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试问江湖谁敌手?天地之内我独尊!

登封县城内,高大巍峨的城墙下。

随着一阵风声呼啸,在诸多守城士兵们无比震撼的眼神中,一道白袍身影就像是在缩地成寸一般。

其身形明明眼看着上一个眨眼的功夫还距离城门有百米距离,而等到下一个眨眼过后,他却是突然由远及近的瞬间跨越了近百米距离,而后嗖的一声直接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高……高……高手!高高手!”

面对着谢安的突如其来降临。

登封县城城门处。

这些年时间里由于身处武道禅宗少林寺以及五岳剑派之首嵩山剑派脚下,多少也算是见识过一些江湖侠客风采的守城士兵们,他们一个个忍不住瞠目结舌、面面相觑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而他们之间为首的那个兵头子,见状本应该上前去打个招呼、询问一下情况的。

但因为害怕,他一时间却是忍不住连连吞吃了好几口口水,喉咙干涩着半天吐不出一句话来。

“嗯?”

“你们弄你们自己的,不要管我,等会我踏墙离开。”

刚刚降落到城墙处,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衣服。

看着自己周围那些守门士兵的害怕,谢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直接冷淡的一挥手,将他们全部驱散开来。

而看见他如此模样,原本一直心里忐忑不安的那些登封城守城士兵们,他们一个个心里石头也终于算是稍稍落了地。

为了避免一个不小心引得谢安生气。

这些守城兵丁们,他们一个个当即便火烧火燎的,就如同完全看不到谢安这个人一般,赶紧开始起了自己本职守门工作。

突然降落的人是谢安。

此刻距离他刚才从嵩山少林寺离开出发之时算起,虽然才过去了仅仅不到半盏茶的功夫。

但是在他那一身步入先天妙境后所拥有的高绝轻功下,此刻他却已经是足足跨越了数十里距离,一路从嵩山脚下脚不停蹄的踏叶飞花至此。

而此刻,他之所以暂时停在了城墙下,便是打算稍作歇脚换气。

毕竟一路都以最快速度奔行至此,就算是身为先天武者,谢安此时也忍不住精神略微有些疲惫。

而且与此同时,在这一次的暂时歇脚停息时间里,谢安也打算借着这个机会趁机观察一下关于此地地主嵩山少林寺目前官府影响力以及本地威望程度。

毕竟登封县嵩山,理论上权力虽归属于河南府。

但实际上这千年以来,即便是已经滚滚流转了数代王朝,这里却几乎一直都是顶级武道禅宗少林寺的自留地。

招收信众,聚拢金财,驯养僧兵,广纳良田,雇佣佃户。

各种地主豪族拥有的东西,作为江湖最顶级门派的少林寺,比之不仅丝毫没有逊色,而且行事之间往往还更加明目张胆、更加肆无忌惮。

就连登封此地的城墙规模,谢安此刻哪怕只不过是稍稍观望了一下,却也已经明显发现了它那迥异于一般府县的城墙厚度高度。

本来按照正常情况而言,这里虽然位置还算比较靠近洛阳,但毕竟不属于是什么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

而且此地周围也并没有什么大范围匪患灾祸,理应城墙低矮才是。

可事实上,根据谢安此时亲眼所见,在这方不同于前世正常历史的笑傲世界里。

登封此地它现在整体的一个城墙厚度高度,不仅远超一般正常县城。

甚至就连一些朝廷州府所在地的具体城墙规模厚度,比之也要略差几分。

而这里之所以出现如此诡异反常的一种情况,那不用想。

很明显的,这其中一定少不了嵩山少林寺的势力跟脚在对此进行着影响。

以至于此地登封县官府,乃至于整个河南府衙的官府势力。

为了顾及嵩山少林寺的情绪,他们不得不花费掉大量金钱、人力、以及时间,认真对此地城墙进行整理加固。

在见到如此一种情况后,谢安心里不禁暗自有些庆幸。

庆幸于自己之前,并没有冒冒然的仅根据笑傲原著中所出现的一些少林寺情况,然后便直接出手挑战这个已经拥有千年历史和绝对庞大根基势力的武道禅宗嵩山少林寺。

而是果断选择了作为少林寺直接竞争对象,最近十数年内才真正崛起的嵩山剑派。

否则。

谢安估计自己此刻,恐怕才刚刚抵达登封县城脚下,尚且还未来得及登上嵩山与敌手进行交锋。

通缉他的官府榜文,就已经快若闪电般的,直接从河南知府府衙内盖章签押而出,而后肆意疯传向天下各地。

直接从官方层面上的,从此便被定位为了江湖匪类,坏名遍传天下。

到时候,那样一种事情发展,必定将会相当大程度影响他的少年断浪角色扮演进度。

不过,所幸,谢安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

到了此刻,在成功晋级先天妙境以后,即便是作为千年武道禅宗的嵩山少林寺,在对待谢安的态度上也只能割肉讨好。

如今的谢安,哪怕是打算直接诛灭整个嵩山少林寺,以他目前的少年断浪角色扮演进度来看,顶多也只需要再有一两个月的时间进行成长,他便能完全拥有这个能力。

稍稍在登封城下停留了一会儿。

很快的,在大概了解了一下此地百姓对于少林寺的民心拥护程度,以及少林寺对此地官府的具体操控力后,谢安也懒得再继续停留。

他随意的叫过来一个守城士兵,让他代替自己去城中买来了一些笔墨白布。

而后他便在这个守城兵卒那瞠目结舌的目光注视下,随手写下了一排龙飞凤舞之大字。

白布上书:

左阙:纵横天下,试问江湖谁敌手!

右阙:马踏武林,天地之内我独尊!

而在这左右阙之上,更有一副语意更加嚣张的横批---此世最强!

写罢,谢安随手一扔纸笔。

他随手抓起这几块白布联幅的,直接一步登天而起的轻巧飞跃过登封县城,哈哈大笑绝尘而去。

只徒留下他身后那个目瞪口呆的守城门兵,一时之间确实满心震撼非常的,不断低声喃喃自语道:

“试问天下谁敌手……天地之内我独尊……此世最强……!”

“如此威风霸气之言语,当真是气魄无双!”

“可怜我刘六一生卑微至今,至此才终于算是见到了传说中的大丈夫、大豪杰!”

“如此威风,不知有朝一日,我刘六能否也学个几分。”

言语完毕后,这个原本这几个月才通过给上司塞取钱财当上守城兵丁头目的大流氓头子刘六。

他心里一时之间,却也是突然有了几分想要辞职返乡搞大事的打算。

然而,对于不过是自己一念之间随意书写了一番文字,便侥幸让一个未来的大反贼头子从此崛起这样这件事,此时已经绝尘远去的谢安却是完全不知道了。

此刻跃城远去的他,已然在前往的黑木崖挑战东方不败的路上,笔直向北,一往无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