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田伯光!给爷阉了!

“哟嚯!原来竟然还是故意找老子麻烦而来的?”

“你他奶奶的,好胆色呀!”

“看来我田大爷今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小子估计是要不知道江湖之天高地厚了!”

回雁楼二层。

原本正在椅子上端坐的田伯光,见到谢安突然一剑朝自己眉心直奔而来,不由得哈哈大笑。

虽然从谢安这一剑的锋芒与速度之中,他的确是看出来了谢安实力应该不同凡响。

可他田伯光是谁?

江湖上妥妥有名的采花大盗,无双悍匪!

如果看见对方年纪轻轻实力不俗,大概是身后有背景,他就不敢动手了,那他在江湖上厮混了这么多年才练就的胆量,岂不是白瞎了?

因此田伯光心思一起,他动手之间完全就没有任何打算留手的意思。

只见他双脚往地面狠狠一蹬,在用力向后退出一大截距离、堪堪躲避开谢安这迅猛一剑的同时,他右手骤然挥刀刚猛凌厉劈下。

“呵!田伯光,你这是在给我秀你的力劈华山刀法吗?”

“可惜啊,既不够快,也不够狠!乃父我非常不满意!”

“现在我决定教你一手绝学!看好了,老淫贼,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顶级武学!”

“蚀日剑法---白阳破晓!”

轻轻一个闪身间,谢安骤然如同鬼魅般闪出数米距离。

田波光的凌厉反击一刀,除了劈散掉了他面前一个倒霉桌子以外,什么伤害都没有对他造成。

虽然在笑傲武林世界里,田伯光这一身实力已经算得上是接近一流,若是他有意,他甚至可以凭借自己的快刀刀法直接开创一个小型门派。

可奈何笑傲世界的江湖武学等级,和风云世界的武学相比差距实在太多。

而谢安所修行的蚀日剑法,又本就是风云世界初期最顶级武学之一的断家蚀日剑法。

在这样一种巨大的差距下,田伯光这一手快刀刀法,此刻落入谢安眼中,放眼处只令他觉得哪里都是破绽。

为此,谢安仅仅只是刚一出手,甚至就连手中剑势都还没来得及完全展开,原本表现得很是淡定从容的田伯光,一瞬间便不由得脸色大变起来。

瞅见情况不对的田伯光,快速脚步向前一踏,挥刀速度犹如酷烈狂风。

不过是短短一个眨眼之间,他便一连凶狠劈出了六七道刀影。

这些刀影带着风声呼啸,宛如疾风骤雨般,绵绵不绝的向着谢安头颅脖颈等要害部位凶狠劈斩而去。

这一刻,田伯光努力的想要给自己来上一场自救!

心知情况不妙的他,徒劳的想要依靠快速挥舞出大片刀光来对谢安脚步进行阻挡,强行给自己夺取一线生机。

然而,田伯光虽然已经很努力了,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谢安一身实力程度。

他虽然一瞬间便同时挥出了大片刀光,可是这些凌厉刀光不仅完全没有对谢安的身影脚步造成任何影响和阻碍,甚至于谢安的鬼魅身影,就好似乎真是一道没有实体的幽灵般。

其身体在一晃一摇之间,极其轻松随意的便从田伯光手中那大开大合的刀光风暴里骤然穿行而过,悄无声息晃荡到了他身后。

“什么!怎么可能?”

“面对我这一手全力反击的刀法招式,这就算是五岳盟主左冷禅,他也绝不可能这么云淡风轻的就通过!眼前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看其模样还是乳臭未干,究竟要是什么样的武学大派江湖势力里面才能够培养出这样的绝代天才?”

田伯光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片。

对于轻松随意便穿行过了自己那一手密集刀光,身形如同鬼魅般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谢安,他心中情绪震动不断,就像是亲眼看见了传闻中的鬼神。

努力将身体尽力贴近着窗边,随时准备着跳窗逃离。

田伯光脸色难看至极。

他声音沙哑着,就像是一只垂死的野狼般,艰难开口道: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莫非阁下便是传说中那位实力天下无敌的魔教教主东方不败?”

“如果是这样的话,小的田伯光,愿为刚才的无知粗语甘心情愿付出代价!”

“只要阁下同意,田某这就砍一下自己一只手臂当场赔罪道歉!”

默不出声的站在田伯光身后,听着田伯光口中那份求饶言语。

谢安手中长剑上,一片柔和白光闪烁。

无数锋锐剑气,在他手中长剑上隐含不露。

只要他愿意,他手中长剑一动之间,面前的田伯光下一刻当场便得被斩成数截残躯。

断家蚀日剑法起手式---白阳破晓,其威力虽然对比起其余七式蚀日剑法而言,只能算得上是礼貌性出剑,给对手打一个招呼。

可即便如此,由于蚀日剑法等级过高。

面对这一招,一切实力在先天之下者,依旧还是容易十死无生!

别说是此时的田伯光,就算是把此刻受制的对象换成是五岳盟主左冷禅、日月神教前任教主任我行、武林正道领袖之一的少林方丈方正他们几人。

他们若是处于田伯光此时位置来面对这一剑,一样也是躲无可躲!

回雁楼二层,气氛一片沉寂。

原本那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嘈杂场面,随着谢安与田伯光刚才那段交手,完全失去了之前那份模样。

此刻回雁楼二层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谢安最终的决定。

江湖大盗田伯光此刻的遭遇,让他们深切知晓了混迹江湖的风险究竟有多大,又有多么容易一不小心便得罪江湖强者。

在田伯光这样一种惨烈前车之鉴下,他们此刻不禁一个个纷纷表现得相当谨慎小心。

甚至于这些人里面,有一些平时行为素来乖张怪戾的人,一时间更是不断在心里暗自警告自己。

下次在江湖中看到那些行为怪异的人时一定要出口留德、行事和顺,否则极有可能不知哪天便引来灾祸横生。

略微沉默了几秒,在稍稍思索了会儿。

谢安眼瞅着身前田伯光,他脸上额头处诸多冷汗汗珠不断滚滚而落,口里终于出声。

“呵!你这家伙居然还知道求饶?”

“只不过……,你投降的时间太晚了,而且手上的罪行也太多了!”

“因此即便你此刻真心求饶,但你死罪可免,活罪却是难逃!”

“我断浪,以断家蚀日剑法传承者之名,判你宫刑!且立即执行!”

一声轻笑声响声。

回雁楼二层,谢安手中长剑骤然雷霆而动。

在回雁楼二层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田伯光完全没有来得及反抗的。

他胯下那二两货色直接就被谢安给轻飘飘一剑当场削飞,混杂着一片被锋锐剑刃所割裂的破布一起,血淋淋滚动在回雁楼二层地面之上,只引起四周围观人群们一片惊呼、感叹声四起。

“什么!堂堂江湖大盗田伯光,这样一个采花无数之人,居然这样轻易的便被人给阉割了?”

“好!”

“太好了!”

“这种江湖败类,人人得而诛之!断少侠威武!”

“侠义无双!”

而就在这种倒抽冷气声,回雁楼二层,随着谢安手中长剑抽回。

一个腰间空着只剑鞘、身穿衡山派弟子衣袍的年轻男子,见状面露无奈的,默默拨开人群快步走到了谢安身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