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火麟剑出,横扫四方!

而眼见着谢安落入险境。

黑木崖顶,就在那些日月神教弓手们志满意得之际。

下一刻。

一道赤红火光突然冲天而起。

无数道炽热的火红剑气,它们突如其来的,伴随着一阵阵炽热罡风,骤然在黑木崖顶不断狂暴刮起。

在这些炽热剑气的横扫下。

原本人群密集的黑木崖顶,瞬间血雨漫天。

各式各样的焦灼血肉碎片以及残肢断臂,就好像是不要钱一般,四处在半空中飞溅乱窜不断。

“啊!”

“啊!”

“教主救命!!!”

漫天腥风血雨里。

黑木崖顶。

数十名仅存的日月神教箭手们,他们一边赶紧搀扶着刚才在漫天剑气里身受重伤的日月神教长老贾布等人快速撤退。

一边忍不住情绪崩溃的不断在崖顶狂吼求救着,迫切希望能够得到黑木崖上那些高层们的援手与救助。

只可惜。

日月神教总部黑木崖的顶部面积实在是太大,也太空旷了。

仅有千余精英成员常驻的黑木崖顶。

此刻所有能够救援这些箭手们的高端力量,几乎全都集中在了距离此地足有千米之远的日月神教议事堂内。

这么遥远的距离,又是身在隔音效果良好的议事堂里面。

任是这群日月神教箭手们的最后求救声多么巨大与绝望,议事堂里的那些日月神教高层们,他们都完全没能发现异常。

甚至于。

就在这些日月神教箭手们被谢安快速屠杀之际。

这些日月神教的高层们,他们都还在日月神教议事堂内纷纷商议着,等会在抓到谢安后究竟应该如何处理。

是直接杀了,还是强喂下三尸脑神丹努力将其控制等诸如此类话题。

至于要是没有抓到谢安会怎么样?

对于这个问题。

此刻日月神教议事堂内的所有人,他们脑子里反倒是完全都没有想过。

毕竟,无论如何设想。

哪怕是将这个即将从黑木崖底一路乘坐吊篮往上的对象给换成是当今日月神教教主,天下第一人东方不败。

理论上,他也绝不可能在吊篮断裂的情况下,还能够一边继续顶着上百名日月神教箭手的不断追踪射击,一边攀升上崖。

这样一种神乎其神的武学实力,在这个已经武学逐渐没落的江湖里,根本就只是一个神话传说。

不仅完全不可能存在。

而且就算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实现了。

可接下来,只要来袭者没能在顷刻间快速团灭掉驻守在黑木崖顶边缘处的全部日月神教箭手,以及领队高层。

那么接下来,在收到这些逃跑日月神教箭手们的讯号后,整个黑木崖顶所有日月教徒都将速度集结。

而一旦面对如此之多的精英武者同时围攻,不管来袭者是谢安还是东方不败。

任是他武功再高,最终也只能在精英人海战术下被乖乖拿下。

这就是议事堂内这些日月神教高层们的固有认知。

在他们的武学见识里,就算是再厉害的人,也绝对没有能够以一敌千、单人破军的可能性。

只不过。

抱有这个陈旧想法的他们,今天注定是要被谢安给来上一课。

他们这些普通的后天七八层武者们,也将会彻底见识到一位手握神兵利器的先天妙境武者,他在全力爆发之下所能够发挥出来的无双恐怖实力。

……

黑木崖顶。

时间短暂的过去了一分钟不到。

踏着地面上的一片泥泞与血污,在随意的屠戮光了四周所有残余日月神教箭手、以及如同贾布之流的日月神教高层垃圾后。

谢安身形如风一般,在几个腾空冲刺之间,飞速便冲到了日月神教议事堂的门前。

“咚!”

一声巨响。

日月神教议事堂门口处,无数红色木块与乌黑铁片骤然飞溅四处。

漫天的木屑飘荡之中,谢安手持火麟,面带冷笑。

他一步跨过面前残缺不堪的红木大门,缓缓走进殿内。

看着议事堂里,那一个个因为自己突然闯入而满脸惊慌失措的日月神教高层们。

谢安满脸不屑的,直接扬剑出鞘。

轻飘飘几步间。

他身影骤然跨越过议事堂大殿内的数十米漫长距离,抬手一剑便将端坐于殿内最高处位置的西贝货东方不败给当场砍为了两半。

与此同时,就在那狂喷而出的大片猩红鲜血里,他再度拔剑挥空,骤然一剑贯通如长虹。

日月神教议事堂内,座位就处于西贝货东方不败旁边的杨莲亭。

他亦是完全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躲闪反应的,直接便被谢安给凌空一剑分尸成了两截。

“砰!”

日月神教议事堂大厅内,两具被分尸斩断的尸体,瞬间轰然砸落在地。

“呼……”

直到这时。

从千米之外的黑木崖边缘处一路急奔至此,不断如同飓风雷霆般迅猛拔剑挥砍不断的谢安,他才终于难得的停下了手中剑刃,口中长呼出了一口浊气。

就在刚才,在刚刚屠杀掉黑木崖边缘处的那一大片日月神教箭手以及日月神教高层后。

为了防止在殿内商讨的杨莲亭、西贝货东方不败等人发现不对,从而加大支援的派人围攻。

谢安完全没有吝啬于体内先天真气使用数量的,直接在火麟剑出世后的短短一两分钟内,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毫不留情的凌厉出击。

就连之前面对着由一整块坚固红木所雕琢铸造,同时内部还紧贴着一道坚硬精铁防御的日月神教议事堂正面大门。

他也是完全没做任何停顿的。

硬生生依靠着火麟剑的凌厉炽热,直接耗费掉大量先天真气强行凌空一剑破门。

根本没有给里面的杨莲亭、西贝货东方不败等人留下任何反应的时机,以及匆匆撤离的可能性。

只不过,如此一番雷霆操作下来。

谢安所取得的成果虽然不菲,可他体内的先天真气数量,此刻那也是贼去楼空到仅留下几丝残余杂碎。

然而即便如此。

面对着日月神教议事堂内,目前剩余仅存的一群土鸡瓦狗们。

此刻的谢安,他一身气势仍旧是锋锐绝伦,根本就没把他们给放在眼里。

甚至于,在轻轻一脚踢开脚下的西贝货东方不败尸体后。

他还直接一屁股端坐在了原本都属于东方不败的宝座位置上,拄剑四顾的俯瞰着厅内诸人,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中座位上一般。

面目表情间,完全没有任何即将会战东方不败的畏惧与担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