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任盈盈,你低估了我。

“噗!”

空气中一抹猩红血液,混合着污浊脑液一起,骤然显现于空。

随着一声尸体落地的沉重闷响声,刚才还一副倔强抵抗姿态的五毒教教主蓝凤凰,就此黯然凋陨。

并且由于死因有一部分是中毒之缘故,此刻的蓝凤凰,她尸体面色一片铁青,同时七窍皆黑!

这样一副恐怖面色,再搭配上她那发黑的七窍模样。

这不仅让蓝凤凰此刻完全没有了她生前的任何一丝美貌模样。

甚至于,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就算是比起那些江湖公认的丑女们,那都还要丑得过分几分,可谓是宛如厉鬼。

谢安估摸着,要是蓝凤凰能够醒来看到自己如今这副恐怖模样,估计刚才她大概率直接提剑便当场自杀了。

绝不会等到谢安出手,给她送上一枚毒针。

看着蓝凤凰那宛如鬼魅般的尸体面色。

官道上,之前完整见识过蓝凤凰那姣好模样的谢安,忍不住略微叹息了一声。

他神情如有所思的,喃喃低语道:

“蓝凤凰,放心吧。”

“按照我的猜测,你应该绝不会是今天唯一一个下地府的。”

“虽然我不会特意放你一条性命,但等会,我倒是可以帮你把你生前那位好姐妹,一起给送到地府去陪你。”

“这样一来,你黄泉路上,一定不孤单。”

说完,谢安轻轻摆了摆手,就打算让在官道旁观战许久的老鬼几人动手,直接把蓝凤凰的尸体拖到路边给掩埋了。

可就是在如此之际,一道怒斥谢安的巨大雷霆怒喝声,却突然从远处滚滚传来。

并且与之一同而到的,还有着一大片的漆黑箭雨。

“蚀日剑断浪,你好大的狗胆!”

……

“呵,终于来了。”

官道上,原本正准备送蓝凤凰最后一程,让她能够入土为安的谢安。

听着耳边滚滚传来的雷霆震怒声,他脸色不变的,缓缓转身看向后方。

对于天穹上那一大片突如其来的箭雨,他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意外模样。

早在刚才。

在刚刚发现自己居然是被五毒教教主蓝凤凰所埋伏后,对于接下来的遭遇,谢安就已经有所猜测。

毕竟能够驱使得动云南五毒教教主蓝凤凰的人,在整个日月神教里,也就那么区区几个。

这其中,正牌教主东方不败几乎并不管事。

而作为他姘头以及日月神教实际掌管人的杨莲亭,估计有事情也会是先找其余那些他的心腹手下。

剩下来最有可能,同时也是和五毒教教主蓝凤凰关系最好的,只有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这一个。

而且作为日月神教圣姑的任盈盈,她不仅有这个能力,同时更有这个需求!

这么多年以来,如何从东方不败手里成功营救出来自己父亲任我行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她心头最为紧要、也最为挂念的东西。

在原著里,她最终是把这个想法寄托在了自己男人令狐冲的身上。

而现在。

令狐冲此际尚且还在华山思过崖之上闭关。

就连他是否一定会按照原著中的遭遇一般,最终被风清扬所看重得传独孤九剑,这都是尚未可知之事。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

此时尚且还从未见过令狐冲的任盈盈,她只能是把诸多希望都转移到了谢安这个突然崛起的年轻绝世剑手身上。

不过,对于谢安这个人。

此刻的任盈盈,她并未想过要像是原著里对待令狐冲一般,机缘巧合到最后甚至打算以身相许。

她此刻心里所想的,完全都只是依靠暴力手段以及一定的软糖利益,直接双管齐下地迫使谢安臣服。

为此,她甚至不惜花费大代价,特意从日月神教内带来了当年张三丰的佩剑真武,以及日月神教当年从武当派内偷抢到的武当镇派秘籍《太极拳经》。

她满心期待的,打算要用这两件难得的宝贝以及自身那强大的势力,来迫使谢安加入自己麾下,最后如愿以偿的救出她父亲任我行。

可是。

任盈盈这番想法虽好,但奈何她实在是太低估了谢安的一身实力高低程度。

原本在她计划里,理应是被她派过去先行下手,强势对谢安进行一波毒性buff削弱,并一路将局势慢慢拖至她们几人到来的蓝凤凰。

她仅仅只出场了短暂的十来秒钟时间,尚且还没有来得及坚持到她们出现,便已被谢安给强势诛杀。

这样一来,任盈盈与谢安两人此刻之间的局势场面,一时间不仅几乎完全没有了协谈的可能性。

并且,蓝凤凰最终给任盈盈所留下来的。

还是一个从头到尾就没有被种下过任何毒素buff,一身实力完全没有任何削弱,明显处于全盛期的巅峰状态谢安。

迫于无奈。

作为此次谋划行动一手策划人的任盈盈。

她此刻纵然是心里有些忐忑没底,但事已至此,箭在弦上的她,一时间却也只能是直接下令。

完全不管不顾的,当即便让那些被特意带来的弓箭手们快速开弓射箭。

这些弓箭手。

每一个都是她辛苦从教内所收集找到的,难得的箭术高手。

她此刻便是打算利用这个优势,努力抢占先机的,直接以己方的强悍箭手以及强大武力值,把谢安给强行打服。

然后再强迫性质的,硬逼他吞下三尸脑神丹。

如此一来,哪怕是谢安之后心里再怎么不服,但任盈盈也能够见招拆招的,慢慢化解他心头怨念。

在三尸脑神丹,以及珍稀宝物武当真武剑、武当核心秘籍《太极拳经》的诱惑下。

任盈盈绝不相信,谢安会一直都那么死硬,就是不接受自己的安抚。

如此一来,只等到时间慢慢推移上几个月。

等到谢安平心静气后,她任盈盈麾下从此便能直接多出来一名无双大将。

此上,这就是任盈盈在仓促之间所思虑出来的全部局势补救方式。

可惜。

还是那句话。

即便是经历了蓝凤凰身陨的这一挫折,但任盈盈她终究还是低估了谢安的一身实力强悍程度。

哪怕是她已经把谢安的实力标准,给直接同步定位成了她爹任我行那一级别,乃至于还要略微高上一线。

可这,却依旧还是远远不够!

刹那间,官道上。

还没等任盈盈一群人来得及赶到谢安身前。

随着一声清脆如龙吟般的悠长剑鸣声响起,战力全开的谢安,他手中长剑一拨一搅。

那原本乌压压一片极速坠落的箭雨群,直接在他的剑下,当场便削断覆没了三分之一。

而剩下的三分之二,则更是近乎与不可思议的,直接被他给强势挑飞回返。

宛如漫天星雨般,骤然向着任盈盈等人急速洒落而下。

一时之间。

面对谢安这一波突如其来的神乎其神操作。

任盈盈等一大波人,他们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的,就这么呆愣愣傻杵在了原地,面上满满的全都是惊骇欲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