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悬崖百丈,我自登天!

“79.1%,还差最后一点!”

“果然增加扮演度这种事情,主要还是得依靠那些实力强劲的武者、亦或者是位高权重之人……”

“如果仅依靠那些普通的围观百姓们,哪怕是刚才日月神教教徒全队覆灭的这件事情再怎么惊人,在平定县城内的传播速度又再怎么快速,要涨到80%的扮演度至少也还得好几个小时。”

“而且这还得是平定县城内那些当官的,完全不用官方力量去控制事情,任由事件随意传播发酵才行。”

“否则,这份时间恐怕还得拖长好一截!”

“而这件事情里面的死亡对象是日月神教,怎么看他们都不可能完全不做控制!”

“如此一来,我估计只能是另想办法了。”

“呼~糟心!”

一路出了城门,又在官道上再度奔驰了小半个时辰。

等到谢安跟随着前方带路的那个日月神教教徒一起快要来到黑木崖下之时,谢安的少年断浪扮演度,堪堪才增长了1.6%。

并且,这种增长速度趋势。

目前看来应该还在变得越来越缓慢。

根据谢安自己估算,要达到80%程度所剩下来的这0.9%扮演度,没有几个小时,估计是怎么也不可能达成了。

可现在,他已经到了黑木崖,并且马上就要会战东方不败。

哪怕是并不担心自己会失败,可谢安依旧不甘心于,自己在最后这一点点的时间里,居然会因为扮演度没有达成而导致战果最终功归一溃。

想到这里,谢安端坐于马上的身躯,不禁微微一颤。

他双眸不断眨动的,就开始飞速思考起了接下来行动的具体应对方案。

然而谢安脑子才刚刚开始运转思考,突如其来的,一道谄媚声音瞬间便把他从具体思虑中给直接拉扯了出来。

“大侠,到了。”

身子端坐在马上,略微皱了皱眉。

正准备开始思考问题,突然就被人给直接打断了节奏,这让谢安此时的情绪不禁很是有些不悦。

不过,考虑到对方毕竟是善意的提醒自己,而且他也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思考。

因此即便是心中很是有些不爽,可谢安最终还是换位思考的,暂时强压下了心头情绪,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随意迁怒于人。

他长呼出一口气的,骤然翻身下马。

紧跟在身旁这个日月教徒的身后,缓缓向着身前的崖壁处走去。

眼前的悬崖峭壁,就是传说中的黑木崖。

在这里,能够上去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吊篮。

否则,除非你是会飞,不然面对着这样一堵倾斜度高达八十以上的数百米悬崖峭壁。

即便是强如五岳掌门之流,要想运使轻功强登上去,那也是难如登天。

而如若把这种攀爬对象换成是方证、任我行等这样一些,在江湖上实力堪称最顶级一批的高手。

他们虽然只要是肯多花费时间、多做点准备,并非一定爬不上去。

但是在黑木崖总部之上,日月神教弟子人数过千,且均为教内的绝对精英。

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其一身实力武技都绝不会比五岳剑派那些精英弟子来得实力差劲。

甚至于,如果要按他们之间总体平均实力来算。

像是在正道门派后备新秀里那些实力实力略微差劲的青城四秀一流,估计就连其中任何一个小兵都不见得打得过。

在这样一种下有天险卡关,上有诸多精英教众镇守的情况下。

想要攀爬?

那这样一种难度高低,估计就是把目前江湖上除了东方不败以外那些最顶级的江湖高手,比如方证、冲虚、任我行、以及死去的左冷禅等人全部叫来。

想要正面冲击上去的可能性,也绝际难以超过三成。

不过幸好。

黑木崖这样一种攀爬难度系数,只是针对于后天而言。

对于一个先天强者来说,若想要做到,完全并不是什么难事。

心里抱着绝对的信心,谢安跟随着身前的那位日月教徒身后,轻松随意的一起登上了黑木崖吊篮。

站立在吊篮里,谢安随意的仰头、俯身观望着四周风景。

在黑木崖吊篮缓慢上升的十来秒过程中,他目光完完全全的,直接将整个黑木崖岩壁大况都给观察了个遍。

而后,等到一切观察妥当以后,眼看着自己所乘坐的黑木崖吊篮已经一路攀升至离地四五十米距离。

谢安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要等待黑木崖上那些埋伏成员们率先发难意思的。

他直接一声轻啸激荡峡谷。

而后身子如同腾空飞鸟般,骤然踏着吊篮一路飞腾而起,悍然在黑木崖陡峭崖壁上一路急掠而上数十米距离。

同时,在纵身急掠的过程中。

面对着在身体腾空上升过程中,所不断遭遇到的各种陡峭坚硬崖壁。

谢安靠着一身先天真气的强势,完全将其视若无物的,双手十指不住在岩壁上洞插抓挠出一个又一个的半深不浅指印。

借着这股强劲的五指穿墙力道,他身体在一勾一攀之间,不断腾空连窜而起,就好像是峡谷灵猿般仅仅在几分钟之内便轻松接近了黑木崖崖顶。

不过这个时候。

黑木崖崖顶,面对着谢安不走寻常路的飞速攀升,在日月神教黄面尊者贾布的指挥下。

上百名手持弓弩的箭手,直接或拉弓箭或放弩机的,同时向岩壁下飞射出乌压压数百只箭矢。

而岩壁下。

眼见着满天飞箭射下,此时距离黑木崖顶还有数十近百米距离的谢安,他忍不住口中微咦一声。

他脸色略微郑重了些许的,快速在崖壁上一连扣出好些块细碎砖石,直接将其往空中用力一抛一掷。

硬生生将半空中那片密集箭雨群,当场打散出来好几个细小的缺口来。

紧接着,就在抛出砖石的同时,他身体急速掠空如孤鸿,双臂硬生生强闯入了头顶的漫天箭雨之内。

然后,就在这漫天箭雨群里,谢安双手向四周骤然挥洒出来无数先天气劲,轰然将他身体四周的漫天箭雨群都给瞬间震散。

借此机会,在四周气浪的汹涌推动下,他眨眼间便在崖壁上再度向上窜起了二三十米高度。

紧接着,面对着最后的几十米距离,谢安更是直接凌空飞窜而起的,一连在半空中连踏数十脚,硬生生于不可思议之间强行将自己与黑木崖顶的最后一段距离给彻底抹平。

而崖顶。

面对着谢安这般直接什么都不借助,硬生生卡在几个眨眼时间内凌空虚度而上的身影。

日月神教长老贾布,以及站立在他身后的其余几名日月神教高层们,他们一个个的,此际不禁全都相顾失声。

根本就无法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这番离奇场景。

反倒是在他们身前,那上百名日月神教的弓弩手们,他们虽然对于谢安这番神乎其神的轻功也很是恐惧。

可由于武学见识浅薄,他们并不认为现在谢安登上黑木崖顶的这番轻功,自己日月神教的教主东方不败就会做不到。

带着一股对于东方不败的狂热信仰,他们强忍住心头恐惧,硬生生在刚刚抵达崖顶之际直接又是一轮弓弩齐射。

在漫天的箭雨之下,才堪堪耗费巨大力气登上黑木崖顶的谢安。

一时之间,由于气力短暂不济之缘故,他身不由己的便突然陷入进了又一个生死险境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