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把你逼上死路!

带着这种不好的预感,神鞭邓八公几人心惊胆颤的,继续进行着与谢安的争斗。

毕竟江湖争斗不是游戏,既不存在回合的说法,也不存在说停就停的做法。

因此即便是心有所惧。

但神鞭邓八公他们几人,在嵩山掌门左冷禅的带领下,他们相互之间的配合不仅没有疏忽大意。

而且由于谢安给予他们几人压力实在过大,为了避免一不小心便直接身死当场。

神鞭邓八公他们几人之间的配合,一时之间反而变得更加紧密起来。

任是谢安如何身随剑走,他手中的蚀日剑法威力又是如何狂暴。

他们却始终都联手形成着一个坚强的小范围防御圈层,牢牢定在原地屹立不倒。

“好一个嵩山剑派,不愧是正在崛起之中,整个门派整体都正在走上坡路!”

“别的不说,就光论目前这番交手表现来看。”

“除了一个在理论上本应该实力最强的左冷禅,此刻表现略微有些平庸逊色以外,他手下这几个嵩山太保们的整体实力水平,那完全就是彻底凌驾于了其余四岳之上。”

“九曲剑钟镇、神鞭邓八公、大阴阳手乐厚、白头仙翁卜沉,再加上之前死去的托塔手丁勉、大嵩阳手费彬等几人……”

“他们这些人中任何一个的实力,那都完全能够称得上是笑傲世界里的江湖一流高手,丝毫不比之前的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塞北明驼木高峰逊色什么。”

“纵然就是其余四岳掌门,实力比起他们几个亦是高出不多。”

“然而就是如此,这样一种实力的江湖高手,在嵩山剑派之内居然足足有十三个之多!”

“嵩山剑派,潜力恐怖!不愧是一个有野心想要一统五岳、称霸江湖的顶级势力!”

富贵楼三楼大厅,谢安表情平静的与左冷禅几人交手不断。

根据在交锋过程中左冷禅几人的具体表现,他默默在心里给他们各自做了个评价。

带着这股评价印象,谢安双眸之中的冷色一时间不禁越发加重。

他内心里,此刻也是忍不住骤然泛起了一股凉意。

虽然不知道,左冷禅今日表现为何如此对不上其应有的威名,其此刻表现又是否是在故意对自己进行迷惑。

但无论如何,现在谢安既然已经对嵩山剑派出了手,为了防止这样一个潜力恐怖的门派,到时候会如同食骨之蛆般从此成为自己的恐怖大敌。

谢安一时之间,不由得再次加快了自己的出手速度。

他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尽快破局。

以防止等会从不远处的嵩山之上,又继续下来更多的嵩山剑派弟子围攻自己,以至于让左冷禅几人到时候侥幸获得逃跑之机。

为此,仅仅在略微犹豫了几秒钟后,谢安终于忍不住直接进入了爆发状态里。

下一秒钟,只见他体内那股后天巅峰的断家内力骤然变得狂暴,其手中长剑剑身之上也瞬间红光流转不断。

很快的,一股极度炽热的气息,突如其来的降临缠绕于他剑刃之上。

这些极度炽热的内气气息,随着谢安的每一次挥舞,直接向外横扫波动而出。

漫天滚滚的热浪,直接团团笼罩住了左冷禅几人。

左冷禅他们几个,面对这样一种“魔法性”打击,很快就被炙烤得汗流浃背、筋疲力竭。

纵然他们再怎么如何努力疯狂的,想要对谢安进行反击。

可奈何此时争斗双方之间的武力差距,实在是有些过大。

无论他们如何准确无误的,物理格挡住谢安手中剑刃。

可对于谢安手中剑刃上那炽热高温所带来的滚滚热浪伤害,他们终究还是毫无抵抗能力。

只能无可奈何的,慢慢沦落进入一种被温水煮青蛙的境地里。

“该死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剑法!”

“控冰、控火!这又岂是人间之力?”

“即便是咱们派内向来以炽热刚猛掌力闻名的大嵩阳神掌,面对如此场面,亦是宛如萤火之辉!”

“内力有属性!这个人,分明就是在以后天境界的武学修为,强行驾驭传闻中只有先天境界才能掌握的玄妙力量。”

继续苦战了几分钟以后。

嵩山剑派几人里,不知为何,最先抵抗不住的居然是理论上本应该实力最强的左冷禅。

只见汗流浃背的他,在与谢安努力交手之际,先是以嵩山派的一招“千古人龙”,试探性质的做为了前置攻击方位。

而后又在出剑完毕的瞬间,陡然再快速使出了一招在十七路嵩山剑法里,气势最为雄浑的“天外玉龙”。

通过如此不管不顾的两剑,他强行将自己与谢安之间的距离快速进行了拉开,努力给自己折腾出了一丝挪移躲避空间。

为此,他甚至不惜直接离开了原本和身旁神鞭邓八公几人一直维持的精妙剑阵,以至于让之前那种还能勉强再僵持一会的整体局势骤然全部崩盘。

而原本一直站在左冷禅身后不远处,处于队伍左侧方的大阴阳手乐厚。

因为这样一种突如其来的变故,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用大脑分析思考问题。

突如其来的,他就直接被谢安手中那柄刚逼开来左冷禅的炽热长剑,顺势而为的直接一个横扫,骤然将他整个七尺长躯从上至下像是热刀切牛油般,毫无阻碍的当场一分为二。

下一瞬间。

酒楼三层大厅内,无数猩红狰狞的鲜血,以及片片破碎的内脏,随之四处飞溅不断。

原本富丽堂皇一片的富贵楼三楼大厅,骤然被弄得一片肮脏与狰狞。

“掌门!”

“快出手吧!”

“你要是还不出手的话,再有几个眨眼功夫,我们可就全都要完了!汤师兄他顶不住的!”

三楼大厅内,见到大阴阳手乐厚的惨烈死状。

在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后,神鞭邓八公声嘶力竭、满脸恐惧的,骤然怒吼出声。

随着他的怒吼,在谢安想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下。

“轰!”

伴随着一道巨大响声,一柄锋锐无比的宽阔大剑骤然从他脚下的地板处,轰然破洞而出。

猝不及防之间,谢安身体差点被直接洞穿当场。

被惊吓到的谢安,在本能之下,不由得赶紧御使轻功原地拔升飞腾而起,直接像是一只巨大的人形蝙蝠般,脚踩天花板的倒挂在了富贵楼三层天花板顶上。

然而即便如此,富贵楼三楼地面之上突然破洞而出的这柄宽阔大剑,见状却依旧并没有轻易饶过他。

它被一个满脸骄傲之色的冷面中年汉子紧握于手,在瞬息之间便陡然化作漫天疾风骤雨,向谢安继续奔雷袭至。

谢安措不及防之下,一时间被逼迫得不禁再次抽身撤退。

然而可惜。

谢安这一次抽身后撤的速度虽然也很是迅疾,但那名手持宽阔大剑向他极速突袭而来的冷面汉子,其一手剑法却同样快若疾风。

仅仅是眨眼之间,他便手提阔剑三一口气连出十六剑,剑剑都像是毒蛇探首般直刺谢安周身大穴。

“好!”

“这才是我心目中嵩山剑派掌门左冷禅,应该有的威风气概!”

“剑如奔雷,金戈铁马!”

“如此雄浑大气的剑法,真没想到会出自于江湖之中!”

“这本应该是只有那些驾驭千军万马征战于沙场的将军,才能够创造出来的雄奇剑术才对!左冷禅,你的确是个人才!”

富贵楼天花板上,谢安一边躲闪着,一边口里忍不住夸赞不断。

在几个呼吸的躲闪过后,完美躲避开左冷禅全部锋芒锐气的他,手中长剑一摆。

直接见缝插针的赶在左冷禅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际,硬生生以一式蚀日剑法第四剑“日坐愁城”,强行困索束缚住左冷禅那一剑快过一剑的凶猛剑术攻势。

并且与之相对的,他手中长剑还化为漫天剑网,轰然卷动起无数狂猛劲风,直接将左冷禅强行画地为牢的包裹于内。

“寒冰神掌!”

而眼看着自己被无数刚猛劲风困索其中,左冷禅在见势不妙之下,他喉咙间猛然发出一声怒啸!

一道阴寒之极的寒冰真气,被他无声无息的附着于手,然后再以最大程度轰然爆发而出。

霜寒之气凛冽,谢安所挥洒而出的漫天剑网,直接被内力浑厚的左冷禅,以破釜沉舟之势强行冻结破开。

铁青着面容,通红着双目。

在耗费了体内大半内力以后,才好不容易强行破困而出的左冷禅,他在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以后。

不仅并没有马上逃离,而且恰恰与之相反的。

这一次彻底失去所有后路的他,在这样一种最后的搏命关头,直接就将体内最后那份寒冰内力全部都凝为了一掌,凌空就朝着不远处谢安的头颅要害轰然凌厉劈下。

这一刻。

整个酒楼内的局势,却是直接进入到了一种最后关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