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借阅少林达摩易筋经!

明孝宗弘治十七年,九月下旬。

依旧还是在登封县城之内。

不过地址从城中的富贵楼,改为了此刻的嵩山少林寺。

嵩山少林寺寺内厢房之中,伴随着萦绕于鼻的淡淡禅香,谢安随手在面前棋盘上放下了最后一子大棋,悠然终结掉了自己对面少林寺方丈方证的最后一次挣扎举动。

“方丈,你又死了。”

“短短三天内,你一连尝试了几十上百种截然不同的落子方式与走法,可无论如何,你最终能够从我手中获胜的几率都是微乎其微,绝不超过一成。”

“所以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垂死挣扎都是无用之功。”

“老方丈,你还是不要再挣扎了…”

“否则若是争斗得过于激烈,以至于我等会再下子时一不小心忘记了分寸,那恐怕在这檀香阵阵的优雅之处内,说不得就有人要佛前染血一遭了。”

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杀意与机锋,谢安放下手中棋子,慢悠悠品尝了一口佛寺茗茶,而后突然轻声开口道。

少林寺方丈禅房之内,一方小小的古木棋盘之前,当代少林寺方丈方证脸上表情依旧古井无波、纹丝不动。

虽然才刚刚被谢安所威胁,而且这些天里一直落子下棋失败,但身为一代高僧禅师的他,内心定力与素质终究还是极好的。

因此即便是在佛前听见谢安一番杀意暗藏的言语后,他依旧只不过是微微眯了眯眼睛,默默品了口茶,然后又继续开口笑道。

“断少侠,任何一个门派宗教,那都一定有它的规矩所在。”

“即便是你一身实力超绝,但也依旧要遵循礼仪才是。”

“我武道禅宗少林寺,能够自唐朝至今足足传承近千年之久,它内部所拥有的真正底蕴绝非是断施主你看到的,那仅仅显露于外的少许丁一点而已。”

“断浪少侠,人生在世,还是得稍作谨慎……”

“这里毕竟是佛门禅宗之地,即便是天下第一人东方不败来了,他也未必一定能够完整走得出这间寺庙大门。”

不过话说到这里,在短暂的一个停顿之后,方证脸上表情不知为何的,突然如同六月莲花般灿烂盛开。

而后他突然话锋一转的,在深深看了一眼自己面前依旧满脸气定神闲,就如同完全没有听出来自己言语中锋芒意味的谢安后,语气莫名的继续开口道:

“不过呢,话虽是这么说,但看断少侠此番意思,要是拿不到我们少林易筋经,你肯定是绝不会轻易走出这间老衲这间禅房大门的。”

“因此,看在断少侠这段日子以来,不仅一直为江湖武林主持正道,而且还主动将隔壁嵩山剑法送入我佛前消除戾气的情况下,老衲今日便破例将这本易筋经功法的原本呈给断少侠一观。”

“一个时辰后,望少侠物归原主。”

说完,之前三天里一直都在委婉拒绝的少林方丈方证,他神色叹息着,默默摇摆着脑袋。

而后神色端庄无比的从怀中掏出一本古朴书籍,小心翼翼递给了谢安。

禅房里,谢安看着如同开悟般,突然将自己门派核心秘籍原本递交给自己的少林寺方丈方证,他眼神里不由得微微闪过一丝疑惑。

同时在心中,他也不禁有些怀疑起了其为何如此主动的原因。

只不过,怀疑虽然是怀疑。

但此刻眼见着一本千年武道禅宗的核心绝世武功秘籍马上便能到手,纵然是心中有所疑虑,但谢安终究还是不动声色的默默从方证手中接过了达摩易筋经的原版武功秘籍,仔细拿在手中观摩翻看不断。

如此好一段时间过后。

待到谢安终于从手中达摩易筋经的高深武学奥妙里回过神来之际,外界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大半个时辰。

而此刻,原本站在谢安面前不远处,默默等待着谢安翻看达摩易筋经完毕的少林方丈方证。

他不知在何时之间,早已没有再立足原地,转而端坐于禅房一角,神情安逸的在认真品尝着手中茗茶。

“哈哈,断少侠习武之心甚坚。”

“在这么久的时间里,老衲都已经忍不住品完了茗茶一杯,而段少侠却才是刚刚从高深武学里腾出空闲来。”

“如此坚定好学的武道之心,怪不得断少侠年仅弱冠,却已然将武学臻至先天妙境。”

禅房一角,看着终于从自家高深武学秘籍里回过神来的谢安,少林方丈方证毫不吝啬的哈哈大笑夸赞着谢安。

看他此时这份神情模样,哪里还有半点之前几天时的那份陌生防备之态。

如果不是谢安心中清醒明白,对面这个看似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其并非是什么省油之灯,而是一个在原著中有着颇多算计的江湖领袖人物。

否则他简直都要以为对面这个大和尚,根本就是一个大傻子了。

不然毫无理由的,他怎么会突然对自己如此热情好客。

总不能是这家伙在他刚才认真翻阅手中达摩易筋经的那一段时间里,一不小心被人给直接夺舍重生了吧?

所幸。

笑傲江湖是一个低武武侠世界,这种可能性绝不存在。

而关于少林方丈方证为何突然如此热情的原因,他在刚才那番言语中也算是说得明白。

因此,在经过短暂几秒钟的思考后,对于少林方丈方证这一份明目张胆的示好与结交行为,谢安很快便完全心领神会。

终于回过神来的谢安,看着对面态度格外热情的大和尚方证,一时间他脸上不禁同样也满是笑意,态度转变得飞快。

“多谢方证大师夸奖,我也不过是在前些天里侥幸获得了一丝突破灵机而已。”

“对于突破先天这件事情,我原以为,我至少还需要好几个月、乃至于足足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够破关成功。”

“现在如此快速便突破成功,虽然省了我几分心力,但也让我这份修行突破过程中很是少了几分磨砺。”

“在我家族那些长辈眼中,这件事对于我今后的武道修行而言,反倒并非是一件好事。”

斜身倚靠着禅房墙壁,转变过态度的谢安,他眼睛半眯的看着对面大和尚方证,神情悠然随意的笑着接口了一句道。

而谢安这样一种言语表现,流露进入此时正在他对面端坐的少林方丈方证眼中,一时间却像是又给他身上笼罩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情不自禁的,身为当代少林方丈的方证,他心里陡然倒抽了一大口凉气。

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修为便已然抵达先天的家伙,他只是感觉对方背景简直是深不可测至极,完全不可招惹。

在这样一种心有忌惮的情况下,接下来的禅房内,一时间不禁宾主尽欢。

谢安与方证两人之间,互有克制的,再无任何一丝隔阂僵硬情绪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