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卿本多情

  • 孤独九针
  • 强尼辰
  • 6409字
  • 2022-05-10 13:59:03

九华山风景很美,黄奇慢慢骑马,在九华山逗留了三日,把九华山的美景看了个够。就在他准备回黄山之际,吴承英骑马找到了他。吴承瑛身上血迹斑斑,秀发凌乱。黄奇忙问端的。吴承英说第二天,她和师姐去送信,路上又被熊大拦住了,跟他一起的还有个和尚。她和师姐打不过他们,结果双双被他们凌辱,真是没脸活了。知道他在九华山游玩,所以来找他,是否能帮忙报仇。黄奇一听,恶向胆边生,实在是后悔没有杀了熊大。黄奇问吴承英,他们往哪里走了,吴承英说看到他们向西逃了。

黄奇道:“吴姑娘,你和你师姐回到你师父那里去吧。这种事情也不要和其他人讲,免得污了你们的清白。我去杀了他们,给你们报仇。”

吴承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抽泣道:“靠黄大哥给我们报仇了,我师姐羞于见人,一直躲在家里不肯出门,我怕她想不开。黄大哥,拜托你了。“

黄奇把她扶起,说道:“我看你挺坚强的。你赶紧去看你师姐,报仇的事情交给我。他们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这两个淫贼。”

于是黄奇纵马向西而行。一路打听,是否见到一个长胡子大汉和一个和尚。穿过湖南湖北,也没打听到消息。黄奇甚是失望。这天,放马在路边吃草,无意间听两个人议论,昨晚张员外家的如花似玉的女儿被两个淫贼糟蹋了。而且有个和尚。黄奇大喜,连忙打听。两个农夫说,看到他们骑马向西逃跑了。黄奇立马动身去追,一路追赶,一路风尘。

这天,黄奇来到了四川宜宾境内。见到路边的饭馆,吩咐小二喂马,自己点了一壶酒,两个小菜,边吃边犯愁。这两个人好像长了翅膀,不知道逃到了哪里。一壶酒喝完,又叫了一壶。迷迷糊糊之中,听见有人用极小的声音议论,“今晚张县令家碰头……”声音极低,张眼一看,人也去得远了。黄奇立马酒醒了,暗想是不是那两个淫贼要晚上作案?跟旁边的一个当地人打听:“请问兄台,张县令家有美女吗?”

那人一听,瞅了他一眼:“难道你这穷小子也想高攀县令的女儿?当然县令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了。哈哈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黄奇顾不得和他们计较,立即付了钱,走了。

晚上,黄奇找到了张县令的住宅,埋伏在墙外。果然不到半夜,有两个人纵身入户,直接就扑向张县令女儿的闺房。只听得一个女人的尖叫:“抓强盗啊!”黄奇立马点燃手中火把,纵身而入,手持宝剑,直接攻击两个人的后背。那两个人听到风声,来不及转身,直接倒地躲过。然后暗器甩出,一股刺鼻的味道。黄奇知道有毒,侧身避过。就在转眼之间,熊大擒了张县令的女儿,刀架在她脖子上。黄奇道:“淫贼,赶紧放了小姐,否则教你命丧今日!”火光之中只见那个和尚手握匕首,直取黄奇心窝。黄奇右手一扬,一根银针射到和尚眼角命门,和尚眼睛透出细细的血丝。和尚于是拿着匕首乱刺,慌乱之中跳窗而逃。

黄奇道:“熊大,你放了小姐,我饶你不死,否则你试试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针快,”

熊大吓得瑟瑟发抖,当啷一声,砍刀落地。

黄奇拉过小姐,交给了赶过来的县令还有丫环。提起了熊大的衣领,就要走出了县令的居所。那位小姐突然跪下,不住地说:“多谢相公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承蒙相公多次相救,我们全家没齿难忘。”这时县令也坐了过来,深深地施了一礼:“黄大侠,感谢你又救了我们一命。请黄大侠答应,一定要在我县待上几日,容我好好地回报。”黄奇举起火把一看,原来是被贬之官张士达,小姐正是张若兰。

黄奇道:“原来张大人是被贬到此处做官。真是巧合,我到此处追拿淫贼,没想到碰到了你们。听说这个地方的酒很好,待我处置了这个淫贼,再来喝酒不迟。”于是提起熊大,直奔而出。黄奇把熊大扔到一个旅馆,点了他下体的经脉,道:“我今天暂且不杀你,留你一条狗命,你去把那个和尚找来,送到县府衙门。否则就是你跑到天边,我也会去取了你的狗命。”熊大瑟瑟发抖,不敢看他。

黄奇自顾自地去了,找了个小旅馆,好好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黄奇来到了县衙,找到了张士达,恭贺他到本地做官。张士达笑道:“我本来是在京城做官的,做到了京城的知府。因为得罪了太师,被贬到此。幸亏一路有黄大侠保护,才能平安到达此地。可以说,黄大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父女的贵人。请一定要在此地多住一些时日,以让我报答救命之恩。”黄奇道:“张大人客气了。我并非有意救你,只是路见不平而已。既然张大人如此说,那我恭敬不如从命。因为两个淫贼还没有全部抓获,我就在此地多待些时日。如此,叨扰了。“

张士达忙道:“黄大侠不必客气,这是小官的荣幸。”

于是当晚在家里大摆宴席,请了当地几个有名望的人士作陪。张若兰也过来敬酒以表谢意。黄奇虽然见过几面,但都是风尘仆仆、匆匆而过。今天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张若兰,真是美若天仙。黄奇自己觉得是个粗人,只是觉得这位小姐好美。自己一直忙于习武学医,从来没有时间仔细欣赏美人。今天美酒美人都在眼前,黄奇真的有点醉了。连张士达说明天让张若兰陪他在当地旅游景点看一看,他也是满口答应。

第二天,张若兰雇了一辆马车,来旅馆来接黄奇。黄奇好像大梦初醒一样,把昨晚的事情都忘光了。还是张若兰的丫环叽里呱啦地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他,说相约去景点去看一看,小姐当导游。张若兰抿嘴而笑,看着黄奇的样子,自己的脸倒是红了。黄奇说,自己骑马,小姐坐马车,男女还是避嫌一点的好。一位官差拉了一匹马过来,黄奇上马,和张若兰一起来到如梦似幻的花海。花美人更美,黄奇哪里心思欣赏美景?

随后又来到了石林和三江交汇之处。这时候,黄奇的心被大自然的美征服了。三江连接之处,美丽辽阔,让人心旷神怡。张若兰是读书人,知道很多历史典故,于是不住地给黄奇讲解。黄奇只觉得这位小姐不光是长得美,而且还有学问,不由得自惭形秽起来。

流连于温柔梦乡,黄奇竟然忘了当初为何来到此地。每天和张小姐欣赏美景,喝茶弹琴。晚上和张大人喝酒聊天,其乐融融。黄奇从没有像如今这样的生活过。

这天,张若兰又派人来接他去府中赏花。黄奇看到那官差的笑容,突然感到心惊。自己作为恩人,人家报恩,自己难道乐不思蜀了?内心突然感到惴惴不安。

海棠花开得很美,雍容富贵,娇艳欲滴。张若兰道:“黄大侠,我写了一首词,想请你做个评判如何?”

黄奇忙道:“我可不懂诗词,小姐真是找错了人。”

张若兰道:“黄大哥客气了。你是天赋奇才,哪有你不懂的东西?别的不说,那《素问》《灵枢》能是一般人看得懂、学得会的?”说罢,递过一首词。

黄奇一看,词的内容是:

“长相思:

一行诗,两行诗,诗浸相思心底痴,怨君回信迟。

春风来,春风急,布谷声催伊人归,啜茶闲情湿。”

黄奇虽然不懂诗词韵律,但是字里行间的相思之情是看得懂的。他也体会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男女之情。黄奇自忖不能在此地久留,在这里已经一月有余。张大人安排了县衙的差役四处打听两名淫贼的下落,都是杳无音讯。自己留在自此也无必要。自己每天跟张小姐在一起喝茶谈诗,只会坏了张小姐的名头。于是对张若兰说道:“张小姐,我是不懂诗词歌赋的。觉得你写得挺好,你应该给你们当地的文人欣赏。给我看如同对牛弹琴,哈哈哈。”

张若兰道:“这首词是写给黄大哥的。你说好,那你就留着。”

黄奇也不好再推脱,只好收了起来。

两个人又一起赏了一会儿花,黄奇就要告辞:“张小姐,我要回黄山了。再次叨扰了张大人和你那么久,也该回去了。很多事情要做,等将来有空我会再来拜访。”

张小姐一愣,随即眼睛泛起了泪花:“黄大哥,是不是我们招待不周?为何突然要离去?”

黄奇道:“我回去还有很多任务要完成,这次为了捉拿两个淫贼,耽误了很多时间。好在这两个淫贼已经被我所伤,以后也不敢再为非作歹了。麻烦你通报一下张大人,承蒙他热情款待,我就不当面跟他告辞了。”说罢,他也不敢再多待,转身就走了。

回到旅馆收拾了行李,骑马往黄山出发。

一路无话,三天后到达了黄山。回到了自己的山洞,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但是并没有破坏他的东西。他猜测应该是朋友吧,否则一切不会保存得那么完好。

休息了两天,决定去仙霞派看一看,说不定能寻到什么蛛丝马迹。

来到仙霞派门口,就听见里面有练剑之声。一个小道姑给他开了门,眼前只见辛七七和慧剑在过招。辛七七招招致命,慧剑被逼的不住后退。慧剑叫道:“辛师妹,你心情不好,也不能把气往我身上撒呀。我只是陪你练剑,你却好像要了我的命!”慧剑展开千里独行之轻功,跃上了墙头。辛七七好像气还没消,见到门口有一个人,好像是黄奇,又是一剑指向黄奇面门。黄奇剑来势凶猛,来不及拔剑,于是向左跃开。黄奇转身把剑在手,说道:“辛女侠,我就陪你练练。”展开师父传授的不老剑术,如行云流水。辛七七却越打越狠,不是刺面门,就是刺胸口手足。黄奇跳跃腾挪,姿态飘逸。黄奇越来越融进了剑术剑法中,打得兴起,一剑刺向了辛七七的双眼。眼见辛七七来不及躲避,猛然收力,犹如自己被自己猛击,猛地向后一退。辛七七一招平沙落雁,刺中了黄奇的大腿,鲜血直流。黄奇口中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辛七七提剑愣在那里,看呆了。

慧剑叫道:“辛师妹,你在干什么?你想杀人吗?”上前扶起黄奇,要帮他包扎伤口。黄奇点了自己腿上穴道止血,然后撕下衣襟,上了金疮药,绑住大腿。站起来道:“慧剑道长,无碍,不用担心。”

辛七七吓得脸色煞白,过来问道:“黄大哥,你要不要紧?对不起啊。”说着眼泪流了出来。

黄奇道:“不要紧,皮肉之伤,很快就能好。你也不是故意的。”

慧剑道:“我看她就是故意的。你吐血了,受的是内伤,这才难好。”

黄奇道:“我是郎中呢,能自己调理好。你们不用担心。”

慧剑道:“你这受了伤,不能回家了。你就住在我们道观的旁边吧,有一户人家,两个老人,我们照顾你也方便。”

黄奇道:“如此甚好。只是不知道老人家同不同意啊?”

慧剑道:“肯定同意了。我跟他们玩得最好,我经常送东西给他们。走吧,我扶你过去。”

黄奇道:“不用了。我拿一根棍子,就可以拄着过去了。”

辛七七跑过去找了根木棍给他,满脸都是歉意。

三个人到了那个农户家里,借了个房间,安排了黄奇住在里面养伤。老人家很是开心,多了一个人他们也热闹。忙着弄吃的给他们,忙得不亦乐乎。吃过饭,黄奇让他们回去,说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二人还是不放心,叫两个老人多看看。老人很乐意,于是他们就回观里了。

这次黄奇伤得不轻。第二天,自己配了点补气血的药,让老人到镇上的药店帮忙拿药。老人正要出门,辛七七过来了,主动去帮他买药。买来了药,辛七七亲自煮药,黄奇在旁边指导。黄奇喝了药,然后运功疗伤。三天以后,内伤就好了。只是大腿的伤口愈合还需要几天。辛七七和慧剑每天都来看他,闲着没事,黄奇也跟她们讲了一些养生疗伤的原理,两人也学了很多药理知识。

这天很早,辛七七自己过来了。看着黄奇基本康复了,她也就放心了。把上次过来找黄奇看病的人留的地址给了他,让黄奇不想去就别去了,很远的路程。黄奇道:“辛女侠,有空我肯定会去的。等我伤口好了安排一下。人家那么远的路程找过来,就是看得起我。”

辛七七道:“黄大哥,你就不要叫我女侠了,叫我七七就好了。其实那天我心情不好,怪你为什么那么久还不回来,所以把气撒在你和慧剑师姊身上了。还失手伤了你,真是不应该。”

黄奇道:“不用自责,你看我这不是好了吗?”

辛七七道:“黄大哥,你去给别人看病,把我也带着吧。我可以给你帮忙,还能学点东西。”

黄奇道:“只是怕你女孩儿家,不方便,我怕你尴尬。”

辛七七道:“方便的。你以后就叫我七妹吧,不要女侠女侠地叫,怪见外的。”

忽听门外道:“羞不羞,还叫你七妹?隔着辈呢!我看还是叫你女侠好,女侠把人家都刺伤了。”话音刚落,慧剑就到了跟前,刮了一下辛七七的鼻子,做了个鬼脸。

辛七七脸立刻就红了,打了慧剑一下:“师姊,你怎么老是拿人家开玩笑啊?你是不是也想还俗呀?”

慧剑道:“我才没你那么无聊呢。我可不想平白无故地生气,心情不好就刺人家一剑。”

辛七七转过身,不理她。

慧剑道:“你还要跟黄师叔出去闯江湖?啧啧,你这心里肯定乐开了花。”

辛七七对黄奇说:“黄大哥,你把你身上的袍子脱下来,我给你洗干净了,我们再出去。我到镇上给你做了一件新的长袍,你试试看。”

黄奇道:“我的袍子又脏又臭,我自己洗得了,不能麻烦你。你的新袍子我收下了,多少银子,我给你。”说罢,脱下旧袍子,扔到了一边。

结果从旧袍子里掉出来一张纸。辛七七替他捡起来,随眼一看,原来是一首词。字迹娟秀,明显处于女子之手。原来是张若兰送给黄奇的那首《长相思》之词。

辛七七看了,脸色由红到白,再转为青色,把词甩到了黄奇的手里,转身跑了。

慧剑接过来也看了一眼,说:“黄师叔,你这是跟哪位姑娘好上了?人家还写了相思之词给你。辛师妹还每日地担心你,挂念你。看来你全没放在心上啊!”

黄奇到:“你们误会了。这是我救了的一位女子写的,她只是爱好诗词。随手送给我的,我当时推脱,没有推掉。也不好驳了人家面子,所以就收下了。装在怀里,我都忘了。”

慧剑道:“你看看辛师妹气跑了,估计她也不会陪你走江湖了。你自己去哄哄她吧。”

黄奇道:“还请慧剑道长跟她解释一下吧。她不是寄居在你们观里吗?我先回去了,等我收拾好了再来给她道歉。”

于是黄奇回到自己的山洞,洗衣做饭,对他来讲不是难事。他从小就跟着师父学会了照顾自己,一个人生活。第二天一早,慧剑陪着辛七七就过来了。慧剑叫道:“师叔,人我给你带来了,也解释了。至于她能不能原谅你,就看你自己了。”

黄奇抱拳行了一礼,道:“辛女侠,对不起,我不是骗你的。况且你也刺了我一剑,也算解气了。你上次说的要看病的人,家住哪里?”

辛七七道:“我也不计较了。况且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有什么权利干涉?那两个病人,路程太远,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说不定人家都治好了呢。”

黄奇道:“那不行。答应人家的事情要办到,否则失信于天下。如果你有事,我一个人去也行。”

辛七七道:“你又不知道地址,怎么去找?慧剑师姊,你也跟我们去好吗?”

慧剑道:“你让我去做蜡烛,帮你们照亮?我可没那闲工夫,我事情多着呢。”说完,慧剑就回去了。

于是,黄奇和辛七七收拾了行装,准备先去徐州方向,去找那对夫妻。

不一日过了长江,黄奇忽然想到了赵凯。于是两个人先到八仙镇打尖,顺便见一见这位好兄弟。赵凯正好在家,看到他们去大喜。赶紧招待他们吃住,还把妹妹赵婧找来,感谢黄奇。赵凯说,妹妹已经和秀才订婚了。只等着他这个哥哥先结婚了,他们就办喜事。黄奇恭喜了赵婧,说一定会来吃喜酒。然后介绍了辛七七给他们认识,说是江湖女侠,专门打抱不平,铲除人间邪恶。大家哈哈大笑。

就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外面进来三个人。原来是那个瘦子捕头王大全,带着老婆孩子过来。王大全道:“黄大侠,好久不见。我现在听你的话,不在官家做事了,自己做了点小生意。上次我回家以后,跟老婆孩子讲了你的事情,我的儿子特别感兴趣,说要拜你为师。我说开玩笑,黄大侠不可能收你为徒的。他就不吃不喝几天了。后来我好不容易哄他,说下次等黄大侠你到八仙镇来,我就带他来见你。看看,人算不如天算,还真的等来了。所以我带他过来,你看看他是否有慧根。”

黄奇看着王大全的儿子,还很文弱的样子,问道:“他今年几岁了?”

王大全道:“他今年十八岁了。其实我年轻的时候已经见过你师父不老真人,也见他用过银针伤人救人。所以当初我见了你用银针,我就很害怕。也好,这就是缘分。”

黄奇道:“你见过我师父,原来如此。只是你儿子还小,有些济世救人的道理他还没懂,学起来就难通。不如先叫他跟你们当地的郎中学习一下,过两年我再来带他。”

只见王大全的儿子立即跪了下去:“师父,我现在就想学。我想学武,也想学医,我爹他教不了我。”说罢,不住地磕头。

黄奇看他心切,把他拉起,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大全道:“他叫王小周。从小就对治病感兴趣,也经常跑到我们镇上的药店去观望。黄大侠你看他那么心诚,就收了他吧。”

黄奇道:“等我徐州办完事情回来,我再来带他。”

王大全一家很高兴,就告辞回去了。赵凯又要带着他们出去旅游。黄奇道:“你带辛女侠去吧,我上次去过了。”

辛七七道:“要去一起去,否则我也不去。”

黄奇道:“等我们徐州回来后再玩如何?”辛七七点头称是,先办正事要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