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太师之邀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4554字
  • 2022-05-12 08:30:02

回到黄山之后,黄奇潜心教授两个徒弟武功医学。

这天,黄奇在山洞给两个学生讲解九针。黄奇道:“针分为九种,每一种针分别治疗不同的病。这是镵针,以泻阳气;这个是鍉针,用来泻分肉间邪气;这是锋针,三面有刃,可以治疗痼疾;这是铍针,针头犹如剑锋一样,可以排除大脓;这个像马尾巴毛的针,可以治疗急症;这个是毫针,经常使用的,可以治疗痹症,也可以补泻。这个很长的针,可以治疗远处深处的痹症;这个大针,可以泻除关节的积水。这九种针,你们要记牢了,不能用错。”

两个学生都答应说:“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会牢牢记住。”

黄奇道:“九针的技术和用法,是比较容易学的。治病最难的是要精通天地人和谐统一的大道,四诊合参的能力。有的人,学了一辈子也学不会,因为这些都是靠自身的悟性。所以,你们在学习过程中有任何的不懂,一定要问我,不能自作主张。当然,经书上也有,你们有空就看经书。”两个学生点头称是。

就在这时,门口有人叫道:“请问黄大侠在家吗?”

黄奇让学生自己学,他出门去看一看。

只见门口站着两名官差,虽是一路风尘,却也气宇轩昂,不是小地方的人。两个人自我介绍道:“你是黄奇老师吧?我是京师过来的施恩,这位是我的同事展飞。我们是过来请黄老师到京师去一趟。太师病重,京师太医都无法下手,还得来请高人相助。”说罢行礼。

黄奇很是吃惊,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会治病?”

施恩道:“是你的兄弟赵凯说的。赵凯跟我们太师原是同乡,赵公子和我们太师的公子也是好朋友。赵凯在八仙镇等你呢,然后我们一起进京。”

黄奇听说是赵凯介绍,也就放心了。对两名官差说道:“请两位大人先行,到赵凯家等我。我这里收拾一下就过去与你们会合。”

于是两位官差先告辞了。黄奇进洞对两个徒弟说:“你们在家里练武习医,如果遇到难事,到仙霞派求助。特别要把经书看好,不能告诉任何人关于经书的事情。我和辛女侠到京师去一趟。”

说完,去找了辛七七,两人往八仙镇而来。

再次见到赵凯,大家都很高兴。赵凯见到了辛七七还不好意思,曾经喜欢的人,越发的漂亮了。由于事情紧急,于是也不停留,换马直接去京师。到了京师,拜见了太师等人。黄奇也顾不得休息,就跟太师把脉问诊。太师家人讲,太师最近一年以来,特别口渴,喝了很多水。而且很容易饿,除了吃饭,一天还要吃几遍的零食。夜里小便的次数很多,却又没有多少小便。黄奇四诊合参以后说:“太师之病,其实是富贵病。由于生活条件优越,每天肥甘厚味,所以得了消渴症,也就是阳盛而阴虚。这种病是久病,也是很难治疗。得了这种病,也就是病邪已经侵入内脏,包括脾、肺、肾等脏腑。治疗也不是一天之功,所以我们得多待一些时日。”

太师家人道:“只要能把病治好,你以后就待在京师,开个门诊,也是可以。”太师的公子赵庭说道:“请黄大侠先行休息,待明日调理不迟。”

黄奇道:“调理五脏六腑,只能明日了。请务必记住太师早上醒来的时间,这样我才能循经缝时候气,效果才好。”

于是赵家人都答应了。

晚上,赵庭在太师府大摆筵席,请黄奇上座。黄奇道:“赵公子不必客气,简单吃饭即可。我和赵凯也是兄弟,请不要见外。”

赵庭哪里肯让:“黄大侠那么远赶过来,我怎么能怠慢呢?管家,拿出好酒,我和黄老师好好地喝一杯!”

次日,黄奇根据太师醒来的时间,漏水下三刻之前,进针足阳明胃经足三里穴,等候邪气。并请太师配合呼吸,有凉针感的时候告诉黄奇。太师感到凉针感立即告诉黄奇,黄奇摇大针孔,缓慢出针,并请太师出针的时候配合呼气。出针后太师果然感到针孔有凉气冒出,邪气出尽后盖住针孔。晚上太阳落山以后,又调理了手太阴肺经太渊穴和足太阴脾经太白穴,以补法。黄奇告诉他们,这就是补阴而泻阳。

赵庭道:“黄大侠,你的手段真是高明。我们京师的太医也不知道怎么治疗这种病呢。其中的原理是什么呢?”

黄奇道:“这就是富贵病。平时你们吃的好,但是我们的身体需求是一定的。你吃的太多,脾胃消化不了,伤了脾,热量堆积在胃中,腐熟食物很快,所以很饿,也很渴,因为津液等水分都被热消耗了。同时,热量上蒸道肺,又形成了肺消,喝了很多水,水属阴,走下焦,于是夜里小便多。水又把热带到肾,肾属水。所以肾也受损,不能约束二便,小便次数增多。”

赵庭道:“黄老师,你讲的这些我一句也听不懂。但是感觉是对的。你就在我们家住下来,放心调理。有任何需要,告诉赵凯,不要见外。”

黄奇给赵太师调理了一个人,太师明显好转。黄奇叫他注意饮食起居有规律,慢慢地,太师病好了一半。

黄奇和赵凯合住了一个房间,可以每天聊天。辛七七一个人住了一间客房,还给配了一个丫环伺候她。

这天夜里,黄奇和赵凯刚聊完天,准备入睡。突然他们的房顶被人砸塌了,三个蒙面人进来,两个使剑,一个使刀,也不问是谁,见人就杀。招招阴险狠辣,每一招都可以致死。黄奇和赵凯还没来得及拿到兵器,只能被动跳跃,黄奇瞅准时机,从房顶纵身而出。叫道:“兄弟,快上来。”三个人当中也有两个人纵上房顶,追踪黄奇。赵凯一个人对付那个人,体力不支。这时候辛七七闻讯赶来,挥剑和那个人斗了起来。赵凯的右边大腿已经被那个人刺伤,他忍住疼痛,取过宝剑,和辛七七并肩战斗。那个人看两人武功都很硬,估计占不了便宜,纵上房顶逃跑了。

辛七七要追,赵凯道:“点子武功高强,你不要追,怕要吃亏。”这时候赵庭带了几个高手赶过来,看赵凯受伤,吩咐道:“你们赶紧去追,务必活捉一个。”于是几个武师出门追赶去了。

黄奇展开千里独行轻功,一会儿就到了一个开阔之地,持剑而立。这时候追他的两个人赶了上来,由于这两个人蒙着面,看不清面目。月光虽然明亮,但是黄奇看他们身形,估计也都在五十岁以上。

黄奇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其中一个人尖声说道:“我们是奉命行事。不要啰嗦,拿命来!”两个人不再说话,宝剑分开直刺黄奇前胸后背。黄奇持剑一个转身,荡开了他们的宝剑。感觉他们的功力十分深厚,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黄奇自忖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于是一边打,一边准备逃跑。两个人看出了他的心思,一前一后死死地看住了他。黄奇想要逃走,真的不容易,连使用银针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这时,赵庭带着几个高手就要赶到,两个人看到来的人很多,无心恋战,舍了黄奇,迅速消失。赵庭赶到后,黄奇说道:“这两人武功太高,我们赶不上了。算了吧,我们回去吧。”

等到了太师府,辛七七和两个武师把另外一个刺客抓住了。由于另外两个武师会用飞镖,标上还喂了麻药,所以那个人逃跑的时候被飞镖射中,被活捉回来。

赵庭扯下了他的蒙面布,一看,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赵庭问道:“你为何要到太师府行刺?”问了几遍,那个人就是不说。赵庭吩咐用刑。家人拿了鞭子,把那个刺客打得皮开肉绽,晕了过去。家人用凉水把他泼醒,那人还是不说。赵庭看他挺硬,也没办法。赵庭吩咐武师,把这个人关到柴房里面,严加看管,并且搜身。

过了一会儿,两个武师拿了一封信来,说是搜身搜出来的。

赵庭打开一看:“速去太师府杀了黄奇。太总。”

赵庭把信给黄奇和其他人看,大家都说看不懂,也不明白为啥要杀黄奇。

于是赵庭把信拿给太师赵安看,说道:“爹,你看看,这封信谁是可能的指使之人?”

赵安看了一下说道:“能用‘太’字的人不多。除了我们太师府,还有可能是太医院。”毕竟赵安为官多年,对于官场上的事情心如明镜。

赵庭道:“只是太医院为何要雇人杀害黄大侠?”

赵安道:“问题出在我们身上。黄老师治好了我的病,他们却没有治好。这件事情传出去后,太医总管觉得没有面子。我请了他们治病,他们也是勉强应付,因为我平时和他们也不对付。他们是皇上的御医,都很骄傲,能给我瞧病已经是我莫大的荣幸。但是现在黄老师治好了我的病,这个事情很快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你想想,这帮太医们能让一个江湖郎中抢了他们的风头吗?”

赵庭听了相当佩服,生姜还是老的辣。于是问道:“爹,你看现在怎么办啊?”

赵安道:“这次他们没有得手,还被我们抓了一个人。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只是他们请的都是死士,你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招供的。这些虽然是我的推测,但也是八九不离十。不信,你安排人去太医院打听打听。”

赵庭道:“还是爹爹想得周到。我就委托几个朋友旁敲侧击一下吧。”于是安排把赵凯的腿包扎一下,黄奇帮忙上药止血。皮肉之伤,并未伤筋动骨,却也好治。

又过了半个月,黄奇把太师赵安调理得差不多了。赵安的身体气色都很协调,无异于常人。赵安很高兴,对黄奇道:“黄大侠,你真是一个奇才。又会武功,医术却如此超群,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说罢,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我肯定会帮你。”

黄奇道:“太师客气了,我并无所求。只是我认识一个人,觉得他做官挺好,现在做个县令,有点大材小用了。如果太师愿意,可以考察他一下是否能用。他的名字叫张士达。”

赵安道:“你认识张士达?他以前不愿意拍我马屁,骨头很硬,被贬官到四川去了。”

黄奇道:“以前见过几面。交情也不是很深。如果太师为难,就算了。”

赵安道:“既然是黄大侠说情,有空我会问一下的。不过你也不要有太大指望,因为朝中很多人对他有意见。”

黄奇道:“好的,看太师方便了。我也是随口一说而已。既然太师已经康复差不多了,那我也就回去了。昨天我又收到了一封信,如果我再呆在此地,会给太师带来麻烦。”说罢,呈上一封信。

赵安打开一看,信中写道:“离开京师,大家都好。”显然是太医院所为。

这时赵庭道:“爹,我找人打听了,确实是太医院所为。他们收买了几个死士,准备杀死黄奇老师。我看此地不可久留,还是让黄大侠他们回去吧。”

赵安道:“也好。你安排几个武师护送黄大侠他们出京。离开京师,他们也就没啥危险了。”

于是黄奇带着辛七七赵凯返回。坚决不要武师护送,说自己能对付的来。赵庭还是不放心,让两个武师暗中保护他们出京。一路无话。

回到八仙镇以后,赵凯又招待黄奇和辛七七,让他们多住一些时日。黄奇道:“那个王大全的儿子说拜我为师,上次由于走的匆忙,没来及带他走。你去看看,是否他还是愿意拜师,否则我们也就回去了。”

于是赵凯找来王大全和他的儿子王小周问话,王大全的儿子还是坚持要拜师。于是在赵凯家中,行了拜师之礼。拜了师以后,赵凯大操大办,搞了个仪式,其实也就是请黄奇喝酒而已。辛七七偷偷地把赵凯拉了出去,对他说:“赵凯,我知道你对我挺好的。但是我心里已经有了人,所以有好的姑娘,就要抓住。你要早点结婚,否则你妹妹等你等到什么时候?你今天不能再喝醉了啊。”

赵凯道:“我也算看出来了,你心里的那个人肯定就是黄大哥。跟我大哥相比,我确实不能惹你高看。好了,我不等你了,遇到对的就结婚。否则我那秀才妹夫要写文章骂我了。哈哈哈哈!”

辛七七道:“这就对了。你以后也是我的兄弟,到黄山来我请你吃酒。”

赵凯非常开心,拉着她就回酒桌喝酒,说道:“今天我不喝醉,你要喝醉呢,辛女侠!”

两天后,黄奇和辛七七带着新徒弟王小周到了黄山。黄奇给他介绍师姐师哥,王小周道:“师哥长得好英俊,师姐长得很漂亮。以后请多多指点小弟,小弟还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会呢。”于是弯腰给师哥师姐行礼。因为嘴甜,吴承英和邱一志都很喜欢他,三个人在一起就更热闹了。

黄奇道:“以后的话,承英,你就多教这个小师弟武功,一志,你先教小周基础医学知识。不懂得再来问我。”两个人都开心地答应了。

只是黄奇对于他们三个人,更偏向于适合学哪方面知识,目前还没看出来,只能等将来在实践中发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