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邪魔外道!蓝凤凰!

明孝宗十七年,十月初一。

正午十分。

在河南府连通向河北平定州的一条官道上,一行车马奔行飞速。

而在其车马周围,十数名打扮携刀带剑、气质彪悍的汉子,牢牢拱卫一旁。

看他们那副模样架势,不像是护卫,倒像是一伙强人。

也因为如此,在这段本不算特别宽阔的官道路途上。

诸多的过路商人、旅客们,见状往往尚隔着老远就开始纷纷让路避嫌,倒是没有一个敢于勇猛抢路的冒失鬼出现。

“喂,老鬼?这里距离河北平定州猩猩滩还有多远啊!”

“这一路都已经奔行了如此之久,还没有见到个头!”

“他东方不败怎么把黑木崖建得如此偏远?这怕不是为了防止官兵围剿而故意建造的吧?”

略微有些狭窄的官道上,一个满脸刺青模样的肌肉壮汉一边认真拱卫在车马一旁,一边忍不住开口出声抱怨道。

而他所询问吐槽的对象,此刻脸上模样倒是平心静气无比。

作为一个久经江湖历练的中年男人,这个被人称呼为老鬼的家伙,他此刻虽然同样由于一直奔波不停而导致心中多少有些烦躁无聊。

可他言语之间却依旧是相当明确清晰、平淡从容。

“够了,把图。”

“你虽然不是我们中原武林的汉子,但好歹一身功夫也是快要接近一流,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黑木崖,那不是东方不败建的,人家只不过是这一代日月神教的教主而已!”

“而你所说的黑木崖,那都已经建造近百年时间了,那是人家第一任日月神教教主所特意选址建立的。”

“在那个时间段里,别说现在的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

“就算是他们教派的上一任教主任我行,乃至于上上一任的教主独孤盛,估计在那个时候都还没来得及出生呢。”

说到这里,马车旁那名叫老鬼的拱卫者,他口里一时间忍不住嗤笑不断。

“去你娘的!”

“你知道不就知道?给我显什么摆呢!”

“你再厉害,再博学多识,你现在不也和我一样都被抓了!”

“要我说呀,你知道的那些东西,在关键时候屁用都没有!它们既然救不了你,那就是连厕纸都不如!”

听到老鬼口中那优越感十足的言语,马车旁名叫把图的那名魁梧汉子,他脸上充满着不愤的,忍不住骂骂咧咧出声。

而那个老鬼,见状则是冷笑一声,口里不再多发一言。

此刻的他,心里虽然有所不快。

但由于他和那个把图一样,现在都只是车中主人的阶下囚。

所以他在行动之间,始终都非常理性明智的,一直保持着克制状态。

毕竟他们此刻所拱卫的车中主人,虽然始终一言没发,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这些人,就能够胆子大到在马车旁互相争斗和放肆。

对于车中主人的狠辣,老鬼他们在前不久,一个个都有着难忘体验。

官道上,马车继续前行着。

在巨大马车之上,三面白布大旗高举,在风中猎猎抖动。

一路之上,不断有识字之人看见,而后议论纷纷。

不过,在这条河南府前往河北的官道上,到底还是武林之人不多,多的都是一些以押镖为生的苦力汉子,以及一些大腹便便的商人。

因此,即便是多少有些心生怒意。

但看着马车周围那一个个脸上分明就写满了不好惹字眼的彪悍之辈们,这群人无论心里到底是做何想法。

但是在表面上,他们却一个比一个的看起来要安静温和,完完全全就是一堆“顺民”。

而拱卫在马车周围的老鬼一群人,他们看着周围这些安静听话的“顺民”们,一个个脸上也全都是高高在上,完全没有把这些实力低微的家伙们给具体放在眼里。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种无比平静的状态里,一声从马车车厢内传出来的冷哼声,却是骤然打破了马车旁老鬼他们脸上那份高傲笑意模样。

一时之间,他们不禁纷纷脸色凛然的,身体快速护持成一个圆圈形态,警惕看向四周。

“一群废物!”

“别人都已经摸到你们附近了,你们还以为自己在春游!”

官道上,冰冷话语声继续流淌。

下一刻,原本坚固华丽的马车车门,突兀破碎成了无数碎片。

在漫天木片纷飞之中,一道青衫身影从马车内骤然一飞冲天而起,仗剑凌风而动。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是这个青衫主人的反应如此快速。

但就在他的脚下,随之与其一同翻飞而起的,依旧还有着无数令人望之便心生恐惧的剧毒环节毒蛇、巨大蜈蚣。

并且,情况不仅如此。

官道上,就在漫天毒蛇蜈蚣翻飞而起的同时,随着一道柔媚清脆声音的响起。

就在官道旁边的灌木丛内,一个浑身挂满各色银饰的蓝衫女子也是骤然出现,并且突兀拔地腾空而起的,直接凌空一鞭就朝着他头颅脖颈处狠狠抽下。

“狗贼,受死!”

……

“哼!”

“区区蛇虫毒蚁,也配视为依仗?”

“五毒教!”

“今日以后,我觉得你们完全可以除名了!”

半空之中,看着自己身下那一堆堆模样疯狂的斑驳毒蛇蜈蚣,谢安心里一时间,只觉得既恶心又愤怒。

他见状随机而动的,直接就是一招蚀日剑法第三式日丽中天狠狠向下劈出。

一瞬间,半空中血雨无数。

那些历经五毒教多年辛苦培养的奇异毒蛇蜈蚣们,它们几乎完全没来得及发挥出任何作用的,直接便被谢安一剑给彻底搅碎覆灭。

而那名突兀出现在官道上的华丽蓝衫女子,她那记凌空抽出去的鞭影,也与这些毒蛇蜈蚣一样的。

就像是正午阳光下的残余冰雪般,丝毫未曾掀起任何波澜,便完全走向了覆灭。

不过,即便如此。

但半空中的谢安眉头却并没有因为这群毒蛇蜈蚣的覆灭而有半点松弛,反而依旧是紧皱无比。

他看着官道之上那个突兀出现且浑身上下挂满各色银饰的蓝衫女子,目光冰冷的忍不住骤然冷哼了一声。

而后他身体宛如一朵青色云霞般,在翩然急掠而下之余,手中剑光亦是漫天洒落如繁星。

直接以一种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状态,完全笼罩住了蓝衫女子全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