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蓝凤凰?死!

“好狗贼!”

“别的不行,你动得倒是快!”

官道上,眼见着自己在顷刻之间,直接便被漫天凌厉剑光所笼罩。

即便是心中早已有所准备,但蓝凤凰心里依旧忍不住狠狠的一抽一颤。

她情绪略微有些慌乱的,一边怒骂着半空中的谢安。

一边快速从怀里掏出御虫短笛,直接以音乐操纵着路边灌木丛内那些隐藏五毒,驱使它们无惧生死的大批量攻击向谢安。

而面对如此违规攻击。

一时之间,身在半空中的谢安,他虽然手中剑刃如风,抬手之间便能够横扫掉一大批五毒毒虫。

但是在这些五毒毒虫们那前赴后继、无畏生死的攻击下,纵然是实力高绝如他。

他最终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眼睁睁看着自己所挥洒而出的那些凌厉剑光,硬生生被那些五毒毒虫们以自身血肉为代价一点一点消磨耗损掉。

不过。

虽然连续几剑无功。

可这样一种僵持,始终都只能是短暂的。

哪怕是身为云南五毒教主的蓝凤凰,她对于此次行动早就有所准备,直接提前在这一段官道的灌木丛里暗中隐藏了无数毒虫蛇蚁。

可即便如此。

说到底,能够被人所操纵的五毒虫蛇数量始终都是有限的。

即便是身为云南五毒教教主的蓝凤凰,她能够完全不顾派内意见的,大手大脚对这些珍惜资源进行挥霍。

可毕竟。

即便是身为专业玩毒玩虫宗门的云南五毒教,它内部所被挑选培育好的精英五毒数量,总共也只有那么多。

这些珍稀的变异毒物们,它们每多培育出来一批,就得消耗掉五毒教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力、物力、和财力。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

哪怕是这一次的蓝凤凰,她为了帮助圣姑任盈盈,而直接一次性将整个云南五毒教内这些年所积攒下来的资源家底,都给一次性彻底给掏了个空。

但就算是这样,就算是她固执的耗尽了整个门派内这么多年所辛苦积攒下来的全部毒虫资源。

可她最终所取得的成绩,也依旧只不过是勉强阻挡住了谢安一小段时间而已。

如此庞大的一种代价,如此渺小的一份结果。

即便是早已心有所准备。

但身为云南五毒教教主的蓝凤凰,她此刻内心中所蕴含的那份愤怒怨恨情绪,绝对是比起谢安被短暂挡住的愤怒而言要大上不知多少。

如果非要用形容词来表示的话,那简直就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梗在喉!

而官道上,车门破损的马车车顶。

对于蓝凤凰此刻的心中情绪,谢安心里既一无所知,也丝毫没有在乎之意。

他只是目光冰冷的淡漠凝视着马车下方不远处,那身旁已经只留存下来了极少数一部分精英五毒毒虫的蓝凤凰。

随后完全不做任何停顿的,身影突然宛如一朵翩然云彩般悠然飘荡而起,极速纵掠奔袭向蓝凤凰所在位置。

并且与此同时,谢安手中长剑,此刻同样也是在短暂到不足半个眨眼时间的点滴时间内,骤然化为漫天剑势飓风,直接凶狠扫荡向蓝凤凰全身。

丝毫没有任何留手想法的,就打算活剐了她。

虽然在穿越前看小说时,对于蓝凤凰这个人,谢安说实话的,心里不仅并不讨厌,相反的甚至还有几分喜欢。

而且在刚刚降临此界之时,他心里也或多或少的有着几分幻想。

幻想自己能够在这方笑傲世界里,左拥任盈盈,右抱蓝凤凰,腿上再坐着一个小仪林。

可到了现在,随着步入江湖时间渐深,对于笑傲原著中这些美貌无比的女子、知名角色们,谢安心里早已放下了诸多杂念。

在如今的谢安眼中,他们这些人,完全都只能算是一个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而已。

谢安完全不准备,就因为他们曾经在原著中的那些光辉时刻,而格外对他们网开一面。

就像是现在。

对于趁着自己在半路上运功潜修,直接不顾一切、凶悍设伏的蓝凤凰,谢安心里已经完全给她判处了死刑。

因为她该死!

她身上的这份罪,不因为任何其余原因,也不因为她是不是魔教身份,这完全只归结于她刚才的伏击破坏行动。

而马车下,身边本来就因为谢安的前几次剑光扫荡,而导致留存下来精英五毒毒虫数量极低的蓝凤凰。

一时间,在谢安完全没有任何留手想法的全力攻击下,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仅仅只挣扎了两三个眨眼的功夫,随着谢安手中剑光对她驱使毒虫的准确覆盖打击,她身上那些好不容易留存下来的那些精英五毒毒虫便直接全部死了个精光。

而且与此同时。

由于一时躲闪失误,此刻的蓝凤凰身上胸膛、双臂处,一不小心便被谢安的凌厉剑光给悍然切割出了几个巨大狰狞伤口,到处一片血肉模糊。

“哼!不过如此!”

“恶心的女人。”

站立在车门破损的马车顶上,谢安双眸冰冷的看着蓝凤凰,口里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面对着蓝凤凰的重伤垂死,作为始作俑者的谢安,此刻不仅没有任何歉意。

相反的,他见状内心的防备更甚,直接完全没有任何留手打算的,抬手又是一剑狂劈而下。

任何猛兽在垂死之前,都一定是最危险的。

对于这个道理,谢安一直都懂。

在这个凶险莫测、随处充斥着刀光剑影的江湖里,谢安完全不会相信,身为魔教下属势力之一、堂堂云南五毒教教主的蓝凤凰她会在将死之时,没有任何反击搏命手段。

她此刻脸上的那些柔弱姿态,在谢安看来,根本就像是毒辣恐怖的黑寡妇蜘蛛一般,就连在交配期间,她内心估计都充斥着各种毒素与坏水。

一个上来就放蛇、放蜘蛛、放蜈蚣的家伙,除了精虫上脑的人以外,还有谁会相信?

凡是玩毒的,那都是坏种!

这就是谢安心里最简单的一份想法。

官道上,剑光如虹。

在漫天的剑光里,身为云南五毒教教主的蓝凤凰,她虽然尽力反抗,但依旧是毫无任何反抗之力的再度被斩去了一手一脚。

但与此同时,此刻的她,身体距离谢安也已经接近到了三米之内。

下一秒钟,她那柔媚的红唇微微一张一吐,一根通体乌黑泛光的细短银针直接从她口中极速飞射向谢安脖颈大动脉位置。

“给我死!”

马车车顶,谢安原本正漫天洒落剑光。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道暗器飞针,眼看着他似乎就要无力抵挡。

可惜。

这一切都只是蓝凤凰的幻想。

她这记以她的眼力标准看来,已经彻底快速到一个极致程度的暗器飞针。

其实在此时的谢安眼中,由于他周身那三米先天领域的缘故。

他整个周身三米范围内的一切,哪怕是空气里因为蓝凤凰这记暗器飞针而出现的气流震荡,都完全清晰可见。

因此,蓝凤凰的这一记飞针暗器,它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接近谢安脖颈位置,还仅仅只是在半空中。

它就被谢安以剑光轻轻一挑、一拨,最后直接原路返回的,瞬间从蓝凤凰咽喉处急穿而过。

而后又在穿透了一大片血肉阻碍之后,悍然从她后脑勺处喷飞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