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葵花陨落!火麟无双!

日月神教议事堂大厅内。

烛火通明。

剑光闪烁。

站立在大厅四周边角处的“雕侠”上官云等人,他们只见得大厅之内一青一红两道身影来回穿梭不断。

放眼间,除了处处幻影以外。

即便是他们这些日月神教高层、普遍程度的江湖一流高手,亦是完全看不清谢安与东方不败之间交手的具体动作。

而就在一两分钟时间的短暂交手后。

随着大厅里两道身影的骤然分开,谢安那洋洋得意的笑声,也是随之突然响起。

“看来你终究还是没落了,东方不败。”

“这些年天天学着做个女人,长年累月待在闺房里绣花侍寝的生活,已经将你那份唯我独尊的霸气消除许多。”

“如今的你,就是个徒有先天境界,却只会欺负后天武者的废物!”

“哈哈哈哈哈,话说东方不败你是不是以为,你如今这个武学境界就已经算是到了天下极致?”

“如果这样想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后天分十层,先天亦分六重。”

“你如今只不过是才堪堪步入先天大门而已,前方还有大把的路等着你去走,东方不败!”

“只可惜,如今的你却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前那股奋勇拼搏、努力修行的斗志!”

言语之间带着故意的讥讽,终于从激烈交手状态中停顿下来的谢安,他脸上带着几分失望。

虽然此刻他右臂的胳膊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衣袍残口内,正不断往外渗透出点滴猩红鲜血。

可即便如此。

他的眉目里,此际所拥有的完全都是胜券在握之意。

而在他的对面。

同样也是刚从激烈战斗中停顿下来的东方不败。

他双手不断的微微颤抖着,那洁白如玉的十指上,如今满满的全都是细微剑痕。

很明显的。

在刚才那一段短暂交手中,东方不败吃亏了。

并且还是相当影响战斗力的大亏!

为此,哪怕是东方不败这种已经臻至先天妙境的强大武者,此刻也依旧难以掩饰控制住自己手指的颤动模样。

只不过,虽然受伤不浅。

而且谢安口中所说的话语,也是震撼非常。

可这些东西,除了能够更多的激发出东方不败内心那份求胜欲望以外,并不能阻止东方不败他想要继续战斗下去的想法。

庭院中,他一边静静听着谢安言语,一边对接下来的战斗局势进行着思考。

下一秒,随着议事堂中的一株烛火掉蜡。

东方不败身体,就好似一张轻薄白纸般,翩翩然乘风而起。

谢安负手而立于殿内。

看着半空中身影翩然浮动的东方不败。

渐渐的,他身上的青色衣袍,逐渐也开始无风自动的慢慢膨胀而起。

目光淡漠。

持剑迎天。

在这样一种静谧的对峙氛围里。

谢安仅仅是稍稍凝视了半空中的东方不败几秒后,他便率先开始了出击。

只不过。

这一次。

虽然是持剑而动。

但这一次谢安在出手时,那份随之而起的气势剑意,却是与之前每一次出手时都明显不同。

他这一次的出手,不仅不再像之前那般剑意冲天、杀意暴虐。

相反的。

这一刻的谢安,他哪怕是明明手中正紧握着一把杀人利剑。

可他脸上的神情模样,却根本不像是要出手伤人。

反而就像是正约着好友在郊外踏青,突然间却在半路上碰见了一株明媚动人的花朵,于是一时间忍不住将其摘下认真向好友展示般。

谢安此刻脸上,无论是神情,还是他眉眼间的各种细节态度里,满满的都充斥着温情和谐之意。

杀人剑、踏春花。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

在谢安这一剑中完全融合至深。

面对着这样难以形容的一剑,身在半空中的东方不败,他眉梢一挑。

身影飘忽如疾风骤雨呼啸般,骤然御针而动。

完全没有任何畏惧谢安这道“邪门”剑招想法的,他双手各捏住几枚飞针就朝谢安脑袋脖颈位置直接抛射而去。

与此同时,他口里还忍不住尖锐大笑着开口道:

“如此剑法,表面虽然是花枝招展、繁荣昌盛。”

“可内里却终究不过只是故弄玄虚、故意晃人心态而已,招架起来却又有何难度?”

大厅里,闻听得东方不败此言。

即便是处于飞针之下,谢安嘴角依旧忍不住外露嘲讽之意。

眼看着东方不败手中飞针即就要触及身体之际,刹那之间,他手中长剑骤然倒转。

就像是一道闪电划过般。

原本眉眼间还满是傲气神色的东方不败,他几乎完全没有来得及反应的,胸膛位置骤然便被谢安一剑给雷霆洞穿而过。

若非出于先天本能。

东方不败在被长剑洞穿胸膛之际,身体自发而动的稍稍向右偏移了数寸。

仅仅就是这一剑。

他便差点被谢安给秒杀当场,直接洞穿心脏而死。

“……”

“当真是好快的出手速度,也是好生诡异的一剑!”

一声长啸。

大厅内,猝不及防被谢安给洞穿掉胸膛的东方不败,他脸色痛苦无比的,喉间突然发出一阵古怪啸声。

被这声古怪长啸给影响到的谢安,脑子情不自禁一懵,手中长剑也随之而来的略停了一秒。

等到他反应过来之际。

就在他面前,原本已然胸膛中剑的东方不败,此刻却已经连连急促不断。

整个大厅地面上,随着他的不断后退,一道猩红血线清晰可见。

轻轻转动了一下手中的凶剑火麟,谢安看着地面上的血线,心中明白。

这一刻的东方不败,虽然未死,却也明显已是重伤垂死之状态。

自己刚才那招以蚀日剑法第五式日覆心疲为主体,又略微融合了些许易筋经真意的绝杀一剑,直接彻底抹杀掉了他全部反击的可能性。

想到这,谢安忍不住脸上笑意弥漫。

下一秒钟,他剑光再动,漫天气劲骤然急掠如繁星遍洒。

在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繁杂剑势里,东方不败根本没能再等到任何一次反击机会的,直接就被他悍然一剑给封喉枭首。

“砰!”

声音沉闷。

头颅坠地。

日月神教教主,笑傲世界明面上的天下第一人东方不败,赫然身陨于日月神教议事堂大厅之内。

“咕咚……”

见证着东方不败的身陨,日月神教议事堂内的诸人,他们一个个在忍不住瞳孔猛然收缩、尽皆面露震骇神色之余。

他们心里那份原有的信仰,这一刻也是轰然坍塌。

而面对着他们的这份彷徨不定之态,作为他们新任主宰者的谢安,却是并未多发一言。

此刻的他。

在成功诛杀了东方不败以后。

情不自禁之间,他心里骤然生出了一股巨大的豪情壮志。

他想要统一整个江湖武林,然后再问鼎皇城。

做一个不仅仅是局限于江湖武林之中,而是整个人间红尘里都公认的真正天下第一。

带着这样的想法,手握火麟凶剑的谢安。

在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他眼神中蓦然飘闪过一丝狰狞血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