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至尊传人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5789字
  • 2022-05-11 08:30:41

这一日,黄奇等刚到黄山,就见慧剑等在等他们。慧见看见他们,十分开心,开玩笑道:“师叔,你们一对去西天取经,修成正果,女儿都那么大了啊?”

辛七七上去就抓她的嘴巴:“乱嚼舌头,会口舌生疮!”

黄奇道:“慧剑道长,出家人不要乱说话。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吴承英,我新收的徒弟。承英,来见过慧剑道长。”

吴承英上前施礼:“见过慧剑道长。”

慧剑道:“这个辈分不好排了。我也不知道该叫你什么,等将来再说吧。”

黄奇于是收拾了一下山洞,把旁边的一个小山洞整理好,给吴承英住。辛七七道:“如果不方便,跟我们去道观住吧。”吴承英道:“方便,没问题。我住这还要跟我师父学本领呢。谢谢辛女侠。”

黄奇道:“慧剑道长,不知道你过来有何吩咐?”

慧剑道:“你看看我这记性。我们家掌门让我送信给你,说是下个月要开“侠医”大会,重新确定侠医排名。”说罢,把信交给了黄奇。

黄奇打开一看,信曰:

“黄奇大侠亲启:

兹定于八月十五,于黄山光明顶召开侠医各门派掌门人大会,商讨侠医传承和发展问题,并重新拟定侠医排名。望准时参加。

仙霞派掌门人:圆能道人

七月二十二日。”

黄奇对慧剑道:“请慧剑道长转告,我一定准时参加。”

于是慧剑和辛七七告辞回观,暂且不表。

次日,黄奇正在教吴承英练功。就听山坡上两个男人的声音在吵架。一个说:“我说是这里就是这里。”一个说:“你肯定是走错了。”黄奇停下来,走到山坡上看个究竟。一看是武当山下得邱虎带着他得儿子过来,上门拜师来了。

邱虎对黄奇说:“黄大侠,我儿子一定要到你这里来学习,我也拦不住。我以为走错了,他说肯定对。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如年轻人。在山下碰到一个道姑问了一下,我儿子就记住了。”

黄奇道:“快请进来,喝杯茶。你们那么远过来,肯定辛苦了。”

黄奇简单搞了个拜师仪式,邱一志和吴承英跪下磕头。黄奇喝了他们敬的茶,就算拜师完成。

邱虎说道:“黄大侠,听说下个月黄山要举行侠医大会,可有此事?”

黄奇道:“确有此事。邱郎中是否留下来观摩一下?”

邱虎道:“我可没这个资格。再说了,我家中还有好多患者等着我。我就先回去了。”

于是第二天邱虎告辞,吩咐儿子好好和师父学习,要听师父的话。邱一志答应了。

吴承英很高兴,有一个师弟一起学,就不那么寂寞了。于是帮着师父收拾房屋,邱一志和黄奇住同一个山洞。

由于邱一志没有学过武功,黄奇让吴承英指导他学点粗浅的武功,一招一式练起来。

这一天,黄奇把师父留给他的经脉图谱给两个徒弟看,让他们先学习十二条经脉,三百零六十五个穴位。黄奇道:“你们先从手太阴肺经开始学习,把肺经上的穴位都摸清楚了。还有各条经脉上的“井、荥、输、经、合”五输穴都要掌握。如果有任何不懂,就来问我。”

邱一志的父亲是郎中,所以对经脉还了解一些。吴承英没有接触过,所以反过来邱一志教吴承英有关医学方面的知识。

转眼,已经到了八月份。这天,黄奇正在指导两个徒弟学习认识九种针的用法,忽听洞外有人叫道:“黄奇小儿是住在这里吗?”

黄奇出去一看,只见一个高瘦的老者,道服打扮,头上挽了两个发髻。后面跟着两个年轻道人,垂手而立。黄奇问道:“在下黄奇,请问道长有何指教?”

那个道人说道:“听说你师父已经死了?”

黄奇道:“是的,我师父已经仙逝了。请问道长认识我师父吗?”

那个老道说道:“岂止是认识,我们还是死对头。”

黄奇道:“请问道长尊姓大名,能否见告?”

老道说道:“你听说过平木山人吗?”

黄奇道:“我听别的郎中提过。难道道长就是峨眉山平木山人吗?”

平木山人斜了他一眼道:“不行吗?听说你完全继承了不老真人的衣钵,甚至还超过了他,今天我特意来会会你。”

黄奇道:“不敢。我跟师父还差着远呢。跟你老人家更是无法比肩。外面的传言过头了。”

平木山人道:“你行不行,我说了算。亮剑吧。”他从徒弟手中接过一把宝剑。

黄奇道:“在下不敢。晚辈已经承认前辈水平高超。晚辈不敢比试。”

平木山人怒道:“你怎么是个娘娘腔啊?一点勇气也没有!”

这时吴承英过来道:“你个老道,敢骂我师父。我师父不出手,是怕把你那几根老骨头打断。你以为我师父怕了你?”

黄奇喝道:“承英,休得对前辈无礼!”于是拿出宝剑,右手挥出,却站立不动。

平木山人道:“你要用全力,否则我伤了你,我可不负责任。出招吧。”

黄奇道:“我已经出招了。前辈你先请。”

平木山人怒道:“你那么狂妄,休怪我无情。”一招乳燕飞翔,劲透剑身,嗡嗡作响,直取黄奇眼睛。黄奇没有时间思索,也看不到对方剑招的漏洞。似峨嵋派而又不是很像。于是不暇思索,向右力倾,剑尖向上横撩,要斩对方手腕。平木山人速度更快,凭空飞跃,挽了个剑法,由大到小,一路如波浪推将过来。把黄奇眼睛都看花了。虽有剑花,却无破绽,真是高手。黄奇无路可退,只能脚尖一点,凌空飞起。跃过平木的头顶,如大鹏展翅,姿态优美。平木不急不躁,揉身而上,双方顷刻之间过了两百余招。

黄奇知道打下去,自己没有把握赢,而且也不能赢,要给前辈脸面。于是在平木奋力出剑刺向他胸口的时候,顺势跌倒在地。然后滚出几步,叫道:“前辈武功太高,晚辈认输。”

平木山人知道这个年轻人并没有输,而是给自己留有面子,心里也是很满意。于是对黄奇道:“不老真人的徒弟,果然名不虚传。能和我过两百余招,在年轻人当中,你是第一个。”又接着说:“你武功我领教了。不知道你医术是否还可以。江湖人称你为‘神行九针’,是不是言过其实?老道向领教一下。想当年光明顶侠医排行,你师父排名第一,老道也是心服口服。不知道你小子学到了他的医术精髓没有?”

黄奇道:“当年道长和我师父一起排名前五,那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晚辈还是不敢跟你比试。”

平木怒道:“你这人看似有点侠气,怎么说话做事婆婆妈妈,恁地不爽气。叫你比,你就比,输了又怎样?”

黄奇无法推脱,只能说道:“那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平木山人道:“我的一个徒弟,昨天受了风寒,今天有点胃胀,你用神针,如何治疗?”说罢,让他一个徒弟走了过去。

黄奇看了他徒弟的脸色,搭了寸口脉,知道是新病,风寒所致。于是叫吴承英把他的九针拿来。取了毫针,平补平泻足三里穴。之后,招呼他们吃饭。一顿饭的功夫,黄奇问平木的徒弟感觉如何。这个徒弟道:“胃感觉舒服多了,也不胀了。现在想吃东西。”

平木山人道:“说说吧,你治疗这个病的病机病理”。

黄奇道:“贵徒是受了风邪寒邪,邪气入于胃。胃气满,所以胀。此为新病,胃实而脾虚。调理足三里穴,泻其邪气,作用最好。如果是严重一点的话,需要循经候气逢时补泻。”

平木山人点头道:“深合其理。你是根据什么经书学习的?”

黄奇心想,江湖之士都对经书有所觊觎,我还不能透露经书的事情。于是说道:“此道为家师所授,晚辈只是聆听师父的教诲。”

平木山人道:“你师父排名第一,老道是心服口服。你看看我这两个徒弟,无论武学还是医术都跟你相差甚远。人比人气死人。”

黄奇道:“前辈客气了。晚辈也是碰巧学了点皮毛。老祖宗的医学博大精深,哪里是我能领略的。”

平木山人道:“这次侠医排名大会,你有可能排名第一了。”

黄奇道:“晚辈不敢和前辈抢名次。当然是各位前辈排名第一。”

平木山人道:“各位前辈?前辈还有几位?前五名的我知道你师父已经不在了,仙姑道长也不在了。清风道长还在,但是他已经看破名利,也不一定参加。少林寺的智真和尚在不在我也不清楚。难道我和你再打上一架,争这个虚名?”

黄奇道:“据我所知,仙霞派已经发了英雄帖了,请天下名士都来参加。”

平木山人道:“天下能有几个名士?都是沽名钓誉之辈。首先我这个老道就不服。”

黄奇道:“请道长在我这里住几天,等其他英雄都到了再聚何如?”

平木山人道:“谢谢了。只是我想趁这几天带着徒弟游览一下这个黄山,多呼吸一下黄山的仙气。所以就不住这里了。告辞。”

八月十五这天,各路英雄都到达光明顶。大会由仙霞派的圆能道长主持。黄奇看见了平木山人,还看见了西海药王,黑沙掌门也来了。其他的人,黄奇大都不认识。

只听圆能清了清嗓门说道:“各位英雄,感谢应邀来参加十年一次的侠医大会,也可以说是‘医侠’。十年前参加大会的前辈,有点已经仙逝了,有的不追求名利,不参加排名。今天,我们请各位来,目的还是请大家献言献策,如何把我们中国武学和医术都能发扬光大。武学可以强身健体,也可以降妖除魔。医术可以济世救人,也可以修身养心。可以说医武乃是一家。我们的前辈把医武已经发扬光大,但是也不能在我们这一辈人手中弄丢了。所以我这里请大家,把各自的看家本领能够发扬光大,为天下百姓造福。”

黄奇听了,深感有道理,没想到圆能道长还有如此学问和领袖风范。于是他鼓起掌来喝彩,大家听了,立即附和,整个山顶掌声雷动。

圆能道长挥了挥手:“感谢大家的鼓励。我们请大家来,一方面比试武艺,但是要求点到为止,不能伤人。二是探求治病救人之方法。根据两项道术评分,然后决出名次。所以这时一次和平的大会。如果有江湖黑帮作乱,人人得而诛之。我手中的剑可不是吃素的。”说罢,把剑扔向了一块岩石缝中,直没至柄。大家都是张口咂舌,目瞪口呆。没想到圆能得内功如此之深厚。

只听黑沙掌门道:“圆、圆能道长,这场比试能不能、能不能用毒药?”他说话有点口吃。

圆能道:“可以,毒药也是药。但是不能把人毒死,也需要有解药。否则禁止参与。”

西海药王道:“如果失手把人伤了,怎么办?”

圆能道:“伤人性命者死。致人重伤者,别人可以报复他,当然是所有人都在场。致人轻伤者医治。最重要的一句话:大家点到为止。慧剑,你带着是姐妹登记报名的人数。”

大约一盏茶功夫,慧剑把参加比试得名单拿出来了。圆能一看,大概二十个门派报名,每个门派只能一人参与。于是圆能把二十个人分成两个组进行淘汰赛。

先是进行淘汰赛,由平木山人、清风道长、智真和尚当裁判。选出前五名进行决赛。

黑沙掌门武功卓绝,一顿饭功夫就淘汰了十名高手。无论是武功,还是用药用毒,都无人能出其右。所以这一个小组,黑沙掌门拿到第一。

西海药王更是凶狠无情。由于他的武功中原人士不大了解,所以折在他手中的人无需太久。

黄奇排在了西海药王一组。他和西海药王对视了一下,黄奇道:“西海前辈请。”

西海药王思考了半天,道:“我们还是不比了吧,你赢了。”西海药王补充道:“黄大侠,我的眩晕治好了。还得多谢你。”说罢,转身下山去了。

大家都是吃了一惊。

圆能道:“由于仙霞派和不老真人的门派源于一个祖师,所以仙霞派委托黄奇为替本派出战,其他人均不参加。”

圆能宣布了参加决赛的名单:智真和尚,清风道长,平木山人,黑沙掌门,黄奇。

经过抽签,首先由智真和尚对阵黄奇,清风道长对阵黑沙掌门。平木山人轮空。

黄奇第一次见到智真和尚,只见他白须飘飘,精神矍铄,目光明亮。这样的老人,已经深得养生之道,活过百岁,不成问题。

黄奇抱拳施了一礼:“晚辈黄奇,见过智真前辈。”

智真和尚呵呵一笑:“黄奇小友,听平木山人讲过,说你是武林医道之奇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

黄奇道:“请前辈多指教。不知道前辈用何兵刃?”

智真和尚道:“老衲只用双掌与小友过招,你亮兵刃吧。”

黄奇道:“晚辈也只用掌。”

那边清风道长何黑沙掌门早已开打。两人各出奇招,斗得难解难分。

黄奇使出师父教给的“八风掌”,在智真和尚身边游动。就像从四面八方吹过来的强风。只见黄奇衣袂飘飘,掌快如风。智真老和尚以不变应万变,双手合十,却不出招。黄奇知道厉害,老和尚是在看他的破绽,一旦他露出破绽,老和尚一招半式就可以把他击倒。

黄奇不敢怠慢,使出千里独行之轻功,啪啪啪击出三掌,攻击智真的前胸后背。智真之一掌“如来礼佛”就化解了他三掌之力。黄奇见他防范周密,额头开始冒汗,越打越急,突然凌空而起,双掌向下击向智真头部。智真也是双掌向空中击出,黄奇感到一股霸道却又柔和之力,把他抛向空中。他竟然从空中轻轻地落下,没有一点顿挫之感。智真不但消除了他的力量,好像还用了柔和的力量把他放下,功夫之深,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黄奇又抱拳施礼:“多谢前辈手下留情,黄奇输了。”

圆能道:“这一场智真前辈赢。下一场为医术比赛。我这里有一位阳虚之患者,请两位各用自己的本领,把患者治好。效果由病人评判。”

黄奇道:“智真前辈先请。”

智真也不客气,让患者坐在他的身前。双掌拍在患者的后背足太阳膀胱经上,把自己的内力注入。一会儿,两人头上都是热气腾腾。过一会就消散了。然后智真和尚打坐休息。

那边清风道长也已经打赢了黑沙掌门。黑沙掌门想使毒,被清风道长用太极神功逼回,黑沙自己反而中毒。黑沙只得坐下自己给自己解毒。

于是中午吃饭,吃过饭,比赛继续开始。

轮到黄奇给那位患者治病。黄奇看他脸色,手握住他的寸口。于是,用毫针刺他足三里穴和解溪穴。然后用毫针刺他足少阳胆经之阳辅穴。半炷香功夫,治疗结束。

为了公平起见,又过了一炷香功夫,圆能问患者,哪一位治疗效果好。

患者道:“是这位公子针刺治疗的效果好。这位大师为我输入内力,只是我没有练过内力,所以他的内力也不能为我所用。当时感觉很舒服,过一会儿就没有了。而这位公子,在我的穴位上针刺后,我的肠胃舒服了,也想吃饭了,身上有劲了。所以我觉得这位公子的治疗效果好。”

于是这一局黄奇胜。

智真和尚道:“黄施主,你用的是什么方法?这么奇妙。不用汤药也能治病?”

黄奇道:“启禀大师,这是《内经》里面的针灸疗法。很多人都会。如果是逢时候气循经,效果还要好。我看这位师傅腰杆挺直,应该不是太阳经之虚。我搭了脉,发现足阳明和足少阳有点虚,所以补了相关穴位。”

圆能道:“你们比下来,平手。黄奇少侠再和平木山人比一场。如果能赢,就算你赢了两个人。”

平木山人道:“不用比了,我们前几天已经比过了。黄少侠赢了。”

圆能道:“那算黄少侠赢了。下面由清风道长和黄少侠比试,谁赢了,谁就是排名第一。”

黄奇道:“我和清风道长比试过了,无论是武功,还是医术,清风道长都远胜于我。我还向他请教过很多不懂的知识呢。”

圆能道:“既然如此,那清风道长就排名第一了。”

清风说道:“黄小友武功高强,医道精通,年纪又轻。理应担当大任,应该排在第一。”

圆能道:“我们以比试结果为准。清风道长第一,黄奇第二,智真前辈第三,平木道长第四,黑沙掌门第五。只是,黑沙掌门,以后不允许再使毒,更不许做恶事。否则我们这里的人都饶不了你。”

黑沙掌门道:“谨遵原能师太教诲。以后一定除恶扬善,跟黄奇老师学习,请大家监督。”

于是圆能道长宣布:“第二届侠医大会结束。”

光明顶上响起了欢乐的笑声,大家都齐呼:“黄奇,黄奇,黄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