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笑傲世界里的哥谭,平定!

河北平定州平定县。

位置距离黑木崖位置仅有四十来里的一座破旧小城。

比起江湖正道擎天柱之一少林寺所在的河南登封县城,这里虽然同样依靠着江湖最强盛门派之一的日月神教。

可日月神教的强盛,不仅没有带动这里变得繁华。

相反的。

由于日月神教内部邪人众多,三教九流恶棍无数。

这座人口仅有四五来万人的小城,它内部的众多居民们。

在日月神教立派后的这百年时间里,除了前期日月神教刚成立时还算生活平稳以外。

最近这几十年,一直颇受折磨。

在这座偏僻小城内,时不时的就会有日月神教教徒当街强掳女子,又或者是因为些许小事直接当街杀人的事情发生。

而面对这样的事情,作为一座深受日月神教影响力控制的小县城。

此地的父母官们,他们无论在这些年里究竟轮换了多少任。

可关于这些涉及到日月神教教徒的事情,他们最终的处理办法永远都只有那么几个。

要么就是努力遮掩,要么就是置若罔闻。

除非是那些已经彻底激起极大民愤,或者确实罪恶滔天至极、实在是已经到了一种不处理不行地步的恶劣事情外。

在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尽可能的都会对这些事情选择性视若无睹。

日月神教的影响力,在这里发挥到了极致!

任何小事情,只要涉及到他们,在这座小城里那都是大事。

任何大事情,只要涉及到他们,在这座小城都会被算成是小事。

就连大明朝廷,也因为顾及到日月神教的强盛实力、根深蒂固势力、以及遍及整个江湖武林乃至于各地官府的莫大影响力,而只能对于此地情况选择性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日月神教不是扯旗造反,其余的事情,那就都还在朝廷官府的容忍范围之内。

有着当今武林第一人东方不败坐镇的日月神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总部黑木崖所在的方圆数十里核心地域,在大明版图内完全就像是一个国中之国。

同时也是一个彻底的无法无天之地!罪恶之城!

就宛如笑傲世界里的哥谭一般!

在这里,朝廷法度是一张废纸。

官府的命令,也远没有黑木崖命令顶用。

杀人、放火、抢劫、强奸、逼人入青楼、充当人贩子,这些在外界动辄就要被判刑的事情,在这里不仅随处可见。

而且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就连谢安,他也是在昨晚来到了这座平定县城以后,才彻底弄清楚日月神教到底是什么样一个邪道组织。

而日月神教又有多么强大的战争潜力、手下势力。

以及在这个笑傲武林中,正道与魔道之间的区别又究竟是什么!

比起谢安这一段时间内所了解到的,日月神教诸多魔教中人的所作所为而言。

即便是在正道里面最烂的嵩山剑派左冷禅、青城剑派余沧海他们,如果与之相比,那也像是一张张沾满污点泥泞的宣白纸般。

虽然肮脏,却终究不至于全黑全烂。

毕竟他们虽然行事无比横行霸道,可以为了巨大利益而不惜直接灭人满门性命。

可再怎么说,他们在表面上至少还要披上一层假模假样的裱糊纸,总不至于做事彻底没有底线至极。

而日月神教教徒们顶着魔教的名字,行事之间完全就不用在乎任何影响。

其内部所拥有的罪恶肮脏程度,就算是左冷禅、余沧海两人所犯下的全部罪行加起来,那也远不到其中数十分之一。

……

平定县城内。

城中最为繁华处,一个名叫光明楼的酒楼之上。

酒楼的三层靠窗户边位置,谢安桌上的酒菜才刚刚上齐,尚且还是热气腾腾的,他便忍不住眉头紧皱。

前几天才刚刚将漠北双雄等人诛杀枭首掉的他,才刚来到这座安定县城内时间不超过一天。

原本在一路舟车劳顿之后,他打算是先稍作休息的在这座城池内好好歇上几天,认真吃上几顿好酒好菜。

待到将这些天赶路的疲惫给慢慢消除后,然后再上黑木崖和东方不败约定一个具体决战时间。

奈何。

谢安有心要慢慢拖上几天时间,可此身为此地地主的杨莲亭等人,却明显没有要配合他这个想法的意思。

这不,谢安眼前这几盘才刚刚端上来、尚且还热气腾腾不断的丰盛酒菜里,直接就被人给撒下了无色无味的剧毒毒药。

要不是谢安在来到此处日月神教的大本营后,行事变得谨慎了不少。

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直接开吃。

而是先将这些酒菜逐一都先抛给酒楼下觅食的野狗们给试了一遍。

否则,即便是他一身武道修为已是先天。

此刻一顿酒菜过后,任他修为如何高绝,估计也是难逃出一个肠穿肚烂的下场。

窗户边,谢安长叹了口气。

饥肠辘辘的他,在又一次抬眼打量了眼前丰盛的酒菜几秒后,心中不禁骤然一股无名火升起。

他忍不住再也懒得故意拖时间的,直接在酒楼内破口大骂道:

“杨莲亭,你这个卖屁股的男宠!”

“饭菜下毒,催我上山,你这个低贱卑微的家伙,从骨子里也就只有这么点气量而已了!”

“看你这副狗急跳墙的模样,你是想怕我带上那些正道人士一起围攻黑木崖,想要快点催我上山是吧?”

“行,我现在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来迎接我!”

“时间到了之后,如果你们还没有人出来迎接我上山的话,那你们日月神教的人,从今以后就一个都不要再想下山了!”

“我就直接住在你们黑木崖下,但凡是下来的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双!”

“杨莲亭你这个卖屁股的男宠,你听见没,你爷爷我断浪现在就坐在这等着你。”

酒楼内,谢安一口气长骂完。

看着酒楼内那一个个慌不择路、到处乱窜的食客身影,他哈哈大笑着,只觉得心中一股恶气很是消散了不少。

于是乎,他也懒得再做其余别的事情,直接就闭目养神的端坐在窗边,默默等待着日月神教中人的到来。

毕竟以杨莲亭的心性,他是绝对无法忍受有人直接当众辱骂他是卖屁股男宠的。

而且他也没有这个容人的气度与肚量!

不然,他若是真有这个容人心性的话,未来的黑木崖也不会被他给弄得一团糟。

而他刚才也更加不会,明明背靠着东方不败这位天下第一人,却依旧气度全失的、鬼鬼祟祟提前在谢安饭菜里下毒了。

按照谢安估计,除非是东方不败阻止,不然顶多再有片刻钟功夫,一定就会有日月神教高层率众过来“迎接”自己了。

对于这片刻时间,谢安有的是耐心等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