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打上黑木崖!决战东方不败!

时间一晃飞快。

谢安拜访嵩山少林寺第四日,清晨。

头顶的朝阳才刚刚升起。

当代少林方丈方证便特意起了个大清早的,一路将谢安送到了嵩山少室峰脚下。

在谢安这几日的逗留时间,面对着谢安这个不知是敌是友的先天妙境强者。

就算是有所依仗,但身为少林方丈的方证,却也依旧不可避免的精神很是有些受累。

毕竟。

在如今这个已经没落的江湖之中,就算是号称千年武道禅宗的嵩山少林寺内,也仅仅只有一位年龄已过百岁的太师叔祖在实力上抵达至了先天妙境。

除此以外,哪怕是在门中实力最强的他自己,也仅仅只有后天十层的内力修为。

而后天十层与先天妙境之间,虽然听起来两者的武道修为仅仅是隔了小小一段距离。

但是在实力上,这两者之间却完全是天差地别。

身为先天妙境者,体内真气粘稠如液,同时出手之间罡风四溢。

任何一切后天境界者,哪怕是如同他这般修行了少林寺至高武学之一达摩易筋经的武者,在交手之中也往往需要用两三分的力气才能抵得上对方任意一分之力。

在这样一种巨大的内力本质差距下,任何一位后天武者,哪怕是他一身内力积累度已经抵达了后天极致,但面对这两者之间的巨大差距,却也依旧只能是无可奈何。

至少,就单按当代江湖中的武学程度而言。

方证还从未见过有任意一种武学神功,能够弥补这样一种巨大境界落差。

甚至在方证心里,他觉得即便是在少林寺内都已经失传数百年的佛门至高武学达摩洗髓经。

亦或者是两百前明教教主张无忌曾持之纵横天下的九阳神功,都未必能够弥补这样一种大阶层落差。

而也正是如此,在谢安来到嵩山少林寺的这几天时间里。

除了前三天时间里,方证因为还没有摸清楚谢安到底是否已然晋升先天的,所以还勉强应对算是从容淡定以外。

从昨天到今天,在终于弄明白了谢安一身具体实力的方证,方证内心情绪时刻都是处于一种警惕状态中。

毕竟伴君如扮虎。

始终待在一个随时都有能力将自己乃至于自己门派诸多弟子都成片成片格杀掉的危险人物身边,就算是明知道对方暴起发难的可能性极低,但方证心里终究无法正常保持平静。

为此,从昨天到今天。

在如何具体对待谢安的态度上,方证和前三天时就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般,其各种行事之间都不禁变得格外小心谨慎。

一直到此刻。

在终于将已经在自己禅房内呆了几天时间的谢安一路平安送至嵩山脚下后,身为当代少林方丈的方证,他心里终于难得的平静安宁了下来。

“方丈请留步。”

“多谢方丈这几天来的交流,接下来断某人我就不再继续打扰少林,我会一路向北,直至最终登临平定州黑木崖交手东方不败为止。”

“而在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里,就麻烦方丈你多派人去传递讯息了。”

“希望到时候,能够有足够多的江湖正道同辈们汇聚黑木崖,观看我与东方不败的交锋一战。”

“这样一来,等到时候我成功获胜,咱们便可以直接群攻黑木涯,争取一战便消灭日月神教了。”

嵩山脚下。

谢安看着一路送别自己至此的当代少林方丈方证,言语恳切的交代着最后话语。

他现在所说的这件事情,就是他在刚刚突破先天境界后,为何第一时间便直接登临拜访少林寺的具体缘由所在。

比起让少林寺邀请足够多的江湖同道去黑木崖观摩他与东方不败激烈一战,最终助他彻底名震武林的这件大事而言。

什么达摩易筋经之类的,其实反倒是不重要。

关于索要达摩易筋经这件事情,其实在一开始刚登临嵩山少林寺之际,谢安心里并没有这样一个打算。

他后来之所以做出了这个举动,其原因不过是在登临嵩山少林寺后,他一念之间突然想起了原著中少林方丈方证大方馈赠令狐冲达摩易筋经的那份惊人事迹。

所以最后才临时起意,决定趁机试探一下这件事的具体可行性而已。

因此关于这件事情的得失与否,谢安虽然也不能算是完全不在意,但比起他的最大目的扬名立万而言,这本达摩易筋经确实是不算特别重要。

“行。”

“断少侠所拜托的事情,我们少林一定准时替断少侠给帮忙做到。”

“像是日月神教这样一个邪魔教派的存在,它的存在本身,完全就是在给我们整个武林都制造混乱。”

“而他们的教主东方不败,其一身罪孽,更是决不容恕!”

身形笔挺如松,双脚轻踏在一块古旧石砖之上。

虽然一身年龄已经大了,但即便如此,当代少林方丈方证他言语之间依旧十分激昂热烈。

甚至在说到言语激动处时,纵然已经年近花甲,身为当代少林方丈的方证脸上,一时之间也不禁满脸胀红,很是难得的显现出了几分热血风采。

看着他这番表现。

虽然不知道其此刻这番激昂情绪之中,到底有几分是真,又有几分是假。

但谢安见状,情不自禁的也逐渐开始笑容满面,热烈对此进行着言语附和。

如此小片刻钟后,表面上交流得甚是愉悦的二人,这才心满意足的相互抱拳拱手,转身告别分离。

而眼看着谢安身形腾跃而起。

几秒钟后的嵩山脚下,身为当代少林方丈的方证,他面色终于一改之前那份热情。

他转而目光满是凝重的,直直盯视着远处那在几次草叶晃动之间骤然便已经施展轻功飞跃出百米开外距离,最终只剩下一个细小黑点的谢安,口里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也不知道这个姓断的少年,他的出现,到底会给这个原本宁静的江湖武林带来何种程度的一份动荡。”

“原本整个江湖好好的,就算是有了嵩山剑派和日月神教,但那也不过是一些还算是循规守矩的对手而已。”

“偏偏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却多出了这样一个搅局者,而且还毫无任何根底背景显露,就仿佛是一个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山鬼精怪般。”

“从他身上,不仅探查不到任何熟悉的师承武学,而且在此之前,他也似乎从未与江湖有过任何交集一般。”

“就算是以我少林寺的庞大情报体系,也根本无法找到任何与他有关的情报,只知道他刚一出世就搅得整个江湖一片天翻地覆!”

“这样一个家伙,可当真是祸害啊!”

“比起东方不败,他更加让人头疼!也更加令人如鲠在喉!”

嵩山脚下,少林方丈方证口里带着一份由衷的感慨。

直到谢安的背影彻底远去再也看不见分毫后,他这才叹息着,终于慢慢回返了嵩山之上。

而在上山的过程中,对于谢安这个实力超绝偏偏却又极不安分的角色。

身为正道第一大门派掌门人的方证,他在内心里,也逐渐慢慢拥有了一份另外的打算与计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