卑躬屈膝的,宁愿卑微求饶赴死。

而大殿里,面对着方证五体投地般的屈服请罪举动。

谢安手持火麟,目光冰冷,心中各种念头流转不断。

整个大殿内的气氛,随着他的沉默不语,气氛瞬间庄严肃穆到了极致。

这样一种肃穆氛围,一直持续了数个呼吸的时间。

直到谢安再次开口后,大殿内的这种紧张氛围才逐渐略微得以消散。

“行了,方证,我许你自裁。”

“只要你自裁,之前一切恩怨,从此皆都一笔勾销。”

“而你们少林,从此以后,它也绝不会在我手上受到任何一次日月神教的攻打!”

从沉默中清醒过来的谢安,慢慢踱步到方证身旁,目光漠然的注视着他,看他如何进行最后抉择。

“砰!”

随着谢安目光的注视,下一秒钟,始终匍匐在地的方证,他骤然用力一跃。

就像是一只决绝赴死的绝望困兽般,悍然一头撞死在了日月神教议事堂的支撑大木柱上,瞬间头颅破碎的血溅一地。

而看着身前如此一幕。

整个大殿内,一时间鸦雀无声。

大殿内的数百名黑白两道成名人物,这一刻,他们心中对于谢安的恐惧骤然都被提升到了极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