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衡山金盆洗手大典!蚀日剑断浪

“在下衡山派米为义,拜见断少侠!”

“断少侠此举当真是给天下武林除了一大害。”

“作为此地地主,我衡山派米为义替那些被田伯光采花所害的女子们,先行谢过断少侠了!”

“不知三天后关于我师父的金盆洗手大典,到时候断少侠是否有空参加?”

“若是断少侠愿意大驾光临的话,我师傅到时候必定隆重欢迎!”

回雁楼二层,之前被谢安随手抽过腰间剑刃的青年人,认真向谢安行了一礼道。

而对于面前衡山米为义的真心感谢以及热情言语,本就打算以各种方式寻求出名的谢安,在言语间也没有故作姿态。

仅仅是稍微一犹豫,他就直接答应了面前衡山米为义的邀请。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谢安也的确没有什么非要捏腔拿调的必要。

毕竟参加衡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大典这种事情,这本就是谢安所必须要做的。

但凡是他想要快速完成关于少年断浪的传承扮演任务,那么一切有机会出风头、扬名扬威的事情,他本就不应该错过。

就算是这次米为义不主动邀请他。

过两天等到刘正风金盆洗手大典正式召开之时,他注定也要主动登上衡山,前往参加这场大典才是。

现在这种由地主主动邀请,并全程热情款待的情况。

对于谢安而言,明显算是节省了不少时间。

为此,谢安也在心里决定,接下来在衡山派金盆洗手大典上。

除了努力出名以外,如果方便的话,倒也不妨顺便护持一把刘正风后院家属,也算是作为一种对他弟子米为义之前那番“借剑”举动,以及现在这份热情态度的回报。

三日后。

刘府。

墙高门阔的大宅院内。

伴随着清晨的一声公鸡鸣唱,谢安轻轻从柔软的蚕丝薄被里坐起身来。

虽然就在三天前,他还是一身粗布麻衣,俨然一副穷酸模样。

可如今三天过后。

随着他完好无损击败田伯光,并将其成功阉割为太监的惊人事迹在江湖之中不断发酵。

虽然在许多距离衡阳城位置遥远的地方,断浪这个名字依旧还是籍籍无名。

可是单说在衡阳城内的名气大小,断浪如今却算是达到了一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

为此,在接待谢安的具体规格待遇上。

无论是刘府,还是整个衡山派,这几天完全都是在用最顶级的规格进行着招待。

谢安这几日的各种吃穿用度、仆人质量,不仅完全不逊色与来参加大会的江湖各大知名门派掌门人。

就算是对比起五岳各大掌门来衡山参加金盆洗手大典的待遇而言,那也是丝毫没差。

而直接在刘府之内一住就是三天时间,在这三天时间里一直享受着刘府招待的谢安,也没有在这些小事上太过对刘正风、米为义客气。

没必要。

实在是没必要。

对于刘正风这几日的好吃好喝招待行为,谢安心里完全有一杆秤。

“刘正风,你这几日的热情招待举动,还有你那对待弟子教导有方的行为,属实算是救了你。”

“看在你这几日的热情款待上,今日我怎么也得救你和你后院里那些亲眷们一命。”

弯腰从床上穿鞋起身,推开窗户。

看着窗外的淡淡薄雾,以及朦胧风景,谢安突然之间,不禁略有些感触。

话说笑傲世界此时的时节,正值夏季。

昨晚那一场夜雨,直接导致了今日的起雾。

这样一种浓郁的雾气,和今天即将发生在衡山刘府上的事情放在一起,倒感觉像是个映衬。

“雾气弥漫,阴云密布,这场景,倒还真配得上等会金盆洗手时的大场面。”

“可惜,无论是为了名气、还是为了回报,今日即将发生在这衡山之上的血光之灾,终究是要被我所破去了。”

“左冷禅,一代枭雄!奈何却是时运不济……。”

看着窗外的朦胧白雾,谢安摇了摇头,双手微微一用力。

砰的一声。

窗外那份朦胧白雾,连带着诸多雨后混杂的青草、泥土芬芳,直接被他轰的一声全都给关在了屋外。

随后,谢安也没有过多的耽搁,在关闭完门窗之后,他直接提起自己床头处前两天刚由刘正风所赠送的青鞥长剑就开门而出。

而屋外。

随着谢安的大步推门而出,位置相当靠近门口的一张小床上。

一个容颜清秀的刘府侍女听到声音后,也是慌张睁开眼睛,赶忙从床上匆匆爬起就开始伺候着他梳洗。

如此一般,在经过几分钟的折腾后。

被人伺候着洗漱完毕的谢安,这才在身旁刘府侍女的带领下,一路七绕八绕的穿梭过诸多房屋与人流,最终来到了刘府中央处的金盆洗手大厅内。

而随着他身影的出现,刘府大厅内,无数异样目光顿时纷纷向他身上聚焦而来。

这些目光里。

有惊叹,有讶异,亦有不怀好意。

……

“你们看,那就是轻松一剑阉割掉了江湖大盗田伯光的蚀日剑断浪。”

“别看他顶多不过弱冠之年,但他那一身实力那可当真是了不得!就算是比起五岳掌门,估计他也是不差什么了!”

“这位仁兄说得是,大盗田伯光在各地采花多年,那么多正道大人物想要将他诛杀逮捕归案,最终却有一个算一个的全都没做到!

“而这个看起来年龄尚幼的断浪,不管他是如何做到的,可他的确是实打实做到了这一壮举,确实是小瞧不得!”

“哼,什么狗屁蚀日剑断浪,以我看,那江湖大盗田伯光也不过如此!”

“除了到处采花,祸害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良家妇女以外,他可有什么知名战绩?”

“我呸!”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

刘府大厅内。

伴随着各色异样眼光一起出现的,还有诸多声音细小的议论声。

这些人对于断浪(谢安)的突兀成名,一个个皆是心思万千,内心各有算计。

而其中心有不服者,为数更是不少。

不过面对这些人的质疑举动,谢安早已心有定计。

接下来的金盆洗手大典,就是他给自己选定的,彻底扬威武林的关键时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